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乱

第一章

倩雅病的很怪。她的病,不仅没得到同龄人的理解。相反的。倩雅一再的得到同学们的厌弃和憎恨。

高二班中。同学围着罗苏站成了一圈。期末成绩下来了。本该名列前茅的罗苏,再次因为倩雅而排在倒数里。罗苏环视着同学们哀伤的眼神。一种凉进骨子里的痛在他身上蔓延开来。

倩雅站在教室门口处,她默默的望着,同学对罗苏所做的一切。在此之前。她答应罗苏不再落泪的。但此时,她再次泪眼迷离。

每当期末拿分的时候。同学们会用这样的法式。来告诉罗苏。她,倩雅!是个怪物。不能沾染一分,不然他绝不会成为倒数生。

很快,仪式结束了。罗苏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倩雅面前。他熟练的掏出手绢。罗苏轻轻的擦拭掉她脸上的泪痕。倩雅极力的压抑着内心的痛楚。她咬着牙任由泪水大把的落下。

“过去了,我们好好的。”

罗苏握着被倩雅泪水湿透的手绢。他用力地搂过伤心哭泣的倩雅。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

倩雅总也忘不了,罗苏带她来看分的路上。他用力地牵着她发冷的手。他抿着嘴角,一言不发的带着她往前走。他们不讲任何话,静静的走过每一条街,走过每一个路口。

在他们快要靠近学校的时候。罗苏猛地停下脚步。倩雅疑惑的望着有些焦急的罗苏。她不明白。他还在担心什么?

罗苏回头看了看两眼迷茫的倩雅。他很想此刻带着她转身回家。他有些怕,怕他们还没有走到班级门口。他就松开倩雅的手。罗苏想逃,想在倩雅进入考场的时候。想在她晕倒的时候。更想在她看分的时候。

罗苏很想和倩雅说一说。此时他心里的担忧和怕意。但他知道。倩雅比他还要害怕。她所经历的,远不是他用脑袋就能想明白的。

期末考的语文考试中。倩雅一如既往晕倒在考场中。监考倩雅考场的老师。见倩雅脸色苍白趴在考桌上时。老师没有立即走到她的身边。而是走到和倩雅同班的同学的身边。老师先敲了敲倩雅同学的考桌。

于倩雅同班的同学。听到声响时,他无奈的放下了手里的笔。当他领到和倩雅同考场的准考证时。他就知道,这一秒早晚要发生的。他不耐烦的转头望了望再次晕倒的倩雅。他反感的皱了皱眉头。然后对监考老师说了一句“会有人负责的,你别打扰我答题。

监考老师一见同班同学这态度,老师心里顿时明白了。他继续监考。倩雅还在昏迷当中。而在另一间考场的罗苏,有些坐不住了。他看了看手表上的倒计时。他的嘴角又抿了抿。进考场的时候。他和倩雅说过“到时间我就过去。”

但倩雅什么话都没有回他,她低着头进考场了。罗苏见倩雅情绪不高。他心里有些不悦。倩雅最讨厌考试了,特别是这场考试。因为她们又要面对那场仪式。

罗苏没理会监考老师的阻拦和劝解。他执意的跑到倩雅的考场里。在全场考生的注目下。他抱着晕厥的倩雅往考场外走。

他知道,他们每走一步。他们的考卷上就会多出一个叉。他们的排名就会落下一些。但罗苏没有因为这个,而停下脚步。

倩雅感觉到熟悉的温暖时。她下意识的伸手握住了罗苏的衣领。她想叫罗苏不要再犯傻了。他已经为她放弃的太多、太多。她实在是还不起罗苏这份恩情。所以。倩雅想把罗苏留在考场中。

哪怕他只能做五分钟的试卷。那对倩雅来说。这也是一份特别的喜悦。

罗苏无声的凝视着闭着双眼的倩雅。他微微的用力晃了晃被她捉住的衣领。倩雅想做的事。他太清楚了。可事情到了这步。他回不去了,就如同她的病一样。总也治不好一样。

出了考场的他们,倩雅似乎有所感应似的。她的眼泪忽地落了下来。罗苏望到那一抹晶莹的泪珠时。他心疼的伸出手替她擦拭眼角的泪水。罗苏伏在倩雅的耳边轻轻的说到“我答应你的,我一定要做到。你也要一样。”

时间总能处理一些很尴尬的事。

倩雅醒来的时候,考试铃声正好响起。她望着手捧热水的罗苏,倩雅冲着他苦涩的一笑。罗苏却跟没事发生似的。他小心地把水递到倩雅的手里。然后他望着陆续从考场走出来的人。此刻的罗苏眼神中,有一份沉沉的哀伤。

倩雅知道,罗苏特别想和她,如那些人一样。按时的进考场、按时的出来。可惜,她见文就晕的病。活活的把他们拖累了。每到考语文时。倩雅定时的晕倒。开始时,同学对她还关怀备至。渐渐的,学校里刮起了对倩雅的风言风语。那些对她关心的同学。一个个在流言面前。他们都选择了疏远倩雅。他们只为了保全自己的安全。

因为流言是这么说的“倩雅的病,谁沾着谁就做不出语文试卷。”多么简单的一句话。把倩雅和同学隔离了起来。其实倩雅特别想对她们说“她病的没那么严重。”可惜!没有人愿意听她讲。

因为,不会有一个人敢接近倩雅。

唯独罗苏,他不在乎那些流言蜚语。他十年如一日的对倩雅好。有时候。倩雅都搞不懂,罗苏是因为可怜她?还是喜欢她?每当她想问罗苏这些傻问题时。罗苏就会抢在她的前面说起。他们初次相识的日子。

那时倩雅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招人烦。至少。倩雅那时还能独来独往,她不给任何人带麻烦。更不会有人找她麻烦。

但现在。麻烦随时随刻都能找到倩雅身上。从她第一次晕倒在考场时。同届生就送了她一个外号“准半场。”因为倩雅每次出考场时。正好是考试的一半时间。而她清醒过来时。偏好是考试结束的时候。

曾经,倩雅很努力的推开关心她的罗苏。她不愿,因为自己的原因。毁掉罗苏的前途。他是那么的优秀,是那么的帅气。是那么的阳光向上。在很多人眼中。罗苏是一个天使。一个能让人能从心里感觉到温暖的天使。

因为她,为了她的病。罗苏一次次的违背老师的话。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家长的训斥。还要因为她,接受全班同学“可怜兮兮”的变态仪式。

倩雅曾经很多次,想离开这儿。想脱离罗苏的身边。但倩雅发现。她不能。罗苏把他心里的希望和期待都给了她。可她却想到了逃避。每到这个时候。倩雅就觉得自己很卑鄙。她就像一个偷心贼。她偷走了罗苏的心,她还要把罗苏的心带到黑暗的角落里。

“走吧,我相信这次语文成绩应该会好看些。”

“罗苏,不要当我朋友好不好?”

倩雅沉着脸嘶哑的,面对一脸笑意的罗苏,她严肃的说到。倩雅想过很多次。罗苏的未来是光明的。她不能应为一己私欲。斩断罗苏的美好未来。今天,她要借助这个机会,把话对罗苏讲清楚。

“又来了,倩雅?我要说过几遍。我的选择是我自己做出来的。和你没关,和任何人没关系。别人爱说什么,由他们去。我所做的事是我想做的。我就很开心了。关于你心里的想法,我不能赞同。”

罗苏很懂倩雅的心思。在他们成为朋友的那天起。倩雅一再的想推开他。她想一个人面对那些恶毒的攻击。但罗苏没有让,因为罗苏知道。他让倩雅推开一次。倩雅身上的伤害。是他花一辈子的时间都修复不了的。所以,罗苏选择陪着倩雅一起面对所有的苦难和磨练。

“我还是说不服不了你。”

倩雅抬起头看了看罗苏发黑的眼圈。倩雅心里明了。他们每到考试的时刻,罗苏所面对的压力。绝不是她能懂得的。所以,倩雅愿意在罗苏面前退让。因为,倩雅不想罗苏背负起太多的压力。

第二章

“倩雅?”

艺雅很大声的喊着倩雅的名字。艺雅是故意的。自从罗苏成为她的同桌后。艺雅就为罗苏感到可惜。罗苏多好一个人,脑袋够用,心底也善良。偏偏就遇到倩雅这个病鬼。倩雅不仅把罗苏的成绩拖垮了。还把他变成绯闻人物。艺雅一想起,大家说的那些话。她的心里就堵得厉害。

“怎么了?”

倩雅猛地受到惊吓。她马上从桌子上趴了起来。一脸认真的看着艺雅涨红的脸。倩雅不懂,艺雅怎么会找她讲话?二班的人都知道。凡事和倩雅讲过话的人。成绩会受到影响。所以,二班的人和倩雅形成了约定。倩雅在考试的时候,行踪必须固定。这样,大家才能免除掉,被倩雅干扰。

“你脸皮不是一般的厚?你知道吗?罗苏因为你,提早离开考场。这次的成绩,直接和我们高三分班挂钩。你一个病秧子,已经没有未来可言了。可你不能害罗苏。”

“高三分班?”

倩雅一脸疑惑的望着满身怒气的艺雅。罗苏和她。讲艺雅是他同桌的时候。倩雅在罗苏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别样的温柔。也是从那时候起。倩雅总是很关注艺雅的一举一动。虽然她们没有过言语上的交流。但倩雅能感觉到,艺雅是个性格爽朗,心底很善良的女生。是罗苏喜欢的类型。可现在。倩雅被搞蒙了。她不知道,她这次的犯病。直接导致罗苏不能分到好班的结局。

“你不知道吗?罗苏因为你,人生已经被毁掉了一半。现在又因为你。直接跌进深渊里。”

“我不知道分班的事,我要是知道的话。那那场考试我就不会来。“

倩雅激动的对艺雅辩解着,她不知道艺雅为何这样生气。倩雅更不知道高三分班的事。如果她知道,那她肯定不会听罗苏的话。去参加语文考试。现在。罗苏的成绩已经没有机会挽救了。

那艺雅为什么还对她生气?想到这里的倩雅。心里一个激灵,倩雅知道艺雅家里很有关系。可能艺雅是太可怜罗苏的遭遇。所以,艺雅找她。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的通。

”是,如你所想。我是想罗苏走捷径。但他不会按我说的那样做。所以,我要在你身上做文章。这个是我特意为你找的辅导班。希望你能在这个辅导里。治好你的怪病。不要再拖累无辜的罗苏了。要知道,他可是我看好的人。“

艺雅拿出装在口袋里的辅导班招聘广告。很认真的放在倩雅的面前。倩雅望了望艺雅发红的脸颊。她想着艺雅说的话。

倩雅的心里如被放在火上烤一样。倩雅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害人。罗苏成为她的朋友。也是倩雅拒绝不了的一件事。可艺雅的态度。倩雅实在是受不了。罗苏是个好学生。但艺雅的行事作风。倩雅有些接受不了。

既然,艺雅从一开始就知道分班的事。那为什么?倩雅从未听到艺雅说过一句半句的。直到罗苏来学校拿分数的时候。艺雅来说了。

”罗苏对你是有好感。但我对你很反感。艺雅?我告诉你,不是我拖累罗苏,是他愿意被我拖累。你管不着。你对罗苏的好。我不需要知道。还有。谢谢你的告诉。“

倩雅一把捉过艺雅放在桌子上的辅导班的广告纸。倩雅用力的握了握。艺雅看到倩雅这个举动后。

艺雅什么话都没有说。她仰着脖子,眼角带着鄙视的目光。轻轻的扫过满脸愧疚神色的倩雅。然后艺雅慢慢的抬起脚往前走去。

罗苏从办公室拿着成绩单回来的时候。倩雅正伤心的站在后窗户哪儿。她望着窗外的景色发呆。自倩雅上学起。别人提到她的名字。都带着怕意。只有罗苏,从未嫌弃过她。

倩雅刚进初一的时候。她就得了怪病。家人为她奔走寻医。倩雅也吃了无数个独门秘方。可效果总是不佳。

倩雅一到考场,马上就发病。开始的时候。周围的人对倩雅还比较关心,可时间长了。大家都在躲着她。就像现在这样。她在考场晕倒,没有一个人管她。只会有罗苏出手帮助她。而这份帮助的付出。

是要罗苏牺牲考试的宝贵时间。要不然,倩雅只能等自己醒来。那时。学校就会关门。她就要一个人,背着书包,跑到开门大爷那,反复的解释她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和大家一起出校门。

倩雅还要忍受大爷异样的眼光。她伤心的打着班主任的电话。让他为她证明。她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直到大爷挂断于班主任的电话后。她才能看到大爷开门。倩雅才能走出学校的大门。

每到那个时候。倩雅总能在漆黑的马路上。嗅到一股窒息的味道。她讨厌别人议论她的话。更不喜欢,同学们看她的异样眼光。更沉受不了。老师对她的“特殊待遇。”

倩雅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别人能正常的生活,可到了她这儿。老天给了她一道最难迈的坎。倩雅总觉得,她自父母离异后。她的生活中。总有层层的黑暗,她连半点希望的光芒都看不到。

有时候,她很想找个地方。独自一人生活。这样,她就能自由的呼吸,自由的做自己想做的一切。就像罗苏那样,义无反顾的帮助她。不求任何回报和承若。他一心的为她好。

倩雅在没遇到罗苏之前。她特别喜欢一句话“所爱之人好,那世间就好。”现在。罗苏就是这样对她的。在他的心里。关于倩雅的一切都是很重要的。都能被打上星号。都能被命名为“重要文件”的字样。

罗苏走进教室看到一脸不高兴的倩雅。他的脸马上沉了下来。罗苏知道。倩雅在班里没有什么人缘。

通常在他们拿分数这天。她都开开心心的。因为倩雅总和他说“看分本来就是一件让人不高兴的事。要是我还哭丧着脸,那你不要伤心死?“

倩雅没有听到罗苏进门的脚步声。她站在窗户边上发着呆。罗苏走到她身边。他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罗苏故作开心的模样,他打开从办公室那拿来的成绩单。倩雅的成绩还和以前一样。不高不低,保持中立。而罗苏考了全班第二名的成绩、

”倩雅,你看。我成功了。“

”什么?“

倩雅意识不清的望着一脸笑容的罗苏。倩雅呆想了半天,她才记起罗苏在考试前。和她讲过秘密提高分数的办法。

因为她每次晕倒的时间都是固定的。所以罗苏为此拟定了一个快速做题的法案。之前,他也搞过。

但效果不佳。但这次,罗苏成功了。他不仅拿到了高分。还把她背出了考场。忽然的。倩雅直直的看着一脸兴奋的罗苏。

她激动的抬起手捏住了罗苏的脸。倩雅记得艺雅说分班的话。她在想罗苏这次考得分数。足可以让罗苏进入尖子班。那样。她和罗苏就彻底的分开了。

第三章

罗苏不自然的摇晃着头。倩雅突然这样对他。他有些受不了。在罗苏的记忆中。倩雅从未这样失态过。罗苏刚要推开倩雅捏着他脸的手。倩雅的泪水落了下来。他伸在半空的手,一下子呆住了。罗苏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

”罗苏,陪我去辅导班吧。"

倩雅目光放在罗苏的身后。她很没有底气的说到。她一讲起这个话题。罗苏总要生气。因为他太担心,倩雅又要在辅导班受到非礼的待遇。虽然。他们也努力的在辅导班里上课。但结局。他们总是被老师开除。

“你想好了吗?”

罗苏尾音有些拔高。落在倩雅的耳朵里时。她打了一个冷颤。艺雅不拿辅导班的广告来。倩雅想不起上辅导班这回事。

可艺雅也说了。高三的他们,要按分数分班。倩雅想到这儿。她发虚的心陡猛然间又变的坚硬起来。罗苏给她的关怀和牺牲。是她数不清也还不清的。如果,倩雅再不努力的搏一把。那罗苏的光明的未来,真的要被她毁掉了。

“是,走吧。”

倩雅用力的深呼吸了一下。她也不敢确定,自己能上辅导班。罗苏和她有那么多失败的案例。她因为艺雅的刺激。真的能在辅导班呆下去吗?

罗苏特意选了一个晴朗的早晨。陪着倩雅到辅导班报道。他不知道倩雅脑袋里的哪根筋长错了。

非要在酷热难耐的夏日里。背着书包按时的到辅导班里报道上课。虽然他知道。倩雅在辅导班呆不过一个星期。可他就是但心。她在这一个星期里会遇到一些不好的事情。

倩雅故作镇定的拿着辅导班的广告单。和罗苏进入了由私人开办的一愿辅导班的教室里。他们刚一进门。

就被教室里的布置惊住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奢华的场地。辅导教师是一间很宽敞的地方。它里面有电视机、投影机、电脑。这不是它让倩雅惊叹的地方。

她惊讶的地方是。教室里只有五张桌子。它们随意的摆在宽大的教室里。教室的地面上,摆满了五颜六色的拼图。墙角边放满了胶水瓶。这让倩雅很亲切又很喜欢。

丁哥正坐在课桌上,仰头看着电视。他没有注意到罗苏和倩雅。直到罗苏走到他身边,罗苏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坐在丁哥的身边。罗苏上来就拍着丁哥的肩膀问道“哥们?办这个辅导班的老师是不是太有童心了?”

“哪儿让你觉得?”

丁哥一点都不反感罗苏的自来熟。相反的,丁哥特别欣赏罗苏实话实说的样子。他在生意场上见惯了尔虞我诈。很难见到像罗苏说真心话的人了。他见罗苏一身学生打扮。丁哥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不是,他乱说的。我想问一下。这儿还在招生吗?“

”招啊,你们是来上课的吗?“

”我们就是来看看。也不知道这儿收费情况是什么样?“

罗苏再次拍着丁哥的肩膀。用一种很熟悉的口吻询问。倩雅站在一旁,看到罗苏这副豁出去的模样。她暗暗的为罗苏捏了一把冷汗。她知道。罗苏是喜欢这儿的。可罗苏也知道。她在这儿是呆不住的。

”你们喜欢来就过来了。什么收费情况?开心就好了。“

丁哥望着一脸担心模样的倩雅。丁哥有些读不懂倩雅担忧的眼神。罗苏对他的态度,真的让倩雅很难堪吗?丁哥看着倩雅的脸正想着入神。

罗苏有些不高兴了。他很用力的锤了丁哥后背一下。“蒙"的一声。倩雅被吓住了。她不知所措的望着丁哥痛得扭成一团的脸。而坐在丁哥旁边的罗苏。他的嘴角却含了一丝笑意。

“你小子泡妞就明说好了。拿我开什么刀啊?"

"不是你想的那样。”

倩雅又惊又气的极速的对丁哥挥着手。她从未想过,罗苏会给丁哥造成这样的想法。他们的关系是很好。可罗苏喜欢艺雅那种类型的。她这一款的。只有孤独终老的份,她怎么会得到罗苏的爱那?

“乱想什么啊?我是她同学。她叫倩雅。我是罗苏。我们的关系比较好一些罢了。大哥哥,你脑袋清楚一些好吗?别伤害我们干净的心灵好吗?”

“哦,你叫倩雅。你是罗苏?”

丁哥伸出食指指着罗苏,他又看了看满脸羞愧色的倩雅。他轻轻的点了点头。丁哥觉得。罗苏对倩雅的感情。就如他想的那样。可惜,倩雅这丫子。脑袋太秀逗了。一点都没看出罗苏对她的感情。

“是。”

倩雅很礼貌的回了一句。但她没想到丁哥会做出那个举动。就在她刚要报出自己所在的学校和班级时。丁哥从课桌上跳了下来。他直径的走到她的面前。没等她说什么。他一个弯腰,在倩雅的脸上吻了一下。

空气静止了,每个人的呼吸都屛住了。罗苏睁大双眼,狠狠地瞪着一脸微笑的丁哥。他还没有吻过倩雅。没想到,被这个混蛋抢先了。而这个混蛋还在他眼前上演,这叫什么?

”你找死啊?“

”我叫丁哥,这间辅导班的老板。谢谢你来这里上课。“

倩雅害羞的低着头,她初次被人这样对待。她的心狂跳起来。罗苏从未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她。这种感觉,倩雅从未拥有过。所以在丁哥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她的脑袋还在发蒙。等到丁哥说完后半句的时候。她才清醒起来。

“老板?”

罗苏在倩雅惊讶的喊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猛地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大步的走到丁哥身边。罗苏紧握着拳头,用力地砸在丁哥的脸颊上。罗苏最讨厌别人当着他的面欺负倩雅。

“不是?兄弟,我对你的妞,不。你的同学,模仿了一个外国人打招呼的法式。你不需要如此激动吧?难不成?你也想临摹一下?”

丁哥对罗苏的暴怒,没有一点反感的感觉。相反的。他很喜欢罗苏对倩雅玩命的样子。因为。丁哥看到了。他想要的情感。这就是丁哥为何开办这件辅导班的原因。

“罗苏,我没有被怎么样。你不要这样。我们好好说话。你刚才对丁哥那样,他都没有说什么。他不过是和我开玩笑,你不要当真。他是这间辅导班的老板。我想留在这里上课。你?”

罗苏听到倩雅说这样的话。他马上放下紧握的拳头。罗苏从倩雅进门那一秒开始。他就看出倩雅喜欢这儿。

倩雅之前进入辅导班就会头晕发恶心。可这次。她不但没有那些可恶的症状。相反的。她还那么开心的接受丁哥另类的打招呼法式。虽然,罗苏很不爽。可倩雅喜欢。罗苏还能说什么。于是。他选择了沉默。

“明天来上课吧,这儿还要来一个同学。我相信,你们一定相处的不好。”

丁哥一该之前亲切的模样,换作一副冰冷的态度。倩雅半点都不介意的点头说“好。”罗苏却不认。他努着嘴两脚分开。双手摆在身体两侧。手掌微微紧握。他时刻都想在丁哥的脸上补上一拳。

第四章

丁哥刚出教室,立马变出一副温柔的样子。他看到丁妹坐在远处的墙角处。丁哥的眉头不觉皱了起来。他在别人眼中,是好命又多金的少爷。只有丁哥知道。他是一个失败的哥哥。特别是在丁妹面前。要不是他当初太胡作非为。丁妹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哥,我听到教室里有别人说话的声音。”

丁妹双手抱在头顶,两眼带着激动的光芒望着满身愁气的丁哥。丁妹知道,哥哥又在为她担心。如果不是她一再的坚持要办一愿辅导班。

那哥哥也不会专门放下手里的工作。特意的赶回来为她布置这一切。丁妹知道,人为的事,纵使做到了百分百。可里面总少了一种味道。所以。丁哥费力的挑选进班学习的学生。就为了让她不那么失望。

“明天来上课吧。”

“我吗?”

倩雅猛地听到丁妹的声音。她心里颤了一下。倩雅从未听到过如此清脆的说话声。她急忙从教室里跑了出来。她着急的四处寻找说话的丁妹。倩雅太喜欢那个声音了。倩雅很想认识声音的主人。她觉得,拥有这么好听声音的人。一定是个很好的人。

罗苏见倩雅忽然冲到外面去。他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他赶忙的跟着倩雅走了出去。当他望到远处的丁妹时。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种惊吓的表情。罗苏没想到。丁妹和丁哥是兄妹关系。由此得,他猜想出这家辅导班绝不是像表面那样简单。

倩雅还在寻找着,罗苏走到她的身后。一把拉住倩雅的手。他用力的把倩雅往外面拖。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倩雅说丁妹的事情。虽然丁妹的遭遇是值得人同情的。可罗苏就是不想让倩雅拥有这样的错觉。

“怎么了?”

“我们回去吧,明天也不要来了。”

“为什么啊?我第一次碰到自己喜欢的辅导班。你怎么就不来了?”

“倩雅,生命中的相遇。不一定就值得你珍惜。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你也看到了。教室里的布置和配置。是你我能享用的吗?听我的话,今天我们回去。从新找一家辅导班,不要在这里好不好?”

罗苏一脸痛苦表情对着倩雅解释到。他不知到倩雅为何忽然报名参加辅导班。他更不知道。丁妹和倩雅相遇后。她们会发生什么事情。但。罗苏知道。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带着倩雅离开这儿。

倩雅很不喜欢此刻的罗苏。她不懂。罗苏怎么到了这个当口。怎么还不明白?艺雅找她的事,倩雅一直没和罗苏讲。而罗苏更不知道高三分班的事。

此时的倩雅。真的很想把心里的秘密都告诉罗苏。因为她知道,要是此时她还不能战胜怪病。那她会拖累罗苏一辈子。就像艺雅说的那样“你是一个病秧子。未来什么的,已经没了。可罗苏却不同。”

每当倩雅想起这句话。她心里的痛不是眼眶里的泪水能表达的了的。如果,世间给人自私的机会。那倩雅此刻就是自私的占有罗苏。因为她想通过这次自私的拥有。放罗苏远走。而她要坚强的生活下去。在没有罗苏的保护下。她要独自的生活着。

“明天来上课吧。”

罗苏望着倩雅远走的背影。想着她临走时说的这句话。他的心口像被刀子捅了一下。罗苏不解倩雅为何这般坚持。之前,他说不上辅导班。那倩雅都很同意的,她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倩雅就跟着了魔似的。以为进入这里上课。她就能痊愈了。

倩雅在回去的路上。泪水一个劲地往外冒。她努力的压制要哭泣的心。倩雅实在不想让罗苏知道那些事情。

就像,她现在肮脏的思想一样。倩雅知道。罗苏是她的守护天使。她失去罗苏的保护。她会变成一个事事不懂的小孩。

她不知道如何在深黑的夜,准确的认识到回家的路。她更不知道。以后的每个难捱的时刻。她要靠什么走过去?

丁妹听到罗苏和倩雅的对话后。她心里产生了一个想法。就在倩雅挣脱开罗苏的拖拽时。丁妹看到倩雅眼神中的隐忍。丁妹比谁都知道。那是怎样一道不为人知的伤。就像她如何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病人一模一样。

罗苏看倩雅一心一意要上这个辅导班的坚持劲。他心慌了。罗苏不知道。倩雅为何认定这里?就像丁哥吻她时。

她却没有推开丁哥,还让丁哥?从他们认识到现在。罗苏总在努力的改变着。以前的他爱写慢字。因为他觉得,写字就和人的呼吸一样。需要一吸一进。不急不慢。所以他在考试的时候,总是最晚一个答完题的。

罗苏因为倩雅的病。他开始改变了速度。开头的时候。罗苏很痛苦,他每加快速度写下一个字。罗苏就觉得,他在杀掉一个还没有成形的人。那段时间。他的心很煎熬。

但罗苏知道。如果他对自己心软。那他就不能对倩雅负责。于是。他努力的改变自己写字的风格。

努力的配合倩雅。终于,在一段时间的磨合下。他习惯了写快字的节奏。但罗苏还是喜欢,一有时间。他拿着笔慢慢的写字。只有那个时候。罗苏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也只有在哪个时候。他的心是舒服的。

罗苏在慢字中,找到了一种轻快的感觉。没有那种压迫感,更没有那种紧绷感。也没有那种急迫的心态。一切都如他所想那样,缓慢而又快乐的存在着。

丁妹坐在轮椅上,她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倩雅离开时的痛苦表情。她比谁都懂得那里面的痛。罗苏为倩雅所担忧的事。她也是清楚的。倩雅为了罗苏的心思。丁妹太懂的了。于是,她为了倩雅和罗苏编排了一出特殊的戏码。

倩雅出神的看着桌子上的课本。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她还没有睡着。一夜的思考加烦恼。倩雅没精神的坐在饭桌前。她在想,罗苏会在什么时候敲门进来。还是说?他不回来了。就像她离开的那天,他没有追上来的时候一样?

这就是他们最后的结局吗?倩雅努力的摇着头,死命的咬着唇。不让眼睛里的泪水落下来。她很想哭,特别的想哭。但倩雅知道。不到最后一刻。她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罗苏昨晚很晚才睡觉。他逼迫自己打了通宵游戏。虽然罗爸罗妈不停的叫他早些休息。但罗苏谁的话都没有听。

他故意把游戏打的很差,有意的一次次的来过。他很想就这样下去。永远没有尽头和一点进展。他想起倩雅白天做的事情。

罗苏的心就痛得厉害。她是一个病人,但别忘了。倩雅的守护神可是他。为什么?她在最关键的时候丢开他的保护。主动的和丁哥?

罗苏想不通,他最终在沉重的心事和体力上的透支中。沉沉的昏睡过去了。罗苏想借助睡眠。摆脱这些该死的纠缠。他想远离那些该死的疑惑。他只想倩雅好好的。他期待。待他醒来的时候。倩雅还和以前一样。继续当他要保护的人。

倩雅手握着书本,犹豫的站在一愿辅导班面前。她在想罗苏来没来?她在想。罗苏要是来了。她悬着的心就会放下,要是他没来。

倩雅会打电话给艺雅。既然,学校为他们划开了分界线。那罗苏和艺雅是同一线内的人。而倩雅是站在他们对面的人。

第五章

丁妹早早的转着轮椅到了教室里。她在等倩雅的到来。丁妹知道。罗苏的性子很执拗。他绝不会陪着倩雅来这里上课。因为他心里已对倩雅有别的想法。或许,在罗苏心里。倩雅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倩雅了。

“你好。”

倩雅刚进门就看到了坐在轮椅上梳着马尾辫的丁妹。她很慌张的打了一声招呼。倩雅从来不知道,这里还招收残疾人。要是以前,她肯定会拽着罗苏的袖头。急忙往门外走。因为倩雅最应付不来这些事情。

“罗苏不来了。你快进来吧。”

丁妹直接了当的对倩雅说着话。她在倩雅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失望和欢喜。

对倩雅来说。罗苏的保护,是一种束缚。一直以来,他总是用他觉得对的方法来保护倩雅。可他却不知道。

倩雅对于他这样的保护,她的心里是有很多不满的地方。但倩雅从未对罗苏讲过。因为倩雅明白,有些话一旦说开了。

大家的关系也就终止了。所以,她选择了沉默。直到艺雅的出现。倩雅知道,艺雅的出现,绝不是偶然。这么多年。罗苏和她的事。是时候要做一个了断了。

“那请问下,艺雅不来吗?”

倩雅看了看丁妹清澈的眼睛。她心里的慌乱慢慢的消退开了。丁妹的坦率,是倩雅所喜欢的。虽然。她们从未见过面。

但倩雅知道,艺雅能介绍这里给她。说明艺雅也是下了功夫。说不定,这儿就是她和罗苏挥手说再见的地方。

在倩雅的记忆中,罗苏对艺雅的评价总是特殊的。她总记得,艺雅转学来的那天。罗苏表现的很开心。那种快乐,是倩雅没见过的。

虽然他没有说什么话,可倩雅从罗苏的脸上看得出。他是真真的开心,因为艺雅不仅是罗苏的同学。更是这么多年,除她以为。和罗苏做朋友的女同学。仅凭这点。倩雅就能判断的出,艺雅在罗苏的心里占据着极大的位置。

“你希望她来吗?“

丁妹盯着倩雅伤心的眼神。丁妹心里渐渐的明白过来了。艺雅当初找她的时候,她只说倩雅是她最好的朋友。

因为倩雅对语文不擅长。分数总是不好看。正好,丁妹家开辅导班。所以艺雅就介绍倩雅过来了。但丁妹现在才知道,艺雅把倩雅弄进班里上课是假。

艺雅的真正的目的,是把罗苏和倩雅分开。这样。艺雅就能做她想做而一直没做的事情。

倩雅对丁妹的问话,丁妹一时找不出话来回答。在倩雅心里。罗苏的快乐比她的重要。要是艺雅能像她这般为罗苏考虑。

那倩雅主动离开,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她现在察觉出一种阴谋的味道。艺雅没来这里。丁妹说话的意思,明显的表示了艺雅不会来这里。罗苏也不会来这里。只有她来了。这代表着什么?

”门在你身后,你随时都能离开。去做你觉得重要的事。但我要告诉你。不是所有人和事。你付出了就能得到的。就像你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放弃。所以,得到这个结果也是应当的。“

倩雅听着丁妹的话,心咯噔一下。倩雅想的不错。艺雅是专门这样做的。她说的那些分班、前途的事。

不过是一个幌子。艺雅最终的目的,就是把罗苏从她身边拉开,现在,倩雅进入辅导班,罗苏在家。他们在进教室报名的那天,他们就形同陌路了。

就算倩雅现在退出辅导班,一切都挽回不来了。罗苏的心也就被她伤了。而艺雅正好能修复罗苏受损的心伤。这样,他们就能在一起了。

倩雅那?就好好的呆在教室里读书,把这些年没有完成的试题。在这段时间里好好的做一做。

倩雅想通这些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她默默地走到座位上,静静的打开了课本。一直以来,都是罗苏保护者她,现在,她要学会自我保护了。在这个辅导班里。她要开始独自一人生活了。

丁妹看倩雅知趣的样子。她忍不住笑了起来。艺雅没用什么手段,就把罗苏从倩雅身边拉开了。

其实,丁妹知道。此时倩雅离开这里,那罗苏还能继续保护她。但倩雅听信了艺雅的那些屁话。倩雅把自己的心封住了。不再让它有一点挣扎的机会。

罗苏睡的正香的时候,他忽然梦到。那年他和倩雅跟班去看电影的事。他追着倩雅挥手喊道"等等我。“可倩雅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她继续往前走。罗苏看着身边走过很多人,他用力的挥着手,红着眼睛,用着嘶哑的声音呼喊着倩雅。

他想叫她停住。他想他们一起走。但倩雅没有停下来等他。他急了。罗苏用力的拨开拥挤的人群,他费尽的奔跑着。罗苏觉得身体很累,从头到底都重重的。好像他每多走一步,他的力气就化为汗水,一点点的蒸发掉。眼看着、眼看着。他就要接近倩雅了。

罗苏却看到一脸笑容的艺雅。她手握着爆米花,笑着对满身是汗的罗苏说到”她不理你了。我陪着你吧。“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走在他前面的倩雅。猛地回头看了他一样。那一秒,罗苏看到倩雅的眼睛里全部都是泪水。艺雅站在倩雅身边,笑的很开心。罗苏一时间蒙住了。他不知道倩雅为何哭。艺雅干嘛笑的那么恶心?

梦还在继续,罗苏的心却醒了过来。他想到那天倩雅在教室里的失常表现。他一下子想起艺雅曾今拿过一张辅导班的广告纸。

当时他还问艺雅”你学习那么好,还需要补吗?“|

当时,艺雅对他神秘一笑,她对着罗苏晃动着手里的广告纸。小艺雅声的对罗苏低声说到”这是为别人准备的,我才不需要这个。“那时。罗苏笑的跟个白痴似的。他完全没意识到,艺雅打的算盘。

时间过的很快,倩雅看着教室里电视上的时间。她脑袋里呈现出一种很混乱的场面。倩雅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丁哥今天没来。上课的老师也没来。她没有生气,一点都没有。相反的,倩雅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她头一次呆在无老师的教室里。坐在座位上看了大半天的动画片。虽然她觉得这件事很幼稚。可倩雅觉得自己非常喜欢。

丁妹陪着倩雅看了很久的动画片。丁妹什么话都没有说。她心里明白,艺雅把罗苏抢走。抛下倩雅。艺雅的目的就达到了。而倩雅,孤零零一个人,任由人欺负,因为艺雅把倩雅的保护神拽走了。

放学的时间到了。倩雅坐在位子上动都没有动。就在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她好像看到罗苏抱着书本,大口的喘着气快速的走到她面前。

罗苏用着满是汗水的手伸向她,倩雅看到罗苏嘴角边的笑意。他呼吸很不顺畅的对她说到“时间到了,我们走吧。”

就在倩雅伸出手对罗苏说“好“时。倩雅一下子醒了过来了。罗苏没来。她一个人呆在教室里看着动画片。

倩雅心里被搅得乱七八糟。倩雅讨厌这样的感觉。所以,她丢下了所有的课本。像逃命似的跑出了教室,她想要静一静。没有罗苏的陪伴,她要坚强的走下去。倩雅知道,罗苏在离开辅导班的那一刻。就不再是她所认识的罗苏了。

第六章

记忆在倩雅的脑海里展现。当初,他们成为朋友。是因为罗苏特别喜欢商店里一款甜品。那是一个特别热的夏天。倩雅记不起是什么时间。

倩雅只知道天气很热。她从书店出来后。额头上的汗把她头发都浸透了。于是倩雅来到了附近的商店里。

开始的时候,她只想凉快凉快。可倩雅看到那张宣传广告。她一时没有忍耐住,拿着钱买下了广告单上的甜品。就在她要动手吃的时候。罗苏从她后面走了上来。

倩雅记得,罗苏一过来。眼睛盯着她手里的甜品直勾勾的看着。当时她头皮一阵发麻。她心想”不会遇到疯子了吧?“

在倩雅不知要怎么办的时候。罗苏一下子蹲在倩雅的面前,他用一种很温柔的声音和倩雅说到”我最喜欢这款甜品了。你手里这个是最后一个了。你能不能?“

倩雅害羞的看着罗苏发红的脸。倩雅晃了晃手里的勺子。其实她也不是很想吃这款甜品。只是倩雅觉得它太好看了。

所以她很想试一试。但罗苏渴望的表情。她有些下不去嘴。就那样,倩雅把到嘴的食物推到了罗苏的面前。

罗苏看到倩雅把东西放到他面前。他很开心的把藏在身后的冰点放到倩雅面前。他从倩雅一进门就注意到。

她额头上的汗水。当时他还在心里想着吃些什么最解渴?没想到,他把为自己买的冰点送给了她。

“谢谢。”

倩雅急忙接过罗苏手里的冰点。她开心的对罗苏道谢。罗苏不知道倩雅最喜欢冰点了。因为她觉得画报上的东西画的太好看了。加上她口袋里的钱只够买一样东西。所以她收到罗苏的冰点时。倩雅的心里已经在发烟花了。

“同谢吧,你从哪里来啊?”

|“书店。“

“那里不是很凉快的吗?你怎么一头的汗啊?”

“哦,今天哪里的空调坏掉了。”

罗苏听到倩雅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罗苏知道,书店为了减少白看书的客人。专门采取这个办法,就是为了让那些不耐热的人。主动的离开那里。罗苏仔细的看了看倩雅。她长得很秀气。

他觉得她的年龄比较小。不是他想象的那种白看书的那类人。可罗苏也想不通。倩雅既然不是。那她为何变成这样子?

“是真的,我专门在空调哪儿站了半天。一点冷风都没有。“

罗苏再次笑了起来。他能想象出倩雅傻不拉几的站在空调面前。对着来往的客人,她满头大汗的指着墙上的空调努力的对来往的客人解释到”这个坏了。请快点找凉快的地方休息。“

倩雅一点都不理解罗苏发笑的原因。她只是觉得,眼前这个长得很壮实的男孩。特别的爱笑。虽然他的眼睛没有那么大。

可他笑起来的模样特别的迷人。倩雅知道,她这样看罗苏是非常不礼貌的。但她很想亲眼看着他每次发笑的模样。她不想丢失一次。只因为。罗苏是第一个和她讲话的男生。

倩雅特意到达他们初次相遇的地方。她心有些慌。因为天气原因,店里的生意很好。虽然大部分的人都和当初倩雅初进店的想法一样。

只是为了凉快。但这次,倩雅没有理会别的。她直径到贩卖食品的柜台。点了两杯罗苏爱吃的甜品。自从他们在这里遇见过。倩雅常来这里买罗苏爱吃的甜品。虽然。他们自那以后没再来这里吃东西。

可倩雅永远忘不掉。她初次见到罗苏的场景。有时候。她很想能再次回到那个场景里。因为她很想对罗苏讲一句”你的笑容温暖了我的心。“

买完东西的倩雅。抱着甜品袋子。她默默的来到了学校的门口。因为罗苏每次都会在哪里等她买东西回来。

空无一人的学校门口。倩雅伤心的望了望发黑的天。倩雅不知道自己在郁闷什么。罗苏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她的生活中。

或许,她再也找不到罗苏的身影。也许。她再也不能和罗苏做朋友了。因为她倔强的选择了独自生活。远离罗苏的保护和她需要的温暖。这一切的原因,不过是倩雅内心太自卑造成的。

倩雅小口的吃着甜品。一直以来,都是罗苏吃着它。她只会看着他吃。很多次。倩雅都好奇的问罗苏”这个到底是什么味道啊?“他每次都做出一副很难看的表情。假装很痛苦的声音对她说”那天你试一试。“

此时,倩雅吃着甜品。心苦成了一团。罗苏最爱吃的甜品,她吃在嘴里真的很苦。苦涩的味道在倩雅的嘴里扩散开的时候。她想起。罗苏每次背着她从这里离开时的样子。

自从罗苏知道倩雅和他是一个学校后。他很开心的对她说”我会好好照顾你的。“那个时候。她只是低头发笑。因为倩雅心里明白,没有人愿意像她父母那样,一如既往的照顾她。直到开学的那天。倩雅抱着新课本,站在学校大门口发呆的时候。

罗苏背着书包从她后面走过来。开始的时候。她还没有认出他,毕竟从店铺一别后。他们就没有见过。

罗苏咧着嘴笑着拍着倩雅的肩膀。她惊讶的转过头,望着双眼充满笑意的罗苏时。倩雅的心颤动了一下。就在她们相遇的前一秒。

倩雅望着同班同学厌恶的眼神,看着他们向她伸出手。叫倩雅滚的样子。她的心就痛得厉害。倩雅不知道自己错在那里。她从未伤害过任何一个人。倩雅更没有伤害人的念头。但同学对她的怨恨远比她的善良要多得多。

”又遇到了。“

”马上就遇不到了。“

”一起走吧。“

倩雅傻呆呆的看着罗苏笑着对她说出这句话。她的泪伴随着喜悦落了下来。倩雅从未听到过这样的话。

在别人那里,这是一句极其简单的话。但这对倩雅来说,是非常珍贵的。

那一次,倩雅逃也似的离开了罗苏身边。她知道。罗苏给她的美好,已经很多了。如果她跟他一起走了。

那么明天,倩雅就能看到。罗苏满脸怒气的站在她面前。他很懊悔的指着她的鼻子怒骂到”你就是个灾星。“

倩雅不想看到这个画面。于是她一再的选择逃避。就像现在这样。降临在她身上的怪病。倩雅早就知道根源在哪里。

但。她从未去寻找治愈它的办法。其实。一愿辅导班,不过是倩雅借此用来隔开罗苏的一个理由。她知道,

如果他们在继续做朋友。那罗苏会成为她。永远不想病好的理由。

一直以来。倩雅都明白。罗苏是可怜她。才一次次的在她危难的时候帮助她的。假如。她病好了。

罗苏就没有理由在当她的保护神了。所以。倩雅在艺雅出现的时候。倩雅忽然懂了。在她和罗苏之间。出现了一个艺雅。这代表着,罗苏不需要在对她可怜了。

因为,艺雅是罗苏喜欢的人。仅为了这点。罗苏会主动的找理由离开倩雅。

第七章

倩雅不想收到这个结局,她故意接受艺雅的介绍。她特意的带罗苏去辅导班。倩雅很清楚。丁哥对她的举动。

落在罗苏的眼里。是怎样的一种伤害。但倩雅一点都没有拒绝丁哥。因为她知道罗苏需要刺激。而这份刺激需要由她亲手制造。

倩雅明白。只有这样,罗苏才会主动的离开她的身边。

罗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他揉着因长久盯着屏幕发酸的眼睛。罗苏想着倩雅此刻在做些什么。

他觉得她可能已经退出辅导班了。他清楚倩雅的速度,按照倩雅的进度。这个时候。她肯定呆在家里抱着电视看。说不定,他这个时候去。

正好能看到她一脸失望表情。她呆坐在电视面前,两眼无光的望着电视屏幕发呆。

倩雅是个内心很强大的人,可罗苏知道。

她越是强大,心理遭受的伤害也就越大。他没陪倩雅去辅导班。绝不是因为艺雅的原因。罗苏觉得。是时候让倩雅闯一闯了。

他叹着气从床上走下来。经过厨房的时候。罗苏停下了脚步。通常这个时候。倩雅都会站在他家楼下等他下去。因为她们都喜欢在热死人不偿命的下午。跑到河边去玩水。

虽然。他们总是在水边呆很长时间。

但罗苏还是觉得热。一般这个时候。他就会买来很多雪糕。放在倩雅的手里。他静静的望着她抱着雪糕张着嘴巴大喊“冷死了。”

每到这个时候。罗苏就会看到。倩雅的侧脸有一种迷人的笑容。那是他最喜欢看到的。也是他一直想要看到的。倩雅是单纯的,艺雅是邪恶的。在她转学来的那天。罗苏在艺雅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怪异的气息。

艺雅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她知道。罗苏正在想念着她。如同她想念倩雅一样。当初,她转学不过是为了一时好玩。可艺雅没想到,她居然碰到了同父异母的倩雅姐姐。当时,她很想喊倩雅一句“姐姐。”

虽然。倩雅会用一种很白痴的表情看向她。可艺雅就是想倩雅一句。因为倩雅的出现。不仅毁掉了艺雅幸福的家庭,还把她逼迫成这副可怕的模样。艺雅看不惯罗苏对倩雅的好。她明知道。这是罗苏欠倩雅的。

但倩雅对罗苏的恩情,罗苏这么多年的偿还。早已经够了。可惜,倩雅还在无止尽的索求罗苏的付出。这点,艺雅实在是看不下去。所以,她特意的找来一愿辅导班的广告纸。她专门在倩雅面前说那些伤心的话。

艺雅就想看看到倩雅。脸上出现痛苦的表情。只有那样。她才能感觉到快乐。

丁妹望着墙壁上的相片。那是艺雅放在这里的。当时,她还问过艺雅“为什么要把它放在我这里?”

艺雅什么话都没有和丁妹说。她一个劲地抽噎哭泣着。丁妹看艺雅这样。没有再问什么。也是从那个时候起。丁妹开始讨厌起艺雅的所作所为。

就像倩雅这件事。艺雅明知道。倩雅是个病人,需要耐心的治疗。但艺雅不仅没有为倩雅寻找一个良好的治疗环境。还逼着倩雅把罗苏推开。丁妹想到这儿。她的手掌就气愤的握在一起。

倩雅想起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成一片了。她望着漆黑一片的黑夜。倩雅的嘴角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她不知道,这样的倒霉?她还要遭遇几次?就在她要起步离开时。倩雅猛地感受到背后一阵寒冷。

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结果什么都没有看到。倩雅有些无聊的笑了笑。她觉得自己太大惊小怪了。

就在倩雅再次离开时。艺雅打着火红的雨伞静悄悄的走到倩雅的背后。她特喜欢倩雅受到惊吓的表情。因为她会变得很开心。

倩雅有些不耐烦的回头又查看了一番。当她看到艺雅打着伞时。倩雅紧张的心,忽地一下变得轻快起来。她觉得,能在这儿碰到熟人。是一件很好的事。

“姐姐?吓到了你了吗?妹妹吓到你了吗?”

艺雅用一副关怀的口吻询问受到惊吓的倩雅。她的眼神里,没有半点关心的模样。艺雅知道倩雅会表现出一副惊诧的表情。她还会结结巴巴的问她“我是你姐姐吗?”

但艺雅错了。倩雅不仅没有一点惊吓,相反的。她很冷静的看着艺雅。在那份冷静中。艺雅感受到,被倩雅玩弄的感觉。

“好奇嘛?”

倩雅在艺雅进班的第一天。她就感觉到,艺雅看她的眼神中。有一种敌意。那时,罗苏对艺雅的评价很高。所以,倩雅不好和罗苏讲什么。但倩雅总能有意无意的在艺雅。看向她的眼神中。捕捉到一股恨意。

开始的时候。倩雅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直到那天,她在一愿辅导班里看到那张相片。或许,丁妹都不知道。艺雅的良苦用心!

艺雅一改之前的温柔模样。她用冷冷的口吻问倩雅到“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这次,倩雅没有回答。相反的,倩雅觉得心里很冷、很空。多年未见的妹妹。在初次相见的时候。给她的不是一句带有亲情的问候。而是一个杀人的眼神。

艺雅绝想不到,倩雅会那么早知道。她的身份。

罗苏到达一愿辅导班时。丁妹正在观看明天要看的动漫。她知道倩雅身上的病。是她心里的原因造成的。所以,她想倩雅远离课本。把心里的事想明白再来学习。

毕竟,这关系倩雅一生的走向。假如。她不能在这里放下心里的包袱。那丁妹真的不知道。还有谁?能让倩雅站起来。

罗苏推开辅导教室的门时。他心里有些激动。哪年的事,他从未忘记过。要不是。他碰到倩雅。罗苏都不知道。这份补偿要从哪儿开始。

丁妹对罗苏的到来。她没有半点惊喜。相反的,丁妹觉得他来得有些晚。或许。他该陪着倩雅一起来上课。因为倩雅很需要他的陪伴。虽然。艺雅提了一个不错的建议。但罗苏心里应该懂得。

艺雅那种人,不管在什么时候。她做事的出发点,都是在给自己带来最大的利益才去做的。

罗苏没对丁妹说什么。他明白,在她面前。不用说什么,丁妹心里都清楚。要不然,他怎么会把倩雅交给她。

只是他有些担心,害怕丁妹又在实施什么可怕计划。而倩雅正好是计划中的棋子。如果是那样的话。那罗苏想快些带倩雅离开这里。

“怎么样?”

丁妹放下手里的遥控器,她指着电视上的动漫。漫不经心的问了罗苏一句。她虽不是医生。可经历的事情多了。她多少也会看一些心病了。但罗苏不信她有这个能力。所以,在这个黑的夜里。他来找她,只为让她想法子,让倩雅离开这儿。

罗苏没有说什么。他静静的盯着屏幕上的画面看着。他知道,丁妹做事最有分寸的。他不需多说什么。可倩雅的事,他不说不行。可罗苏又不知道从哪儿说起。所以。他只能望着电视发呆。

丁妹久久等不来罗苏的回复。她没再次询问。她摇着轮椅走向了窗边。艺雅的手法。丁妹是清楚的。她不把倩雅逼到悬崖上,她绝不会罢手的。

可惜,艺雅永远不懂得。最好的猎人不需要上赶子寻找猎物。最好的猎人要的是耐心和毅力。

第八章

黑夜中,倩雅面无表情的望着惊慌失措的艺雅。她很想大笑一番,然后伸着手,故意做出一副很无知的对艺雅说到“我真的是无心的,谁教你的技俩那么差那?”

但她没有做。倩雅知道。以艺雅的性格,倩雅清楚她下一步的动作。就如艺雅长久的做出一副被蒙骗的表情一样。

倩雅相信,此时的艺雅。心里一定堵得厉害。就如同她刚才那样,因为太过思念罗苏。而导致呼吸不顺畅。一再有晕过去的危险。

“知道很多是吗?专门陪着我这个大白痴玩是吗?你还是从前的倩雅。从未因为任何人,任何事改变过?”

艺雅火气很大的冲着倩雅喊道。她实在是想不通,自己是做错了什么。居然碰到如此演技高超的倩雅。她不过是个可怜的人。

遇到倩雅,她的人生变得更加的可怜可叹。但苍天。不仅没让她找到一份温暖,相反的。还让她再次和生命里的死敌相遇。

艺雅忘不了,倩雅的出现。她的母亲含泪离开家的模样。她记得。倩雅在父亲面前,装出乖巧听话的样子。她无法忘记。倩雅站在孤儿院里的样子。

那时候。艺雅觉得很开心。那是她做人以来。最最开心的日子。因为艺雅把倩雅姐姐,带到了孤儿院。这意味着,她和倩雅从此是天涯两路人。意味着。她们终生不会相见。代表了。她!艺雅是父亲手中唯一的掌上明珠。

曾经,她为了这些开心的睡不着。但现在。艺雅再次为了这些感到无比的伤心。老天总爱折磨人。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握住幸福的时候。倩雅出现了。不仅如此,罗苏也出现了。他是艺雅从小就喜欢的人。

现在的他,整日围着倩雅转。不但如此,他还为倩雅做出那些傻事。艺雅看不下去了。她真心的看不下去了。

所以,她费尽的分开他们。可艺雅错了。罗苏对倩雅的好。绝不是她看到的那样。倩雅是长在罗苏心里。任她怎么挥刀乱斩。都不能把倩雅从罗苏心里拖出来。因为她们早已经有了感情。而她,不仅分不开他们。

相反的,她还要接受这些可笑的现实。倩雅不知道艺雅心里的真实想法。就如同,她之前的那些简单认为似的。

艺雅是害怕她耽误罗苏的前程。所以,她一再的用计谋破坏她和罗苏在一起。可惜。倩雅永远不知道,艺雅心里真真的想法。

“回你该去的地方。这儿不属于你。罗苏的感情,不在我身上。你不用担心什么。高考那天,就是我们分别得那天。你不用害怕,更不用惶恐。”

倩雅直视着艺雅复杂的眼神。淡淡的说着。她不知道罗苏心里,是怎么想艺雅的。可倩雅,心里很透了艺雅。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何?

“会吗?你现在都舍不得放手。你的话,我能信几分?你知道吗?倩雅姐姐。我好不想见到你。虽然你是我的姐姐。”

艺雅的泪哗的一下落了下来。她不知道。这世间到底怎么了?她努力的追求,最后得到的。永远都是悲惨的结局。而倩雅没有费尽心力去寻找。她却得到一个好的结局。艺雅实在是不愿相信,一分付出一分收获这句话。

“我的放手,是你看不透的。就像你口口声声为我好。我却看不出,你的好到底在哪里?快些回去吧。我们不是一个世间的人,在这儿碰见。不过是命运和我们开的玩笑。”

丁妹小心地打开窗户。她感受到倩雅心里一股压抑的感觉。艺雅没有走开。她还站在原地。倩雅有些烦乱,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从艺雅把罗苏和她分开后。倩雅觉得。自己的心就不存在了。

虽然,这是一个可笑的比喻。但倩雅就是觉得。艺雅得到了罗苏的心。而她一丢再丢。

风从外面吹进来的时候。罗苏看动漫正入迷。丁妹用手拍了拍窗户上的玻璃。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倩雅的记忆,一再的被深度冰封。而艺雅一步步的逼迫倩雅打开那些尘封的记忆。这样下去,她们只会走向绝望。

倩雅感觉到风的刺骨时。艺雅早放下手里的伞。她直直的望着一身冷意的倩雅。她的眸子里有一种于黑夜相同的东西。这让倩雅感觉到很不安。她还想着,明天还要去一愿辅导班上课。所以。倩雅要离开的时候。

艺雅颤抖着手,对着暗处打了一个响指。刺耳的声音,在寂静的街道上。出现很大的回音。倩雅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只见一群人,快速的从黑暗中向她走来。

罗苏醒来的时候。丁妹正好接到倩雅离开的电话。她神情淡然的看向两眼迷离的罗苏。心里充满了深深地愧疚。

艺雅来找罗苏的时候。丁妹正在观看动漫。罗苏这趟来,没有任何收获。他没有倩雅想象中的坚强、厉害。因为他是个人,是人的话,就会有缺点。

丁妹见艺雅满脸的笑容时。她低了地乌黑的眼睛。艺雅是那种无论做什么,都能写在脸上的人。而艺雅却偏偏不知道这点。依旧开心的对着罗苏笑着。丁妹看到艺雅应到电视上的脸。她心里一阵反感。

艺雅的浅薄无知,倩雅的一忍再忍。丁妹实在是不愿评价太多。只是此刻,她只想知道一件事的答案。

罗苏见艺雅来了。他的脸色有些发白。罗苏心里清楚,倩雅来辅导班,都是艺雅纂作着。要不是她有意而为之。他和倩雅还和以前一样,能好好的呆在一起那。

“你怎么了?见到我就那么不开心吗?”

艺雅无视丁妹冰冷的脸。她直奔罗苏面前。就在刚才。艺雅刚收拾完倩雅。此时的艺雅,开心的无法用语言表达。她想拉着罗苏去倩雅出事的地方看看。艺雅想罗苏也像她一样开心起来。虽然,艺雅知道,罗苏知道事情真相后。他会做出她不愿看的神情出来。

但艺雅就是想知道。倩雅不在出现。罗苏的心里,她是否能走进去?还是说?艺雅再怎么努力,都只能是罗苏的同学吗?

“他在等你。”

丁妹抢在罗苏回答之前答复了艺雅的问话。她太了解艺雅的脾气。要是罗苏什么话都不说。那艺雅会说倩雅的事。到时候。艺雅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开心自在了。

“我等谁你不知道吗?”

罗苏没有让艺雅继续开心下去。他快速的反驳了丁妹一句。罗苏经过刚才那一觉。他感觉到心里很不安。罗苏也说不出哪儿不好。他觉得,艺雅来辅导班不对劲。

丁妹对罗苏的反问。她没表现出一点不自然的样子。相反的,艺雅有些不开心了。她嘟着嘴,低着头走到丁妹身边,眨着两只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罗苏。

“不对?你们认识吗?倩雅来这儿,是你们设计好的。丁妹?你和艺雅是什么关系?你们又在设计什么?”

丁妹望着罗苏紧张的神情时。她忍不住笑了起来。艺雅出现在辅导班时。他就该想到这些问题的答案。现在,罗苏的提问。在丁妹看来。都是小孩子的问话。

艺雅不找丁妹帮忙,还找谁?倩雅不来这儿。他能成为艺雅的菜吗?丁妹笑着看着神色激动的罗苏。她什么话都没有说。

坐在一旁的艺雅,有些着急了。她没想到,事情会这么早暴露。倩雅来辅导班的事。是她精心策划的。

因为丁妹特殊需求,所以艺雅利用了这个机会。她专门拿了辅导班的广告纸。有意的放在倩雅面前。她还特意的在倩雅面前说那些话。艺雅的目的,只有一个。把倩雅从罗苏身边拉开。这样。她就有机会接近罗苏了。

第九章

猛然之间,罗苏觉得天旋地转。一直以来。他觉得,所有人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可现在,他成为别人玩弄的棋子。而这个操纵棋子的人,还是他最喜欢的艺雅同学。

当初,艺雅刚开学校的时候。罗苏为了尽同学之情。特意拒绝了陪倩雅逛街的请求。特意抽时间陪艺雅参观校园。

那时倩雅很不开心的拉着他的衣角,她低着头小声的问罗苏到“你真的要爽约吗?我们可是早就约好的。”

罗苏有些不开心的甩开了倩雅的拉扯。自从艺雅成为他的同桌后。他对倩雅也不像之前那样了。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罗苏总是低头不语,要不然他就是讲艺雅的事。每到这个时候。倩雅总爱歪这头,她小心地看着他问道“你是不是很喜欢艺雅同学啊?”

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会轻轻的点头。每次。罗苏总能看到倩雅失望的眼神。他也真够没有心得。居然一点都不觉得这很奇怪。还和倩雅说“艺雅是个很可爱的女生。你要像她那样。”

倩雅听到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嘴角的笑,忽然间变得很牵强。而罗苏却觉得。这是倩雅在嫉妒艺雅。

现在,罗苏明白了。一直以来。都是艺雅在欺骗着他。因为他不断在她面前说起倩雅惹得麻烦事。

长期以来。罗苏都在巨大的压力中度过。很多次。他都想甩开倩雅的手,毫无牵挂的迈着大步往前走。可每次,他想起倩雅那张带着笑容的脸。他就会在心里问自己“这样走了,行吗?”还没等答案出来。罗苏就先摇头苦笑起来。

倩雅知道他没那么强大。所以她选择了被艺雅欺负。选择了他一再的夸奖艺雅的时候。她成为他的聆听者。

“她现在过得很好。我们自由了,你不用再受那些假惺惺的祝福了。罗苏。你能做回自己了。你再也不用顾忌什么了。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没有人会说你的。”

艺雅缓慢的走向神情异常的罗苏身边。她有些看不透罗苏是怎么了。长久以来,罗苏总在对她抱怨,倩雅有多么的烦人。她的病有多么的麻烦。好多次,艺雅都对罗苏说“你能放弃,不会有人说你的。”

可每次,他答应艺雅的放弃,在倩雅面前。罗苏又选择了背负。艺雅不懂罗苏这是什么思维。如同现在这样,她替罗苏解决了倩雅。这是一件祝福的事。可他的反应,让艺雅有些不知错所。

“我对你讲的话不过一种发泄。我没有想过放弃照顾倩雅的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能这样对倩雅?”

罗苏冲着艺雅大声的怒喊起来。此时,他明白了一点。一点很重要的事。不是倩雅离不开他的照顾。实在是他离不开需要照顾的倩雅。

丁妹冷眼旁观的看着他们的争吵。她有些厌倦的揉了揉发痛的头。倩雅已经被艺雅的人带走了。也不知道她会去哪里。而罗苏才刚刚意识到。这么久以来。需要照顾的人,不是倩雅,而是他。

艺雅还不明旧理的说服着罗苏。她认为,罗苏是保护心太强烈了。所以倩雅利用这点,把他吃住了。其实,艺雅只需静静的好好想想。这些事中。最需要照顾和关怀的人是谁。那她就不会做这些糊涂事情。

倩雅不知道大家为了她的事,正在大声的争吵。她此时正在颠婆的汽车上。车子驶向一个,她不知道的目的地。或许,艺雅不只是看不惯罗苏对她的好。而是,她瞧不惯。倩雅被人当成宝贝的模样。

艺雅和倩雅没遇到之前。丁妹先到达了这个城市。也是无意中的一次。她见到了许久不见的罗苏。可惜的是。罗苏没有认出她。这点,让丁妹很失望。他们曾经是那样好的朋友。可现在。罗苏只看重身患重病的倩雅。也是从那个时候起。丁妹知道了倩雅这个人。开始的时候。她很讨厌倩雅,丁妹觉得。倩雅是个用计高手。她知道使用什么样的伎俩。能博取罗苏的同情。倩雅更清楚,使用什么样的语言,能让罗苏全心全意的对她。

所以,丁妹对倩雅这人,充满了敌意。于是。她找了人想好好的收拾一番倩雅。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叫罗苏知道。倩雅是个很有心计的女孩。他被人利用了。

丁妹派出了月儿。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她因为家里缺钱,在学校外兼职。偏好丁妹需要人去修理倩雅。所以,这笔交易很轻易的达成了。

月儿比倩雅低一届。她们见面的时间不是很多。还好丁妹,早就知道。倩雅晚上喜欢去的地方。所以,月儿就在倩雅常去的公园长椅上等她来。

那是一个很冷的晚上。月儿穿了一件厚外套。丁妹也坐在轮椅上守在远处看着,她想知道倩雅会变成一副什么惨样子。罗苏看到倩雅这副样子后。他会有什么样的感悟。等到那时。丁妹再去找罗苏。

她相信,罗苏一定会特别感谢她所做的一切。毕竟,倩雅是个大骗子,她不仅玩弄了罗苏的感情,还骗取了他的信任。

很快,倩雅来了。她穿了一件黄色连衣裙。在深冷的夜晚中。她的这身打扮有些显眼。一如既往的,她走到了长椅面前。这次,倩雅没有马上坐下来。她先是看了看天上的月亮。然后才坐下。

月儿因为等了很久的原因,神情有些疲倦。可她看到倩雅坐在凳子上时。她马上拿出一副很精神的模样出来。

倩雅不知道身边还做了人。平常,她来这儿,都见不到人的。所以。倩雅没有半点防备,她双手合在胸前,低着头轻轻的念叨“月亮娘娘,马上又要考试了。罗苏开始努力练习了。我还和以前一样。没敢和他说好好考的话。我知道他不会听的。其实,罗苏是个很胆小的男生。为了我。他努力的假装强大。我很不想看到他那样,如果可以。你能不能在考试之前,让我生病。千万别叫我病的太重。因为罗苏会担心的。”

月儿皱着眉头,听着倩雅的祈祷。她的心有些隐隐的痛。丁妹只告诉她“倩雅是个很虚伪的女生,专门勾搭罗苏学坏。”

但倩雅所说的话,和丁妹说的全然不一样。月儿有些懵了。接这个任务的时候。她也打听过倩雅的事。可大部分人都不愿说倩雅的事。因为她们总会用一种很厌恶的眼神。和月儿说“那就是个考试瘟神,不要瞎问什么了。”

每到这个时候。月儿心里就很纳闷。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把大家搞的紧张兮兮的。今晚。她看到衣裙装束的倩雅。月儿没觉得她哪儿坏。相反的。她觉得倩雅很可怜。

大部分时间以来。大家都在误解她。不听倩雅任何解释。固执的把她当成邪神。有意的排除开倩雅。

本该心声怨恨的倩雅,不仅没有半点怨恨的模样。相反的,她一脸的平静。给人一种很踏实的感觉。

那一夜,月儿守着倩雅做着祷告。只是倩雅半点不知道。自己身边还做了一个人。也是从那次起。丁妹才知道,有些人,绝不是外表看上去那么简单。

月儿如数的退还了钱。临走的时候,她对丁妹讲了一句“可怜的人,心装着善良。总有一天,会等到光明的那天。”

那时,丁妹还不解这句话。直到现在。她才懂得。罗苏也好,艺雅也罢。他们的心里,只能装下自己而已。

所以他们会为了一些不起眼的小事。争吵不知。丁妹知道。倩雅不愿看到这一幕。所以,她特意的给倩雅安排了一场有趣的旅行。

޶�Ic�>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