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风云56 魏亡:成也人才,亡也人才!

96
至简君 1d880fd2 14ce 4622 aacb e5b588515adf
2016.07.13 20:03* 字数 2884

公元前225年,秦国大将王翦之子王贲率军征伐魏国,引汴河的水灌淹魏国都城大梁。三月,大梁城垣塌毁,魏王魏假投降,被秦军杀死,魏国灭亡。

魏国地图

当初,智瑶在水淹赵家的晋阳城时,得意地对韩康子、魏桓子说:“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水也可以亡国。”智瑶说者无心,韩康子、魏桓子听者却是有意。因为汾水可以用来淹没晋阳城,也可以用来淹没魏氏的安邑城;而绛水则可以用来淹没韩氏的平阳城。于是,韩康子、魏桓子暗中联合赵家的赵襄子,把智家灭了,魏国的安邑免于被水淹。

但历史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最终还是与魏国开了个不小的玩笑,魏国即便把都城从安邑迁到大梁,仍然逃不过被水淹灭国的命运。

不过,话说回来,王贲引汴河之水灌淹大梁,只是足球场上的临门一脚,顶多算是导致魏国灭亡的直接原因,而不是主要原因。那么,导致魏国灭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是人才!魏国的人才流失与人才凋零,才是魏国最终走向灭亡的主要原因。

魏国真正成为诸侯国,是在魏文侯时期(前424-前387年在位)。魏文侯是魏国历史上最具雄才大略的王侯,在他执政期间,招揽、任用了大量当时的顶级人才,如田子方、李悝、翟璜、西门豹、乐羊、吴起等等。正因为魏文侯能够求贤纳士,重视人才,所以魏国才一举跃居当时的强国之列,并为后来魏惠王前期成为霸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而然,令人感叹的是,魏国历史上竟仅有魏文侯能够真正做到求贤纳士,魏文侯以下,魏国历代国君,就像九斤老太太说得那样,是一代不如一代,直至魏国灭亡。

魏文侯之后是魏武侯,魏武侯于公元前386-公元前371在位,在位时间16年。在这16年的时间里,魏武侯干得最错、最蠢的一件事就是任人唯亲,听信公叔的话,把吴起逼去了楚国。

吴起雕像

魏武侯之后是魏惠王(公元前369-公元前319年在位)。魏惠王在位时间长达51年,在执政前期,他凭借魏文侯、魏武侯两代人积攒下来的家底,俨然成为了当时的天下霸主。于是,魏惠王开始“积极有为”,四处出击:

1、公元前368年,魏军在马陵打败韩军。

2、公元前368年,魏军在怀邑打败赵军。

3、公元前367年,齐军在观城打败魏军。

4、公元前365年,魏军被秦军打败。

5、公元前364年,攻占了宋国的仪台。

6、公元前361年,在浍水进攻并打败了韩军。

7、公元前361年,魏军在少梁与秦军交战,秦军俘虏了魏将公孙痤,并夺取了庞城。

8、公元前360年,魏军攻占了赵国的皮牢。

9、公元前354年,侵占了宋国的黄池,宋国又把它夺回去了。

10、公元前353年,魏军与秦军在元里交战,秦军攻占魏国的少梁。魏军包围赵国的邯郸。

11、公元前352年,魏军攻下邯郸。赵国向齐国请救兵,齐国派田忌、孙膑救赵,在桂陵打败了魏军。

12、公元前351年,诸侯联合包围魏国的襄陵。

13、公元前340年,魏军进攻赵国,赵国向齐国告急。

14、公元前340年,齐军在马陵打败魏军,魏太子申被俘,庞涓战死。

15、公元前339年,秦、赵、齐一起进攻魏国,商鞅俘虏了魏国将军公子卬,打败了魏军。

16、公元前329年,秦军在雕阴打败魏国龙贾,围困魏国的焦城和曲沃。

17、公元前328年,秦军夺取魏国的汾阴、皮氏和焦城。

18、公元前328年,魏军征讨楚国,在陉山打败了楚军。

19、公元前327年,秦军占领了魏国的蒲阳。

20、公元前322年,楚军在襄陵打败魏军。

21、公元前321年,秦军攻取了魏国的曲沃、平周。

以上史料说明,在魏惠王执政的51年时间里,至少与其他诸侯发生了21次战争,平均不到三年便有一次战争。这是一个惊人的战争频率,以魏国当时的国力,根本无法支撑这样频繁的战争。

另外,我们再看以上战争的对象,从韩、赵、宋到秦、齐、楚,战国七雄之中除了燕国,魏国全都与之交战过。而这些战争中,输赢暂且不论,魏国发动这些战争的目的极不明确,让人感觉是东一凿子,西一锄头,甚至有许多次战争的目的只是为了报复或惩罚。

譬如公元前368年,魏军在马陵打败韩军,在怀邑打败赵军的这两次战争,就是对之前韩国、赵国趁魏国内乱之际攻打魏国的报复行动; 而公元前328年魏军征讨楚国的那次战争,则是对楚国背叛盟约的一次惩罚行动。

魏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频繁的、毫无章法的、吃力不讨好的战争?根源就在于魏国缺乏像商鞅、孙膑、范雎这样具有高瞻远瞩的长远战略眼光和运筹帷幄的人才。

影视剧中的商鞅

实际上,商鞅、孙膑和范雎本来是有可能替魏国出力的,但魏惠王却有眼无珠、一再错失。

商鞅原本在魏国国相公叔痤手下当差。公叔痤临死之前,把商鞅推荐给魏惠王,但魏惠王认为公叔痤病重说胡话,未能予以重视,没有重用商鞅,商鞅这才去了秦国。

孙膑是魏国大将庞涓的师兄弟,刚开始时,魏惠王还是挺赏识孙膑的,但后来由于庞涓的嫉妒与陷害,魏惠王无法明辨是非,孙膑这才去了齐国。

范雎原本是魏国中大夫须贾的门客。有一次范雎随须贾出使齐国,齐王听说范雎是个人才,便厚待范雎。范雎因此被怀疑通齐卖魏,差点被魏国相国魏齐打死,后来在郑安平的帮助下,更名改姓,随秦国使者王稽入秦。

以上三位,无一不是高瞻远瞩、运筹帷幄的大才,魏惠王倘若能够留住并重用这几位人才,魏国何愁不强盛?!更不必说魏国的列次战争会打得如此混乱而窝囊。

影视剧中的孙膑

魏惠王屡次遭受军事上的失败,似乎也认识到了人才的重要性,在其执政后期(公元前335年-公元前319年)开始招贤纳士,孟子、邹衍、淳于髡等便是在这期间来到魏国的。但这些人终究与魏惠王不是一路人,所以也没有发挥多大的作用。

从魏惠王到魏国灭亡,还有五位魏国国君,分别是魏襄王、魏昭王、魏安釐王、魏景湣王和魏王假。

魏襄王用如耳而排斥成陵君,被苏代、张仪等忽悠得团团转;魏昭王时重用芒卯,但芒卯只善诡诈之术,实在难堪大用,我们就不去多说了。

魏安釐王时,信陵君魏无忌可谓大才,然而在公元前257年,为了援救赵国,信陵君窃符救赵,从此客居赵国十年之久,直到公元前247年,才回到魏国。信陵君回到魏国,马上组织五国联军攻打秦国,取得了不错的战绩。于是秦国采用离间计,挑拨魏安釐王与信陵君的关系,信陵君再次不受重用,终于自暴自弃,酒色过度而死,魏国再次失去一个人才。

到魏景湣王和魏王假时期,魏国已经如砧板上的鱼肉或癌症晚期的病人,只能任人宰割,已经无药可救。

我们梳理、回顾魏国走向灭亡之历程,只想说明一个问题,即人才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魏文侯能够重视人才,魏国便得到发展;魏文侯之后,魏国历代国君既不够重视人才,也无法善待人才,导致人才流失或无用武之地。于是,摆在魏国面前的只有一条路:灭亡!

司马迁在评价魏国灭亡时说:“正是天意让秦国平定海内,它的功业尚未成,魏国即使得到像阿衡一样的贤臣辅佐,又有什么用呢?”

司马迁的这个评论,受到不少人的批评。批评者大多认为,假如魏国能够重用吴起、商鞅、孙膑、范雎、信陵君等,此消彼长之下,魏国不仅不会为秦国所灭,还有可能真正成为天下霸主。

有没有可能?有!不过我认为,司马迁所说的这句话,应该是指魏安釐王之后。那时的魏国,即便是华佗再世也是回天乏术,的确是彻底没救了。同时,司马迁的这个评价,恰恰反映了他对魏国历代君王不懂得重视人才的失望之情。

国家想要强盛,必须始终重视人才、善待人才,而不是等到国将破家将亡时才去临时抱佛脚。一个国家,如果真到了国破家亡之时,才知道重视人才、善待人才,那就真如司马迁所言,即使得到像阿衡一样的贤臣辅佐,又有什么用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战国风云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