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能在人山人海中找到我,我就有了和你在一起的勇气

字数 9776阅读 276

1.忆初恋


我很努力的回想,都想不起我们是怎么就走在了一起。

起初,同学们私下闲聊着,“你知道吗,昨天来的是哥哥”,“真的看不出来呢”,“他哥哥在H中学吧”。

 我终于一头雾水的问,你们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了。

琪琪说:“你也不知道易南轩是双胞胎吧,听说昨天他们兄弟互换了,他去H中上了一天课都没有人发现呢,昨天他的哥哥居然和我们上了一天的课......”听她说着,我就忍不住投去了探寻的目光,恩,我好像知道昨天那个不是他,他们兄弟俩还是有差距的.......但是我沉默着,因为这个发现是个秘密。

他就坐在我的前两排,因为他的小动作一向很多,老师特意把他放在了很醒目的位置上,醒目到,我觉得无论我怎么看黑板,我好像都要先看到他,然后专注一阵子,再开始听课学习。所以我们很远,也很近,远到初中都两年过去了,我们好像没怎么说过话,近到,我好像通过每天的观察已经足够了解他,看得出他今天是开心的还是不开心的,看得出他昨天真的好像变了一个人......

原来,他还有个双胞胎的哥哥呀,我好像又更认识了一点,种种的小窃喜都藏在我心里,一天一天的生长萌芽着。

初中时我们都各自有自己的小群体,女生之间更甚,一起课间活动,一起下楼买零食,一起下课回家,上个厕所还要搭伙一起。

男生之间的小群体没有女生那么楚汉分明,他们通常三五成群,按兴趣爱好不定额的划分,不像女生,有的群体之间是老死不相往来。

 初三的开始,学业的压力渐渐加重,但是班级里的绯闻还是不断,谁和谁走在了一起,谁送谁回家了,谁向谁表白了......

我们女生内部都会默默排名,谁是追求者第一多的,谁是追求者第二多的,而我很荣幸的是那个追求者第三多的,追求者最多的男生和女生都是学习好并且长相好的,而我是那个学习中等长相好的,隔三差五的收几封情书,有几次还收到了隔壁班的情书,我拆开看,好像我都不认识的,尴尬于我还需要回信吗?

想想还是算了吧。

有一次放学后在自行车存车处,易南轩他们小群体的一个男生跑到我身前,给我送上一封情书。我一怔,那男生转身就走,然后我向远处的那几个男生看去,脸瞬间就红了,他笑着看我,我尴尬的看他,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不知怎么的,我提起勇气,拿着那封信走了过去,当着那个羞涩男生面,把信塞还给了他,“谢谢你的欣赏,不过信还是不必了”,狠狠的瞪了易南轩一眼,我转身骑上自行车,和同伴走了,留下一片唏嘘声。

第二天,我在我的笔袋里发现了一张纸条,“放学后等你——易南轩”,收好纸条后,我都不知道这一天是怎么过得了,大脑空白的等到班里大部分人都已经放学出了教室,我才慢吞吞的收拾好书包走出了教室,校园内的路灯很亮,我却一直不敢抬头找寻某个熟悉的身影。磨磨蹭蹭的走到自行车旁的时候,他一脸悠闲地坐在我自行车后座上,看到我抿嘴一笑,走过来说:“你今天出来的真慢,我送你回家.....”

从那天开始,他都会绕路送我回家后,再回自己家,慢慢的我们敞开心扉的聊天,好像有说不完的话题,他送我,我送他,他再送我。    

终于我也上了八卦头条,但是我们好像也没太关注这件事儿,上课发信息,放学后依旧有说不完的话。我觉得他是我最好的男性朋友,我是他最好的女性朋友,仅此而已。

转眼到了初三的下半学期,爸爸在家附近的大学给我开后门办了图书证,我带着我最好的女性朋友琪琪和最好的某男性朋友一起在大学图书馆里学习,冲刺中考。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和流言,我们很少单独两个人外出,大部分时间我都会拉着我的闺蜜琪琪一起出去。这样就不会有早恋的假象,也不会有一些不着边际的流言刺激我们的父母,毕竟中考前每个家长都是高度敏感的。

在老爸第一次见到易南轩的时候,我可是很大方的介绍了这个和我一起复习中考的某男性朋友,我老爸看看琪琪,再看看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嘱咐了几句要好好学习之类的话就离开了图书馆。学习之余,我悄悄问了他好几次,“喂,你啥时候喜欢我的?”他总是白我一眼,然后回问我,我们相视一笑,同时回口道“你猜”。从此我们没有再次探讨这个深奥的话题。

2.分开


也许我们开始在初三这一年,注定了要顶着更重的学习压力,因为我们想要一起考进A中的高中部。当时我有考进A中的实力,但是易南轩会稍显吃力,我每做一份笔记都会给他讲解一遍,我想方设法的激励他,我们要一起进步,拥有一个在一起的未来。我满脑子都是幻想一起上高中,一起上大学的美好,然而当把一切都幻想的太好,在面对最终的去留的时候就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易南轩超常发挥的考取了A中高中部,而我却因为5分之差意外落榜了。父母开始为我上哪一所中学而奔波,每天家里的气氛都很压抑,我就像一个犯了弥天大罪的人,不敢出门,窝在我自己的屋里,接受着父母每天出去求人带回来的负能量,“你说你哪怕多学习一下,再多做对一套题,多考几分,一切就不一样”这样的话语无数次在我耳边循环往复,我仿佛已经对这样的话免疫,关闭了耳朵,无时无刻不想着逃离这“五分”的耻辱。

自从公布结果之后,我就逃离了一切,不出门,不接任何人电话,关在家里接受着我的自我惩罚,直到一天,琪琪来了,她带了一个很大的手提袋,说“易南轩联系不到你都要急疯了,他给你买了很多小礼物。”我知道他是想安慰我的失落,可我却没有勇气见他,因为两个人的约定中,我意外的成为了那个违约者,我的心里落差太大了。

好几次,他都打到家里的固定电话,说“叔叔,我想找简歆”,我看着我爸一脸铁青的把电话给我,我赶紧回句:“书不是已经还给你了,别再打来了。”然后匆匆的压了电话。

我知道人在某些负面情绪下的联想,比方说,我之所以发挥失常,也许和“早恋“有关等等,终于在一次午饭后,爸爸和妈妈很认真的问我,“你没早恋吧?”我一怔,笑笑:“呵呵,怎么可能,我只是太紧张了”,之后父母没有再问。

我对琪琪说:你帮我把东西还给他吧,以后都不要来找我了,本来我们就只是朋友,以后没了交集,估计连朋友也不会是了。

琪琪下午刚走,易南轩就打电话到我家固定电话上,他说:"我给你带了礼物,我有很重要的话对你说,我在你家楼下等你。"

我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告白,更没有想到那天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而易南轩在大雨中傻等了我整整8个小时。

是我太狠,还是你太傻........

从那天之后,他再没有来找过我,好像我的生活中没有来过这个人一般的消失了。

因为花了高额的学费,我上了另一所不错的高中,但是,两个已经没有交集的人哪怕同一个城市,这么多年也再没有遇见过,留下的只是青春的遗憾,只记起年少时的懵懂情感已然无处安放了,然后时光匆匆地走过了忙碌的高中、大学.......

3.再相逢


兜兜转转的8年里,我不动声色的打听过几次他的消息,也只是在初中朋友圈内的旁敲侧击,但是终究是很有限的,我只知道他好像出国了,我不知道他上了哪所大学,不知道他学的什么专业,也不知道他交了什么样的女朋友。而我呢,高中的我性格变得内敛深沉,剪短了伴随我多年的长发,开始梳利落的短发,收敛起了没心没肺打打闹闹的小心思,开始沉下心来计划我未来的人生,我进了理想的大学,参加了喜欢的社团,并在社团里结识了很多朋友。琪琪再次遇见我,说我又变得自信,开朗了,终于回到初中时候的我了,我听过也只是笑笑,因为一切在我而言早就不同了。

大学里参加歌唱比赛认识很多新朋友,一个好哥们被女朋友甩了,我一脸义气的说,你被一个又丑又矮的女孩甩了就颓废成这样,要不我来帮你长长脸,给你当三个月的女朋友吧。之后真的当了他三个月的女朋友分手了,再之后我一直一个人,并且享受一个人。

三个月的相处,我突然觉得我好像没有了和别人没交往的能力,觉得相处久了会有压力,会有负担,重要的是感觉不对。于是又选择逃避的给对方发了短信,说我们分手吧,开始继续过我的单身生活。

毕业之后选择的工作,经常出差,带着行李箱跟着老板跑项目,每天特有激情,当然,我们老板是个事业心超强的女强人,我觉得漂泊好像更适合我,就这样忙一阵,歇一歇,再继续忙。

直到一天,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喂,你好,我是易南轩,有时间见一面吧。”我很吃惊,心里腹诽着“你不是在国外吗?”

但是,我仍装镇定的回了句“好啊,在哪,什么时候。”

约好了时间地点,我就冲回了家,我喜欢素颜,说实话吧,我根本不太会化妆,偶尔正式会议会上个淡妆,挑选衣服就花费了我很多脑细胞,我觉得过去这些年月里我把自己活成了一个机器,从来没有花心思考量过我应该适合什么风格,画什么样妆容,衣柜里都是黑白色,梳妆台上的眼影估计都要过期了。我不确定的看了看他发来的地址短信,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保持清醒,然后选了一身自己觉得干练的衣服,现在回想起来简直糟糕透了衣服去赴约。

黑白格子衬衫,黑色束腿裤,高跟鞋,我精心打扮之后的自己依旧是这个严谨的样子。

我早到了,早到了十分钟,刚纠结的想自己也太积极了吧,可他居然已经到了,我有些心虚,因为时间隔太久,我自己都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就再也没有和他联系,并且就那么分开了。

他穿的很休闲,和我的风格不太一样,看到我,那浅浅的笑,还是和小的时候一样,我傻傻的笑回应,仿佛有一种默契。

静默,服务员上前问:“喝什么?”

 “柠檬茶?”“柠檬茶吧!”两个声音重叠在一起,服务生都是一怔,然后我们很释然的笑了。

“这么多年,还是老样子,你怎么都没变?”易南轩问我。“变成什么样,我也还是我啊,不需要改变什么吧”。

我们问了问工作,问了问各自的生活,就是两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聊着日常,但是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先问了,“你怎么回来了?”

 他说,“工作调动,我申请回来了,希望以后还待在这个城市”。

我心里窃喜,幻想着他会说:“因为这里有你啊,所以我回来了......”

我故作镇定的问,“那你父母可要开心了,你们兄弟两个,总得有一个陪在他们身边,他们肯定念着要抱孙子呢,你加快进度吧”,

 “家里给介绍了一个女医生,正试着相处着呢,结婚还没提上日程……”

我心里暗自腹诽“简歆,自作多情了吧,人家不是奔着你来的。”

“那就要提前恭喜了”,心里却念到:“不过结婚就不要叫我了,我结婚可是没打算叫你,哼。”

“话说你怎么有我的电话了,叫我出来不会只是说你就快要结婚了吧,”

他回到:“再次回到这里,没什么值得惦记的朋友了,问同学要了你的电话,想见见你,看你过得好不好。”

“我过得挺好的,挺充实的,放心好了,既然回来了可以常联系,不过我经常出差可能不在。”

我明显已经不想再继续聊下去了,想说是不是以后都没有见面的必要了。

他却突然转移了话题说“当年,我是打算向你告白的,没想到连说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拒绝了。你后来有遇到不错的人吗?你喜欢过我吗?”

面对他的问题,我竟然害怕回答,我能说我从来没有想要拒绝你吗?我能说我是喜欢着你的吗?我是自尊心作祟吗?我能说自从压了电话,我爸妈一直在盯着我,我连找一个下楼的借口都会因为下大雨而被憋了回去,我能说,我后来后悔了,真的后悔了吗?后悔没有面对父母、面对这份初恋的勇气吗?

可笑的是,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就当那是青春的插曲,忘记好了,可是我们也都知道一个事实,无论你谈过几次恋爱,擦肩而过几个“路人”,那个第一个让你交付真心,单纯的,没有任何目的的去喜欢的人是永生难以忘记的,他会镌刻在你人生履历表最显眼的位置,让你是不是都会记着、念着。

他至于我,我至于他应该都是这样的吧。

4.相亲

正在这个尴尬到无言的时候,手机响了。我接到单位BOSS的电话,最后以单位case紧急为由先离开了,他嘲讽的一句低语:先离开的那个永远是你.......

听到这句话我仿佛被定格,浑身冷汗,我觉得我自己真的很过分,我转身,拿出我随身的笔记本给他,“把你的地址写给我,我会去找你的”。

他一愣,然后推开笔记本,起身穿上了他的外套,“这次还是我先走吧,我也有点忙”,说着走出了咖啡店。

留下怔愣的我。

是啊,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不是吗?我还有什么理由追上去。

也许是自尊心作祟,错过了一次,还要错过第二次,然后永远的擦肩而过,成为彼此的过客吗?

见面以后的数月里,我经常会在某个寂静的夜晚窝在书房里,翻看他写给我的同学录,留给我的照片,上课时传过的纸条,但那毕竟年少,能代表什么呢?我那么的不确定,不确定给他发的信息会被他看到,还是他的她看到,想想还是算了吧。

想到明天老爸老妈硬塞给我的相亲派对,我就一个头两个大,我从来没觉得自己需要靠相亲来找我的另一半,我想但凡认识我的人都不会想到吧。

他们二老就这么被我老姨给忽悠了,夸她们同事的孩子是海归精英潜力股,年方28就开了自己的公司,说的那是要多牛叉就多牛叉,说什么这种小金龟一定要先吃先占,巴拉巴拉说的我都头晕,然后我爸妈就被成功忽悠的把我推出了家门,让我打扮的温柔些,贤淑些,准备好明天的相亲宴,我心里默默的哀叹啊,枉我年轻貌美有性格,难道都和剩女沾边了???

第二天,我穿了一身悠闲地运动套装就出门了,我不禁感叹我的先见之明,早早地以工作为理由离开家租个这个小公寓,不然我今天出门一定被老妈打扮成一个僵硬的“芭比娃娃”。

饭店订在一家环境优雅的西餐厅,我到的时候男方居然到了,好吧,+5分,他穿了一身笔挺的藏青色悠闲西装,并不死板,白衬衫和领带不拘一格,好吧,+10分,发型简短利落,带双黑色窄边眼镜,皮肤白皙,身上有很好闻的剃须水的味道,再+10分。

正在我沉迷于打分的时候,一道灼热的目光好似一直在打量着我,我拿起茶杯掩饰,然后在周围搜索着那道强烈灼痛的目光。

突然我顿住了,我们对视三秒然后虚伪一笑,呵呵,居然是易南轩,而他对面是个比我白比我瘦比我美得年轻女子,我心里“呵呵”了好几遍,然后装作不认识的转回头,对着我的相亲对象变得温柔娴熟了些。

上了两份不同的牛排,我吃了两口,对优雅的相亲君说:“我觉得你的更好吃些,我们换着吃吧,”优雅的相亲君同意,并都切成了小块给我换了过来。

恩,的确表现的挺体贴的,可是你切碎了我还怎么有胃口啊。

瞥到那桌的女孩看向了我,我更是优雅的直着身子,品尝起了换来的牛排,嗯,这劲道,适合我,我嚼、嚼、嚼,哼,已经是陌生人了,不必在意的。等我的自我建设做好了,桌上的食物已经被我打扫的干干净净了。

我很尴尬的看着优雅的相亲君,“不好意思哦,有些饿了,而且我这人一向不太见外,嘿嘿”。

相亲君很亲切的说:“没事,这样的性格很好,”虽然是敷衍,好吧,相亲嘛,本来就应该最直接的把自己真实的表现出来,才可以最直接有效的了解彼此合不合适,是不是可以考虑下一步嘛。

聊了聊家庭和工作,就已经晚上9点了,这时我早就把某两位天造地设的一对俏佳人忽略掉了,起身穿上衣服准备走的时候,那个座位已经空了。

好吧,再遇终究是陌路,原来不过如此。

相亲男说要送我,我说“不必了,我开车来的,下次有机会再约吧,”

坐到车里,把座椅放倒,打开天窗,看着零星的几颗星星,突然一阵悲凉涌上,其实我并不喜这样的应酬或者说是主动认识陌生人,虽然不曾佯装但这种交流的很费劲儿,很心累。

看着这片心空,曾经是繁星满天的璀璨,何时已经变得一片乌黑只剩下了几颗零星点点。看着看着,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我收拾好了心情,正要准备回家,手机突然唱起歌来,庄心妍的《走着走着就散了》,这是我最近刚换的手机铃声。

“寂寞世界中的两颗心,寂寞城市中的每个人,

我们相遇相拥,相互猜测怀疑,

一边微笑一边流泪,那些激情后的陌生,被利用的信任,

累觉不爱的心,任性错过的人,伤痕累累才懂,认真我就输了,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事看着看着就淡了,

有多少无人能懂的不快乐,就有多少无能为力的不舍,

有些人想着想着就忘了,有些梦做着做着就醒了,

才发现从前是我太天真,现实又那么残忍。”

5.相拥


来电显示居然是“易南轩”,我盯着手机屏幕迟迟的没有接起电话的勇气。

眼睛中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我用手擦干,又很快流了下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是有期待的,期待他会再次出现......可是当他来了,他有女朋友了,我不能挽留他,因为曾经是我先放手的,我都找不到理由去挽留他,我甚至害怕和他面对面的谈过去,因为我找不到一个详尽的理由去解释曾经那个错误。

电话铃声循环了两遍,渐渐地暗了,黑了,我擦干眼泪,启动车子,开回了我的小公寓。

我居然都没有留意到就在我开出车位之后,车位对面的一辆汽车也发动了,驶上马路,一直稳稳地跟在我的车后面。

十五分钟后到了公寓,我打开灯,换上睡衣,躺在床上发呆。

手机突然响了,一条信息:

“简歆,我们在一起吧。易南轩”

我盯着手机,全身好似过电般的麻,拿着手机退出信息栏,再点进去,它还在,还是那句话。

心都已经不听话的跃动起来,

我吸了口气,好似给了自己好大的勇气,将电话拨了过去,他几乎是秒接,我问:"你在哪?"

“你家楼下”。

我问:“刚才你给我发了短信?”

“是的,那是我8年前想当面对你说的话,虽然晚了些,仍是我最想对你说的话。”

我问:“你的女朋友呢?”

“我没有女朋友,有的话只会是你。”

我问:“那时候你在雨里等我,恨过我吗?”

“生气过,迷茫过,但是没有恨过。”

我问:“那我们忘了过去,不去追究好吗?”

“好的,只要呆你身边的是我就好,看到你身边有别人,我会发狂。”

我问:“这么多年你去找过我吗?”

“去过,你家那拆了变成了广场,你的学校不大但是桃花开得不错,你公司对面的大厦里有家私房菜做得很好吃,改天带你去。”

我笑了,“那我们真正正正的谈一次恋爱吧。”

“好”。

我说:“就在那个我把你弄丢了的广场吧,我从来没有回去看过,因为找不到你。”

“好”。

我说:“明天上午十点,地点就在那个广场,如果你能在人上人海中找到我,我就和你在一起。”

“好”。

我问:“你不担心找不到我?”

“不会”。

我说:“好吧.....喂,我真的很高兴你回来了........”

“我不叫喂,如果明天我找到了你,你就该叫老公了”。

我说:“好啊,一言为定,如果我先找到你,以后一切都由我做主。”

他也笑了,说:“好。”

第二天的友谊广场上汇集了很多人,我出门前是纠结的,我要穿自己喜欢的,还是比较显眼的,能够让他一眼就找到的,其实我的心里是足够自信他会找到我,但是又有一点点的不真实感告诉我,这次不能放他走了,要狠狠的抓住他,所以穿了很休闲的的红色帽衫和蓝色牛仔裤,这样够扎眼了吧。

心中暗自腹诽我这个BT纠结的摩羯女,记得中学的时候,我俩可以换座位坐在一起讨论了我俩绝配的星座,我是摩羯女,他是金牛男,我俩可是天生一对,能够如此包容摩羯女的也许只剩下他了,嘿嘿。

广场上老人和孩子居多,嬉戏打闹的声音不绝于耳,还有三五对大学生模样的情侣羞涩的在林间散步,广场上还放着当下流行的李玉刚的《刚好遇见你》:

“我们哭了,我们笑着,

我们抬头望天空,星星还亮着几颗,

我们唱着,时间的歌,

才懂得相互拥抱,到底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留下足迹才美丽

风吹花落泪如雨,因为不想分离,

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十年的期许

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

歌词好像在诉说着我们的故事,而我们已经相识了十一个年头,这八年的期许,也许只为了今天吧,我曾经以为我已经彻底的错过了他,却没有想到,原来时间隔绝不了思念,只要彼此还有执念,终究会再相见的。

我走到了我家的旧址,这个我一直不愿意在回来的地方,想到曾有一个人在这里等过我,心是暖的也是疼的。

我曾想他是怪我的吧,怪我忍心把他弃在那个年少的雨里,弃在了我们感情萌芽的起点,我深深地内疚了好久,觉得再不会有这样一个人出现了,可他回来了,让我一直觉得那么的不真实,我想就算今天他不来,我也不会怨他的,就当我们扯平了,但是他若来了,我一定以及肯定的要把这个人牢牢锁在我的身边。

这些年的成长深刻的让我认识到遇到一个自己在意的、舒服的人是多么的难,不要追究未来的结果而踌躇不前,只要享受当下的快乐就好了。

想的出神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

他说:“你再发呆,我就要被这几个孩子给拆了,快来救我,我就当是你先找到我的,快........”

我抬头一看,不禁笑出声来,他居然抱着一只和他差不多大的加菲猫在马路对面和几个孩子周旋,

“叔叔,你抱着的是老虎还是猫啊”,

“叔叔,给我抱抱吧,我想玩一玩,”

我走过去的时候就听到几个孩子出于对加菲猫的好奇不断地讨论着。

“加菲猫”曾经是我的代名词,也是别名,因为好吃懒做如我,嗜吃如命如我,欺弱霸邻如我,而某人一直以那只常被加菲猫欺负的邻居小狗狗欧迪自称。

我抱过加菲猫,问他:“你买给我的?”

他很尴尬的回说:“8年前买给你的,还有这个也是那天要给你的礼物。”说着他从兜里拿出一个首饰盒子。

我打开,是一个项链吊坠,吊坠是心形的,上面刻着“简歆,爱你一生一世。”

我摸着吊坠上的这行字,眼眶瞬间湿润了,就在眼泪马上要夺眶而出的瞬间,我扑到了他的怀里,踮着脚尖,抱着他,说:

“对不起,我爱你。”

好久好久,我沉溺在这份温暖中,不想松开一丝一毫,就这样牢牢的抱着就好。

突然,我松开他,拉着他的胳膊问他,“现在这句话还当真吗?”

他坏坏的笑着问我,“什么话?”

我指着吊坠说:“一生一世啊?你已经无法反悔了,你已经被我吃定了.......”

他宠溺的摸着我的头发,说:“是啊,我早就被你吃定了,哎...........”

然后再次相拥,相拥在我们曾经遗失彼此的地方。


6.后序

“易南轩,说,这八年里你到底交了几个女朋友?”

自从昨天和易南轩的哥哥、嫂子一起聚餐之后,这就是成了我的讨论主题。

易南轩的哥哥叫易南枫,常居加拿大,难得回来,我们一起吃了个饭。

“好久不见,简歆。”

我狠狠的回想着我们在哪里见过,“就那次你换到我们班上课那次见过吧,其实也不算正式的见过啊”。

“见你我可是很多次了,要不是太好奇你的样子,我也不会和他换着去你们学校,呵呵”。

我看了看易南轩,用手肘推着他问:“说,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你还有什么秘密瞒着我?”

他淡淡的笑说:“别听我哥瞎说,他的话你也信。”

易南枫坏坏的笑说:“谁瞎说,谁当初念到高二就出了国,大学一毕业就非要回国的,给你介绍了的那些姑娘们可到现在还问候你呢”。

我也一脸期待的问:“啊?快说来听听,他在国外怎么过的呀?有没有交外国友人?有没有........”

我还没有问完,就被黑脸的某人按住,“好了,想知道什么回去告诉你。”

我一直怀揣着各种好奇吃完了这顿饭。

回到公寓,我就拉住易南轩,问:“你怎么没和提你出国的事儿,说,有没有泡过洋妞?”

看着我的不正经,某人直接无语。

在之后的几次和南轩的朋友接触中,我才知道,在我们分开之后,他过得并不太好,最后选择了离开这里,离开那个我们曾憧憬过的学校,去了温哥华读书。也是在那几年的时间里,他确定了心里已经存在的无法摆脱的执念,让他毅然决然的决定回国发展。

并且找到了我。


在和简歆见面的时候,他家里的确给他介绍了门当户对的相亲对象,他也想着或许该放下过去青春期的感情萌动,和适合的人认识、相处。

但是,总是觉得无法牵动他的心思,平平淡淡中他一直挣扎着是要这样的一段安稳的婚姻,还是放下自尊试着追回那段曾经美好的回忆。

终究觉得自己是被抛弃的那个人,又觉简歆已经把他彻底忘记了,所以,几个月的时间里,他亦是在逃避。直到他远在加拿大的哥哥的学妹来找他,约他一起吃饭,他居然遇到了简歆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还很热情的一起吃饭。从那个时候起他终于认清了自己的感情,也就是从看到简歆和别人在一起的佯装洒脱的那一刻起他就深深地感到,她是属于他的,他要追回属于他的简歆。

因为从很多年以前相识的那一刻起,他已经深深地认定,简歆身边的那个人一定会是他,哪怕当年简歆狠狠的拒绝了他,他一直耿耿于怀的回绝在另一个男人面前变成了微不足道的借口。

他再一次拒绝了那个女孩,那个的确比简歆更美、更柔弱的女孩,那个曾经在国外他最迷茫的时候对他温柔的女孩。

他们曾经交往了一阵子,可始终觉得只适合做朋友,找不到曾经和简歆在一起时候的那种感觉,那种无法形容的命定的感情。

他回国之后,易南枫也劝他要接受这个爱着他的温柔女孩,可是“感觉”是个很奇妙的东西,他试过,她终究和他只会是朋友般的关系,而只有简歆,那个曾经让他心动,多年以来,但凡想起仍然会怀念那时候那种相处的感觉,是轻松的、舒服的、幸福的。

简歆说:我们的星座就注定了我们是天作之合。

他记得,她难道忘了吗?

直到他看到她盯着他的来电泪流满面,他突然庆幸的觉得,瞧,她还是记得自己,只要还记得,他就一定要再把她追回来。

带着8年前准备的告白礼物和一对情侣戒指,他从凌晨就一直守在她家楼下,看着她穿着鲜艳的红色上衣,他心里暗自好笑,也暗自庆幸,还好,他没有被该死的自尊心打败,他没有错过她,那个虽然曾经拒绝,但是原来一直还是喜欢着他的简歆。

只要确定相爱,那一切过往的纠葛都可以忽略,重要的是他们都不曾错过彼此、更不曾错过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