我才不听凯文讲睡前故事——阿西吧少年(中)

    陆小草装作凶狠的样子。

  "看看看你老木啊,你个变态,给你30秒时间说清楚为什么跟踪我不然劳资分分钟让你变明天报纸头版头条我反正是信了!"

   夏凡见势不妙,忙把一切和盘托出。这三十秒的时间让他发现自己原来口才这么好,不去做中国好声音主持人真是太可惜!

   小仓库里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陆小草缓缓开口道:"你是说……你用尽各种方法找到我,目的是想让我教你怎么变的不那么优秀?"

  "是啊是啊就是这样!"夏凡道,同时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真诚,他眼睛里小星星闪烁着,一副萌萌哒的样子。

  陆小草扶着额头闭上了眼睛。

  "阿西吧!第一个主动搭讪我的男的竟然是个白痴……" 

   夏凡见陆小草不怎么情愿的样子,忙威胁道:你要是不教我,我就……我就坐在这里不起来了!

  陆小草默默的看了看被她捆的严严实实的夏凡,叼着棒棒糖拎上书包转身就走:那你慢慢坐着吧本姑娘先回去看欧巴了。这儿下班了足够你坐一晚上没人打扰你,回见~

  夏凡急了:我知道怎么让你不那么平凡!

  陆小草停下了脚步。

  点点爱咖啡厅里,夏凡和陆小草面对面坐着。

  只见夏凡一口喝干了一杯冰镇柠檬水,拿着纸和笔一边在纸上演示一般对陆小草说着:总而言之,你身上有一种强大的平凡气场,可以屏蔽掉你的气息和形象,致使你肉眼不可见,尤其是在相似环境里,比如你穿着校服往学校里一扎,在学生中被认出的概率几乎是零!你简直太厉害了!我可以拿你当偶像吗?

  陆小草终于搞懂了一点自身多年困惑所在,可是她眼下看着对面的白痴内心却非常不爽,她喝了一口手上那杯加了冰块的卡布奇诺,冷冷道:那我还有救吗?

  夏凡洋洋得意的道:那是当然,你眼前的可是我夏凡大天才,我当然有办法。不过嘛……

  陆小草扣了扣鼻子。

  夏凡厚颜无耻的道:你得先教教我怎么才能像你一样做人毫无存在感才行。

  陆小草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她强忍下公众场合随意杀人的冲动,睁开眼咬着牙道。

  "成交!"

  陆小草拎着书包气冲冲的走了。

  夏凡目送她离开,坐在原位托着头看着那杯卡布奇诺发着呆。

  咖啡厅一个可爱的服务生女孩悄悄走了过来。

  ‘’帅哥,请问你以前为情受过伤吗?"

  "哈?"夏凡抬头看她,摸不着头脑。

  "不然为什么一个人点两杯饮品,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了?"

   夏凡正不知道如何解释。 

   "call me。"女孩丢下一张写了号码的纸条羞涩的跑开了。

   夏凡抓了抓后脑勺,拿起纸条。

  半响,他用夏凡体在上面飘逸的写下了好看的三个字——陆小草。

   "好难……"

    公寓的书房里,夏凡穿着小恐龙睡衣,抱着一大袋薯片,面前的电脑屏幕上,正放着韩剧。这是陆小草给她布置的第一个作业。

    夏凡吃着薯片,苦着脸看着屏幕里的两男两女演绎着要死要活的爱恨情仇故事。

    任务一,在韩剧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男神,并且爱上他。

    夏凡看了眼自己记下陆小草教学的纸。

   "她不会是在玩儿我吧?"

    点点爱咖啡厅,夏凡黑着眼眶冲进来坐下,怒视着早早坐在那儿享受着香草布丁的陆小草。

  "第一个任务也就算了,第二个,连续一周熬夜看韩剧,第三条,想象并模仿剧中人物的言行举止,第四条……"

   夏凡总结道:所以你就是在耍我对吧对吧?

   陆小草低着头刷着手机微博,浑不在意的摆摆手:不懂了吧,这是过程,学着点儿,我就是这么过来的。

   夏凡没好气的道:那你要现在检查我的学习成果吗?

   陆小草闻言抬头,呆住了。

   只见夏凡染了一头金发,换了轻熟男风格的衣服,整个人气质都不一样了。

   这还是那个白痴吗?

     夏凡探下身子撑着咖啡桌,狠狠盯着陆小草:喂喂,没有存在感的女人,看够了没有,下一个任务是什么?

  夏凡貌似在长椅闯了大祸。

  刚开始,他只是染了个头发,尽管他做为学校的公众人物理应带个好头,但碍于夏凡成绩摆在那里,又为学校争取过满满一教室的荣誉,校方考虑,于公于私都不好伤害他的"自尊心"和"对新鲜事物的好奇",结果在一番不疼不痒的指导后,出奇的没有出面公开指责他。

  之后,夏凡因为长期熬夜看韩剧,每天精神不振,于是经常在语文课上补觉。一次校长从后门的小窗口瞧见了,当着全班同学面缓缓走进教室,慈祥的把身上的西装解下披在夏凡身上,轻身感概道:‘’夏凡这孩子,真是太用功了!(抬头望教室其他学生)你们都要向夏凡学习知道吗?‘’"知道!"同学整齐划一的大声回答让夏凡不满的抓抓头发,抱怨着:"阿西吧!吵死了!""不错不错,做梦还背单词呢,哎呀,好好!"校长嘴里念叨着,轻轻走开了……

  夏凡不交作业,夏凡穿奇装异服,夏凡翘课……

  校方通通默许了。

  于是长椅就炸了。学生们开始翘课,染发,不穿校服,上课睡觉,作业不交等等等等,当被问及缘由,他们只会回一句话——对不起,因为我已经有了信仰,那就是夏凡大神。

  同时,一句新口头禅在校园疯行。

   "阿西,你看毛啊?"

   "阿西吧,看你长的丑想多看两眼不行啊,你要哪么搞?"

     "阿西,小麻花有种你跟劳资等斗!"

     "阿西吧,等斗就等斗,劳资未必怕你个家伙三是哪门滴!"

      ……

  事情量变到质变发生在高考前的第一次压底考:年级平均分同比跌停,夏凡的成绩从年级第一滑落到了100名开外。

  全校通报批评之后,学校给这位爷放了一个星期的假,对外宣称秘密培训,实际让他好好反省。

  夏凡把自己关在公寓里。

  夏凡的父母在大门外一通苦口婆心外加无数承诺换回一句"朕知道了"之后也只能无奈退下回去了。

   房间,安静了下来,夏凡蹲在地上,背靠着墙,嘴角埋在环于膝盖上的手臂里看不见表情,眼睛看着窗外,脑子里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门外轻轻传来一阵有节奏的敲击声。

   夏凡淡淡的道:"要跟你说了多少遍啊,钥匙就在你踩的地毯上……"

   陆小草像一只灵敏而优雅的小猫悄无声息的走进了房间里。

   "喂,我可不会同情你啊,对于你现在的状况我只想说三个字:该吃药不吃药,不作死就不会死!"

    看着夏凡从未有过的消沉样子,陆小草忍着心疼,装出一副强硬的语气说道。

   夏凡看着陆小草,并没有生气,而是平静的道:小草,你想听故事吗?

   "啊?"陆小草呆了下还没来得回答,夏凡就用他那生来低哑的嗓音说了起来。

  故事讲的是,从前有一对普通的中年夫妇,他们非常渴望成功,但他们耗尽了青春也没有大的成就,开始觉得不管自己如何努力,也没有那个天分和运气走到最后,于是他们放弃了自身的努力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上。为了让下一代有更好的天赋,男人甚至放弃了做为父亲的权利,他们申请到了一位天资卓越,非常优秀但不幸英年早逝的青年科学家的精子,用人工受精的方式,生生造出了一个天才婴儿。

   这个婴孩从出生开始,就被注定了一生不凡,他注定要追求成功,注定要无比优秀,因为他是他父母希望的结晶,要被用来实现他们实现不了的人生梦想。

  从1岁到12岁,他被关在家里的房间中,接触的都是各类智力开发程序,更包括社交礼仪和自我管理等等在内严格的训练和教育,而它举一反三,过目不忘的天赋也帮助他学习的更快。直到有一天,父母发现他已经优秀到连自己都无法挑剔的时候。

  他自由了,被允许有了自己单独的房间和时间。

  而代价就是,他已经优秀到没朋友,成了同龄孩子眼中的异类。并且他被注定好了剩余的几乎所有人生轨迹,常得长椅,北大光华,哈佛经济,然后海龟创业,天使投资,最后纳斯达克,叱咤风云……

  渐渐的,他虽然并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生活,但他开始反抗被安排好的一切,想要自己选择生活——嗯,比如平凡一些,低级一些。但优秀已经成了他深入骨髓的习惯,他尝试各种方法改变却也无能为力。

  直到他发现了一个如他优秀般平凡的女孩。

  陆小草安静的听完了整个故事。

  "所以,你就是那个天才儿童?"

   夏凡仰着头靠着墙,盯着天花板,伤感的道。

  "嗯,好像是……"

  陆小草毫不顾忌的躺倒在夏凡的床上,舒服的伸展着身体,毫无淑女气质的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

  "阿西,想不到你还真的是个天才,以前我就觉得你是个装逼犯加白痴了。"

   夏凡无辜的道:"有吗?我觉得我很自然啊……"

  "啊~这么巧,其实我也知道一个故事。"

   陆小草好像自言自语似的自顾自讲了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