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临终时刻

96
鸸鹋先生
2017.11.19 21:17* 字数 712

今天上午,我的一个堂叔因肾衰竭在离家几千里的南方某医院去世。卧病在床几个月,直至最后一刻,他的父亲也没有去看一眼。下午,我接到了父亲的电话,他说,那是他堂弟,不管再忙,人没了,也要去料理一下后事。

整个晚上,我都在思考我这位堂叔的一生,尤其是他的临终时刻。他还年轻的时候,他的军官舅舅要带他去部队,只知道他在北京,但找不到他。我父亲承担了寻找这位北漂的任务,第一次出远门到北京,东打西听,最后竟然在北京偶遇了。那是在90年代,没有手机,真是不能再巧。寻得他以后,他舅舅便带他去部队,有人提携,自是前途无量。可惜呢,我这位堂叔,又是懒散之人,受不了部队的规律生活,找个机会就复员了。从部队出来,真是大解放,即使是干着搬运工的工作,也不要再回去。接着便是结婚生子,同样因为懒散在儿子很小时就离婚了。之后,我父亲作为大哥训斥了他几句,他自然也是受不得这“纪律”,南下广东。几年后,便是这死讯。

他死之前,在想什么呢?或许是他的父亲。他的父亲也是一个懒散之人,有一些文化,年轻时也做过小学教师。后来选择在家务农,守着几亩薄田,得过且过,日常麻将搓得不亦乐乎。儿子不行了,也“懒”得去看。他闭眼前,是不是在痛恨家庭带给他的懒惰恶习呢?

或许他想到了他的亲弟弟。还在住院期间,他的亲弟弟亲口说:“我哥要是死了,我才不管他儿子呢。” 他或许在后悔,舅舅提携他的时候,大哥照顾他的时候,他怎么都觉得这些是约束呢。

或许他很想看到儿子一眼。毕竟也是做父亲的人,却离了婚,也没能尽到责任。

几年前,还在郑州某个城中村的街头,和这位堂叔一块吃着热气腾腾的大盘鸡。天南海北,东吹西扯,自是不在话下。谁能想到,这只是草率一生中最寻常最幸福、却再也无法触摸的片刻呢。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