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杂谈(一)

6月22日,坐在老式火车的车厢里,从上海到无锡。车厢内一如想象的嘈杂。从来不曾做过这样的火车,当类似于传销的推销员在车厢内演讲时,感觉真的是不能理解。也许真的是出门太少,见识太少,也许是家里保护太好,总之,觉得自己就像井底之蛙,而且还是个迷恋井底的井底之蛙。

在家里,无论去哪,爸妈都会提前安排好,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我第一次去的地方,永远有他们想陪的身影,就连23岁离家来上海读研究生,都是他们送我过来的,给我报告了名,找好了寝室,叠好了被子,叮嘱一番才走的。我妈怕我不认识路,每次他们离开时,都会让我留在宿舍里,不让我送送他们。是啊,我真的是被他们保护的太好了,这种好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因为离开了他们。我害怕很多事,很多人,车厢内吆喝的人让我紧张,对面坐着的脱了鞋的阿姨,让我难受。而表现的我呢,该干嘛干嘛,用尽全力去模仿着车厢里的那些看似正常的人。于是,谁也看不出来,谁也不知道,就像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一样,也不会有人知道我的感受。

来到了宾馆,和大龙一间房,终于有个安歇的地方了。宾馆条件不错,看到桌子上的公开信才知宾馆的老板是个学生,有些感悟但又似有若无。

人和人的相处,真的需要缘分,我似乎运气总是太好。我身边的人都是那么可爱,那么温暖和真诚,以至于在他们面前,我可以放松的像个孩子,可以撒手什么都不管,可以傻傻的提问题,然后傻傻的一个人笑。有人操罗有人关心,不用一本正经,不用事事都行,像个小兵一样的跟着,享受着大神们的照顾,这样的一群人,我怎能不爱呢。

上天真的太眷顾我了,眷顾到我有些害怕。我相信,人的一生福兮祸兮,该的磨难和该享的幸福都有自己的定数,我怕我一直享受着老天爷赏赐给我的幸福,有一天我会承受不住任何压力。如果幸福有定数,劫难也一定会在哪里等着吧。

享受着幸福,却恐惧着幸福,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居安思危吧。多么可笑,多么悲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年十九的林岁月本来应该去上大学的,可是高考考砸了。无奈中只好回原校复读。 八月九号那天岁月去同学家吃完请酒宴...
    十二凡灿阅读 226评论 0 0
  • 给自己的表扬信之十年回顾 2008~2018 回顾第一个十年 2008 高考 正定三中到河北大学 美好的高...
    漫漫在Singapore阅读 317评论 0 0
  • 河悦悦阅读 9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