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秋虫为伴》阅读笔记


      狗在墙角处栖息,占领一片小天地;草木与花更旺盛了,那似蓝似紫的零碎小花在一夜之间“大红大紫”,给我以视觉盛宴;秋虫在花草灌木中,飞来爬去,不时制造声响,暗含生机;蝉的生命终结在了夏天;蟋蟀在傍晚时分的花草下独鸣,曲子如天籁,超脱凡俗,似是远离纷乱浮躁的世界;蚂蚁沉默着轻快奔跑,我感叹它不去思虑“主宰命运的家伙”,渴盼相互慰藉。秋霜下来,园子里一片惨白笼络,虫子都“藏”起来了,草木在最后的历程颜色更亮艳,肆意又茂盛;金蝉脱壳,我收起了它,期盼明年盛夏,把它不要的衣服与忘记了的友情一并还给那个懒惰狡猾,夏天便收了合唱的家伙。

                                          曹琳钰


      季节变换有多种声音,比如文章中《狗》的第一自然段,描写了两场秋雨过后,淡季来临,小动物们的演出结束了。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那几次我所聆听到的——记得那个夜晚,我正在屋内写作业,这时,窗外树上发出了"知了、知了"的声音。我知道,夏天来了;记得那个中午,我正躺在椅子上午睡。突然,我感到鼻子有点痒痒的,睁开眼一看,"哇——"我尖叫了起来,因为眼前的正是一只漂亮的蝴蝶。好香啊!我被蝴蝶身上的香味所吸引,便跟随着它,希望看到更多蝴蝶。果不其然,我跟着蝴蝶来到了一个大花园,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我终于意识到:春天来了!

                                          徐慧妍


      秋天,一个丰收的季节,在作者笔下,秋天的小动物纷纷亮了相,野草野花也散发出生命的灿烂。在我的印象中,秋天就是金沙小学门口的那一棵银杏树。不知道从何时起,校园里就有了这样一棵银杏树,自打我入学起,它便有三四层楼那么高了。一到秋天,树上仿佛停了无数只黄蝴蝶,这叶子又如同一把把小扇子。风一吹,黄蝴蝶纷纷从树上翩翩飞舞下来,投入大地母亲的怀抱。这棵银杏树,树干并不粗,但有数不胜数的树枝伸向四面八方。顶上,就是鸟儿绝佳的庇护所,它们在树上叽叽喳喳卖弄婉转的歌喉,给整个校园带来无限的生机与活力。一到秋天,操场边上的几棵桂花树上也挂满了白色的花,小小的,玲珑极了。这香,是一种沁人心脾的香,整个校园都沉浸在这浓郁的桂花香中了。从前,一到下课,我们便溜出教室,伴着花香,在银杏树下玩耍,踢毽子踢毽子,打球的打球,玩的不亦乐乎。就这样,这棵银杏树本陪伴了我六年,它的叶子绿了又黄,黄的又绿,我们也成长着。如今,“年年岁岁树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尽管我现在上了初中,却仍忘不了那棵银杏树,忘不了曾经的学校—那个记载了我童年的地方。

                                        李邱恒


      本文作者薛涛描写了秋天的狗、草、虫子、蝉,仔细地倾听、观察、感受季节释放的种种信号。描写秋草中写到“它们紧紧贴近地面蔓延开去,竟把园子东北一角变成他们的天下,本来的主角——那几棵高大的美人蕉尴尬地立在中间,变成了可有可无的点缀。”地丁的美丽替代了原本的主角美人蕉,把园子的一角变成自己的天下,让美人蕉成为了可有可无的点缀。这反应了社会的残酷。只要你不努力,就会被别人替代、成为自己,到时候你只能像美人蕉一样尴尬地立在中间。描写秋虫这些段落中用多种感官,听觉、视觉、感觉。描写各种虫子唱歌的声音,这是听觉。观察蚂蚁过着怎样为生活,这是视觉。“我”把一块石头放在它前行的路上,以为它会绕开走,甚至退回去,可曾想它开始攀登。或许,他只把这当做这段旅行必需攀登的一座险峰吧。我们的人生,就像蚂蚁一样,会遇到各种艰难险阻,我们只要于攀登,爬过去就是了。对蚂蚁来说,人是蹲在它身边的巨人,对于人来说,谁又是蹲在自己身边的巨人呢,那是未知的,也不需要花心思去想。如果命运的捉弄迟早临头,那么就随便吧,那是别人的事。结尾写到作者觉得这个园子可以盛下很多思量。这里的一切处处藏着大道理,我们要学会通过生活中的一切去思考人生。

                                          张宜琳




      作者笔下的蝉,蜕壳是一种简化,是进入下一个历程。星期六时,我回到乡下的老家,与太太坐在门口摘花生。一切都静悄悄的。不知是那棵树上的蝉最先打破了寂静,开始是几声蝉鸣,到后来变成几棵树上的蝉一齐鸣唱,再后来,就是所有蝉的大合唱。我不禁感叹道:“这蝉鸣可真响亮!”太太抬头望了望树梢:“是啊,它们在夏季,日复一日,天天如此。”蝉在地下蛰伏几年甚至十几年,就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破土而出展示自己独一无二的歌喉。可这种展示的机会并不多,有可能只有几个星期,它们便蜕壳而去。但它们却不曾留任何遗憾。它们是想不辜负自己在地下的“蓄谋已久”,至少,它们来过,它们经历过。它们的心中有一种平凡的信念——不鸣则已,但一鸣惊人。

                                          张田语


      作者对虫子们情有独钟,记录下了一篇篇他所见到的景象,写出他内心的想法。这个夏季,我也有过这样的事件,还记得那是个属于虫子们的“演唱会”……我和奶奶俩人回了老家,打算在老家住一两天。一到老家,奶奶立马换了个农民的行头,去忙着照顾那个属她的小菜园,倒象那个菜园才是她的孙子,心中莫名其妙有一种嫉妒感。一转眼都已经是傍晚了,奶奶在明房做饭,炊烟从烟囱中缓缓升起。我坐在院子里等着吃晚饭啊,这时一只蟋蟀打破了这幅夕阳西下且下且宁静的傍晚图。但它不是在瞎叫呼而影有规律的唱它如一个乐队的开头独奏般,那一刻这无聊的乡下生活却有了丝趣味不远处的狗时也哼着小曲为它伴奏,他们深情的唱着,它们仿佛在歌颂夏天;夏天的风,夏天的高照的烈日我也给他们地打节拍,他们也噸人意的跟我节拍唱起来,我像个指挥一样。成群结队的蚂蚁在地上跳起舞,蝴蝶也飞来飞去。到晚上更是精彩满天的萤火虫变成聚先灯让舞台更闪亮。直到深夜欢才结柬了

                                          王宇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