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三十二)知多少

96
梅凉 Adb233c2 eb1b 4152 ae20 aabc1ac0e775
2017.02.04 20:12* 字数 3311

大梦过半(三十一)梦花落

今天周六,梅凉和班长吃完饭,偷偷打了个饱嗝,镇定地跟着人流行走。

好像很久没有四个人一起吃饭了,从地震过后,四个人分散,梅凉不理林楠,班长不理方子皓,其他时间,两两相聚。

梅凉和班长之间气氛本来也诡异了一阵,自从上次梅凉生了一场病,两个人又回到了从前,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到现在,北枫一中除了爆发了“七二七”打压食堂的运动,再没什么大动静。

回寝室的路上,发生了一段小插曲。

吃饱了就犯困,总想睡觉,无奈天气转凉,冷风吹得头皮发麻,梅凉不由自主缩了缩脖子,使劲拽拽衣领,这时身后传来一个人打电话的声音:

“喂,诶,对,我是……是这样的哟,下午我要过来审节目哟,你们要多排练几次哟,嗯嗯,好的,拜拜……”

重点不是“他”说的什么内容,而是“他”说话的声音。为什么“他”要打引号,是因为梅凉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是男是女。

见过声音娘的,没见过这么温柔的,完全听不到男生的音色。感觉那人的皮肤快拧出水来了。

那人个子不高,背着一个hello kitty的书包,短发微卷,衬衣的领刚好遮住了脖子。看不到喉结,穿着牛仔裤,没有男生或者女生明显的特征……这……

“卧槽,这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班长口无遮拦大叫。

梅凉赶紧拖走了这个麻烦精。

两人退到小道的一边,让那人先走。你说他是男的吧,那个hello kitty的书包实在太显眼了。你说他是女的吧,可是没胸啊!

“你不也没胸嘛。”班长无情地耻笑梅凉。

梅凉翻了一个白眼给班长,她觉得那人一定是男的,伪娘。

班长不信,她坚定地以为声音是没有办法骗人的,哪里去找一点杂质都没有伪娘音?

虽然时间已经不早,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必须要查个水落石出!”说是“查”,也没什么高明的侦查办法,无非就是若无其事走到男女寝室的分叉口,看看他往哪边走。

但是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两个人挪到他们以前钓鱼的水池边,假装赏鱼。

喷泉池里养的是普通的鲫鱼和鲤鱼,有好事者把小镜湖的锦鲤搬了几条过来。

那锦鲤长得很肥,背上有黑灰的斑点,慢悠悠地从她们眼前游过。

“长得真恶心,那身上的点点像霉斑。”

旁边有几人侧目。

梅凉被班长拖走前还不含糊地添一句:“肯定很难吃。”

班长提醒梅凉别被丑鱼耽误了正事。

转眼间那人已经离她们越来越近。两个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也不管会不会暴露自己,四只眼睛都快长到那个人的脸上了。

一紧张就憋气,梅凉感觉自己快要憋死的时候,那人“咻”一转身,走了男生寝室的道。哈哈,我就说……

“哈哈,我就说,他一定是男的吧!”和思绪同时响起的是熟悉的声音。

水池的另一边,站着两个人。说着她们想说的话,做着她们也在做的事。好久不见,虽然天天都在一个教室里上课,在同一个校园里游荡。

气氛瞬间就尴尬到极点,林楠拉走了方子皓,班长拉走了梅凉。一路无话。

星期六下午五点二十,放学后。

北枫一中每个星期有一天的小假,星期天下午两点四十上课。

每个星期六下午,公交车数量会增多,专门载北枫一中的学生,因为北枫对面的是贵族学校,人家都开私家车的。北枫一中大部分学生还是赶公交车的多,就算家里有车也不会让父母来接,因为自己回家之前还可以到处晃悠一圈,把这星期没挥霍完的生活费消灭光。

梅凉的表哥以前也是北枫一中的,一般周六不见人,他都是凌晨回家,玩累了回来补眠,一睡睡到星期天中午,吃完中午饭就去学校了。

但是公交车加班一次性也载不完北枫一中的学生,所以很多人会走一段路程,到路口赶其他公交车。

林筱锋骑着自行车慢悠悠地跟着梅凉。

“太后!去哪儿啊?”其实他想说“我能不能载你啊?”但是他不敢,怕死得很惨。

“去亲戚那里,就一天假,走不远。”

“哦……那……那我先走啦。”如果不是梅凉他们走太慢,估计林筱锋还会当跟屁虫,哪有骑着车比走路还慢的?

只是不见林楠。

最近,梅凉有些担心他。他好像很失落,跟以前的他差别太大。

果然是因为我?不,应该不是,这么想太不自力量了。

这也是梅凉害怕的地方。

感觉林楠跟梅凉相处久了,变得很悲观。他越来越情绪化。

如果有一天他变得跟我一样岂不糟了?

不,这么想还是太自恋了。肯定不是因为我。

但如果,如果呢?

他以前很开朗的,最近都不说话。

没事儿故意拿个小刀在手腕上挥来挥去。这小子还玩自残?

班长说:那小不点儿只是想吸引你的注意,自残?切……他舍得死?

幼稚的小孩才玩自残,真叫你割你敢吗?!

“方子皓,你今天还要回家么?”

众人一愣。班长竟然跟方子皓说话了?!

“看什么看,很奇怪吗?”班长故作镇定。

方子皓也是一顿,立马又是招牌式的笑容。那个穿校服都很帅的人,总是给人温暖的感觉。

“嗯,天冷了,回去拿羽绒服,我家不远,跟你们坐公交车的时长差不多。”

“路上小心。”梅凉说。

“嗯。”

“梅梅。”

“嗯?”

“再见。”

“再见。下星期来请你吃水煮肉片。”

本以为他会欣喜,谁知他苦笑一声,面无表情。连“嗯”都没有了。

“再见。”

分别时,是2008年11月22日下午六点。

再见面时,是2008年11月23日下午三点。

那天下午,方子皓没来。

梅凉坐车去看他。去他的家乡,一路青山绿水。

星期天中午,梅凉准备坐公交车回学校。

亲戚家离学校倒近不远的,公交车到这里的时候经常不停了。

但是打的回去也坐不回起步价,走路又太远了。

还是等吧。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今天居然还有弱弱的太阳,不过不太刺眼。

终于等到一辆还有站位的公交车。

之前过去的几辆,都是人脸贴窗户的饱和度。这辆车也不见得轻松,但总归是停了。

梅凉在前门投了币,想从后门上车。

MD!车居然跑了?!

想坑老娘钱啊?梅凉的心骂道。

正当梅凉要认命的时候,公交车突然停了。

“嘿!还是有点良心嘛。”

梅凉追上去上了车。

原来林筱锋在上面,他帮梅凉喊司机停车的。

“谢谢你啊,小锋子。”休息了一晚,梅凉的精神好了不少。

但是林筱锋的脸色很难看。

本来就黑,再憔悴起来可不吓人?

“喂,林筱锋,你怎么啦?熬夜打游戏?!”

也不对啊,一般他打完游戏都是很兴奋的。

“梅凉。”

“干嘛?怎么这么严肃?”

林筱锋很反常,说话的声音小小的,甚至带着哽咽。

“方子皓他,他出事了。”

梅凉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说了什么?出事了?方子皓?

林筱锋继续说,但是梅凉基本上没听进去,耳鼓阵阵响,头晕目眩,比失眠还难受。

出事了?谁?方子皓?是大皓子还是小皓子?

被车撞了?

林筱锋在说什么呢?我听不清楚。

应该不是很严重。待会儿下午还要上课,他肯定要养病嘛。

但是心跳很乱。

没多一会儿,车就驶到了北枫一中。

到了女生寝室楼下,梅凉与林筱锋道别,完了还勉强地笑笑。

林筱锋皱皱眉头,快步回了寝室。

刚才小锋子好像说,去看他什么的。

看谁?为什么要去看?

下午要上课呢,请假多麻烦。

回到二楼寝室,梅凉突然觉得很安静。

真奇怪,平时楼道里都很吵的。

都去哪儿了?

梅凉还在咀嚼刚才林筱锋说的话。

车祸,方子皓。车祸,方子皓。

还有什么?梅凉觉得头痛,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不行,刚才一阵空白,什么都没听进去。

只记得林筱锋说话的时候很严肃。从来没看过他这么严肃。

回到寝室里,梅凉感觉袭来的是一股寒意。

真冷,今天不是有太阳么?怎么寝室里这么冷。

只有班长在。

其他人都去教室了?不对啊,这不科学。平时都有人睡懒觉的。

梅凉觉得胸口很闷。

“雨墨。”梅凉叫她,出口时才发现自己声音沙哑。

班长在收拾东西。她刚从阳台收了衣服进来。

折好又拆开,拆开又折好,一直不放进衣柜。

她的手在发抖。

“梅子,方子皓被火车撞了。”

“火车?!”对,刚才林筱锋讲的就是火车。

当时梅凉想的是,火车撞了还能活吗?!

下一秒,自动删除了前一秒的记忆。

梅凉没哭,班长也没哭。就呆呆地站着。

梅凉坐在上铺,班长站在地上。

“我们……去教室吧。”不知道怎么反应的时候,就依照惯例吧。

一路上脚步沉重,跟那次发高烧的感觉一样。

班长走在前面,姿态僵硬。

梅凉跟着,路过喷泉池,本能地转头看了看隔岸的桂花树林。

花凋了。没有香味了。只有喷泉池的鱼还散发着微弱的腥气。

跟死鱼似的。

第一次觉得寝室到教室的距离,那么远,那么远。

教室在四楼,每一步都如千斤重。

回到教室,一个人没有,建忠哥也不在。

人都去哪里了?梅凉觉得恐惧。

班长眼神呆滞,像被抽去了魂魄。

我们要去看他吗?找不到路。

关键是,现在的我们,能够顺利地走到打车的地点吗?

心跳很快。不知道方子皓怎么样了。

梅凉脑中莫名闪出一个“死”字。

这个字,曾经以为多么遥远。但如果,如果呢?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三十三)没如果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8072阅读 · 10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