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前,很幸运重新爱上高雄,及找到最爱的人

攝影 / 季子弘

还记得吗?2012年曾被预言为世界末日。

那年的确发生了很多事。结束了四年的感情,民宿相关事业也都彻底结束了,始终没有去公司上班,持续接案维生。

最重要的事,接到了一个大案子,必须搬到高雄至少二个月,把当时高雄刚县市合并后的38区,通通采访一轮。那是一个天上掉下来的案子,解决了我的各种燃眉之急,包括困顿的经济、待腻的台北及停滞的爱情。

刚开始执行专案,先在中正路上的康桥商旅住了快一周,可能是抱着还是旅客的心态待在高雄吧(虽然我是道地的高雄小孩),每天从旅馆进出到外地采访,都觉得像是度假快乐。

相信吗?

在这之前,我非常讨厌回到高雄。每逢过年都要回去,百般无聊,总是初二回去,初三就想返回台北了。然而2012年的磁场完全不同,因为出差爱上高雄,从前狭隘的高雄眼界,顿时豁然开朗。

当然,还跟后来爱上一个女孩儿有关。

我们相遇在一场国中同学的喜宴上,那几乎是天注定的!我们根本不是国中同学,她只是陪我另位同学一起来喝喜酒,大家坐在同一桌,当时也只是点点头,相互介绍彼此的名字而已。

后来,因为她按了我在脸书相簿中的一张照片赞,藏得很里面的一本相簿,我们又再度注意到彼此。那真是个sign,很明确的sign,仿佛经过十多年再搬回高雄,就是为了和这个女孩儿相遇。

成为情侣后,有次采访需要,我们一起骑车到寿山忠烈祠。寿山是我们小时候看夜景的地方,印象中第一次来,还是幼稚园的校外教学。

那时现在非常知名的“LOVE”情人观景台才刚建好,尚未对外开放,不过并未拉起任何警戒线,已经半默许让当地人先去体验欣赏。

和她走到那里,因为需要拍摄一张鸟瞰高雄市景的大图,这个地方的视野正好,完全符合我要的感觉!请她当了模特,拍了几个不同角度,拍着拍着,内心不禁感动起来。

这样的高雄视野,有山有海有港有市,太震撼了,这真的是一座能跃升国际大城规格的big city!那时刚搬回高雄,各种感动很容易卷上心头,毕竟离开这么久,高雄总是有所改变,即使十分缓慢,还是慢慢变成我钟爱的模样。

2012到2014,我在高雄短居了二年,大案子早就做完,最终也将那个女孩儿娶了回家。后来虽然因为工作关系必须再度搬回台北,但在我心中,始终留下了对高雄的好印象。

原来,预言家说的2012世界末日,其实是终结自己内心对于高雄坏印象及彷徨人生的最末之年。那年,我很幸运重新喜欢上高雄,及找到最爱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