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高小琴:打败你的不是天真,也不是无鞋

《人民的名义》里,高小琴虽然是反派,但是却实在让人恨不起来。她从一个贫困的渔家女到被人训练成为拥有完美笑容和仪态的礼仪小姐,再到创建山水集团、坐拥亿万资产,华丽变身为一个优雅的美女老总。这其中有机遇、有努力,也有血泪。

没有鞋的花季少女该怎么奔跑?

在高小琴的记忆里,她的人生是从被接到一个酒店当服务员开始发生转折的。那天,她和妹妹下了船,老板的一句“你们怎么不穿鞋?”深深刺到了她。因为不是不想穿,而是穿不起。在此之前,她们两姐妹窝在那个小渔村里,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更别提穿鞋了。也许是没有父母,也许是被父母卖了。总之,她们从此之后成了赵瑞龙和杜总的玩物以及向权利换取利益的贡品。

贫穷是原罪吗?宾馆老板给了她们两双鞋,那可能是她们人生中穿过的最好的鞋。十几岁的花季少女面对能让她们吃饱饭、穿暖衣,还给她们钱的人自然是放松了警惕。何况,她们曾经的眼界只有小小的渔村,她们从没接触过外面的世界,从不知道人心如此之险恶。要说贫穷是不是原罪,可能有吧,在一定程度上它限制了我们的思维。女儿要富养,不是没有道理。

抛除违法犯罪这一面,高小琴身上有没有闪光点?

有。首先,她漂亮,这是没有异议的。美丽的外表让她实现了阶级的跳跃,也成为她一步步误入歧途的助推力。

其次,她重情重义,为了妹妹不被侵犯,她忍辱负重,全部自己扛了下来,将妹妹隔离在了这个吃人的社会圈子之外。

接受杜瑞龙他们调教的那段经历,对高小琴来说是梦魇,让她在心理和生理上都遭受了严重的创伤,但也让她收获了受益一生的好习惯。因为她们将来是要送给高官的,所以文化素养不能低,而她却是一个没什么文化,甚至应该没上过学的野丫头。在那些日子里,她接受了大量的知识补习和灌输,并让她养成了随时学习和做功课的习惯,从几乎目不识丁到学识不输女大学生,她付出了多少努力,可想而知。和侯亮平第一次碰面时,她能熟练地说出美国独立检察官斯塔尔质问克林顿的故事,并巧妙引申到侯亮平这里,机智可见一斑。

高小琴交际花的名号也不是吹的。她可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政界、商界通通玩得开,在各色男人之间穿梭,游刃有余,靠的除了美貌,还有她过人的交际力。和陆亦可交手时,她从容不迫的定力和心理素质强过对手太多,侯亮平前期都几乎拿她没有办法,老检察长季昌明也连连发出感叹。《人民的名义》里的交际花非高小琴莫属。

高小琴还很聪明,眼力价和脑子都转得很快,这些也都是过早步入社会带给她的。山水庄园里,祁同伟在人民的问题上出言不逊时,她在侯亮平生疑时及时把话题拉了回来,并巧妙解围,不得不让人佩服。

畸形的爱情给了高小琴幸福感,也成了她堕落的温床

高小琴和祁同伟的结合一部分是政治和利益的需要,另一部分相似的出身也让他们惺惺相惜,对于他们来说,他们之间的感情可能是真爱,但对大众来说,这是畸形的,祁同伟毕竟有老婆,高小琴就是小三。

高小琴成功的道路,离不开祁同伟,祁同伟是高小琴背后的男人。山水集团从向丁义珍买地,到建厂装修,祁同伟手中的权利加上高小琴的交际手腕,两人就此发家。随着买卖越做越大,钱越赚越多,他们也将越来越多的汉东政坛要人拉下了水,来为他们输送利益。

其实如果高小琴自己来运作公司,说不定也能有一番成就,至少不会犯这么多罪,毕竟她还是很有头脑的。但祁同伟不满足于此,他屡屡钻权利和法律的空子,以山水集团为庇护,干了不少龌龊勾当。高小琴为盲目的爱情蒙蔽了眼睛,做了他的帮凶,越陷越深,最后回不了头。

“胜天半子”不止祁同伟,高小琴也是

剧中,祁同伟的人生哲学是要胜天半子,他想靠自己的努力完全改变自己的命运。实际上高小琴也是,她和祁同伟出身差不多,一个穷学生、一个渔家女。他们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也都付出了很多,祁同伟的那惊天一跪,高小琴的委身非人,流产三次,都是代价。祁同伟每次提到那一跪时仍旧会咬牙切齿,心有不甘。而高小琴则不然,她淡定得多,对于过往也看得开,明白都是必然的。她与祁同伟相同又不同,她的处境更为艰难,危机和困难更多,所以她更清楚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她唱的了《智斗》,扮的了阿庆嫂,说的了漂亮话,劝的了酒,这些都是天生的吗?不是。她必须要会,她才能生存。她的一点一滴都是实打实走出来的,纵然有祁同伟这些靠山,所有的斡旋和经营大半还要依靠她。这个女人其实比祁同伟更有野心也更有能力胜天半子。她的格局和智慧也比祁同伟大得多。但好在她还是有底线的,她要的不过是利益和感情而已。如果能从头来过,她的人生也许会从另一条不同的道路上抵达成功。可惜。

对于高小琴,我们不能简单以好人或坏人来划分,也无法对她做过多的道德批判。她的失控人生有自己的原因,也有很多不能忽视的社会和外在因素。

这个曾经没有鞋的孩子,如今钱多到可以买下一座鞋厂,然而却再也找不回那个花样少女的初心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