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打针不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孩子上幼儿园以后,容易染上传染病,尤其是流感。最近这次流感,万磁也未能幸免。万磁是我的女儿,刚满三岁,和我小时候一样,比普通的孩子显得更加瘦小,父母都说要让她多吃点,我倒是觉得小小的身子,每天背着个大书包上幼儿园,萌萌哒。

这不是万磁第一次生病,也不是第一次打针,但小孩子嘛,估计之前打针的记忆早没了,留在脑海的只剩恐惧。当护士在配药的时候,她就开始坐立不安,过了不久便哭了起来,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嚷这“我不打针”这样的话。作为父亲,此时此刻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看着护士过来,抓着她的手,看着护士在那幼小的手臂上做皮试,看着豆大的泪珠从孩子眼里滚出来。

为了平复心情,我把孩子带到了病房外,擦拭她的眼痕,问她疼不疼,她点点头,那头点得有点儿委屈。我告诉她:皮试是最疼的,爸爸小时候生病了也打针,打针的时候也会哭,没关系,疼就哭。她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我知道,通常她不响应我的话时是在表示她无法接受这句话,但也无从反驳。

我牵着万磁在屋外散步,开始和她谈论一些开心的话题。刚才的疼痛仿佛已成了过去式。到了进行肌肉注射的时候,就是打屁股的那种,就又带着她走进了诊所。在进屋的那一刻,孩子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从我牵着的小手就能感受她内心的惧怕。我蹲下来跟她说,等下打屁股的那一针,没有打在手上的那一针疼。她看着我,她用那么极不情愿的,又是那么信任的眼神看着我。

我用双腿把她夹住,让她动弹不得,然后用两只手分别抓着她的两个胳膊,她很紧张,但直到针扎下去之前都没有哭,直到针扎进那肉肉的小屁股,她终于哭了。很明显,她并没有大声哭,因为我告诉她不能动,她还是在忍着。打完后,我抱着她,那个小家伙,只有那么一点儿,一只手就可以把她抱起来。揉揉她的屁股,她也就停止了哭泣。我说,其实打针不疼对不对?爸爸后来打针就不哭了,因为一点儿都不疼。

第二天早晨,针还得接着打,在家的时候跟她作了很长时间的准备工作,关于打针可以治病的大道理也不明所以的讲了一通。到了诊所,跟她说如果疼就哭,不疼就不哭。她也看似明白了我说的话,复述道:“得病了就打针,不得病就不打针;疼就哭,不疼就不哭……”这次进诊所她没有抗拒,只是显得紧张,我看得出她把紧张收进了心里,可能她也想看看自己到底觉得疼不疼,自己会不会哭。

当护士把针再次推进她的小屁股的时候,她一直扭头看着,看着针头一点一点扎的进去,看着护士慢慢的推着针管,她忍着疼,到最后拔针的那一刻,都没有吭一声。她那弱小的身子趴在我的腿上,我看着她忍住疼痛的那副表情,忽而鼻子感到一阵酸楚,这份莫名的感动,不知道是源自对孩子的可怜、同情还是她战胜恐惧的感动。我并没期望她这么小就要承受这么多。

走出诊所我问万磁:“疼吗?”她说:"不疼",我说:“如果疼的话记得要哭哦。”回头就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孩子第一次打针没哭的经历,还告诉她,万磁没哭,我都快哭了。

第三天还得打最后一针,妻子刚好有空和我一起陪她。我对妻子说:“不信你试试看,如果她不哭,你肯定会哭。”这一次,万磁走进诊所连那一点紧张都没有了,显得更加自信,仿佛很期待护士赶紧打针一样。这次是妻子扶着她打,万磁照样一声不吭,几个护士都夸她说从来没看到过这么乖的小朋友。我只是看着妻子,她已在默默地落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