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你终究欠我一场婚礼——第十章

奇怪,怎么会想到这样的名字呢?

阿力从床上坐起身子,拉过放在床头柜一边的烟灰缸,点燃了一支香烟。他慢慢地吞吐着,青紫的烟雾从口中弥散开来。

他回忆着昨晚的梦,全是和萱萱的姐姐有关。她的小楼、昏暗的房间、满是恐惧的眼神、瑟瑟发抖的身体、冰冷潮湿的双手、挂在墙上的婚纱照…….对了,是她唤着的名字!这个“姜严”是她口中呼唤的名字!

阿力猛抽了一口,把烟头按灭在了烟灰缸里,快速换好衣服直奔警局。


“阿力,今天怎么得空了?”说话的是阿力的警校舍友——赵东泽,因为在宿舍年龄排行最小,他们都私下叫他“小六儿”。小六儿毕业后就来警局工作,最近刚升了职,一直说要请朋友们聚聚,每次阿力都不得空,今天见到阿力主动来局里,小六儿高兴地赶紧泡上了一杯好茶。

“小六儿,我有个事想问问你。”到底是好哥们儿,阿力觉得不用拐弯抹角,上来就直接说事儿。

“你说就行,这样显得我还有点用。”小六儿把阿力按在了座位上。

“你帮我查个人吧,姜严。”阿力坐下就说。

“为啥要查这个人?”小六儿也往前探了一下身子。

“实话跟你说,我最近接触了一件离奇的事。你也知道我,不打破沙锅我是不会死心的。这个姜严具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是直觉告诉我,这是个非常重要的人,所以我直接来找你了。”

“我也实话跟你说吧,这个人一直是我关注的人。”

“哦?”阿力一听来了兴致,他递了一支烟给小六儿。

“十年前,一场命案就跟这个姜严有关。”小六儿给阿力点上烟,也给自己点上。

“继续说下去。”阿力看着他。

“这个姜严原本是个生意人,后来买卖亏空,直接逃了。奇怪的事,他的逃跑像是一场蒸发,怎么都找不到这个人了。这家伙也是心肠硬,他未婚妻和他相恋多年,他就在婚礼之际消失的无影无踪。女人接受不了这一切,就跳楼身亡了。”小六儿吞吐着烟雾。

“他跑了,剩下的很多账务就成了死账。因为明年要去省里进行十年工作汇报,我们头儿现在很看重这些未结案子,我正好就是负责这一块儿的。”说话间,小六儿已经抽完了一整支烟。

“我能看看他的照片吗?”阿力跟着也把烟头熄灭了。


在资料室里,阿力看着投影仪上那个面孔,他努力从回忆里调取关于这张脸的所有记忆。那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印象中大概是这个模样。他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所以他认真地观察着眼前这个面孔每一个五官的每一个标志,深深印在脑海里。

阿力并没有跟小六儿明说他到底遇到了怎样一个离奇的故事。虽然之前接受过专业的训练,他也知道关于姐姐没有去世的消息,她眼神里深深的恐惧,以及萱萱为什么要继续保持这样的秘密,这些都会对案件的深入调查和进一步挖掘有着重要的意义,但是他还是没有说明。因为那双眼睛一直在他脑海里,他忘不了那个躲在一平方的桌洞下面的身影。

隐隐地,他觉得歉疚。


晚上,阿力又在昨天的长椅上等着萱萱。

她还是按照原来的时间来了。

“宣萱,我帮帮你吧。”

“我已经告诉你不用了,这是我的家事,请你不要掺和了。”萱萱说完就走。

“你认识姜严吧?”阿力在后面问。


萱萱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我警告你,你别查!”

“这个是姐姐的吧?”阿力拿出一个淡色的翡翠耳坠。

“怎么在你这里。”萱萱伸出手想要拿过来。

“昨天挂在我衬衫的口袋边了,我想应该是我抱姐姐起来的时候挂上的。”阿力抢在萱萱动手之前,把耳坠藏在身后,“但是不能只听你的一面之词,我想进去确认一下,这个是不是她的。”

萱萱无语地转过身,像是默许一样,她在前面走着,阿力在后面跟着。


进了门,阿力迅速地找寻那个挂在墙上的婚纱照,他仔细地观察着这个黑暗中的脸,在萱萱开灯之前,他已基本确认姜严就是那个警局资料室的姜严。

他随着萱萱继续往里走,她也不在躲闪,径直走向姐姐的卧室,阿力看见今天的姐姐很平静地睡着,他把耳坠递给萱萱,看着她给姐姐戴上,正准备回身走出房间的时候,他看见在不远处桌子上放着几个药瓶。

他指了一下窗户,示意萱萱去检查是否关严。趁着这个空挡,他装作不经意地走到桌前,几个药瓶都是一样的瓶子外形,也没有任何的说明标签。

在萱萱转身之际,他已经回到了床头,看着姐姐。


“走吧。”他轻声说。

“好。”萱萱打开了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