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嘉和的108种挂法之佟湘玉

1

姜子牙说话还是算话的。

安嘉和虽然撞了树死掉了,但还是在第二天醒来了。

“唔?这是哪儿啊?”

安嘉和揉着疼痛的额头,迷迷糊糊地爬起来,目光扫视着陌生的房间,古香古色的家具,床头的桌子上还有一面铜镜。

“嗯?我穿越了?”

他忽然坐起来,惊诧地瞅着自己的身体,又连忙照了照镜子,“咦?变成人了,我又变成人了!太好了。只是,头上的包,这老姜怎么不给我消掉?”

正嘀咕间,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探出一个脑袋,看到他后急步走进来,

“额滴神啊,这是咋了么?你咋不打招呼擅自用我的镜子,让我这如花似玉的美人儿还怎么用嘛,都给弄脏嘞~”

安嘉和惊得嘴巴张得大大的,怎么会是佟湘玉?

2

“哟,其实仔细一看,你还是挺帅的嘛,这么帅滴人儿怎么能是家暴狂呢?可惜了,俺家老白比你还帅,也不打女人。”

说话间,佟湘玉边擦着铜镜边凑到他面前端祥着。

“我,我怎么会在你这里?我是穿越了吗?”

安嘉和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地向后退。

佟湘玉果然是风情万种的老板娘,还是那么小气,口气还是那么酸,话依然不好听。

不用想,这也是老姜的安排。

“你咋在这儿?还不是老姜头儿滴安排,本来是想让我去你的时代,但店里实在是忙,走不开,额只好让老姜头儿把你带到这里来了。”

佟湘玉说着坐下来开始化妆,脸上涂了厚厚的一层媒婆腮红,而后又将嘴唇擦得腥红腥红的。

“这不是扯吗?你都有老白了,姜子牙为啥安排咱俩见面?”

安嘉和恼怒不已。

“别急嘛,现在额跟老白还没来电呢。咱俩先聊聊嘛。”

佟湘玉媚笑着起身,轻轻坐在床边。

3

安嘉和放下心来,揣测道,或许这也行,如果能跟佟湘玉在一起也不错。

“你认识我不会也是从电视上看到的吧?要知道,你们这时候可没电视,这可是发一封信都要跑一个月的年代。”

佟湘玉娇嗔地挥了一下手绢,“额滴神啊,你咋还这么落后?额要想看穿越就行嘞,每周总有一天半天休息的,想看啥看不到嘛?”

“意思是你都了解我了?”

跟佟湘玉说话,安嘉和明显没有跟苏妲己那么小心谨慎,佟湘玉是人,又不会变身什么的,更不用担心她对自己形成威胁。

“那是当然,你逼死了前妻,又打跑了梅湘南,那么好的两个姑娘啊,你怎么下得去手么?你能不能跟额说说,为啥要打人家嘛?”

佟湘玉说起,起来把自己的嫁妆箱打开,埋头进去一通折腾。

“她们不听话,不忠于我,还总跟别的男人搭讪,还不听我的话,总气我……”

安嘉和决定开诚布公,人家都知道了,总得交个底,一来显示自己的诚意,二是好给对方打个预防针,让她以后不触犯他的规定。

4

“理由不错,条条欠抽,款款欠打。来,这是额送你的礼物。”

佟湘玉笑得咬肌都出来了,将一个圆圆的红布包裹硬塞到他怀里,并将外面露出的一条线缠在他手腕上。

“这,这是什么?你这么酸了叭叽的,一看就没诚心想跟我在一起,还想着你的老白吧?”

安嘉和打量了一番那个红包包,沉甸甸的,心里一阵窃喜,金块吧?

可回味过来佟湘玉刚说的话,还是感觉厌恶,他最讨厌朝三暮四的女人。

“那是额滴嫁妆,非常宝贝滴,等下咱俩聊完,你如果不满意额可以拉一下那个线儿,就能穿回去了。”

佟湘玉边说边示范,完了又想到了自己的遭遇,一时之间,悲啼道,

“错嘞,额现在想的是那死去的夫君。刚进门就成了寡妇,额的命是真苦哇,额一开始就不该嫁过来,不嫁过来就不会……”

“好了好了好了,别说了,你这话都成了网络流行语了。成了寡妇也没什么,我不嫌弃,因为你没跟他做过什么。只要你好好的,我以后会好好对你,咱们把这个小店经营得红红火火的,最好能上市,到时候你去敲钟——”

安嘉和心里一阵柔软,忙上前安慰,意欲趁势将佟湘玉拥在怀里,以不失时机地将生米煮成熟饭。

5

“还真是个善解人意的人儿呢。你能不能跟额说说,梅湘南为啥非要被你打得遍体鳞伤才逃走么?她咋早不逃呢?”

佟湘玉说着一把推开他,转了一个圈又再度坐回床边。

“其实你们女人自己并不了解自己,还不如我了解。我第一次打梅湘南后,我就下跪认错了,我是真认错,她呢,看我初犯,加上还爱我就原谅我了。孰不知,这给了我一张家暴通行证,有家暴属性的男人说的话怎么能相信呢?我第二次伸手了,又道歉,第三次伸手了又道歉……打得我都懒得下跪认错了,反正不管如何,每一次都会给我一张通行证,只是这通行证慢慢地从爱变成了‘家丑不可外扬’,再变成了‘不敢反抗’,后来又变成了‘无力反抗’,最后感觉威胁到生命了,才跑了……”

安嘉和说起这话,得意洋洋,末了还带着可惜的表情摇头叹气。

“那就是说,一开始她要反抗的话,要离开你的话,你也没办法对吧?”

佟湘玉两眼空洞,心里为梅湘南不值。

“当然,她要一开始跑了,带着人找我强行离婚,我还真不能怎么着。哎,对了,你这么一说,我倒想到一件事,咱们俩要结婚了,你不会在我打一次后就离开我吧?”

安嘉和微有些紧张,毕竟这里自己人生地不熟,就算再能打,也是打不过这一店各有神通的伙计们。

6

“你想多嘞,额虽然是个寡妇,但是也挑食儿啊,跟你结婚,额脑子除非进了大便。”

佟湘玉纤指一伸,点了点他的额头。

“那你说要跟我聊聊?不就是聊这事儿吗?”

安嘉和不解地追问。

“当然是,就是了解了后额才不会嫁你。再说了,额本心也没想嫁你,跟你聊聊就是看看你有多可恶,还有一点,就是老姜头儿说给你108次机会,额只是来凑数滴,都是老朋友了么,不然面子上过不去。”

佟湘玉说着起身就要走开。

“你们合伙耍我?不过没关系了,我既然到了这个地方,你现在跟老白又没来电,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安嘉和凶猛的目光迸出,拳头紧握,怎么这女人出尔反尔?

“哟,生气嘞,瞧瞧这眼神儿,跟电视上一模一样。咋?你要打额么?老公,小郭,你们的招数有多久没用了?快上来嘛,这有免费陪练滴!”

佟湘玉停下脚步,转过身笑得阳光灿烂。

7

“老公?是老白吧?你不是说你们现在还没来电吗?”

安嘉和吓得脸色都白了,葵花点穴手和排山倒海很猛,他可吃不消,正要拉线儿穿回现代,可还是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额说啥就是啥么?你都说了家暴男人的话不可信,额这小女子的话也一样不要太相信嘛,认真你就输了。瓜娃子!”

佟湘玉话音刚落,楼下一阵嗵嗵的脚步,伴随着两人的话传进来,

“我那如花似玉风情万种的玉啊,你别怕,老公来了~”

“掌柜的,让我看看谁在那里撒野!”

是老白和郭芙蓉上来了!

安嘉和大惊失色,忙用力拉那根线儿,生怕晚一步被点住排成肉饼。

突然,“嘭”的一声,安嘉和变成了肉沫飞在空中,一阵烟雾从门窗窜出,将郭芙蓉和老白的脚步震住,佟湘玉灰头土脸地跑出来大呼小叫,

“秀才,算帐,看看装修一间房要花多少钱;大嘴赶紧去找木工来;老白,小郭,赶紧进去把安嘉和的残肢打扫出来,臭死人嘞~一直没用过额家祖传的武器,现在发现威力还不小么~”

嘱咐完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连忙跑到房顶上对着天空大喊,

“老姜头儿,别忘记给额报销装修费、误工费、陪聊费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