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生涯数十载,光环褪去尽沧桑。

01她总是那样真诚

“老倪又来了”《朗读者》活动中,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倪萍一次次戏谑自己为“老倪”或者“老太太”这两个称呼了,丝毫不避讳自己目前身材完全走样的形象,一下子拉近了和所有观众的距离。

一直以来,我对倪萍的关注并不多,只依稀记得,在我八九岁的时候,有十多年的春晚,都是在她的陪伴下度过的,那时的她,也如白天鹅一样,端庄大方、气质优雅。朗读者中一亮相,这偌大的反差彻底把所有人都惊呆了:身形发胖臃肿,面容憔悴且布满皱纹,加之多年抽烟导致牙齿不再白净,身穿一件棉麻质地的宽大衣服,外加一双平底鞋,丝毫没有了往昔金牌主持人的风范。

听着她在《朗读者》中缓缓道来,我的眼睛湿了,当她哽咽着读着《姥姥语录》,我的眼泪也便再也控制不住了,那是我第一次有种强烈的感觉,想要多了解她,可又生怕自己的拙笔,写不出她大半生的辉煌以及命运

但她不论工作还是生活中,多所有人都表现出自己无比的真诚和热情。


02她的事业跌宕起伏

倪萍,1959年2月16日出生在中国山东省威海市荣成的一个小城市,在1983年,倪萍被定为国家二级演员。

于1990年进入中国中央电视台,那年她31岁,自此,先后主持了13届春节联欢晚会,和无数届《综艺大观》

1992年,获得第6届星光奖最佳主持人奖,1993年又获得了第7届星光奖最佳主持人奖。1994年,获得第1届全国广播电视“百优双十佳”节目主持人金话筒奖。2002年,与杨亚洲导演首次合作电影《美丽的大脚》并获得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

2003年,倪萍获得第六届金话筒特殊荣誉奖。

但遗憾的是,自从2004年之后,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在荧屏上就很难再见到倪萍出现了。

直到在2014年她重新进入中央电视台主持《等着我》寻亲节目。

倪萍说,刚开始接《等着我》时,节目组想过要对她进行“全方位包装”,直接被她怼了回去,“我们踏踏实实地把节目做好,好馆子会有回头客的。你们努力打造我,能打造成谁?能收拾到18岁?这很不靠谱。于是我卸下了所有的耳环、项链、手镯,放弃了华丽耀眼的衣服,简简单单、干干净净地出场了。”

在《等着我》寻亲节目中常常出现悲苦的人生故事,当观众和编导都忍不住痛哭流泪时,倪萍却显得异常冷静,她会让父亲去扇不孝子耳光,也会一言不合就将嘉宾赶下场。于是,人们看到了一个说家常话的倪萍,她会像邻家大妈一样和嘉宾唠嗑,从不刻意引导情绪,“一个主持人,当你内心对这个社会、对社会中的人、对人性中最本质的东西,有着基本的尊重和强烈的好奇时,你就不会一直说空话,你也就不会专拣那些华丽的词去涂抹自己,言不由衷是最可怕的。观众最聪明,你没有权利小看他们。”节目组说,“不煽情”“不要钱”是她做这档节目的两大准则,有时候情难自已在台上落泪了,她会专门叮嘱编导将镜头剪掉。

“什么都尝过了,才知什么是可以在生命里再生的”


03她的婚姻感情历经坎坷

倪萍的第一段婚姻发生在她在山东上学的时候

当时她很年轻,丈夫是高干子弟,但倪萍很低调,从来没有炫耀过这一点。二人婚后生育了一个女儿,但遗憾的是这段婚姻没有维持很长时间,由于彼此语言交流和生活习惯的区别,加之当年倪萍离开山东去北京发展,两人终究还是选择了分开。他们的分手很平静,只是失去了女儿的抚养权,前夫带着她去办的离婚证。离婚后,倪萍还经常去看望他们,还是称呼前夫的父母“爸爸”、“妈妈”。

第二任男友著名演员郭达,因家庭特殊父母反对分手。

进入央视回归单身的她,在收获事业辉煌巅峰时刻,也在为自己的终身大事考虑。后来倪萍和郭达也有一段感情,那时的郭达只是一个普通的演员,但郭达的家庭特殊,两人因郭达的父母反对而最终分手。

第三任男友陈凯歌,8年爱情长跑杀出“大肚陈红”含泪离开。

1989年,在一次拍摄节目时,倪萍邂逅了第五代导演中的佼佼者陈凯歌。一见之下,互生好感。1991年底,陈凯歌和倪萍同居。

1996年陈凯歌忙于拍戏几乎和倪萍一年没见面。等再见面时,陈凯歌告诉倪萍他们得分手,这对倪萍简直是晴天霹雳。面对倪萍的责问,陈凯歌说他和陈红有了孩子他得负责。倪萍惨然一笑,问他们这么多年他就不该对她负责吗?陈凯歌说:“萍,我对不起你,但只能这样了。”

两人交往五年后同样选择了分手,面对这段感情,倪萍在后来出版的《日子》一书中是这样描述的,“这是一段没有自尊,失去自我的日子,”。她在其自传体《日子》里写道:"极度悲伤,难过,肠子被灰洗过了!"

第四段感情摄影家王文澜,因虎子患先天眼疾离婚。

1997年倪萍与王文澜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后的倪萍渐渐淡出主持人的位子,用心经营这个她生命中迟来的小家庭。1999年,倪萍以40岁高龄孕妇生下虎子虎子,不过虎子患有先天性白内障,倪萍遍访名医,虎子3岁时经过手术治疗后终于康复。但在2005年,传出倪萍与王文澜离婚的消息,据说婚姻破裂主要是因为虎子一出生眼睛就不好,夫妻俩为了孩子产生了不少矛盾,婚姻逐渐走向崩溃。

第五段感情与“知心爱人”杨亚洲合作8部作品日久生情,相守至今。

倪萍与王文澜离婚之后,导演身份的杨亚洲走进了她的感情世界。杨亚洲不仅是倪萍事业转型的“伯乐”,也成为了她生活中的知心爱人。2002年,两人首次合作的《美丽的大脚》登陆银幕,倪萍也回到了电影行业,连获华表奖等多个奖项。此后,在杨亚洲的御用女演员中,倪萍的名字不可缺少,两人一连合作了八部戏,两人日久生情。 尽管杨亚洲和倪萍都对是否领证一事十分低调,但周边的人都表示,他们的感情很好,结不结婚只是形式问题。


04作为母亲:孩子在哪,我就在哪?

现实中的倪萍,为了治好和王文澜的虎子,她几乎放弃了一切。当虎子在不到几个月的时候被诊断出先天白内障时,当时的她白天跑医院,晚上坐在沙发上一根一根抽烟,哭得自己"都快先看不见了"。国内没法治,那就去美国。那几年,家底儿都掏出去了。为了省钱,她一个人抱着孩子去美国,坐经济舱;英文水平神迹一般突飞猛进,医生说什么她都能听懂;治疗期间,只要国内有工作收入能超过往返飞机票价,她就坐10几个小时回来,完了再飞回去……

在虎子还没彻底治好,和王文澜婚姻却先破裂了!在虎子6岁那年他们离了婚,--正如《浪漫的事》中一样,在这种高压状态下,一点小事都可能引发夫妻双方的战争。

没有人知道她那段时间经历了什么。只有家附近的菜农再看到她时,忍不住哭了:大姐,你怎么一下子老了这么多?是不是过得不好?

她对于女人的价值也是极为传统的"孩子在哪儿,你就在哪儿"。

她追求的一切,其实是一个最朴素和最传统的女人所要求的。而我们要求的她,是一个无论外貌和内心都永不迟暮的女神。

3年后,虎子做了手术,之后需要每年到美国复查,这和她当时在央视的主持工作显然难以两全。2004年,连续主持了12届春晚的倪萍,正式宣布离开央视,只想好好照顾孩子。为了给孩子治病,她一度倾家荡产,甚至准备卖掉自己的房子。当时由于她哥哥的劝阻才没有导致卖房。

“这十年我几乎没有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全是虎子,就是偶尔从美国回国内演出挣钱,然后去交医药费。”每次陪孩子到美国复查,就跟上一次刑场一样,直到虎子10岁时,美国医生检查完后,建议她下次可以等“孩子结婚了”再来复查,这意味着治疗的阶段性胜利。她当即跟虎子说:“你60岁再结婚吧,妈妈不想再来复查了。”

“这些经历使我变得坚强,我很感谢这些苦难”


05历经人生大起大落,活得愈加通透、明白

对于当年突然中断如日中天的主持事业,有过后悔的瞬间吗?对于不可能的假设,倪萍显得十分淡然,“这些经历使我变得坚强,我很感谢这些苦难。”

这样一个活得通透的倪萍,在多年淡出公众视野后早已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哲学,“大众意义上的名和利都远远不能满足我们的内心渴求,这个渴求说大无限大,说小也无限小,大小都遵从自己内心真正的需求和愿望。什么都尝过了,什么都拥有了,你才知道什么是你想要的,什么是你能吞咽下的,什么是可以在你生命里再生的。”

她深知,个人的选择永远关乎内心,未来的她还将接演影视剧,不排斥综艺节目,而写作也想继续下去,主题是“写一个清冷的母亲”。对她来说,像妈妈和姥姥那样遵从自己的内心而活,正是人生追求的最优状态,“衣服越穿越肥,鞋越穿越软,不照镜子、不上秤,进门和出门可以是一个人,越活越简单,好像这个世界只剩下你自己了,别人怎么看你,你都不在乎。不为他人活着,只为自己活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