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虚构||放牛娃逆袭成作家(五)

作者 王智君

原创作品,转载需要作者授权

非虚构||放牛娃逆袭成作家(一)

非虚构||放牛娃逆袭成作家(二)

非虚构||放牛娃逆袭成作家(三)

非虚构||放牛娃逆袭成作家(四)

图片选自网络向为此付出者致敬


1983年11月中旬,我与一帮劳力在场院打场。我虽然算作半脱产村干部,也要参加生产队的劳动。

在打场的时候,我看到大烟鬼刘山倚在像小山一样的稻垛上抽烟。队长发现了,责问他:“你不怕弄着火了?弄着火,你就要进监狱,你进监狱谁养活你家老婆孩儿。”

我一下来了灵感,中午收工的时候,我写一篇新闻稿《粮食上场防火当先》。稿件的内容是建议加强场院管理,杜绝发生火灾。  

稿子写完,看了一遍,觉得不生动、不形象,没有说服力,就这么,从头到尾改写了一遍,加了些新内容,依然觉得不理想。  

为了引起重视,我“编”了一个着火事件,稿件最后变成如下的内容:1983年11月16日,我们这里的场院因一劳力倚稻垛吸烟发生大火,烧毁一垛水稻,损失了2000多块钱。  

这回“编”得满意了,并且把稿件投给了地区报社。  

过了10天时间,也就是1983年11月26日。我的这篇改变我人生的小稿在地区报二版见报了,编辑还配发了一个警钟的插图。

没过几天,一辆警车开到我们村,车上下来两名公安人员,他们经过一番打听,直奔我家低矮的草房。很快,我家房前就围了一群看热闹的大人和小孩。  

两名公安人员进了屋,自我介绍说是县公安局防火科的,他们确认我就是那名写稿的,说:“把你写场院失火烧毁粮食的事儿说一说。”

我头嗡的一下,眼前一片漆黑,感觉天塌下来了。心想:完了,全完了。什么理想呀,前途呀,人格呀……全部一切的一切好像都随我一起葬身于18层地狱。  

纸里包不住火,我如实交待,这是我“编”的一篇新闻稿,尽管这样,我还是挖空心思地寻找一些不成立的理由,遮掩我是已无地自容的脸面。  

因为,我在新闻写作培训班上听老师讲过,新闻稿不能失实。我之所以敢“编”,认为是一篇小稿,发表了也不会有人太在意,目的是蒙混过关,为了挣点稿费而已。  

面对公安人员,我不能说出真实的动机呀?尽力为自己开脱:“我的本意是告诫人们粮食上场,要注意防火。”  

公安人员说:“你写这些年稿,新闻稿不许失实你不知道吗?”  

我继续狡辩:“我一直写小说了,后来才写新闻,前一阵子活儿重,我累懵了,一下写串了,只想写,没注意是新闻还是文学。”  

公安人员严厉地说:“你不用狡辩,是不是名利思想在作怪?你清醒认识一下这篇稿子的严重性吧。因为这篇东西,咱们县连续5年防火安全先进县被地区取消了,10万元奖金没影了。引起了县委领导的高度重视。”  

我被宣布拘留15天,从驶向村外的警车后玻璃看到,妈妈手捂着头栽倒在人群里,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下。

在县公安局的审讯室里,公安人员给我拿来纸笔,让我写一份深刻的悔过书。我写了一遍,他们看了认为不深刻,又让我重写。

最终,我写了因为名利思想严重的内容,他们这才通过,随后,把我推进一个门带小铁窗的屋子里。

我再三求公安人员帮我转告县委宣传部的徐建修老师,我对不起他的培养。

我被拘留的当天下午4点多钟,公安人员把我带回办公室,我一眼看到徐建修老师在椅子上坐着,眼泪抑制不住,“唰”的一下涌出。

徐老师起身,我一下扑到他怀里,哇哇地哭了。  

徐老师拍着我单薄的肩膀,嘴里一个劲儿说:“岁数小,没事没事,知错就改嘛!”

徐老师以县委宣传部的名义向公安人员全面介绍我的情况。

他表扬我是一名有志农村青年,家里贫困,借月亮光写稿,在市里、省里的报刊发表了很多高质量、有影响的稿件。  

最后徐老师说:“他还是小孩,以批评教育为主,再说,他一天又干活儿又写稿,肯定是累迷糊了,把新闻当小说写了。”

我知道徐老师在为我找借口,以减轻我的罪过。徐老师建议公安人员,对我进行批评教育后,他就领走。  

公安人员表示,县委主管领导任副书记过问了此事,他们让徐老师到县委找任副书记说情。

徐老师安慰我一下,转身走了。过后我才知道,我在上级新闻媒体刊发的稿件,宣传部都有登记,并存了样报样刊。  

徐老师把有我稿子的样报样刊找了一大摞,专门向县委任副书记作了汇报,汇报的言词比他在公安局说的更加动情。  

任副书记听完,不但气消了,还表态说,想不到现在竟然有借着月光写稿的青年!有志气,是棵好苗子,小毛病,多帮助教育,小孩吗。

傍天黑时,徐老师领我走出了县公安局大门。

我吸了几大口凉凉爽爽的空气,望一眼天空,天上已有几颗星星在闪闪亮亮,我顿觉自由的珍贵,天地间是那么宽,那么大。

县城里我举目无亲,徐老师把我带到他家,他爱人炒了两盘菜,做了热汤面,还打了荷包蛋,让我吃好吃饱。

一家人还安慰我振作起来,重新开始写稿人生。  

我在徐老师家住了一夜,双眼望着天棚,一点睡意也没有,想了很多很多,想得最多的是,闯了这么大的祸,今生肯定完犊子了(废了),别人不论咋劝,都是在安慰而已。  

第二天,我往家返。临坐车前,徐老师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放弃写稿,一定要吸取教训,坚持到底。  

回家之后,我见人抬不起头,四周传来讥笑我的声音。就连放猪的于二丫,也傻乎乎地冲我直撇嘴。 

未完待续,下一章节更精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