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黑风暴:从孙兴与父母的三次碰面,看高明远如何把儿子变成棋子

《扫黑风暴》的孙兴作恶太多,他放高利贷,开夜总会,害徐英子姐弟惨死。

在最新的剧情里,他的生父也曝光了,就是长藤资本董事长高明远,母亲是绿藤市公安局副局长贺芸。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孙兴每次为非作歹都是有恃无恐,因为在他的人生里,无论他犯了什么错,都有父母为他兜底,就算是十四年前杀了人,他的父母都能让他整容,换个身份逃避法律的制裁。

但是孙兴这个人不仅仅是恶那么简单,他的很多行为可以用变态来形容,比如他对徐英子的折磨,让她用嘴咬住大理石,折磨她;让五六个人侵犯她。

孙兴总是一副阴郁的表情,他的内心也是阴郁的,他的脸上从来就没有过正常人的表情。

在惹了很多事之后,他被高明远送到伊河新村村支书家躲藏起来。

剧中有个场景,孙兴被禁足在一个满是现金的房间里,这个房间里除了大量的现金,还有各种各样的高档酒、古董,字画等等,满屋子都是金钱的味道。

高明远的养女郑毅红警告孙兴说:把你那些裸贷,夜总会,不干净的买卖都关了吧,钱你自己拿。

孙兴略带调侃地说:我那都是正经生意。

郑毅红看着手机头也不抬地说:你不就是想听你高叔夸你两句嘛,孙兴,咱们整个产业链都已经上岸了,能别让你一个人把整条船都拖垮吗?把你的破买卖关了,拿钱走人。

孙兴靠在一堆钱上说:这就不是钱的事。

在孙兴眼里,他做这些都不是为了钱,因为他的父亲高明远已经足够有钱,而他的母亲贺芸又足够有权,他还有什么东西是得不到的?

在目前播出的剧情中,我们可以看到孙兴和父母,也就是孙兴和高明远还有贺芸有三次比较有意思的碰面。

在这三次会面中,我们可以看出高明远是孙兴的父亲,但是,这个恶魔父亲也把自己的亲生儿子当成了一枚棋子。

在孙兴和高明远以及贺芸的三次相处中,我们知道,孙兴之所以成为了今天的孙兴,很大程度上他因为是有着这样一对身份特殊的父母,正是有了这样的父母,他才成为了杀人犯高赫,变态恶魔孙兴。

第一次会面,高明远警告孙兴,你的命是我给的。

剧中,孙兴和高明远第一次会面是在高明远家,孙兴叫高明远高叔。

高明远亲自做了一桌子饭招待孙兴,孙兴则大大咧咧地埋怨没有肉:“叔,你要是想骂我,也得先把我喂饱了吧,你看这桌,连个肉都没有。”

高明远说:“你呀,什么时候也上上台面,干点人事。从明天开始,那些龌龊的买卖都给我停了,要是让我知道了,不等警察来,我先给你端了。”

孙兴父子在剧中的第一次见面,正是孙兴的美丽贷被林浩端了,而黄希也将美丽贷事件曝光。

高明远这时候的身份是长藤资本的董事长。

十四年前,高明远和马帅一样,也是靠着干不法勾当起家了。十几年过去了,高明远已经带着打下的非法产业链成功上岸。把钱洗白,把自己塑造成一位合法的商人才是高明远的目标。

而自己儿子还在干着非法的裸贷,开夜总会等等,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面对高明远的警告,孙兴吊儿郎当不当一回事。

高明远继续放狠话:“十几年前,你给我惹了那么大的麻烦,你不长记性,别忘你自己的身份,你的命是我给的,我可以让它有,也可以让它无。”

高明远所说的十四年前的事是指孙兴杀了人,高明远和贺芸联手让孙兴整容换了一个身份继续逍遥法外。

作为父亲,高明远能说出“你的命是我给的,我想拿回来随时可以”这样的话,从这里可以看出,高明远和孙兴父子感情淡薄。

孙兴就和他手底下的老宁,麦佳,郑毅红一样,是他的棋子和工具,孙兴的作用就是高明远用来牵制贺芸的。

高明远知道,贺芸唯一的软肋就是儿子孙兴,他拿住了贺芸为了替儿子掩盖罪行而嫁祸林汉,开除李成阳的把柄,导致贺芸不得不听命于他。

孙兴是可悲的,尽管高明远觉得他永远上不了台面,他还是想得到父亲的夸奖,得到他的认可。

他生在烂人窝里,他以为只有他做尽了烂事,他的父亲就会肯定他,但是高明远现在的产业链已经不是孙兴那种小打小闹的放裸贷和开夜总会,而孙兴又没有能力像郑毅红那样得到他父亲的信任和重用,于是他更加的癫狂和变态。

第二次会面,孙兴喊贺芸妈,母子关系揭晓

在停车场,孙兴出现在贺芸背后,叫了她一声妈,贺芸转身,孙兴满脸带笑。

在这个母子相认的场景中,贺芸什么都没说,只是打了孙兴一巴掌后离开,然后贺芸躲在门后哭了。

由于自己和孙兴的母子关系,让贺芸始终逃避着作为警察的职责,最终成为市公安局的一个伪君子,沦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即使贺芸本身不愿意走这条不同寻常的路,但是,为了儿子,一步错,步步错,回望当初,道路已经渐渐模糊。

对于贺芸来说,孙兴是她的耻辱,但是孙兴也是她的亲生骨肉,没有哪个妈妈会不爱自己的孩子。

正是因为这份见不得光的爱让贺芸失去了自己的原则,但是贺芸对孙兴又是极其矛盾的,她不想认他,又舍不得不认他。

他犯了错,她为了他兜底;她痛恨这个儿子,又不得不为他屡次突破底线。

反观孙兴,他是爱着贺芸的,他那一声妈远比叫高明远那一声高叔来得有感情多了,即使贺芸抽了他一耳光,他对着贺芸努力笑得单纯,哪怕冲着妈妈的背影也在笑。

孙兴始终活在黑暗里,妈妈可能是他生命里唯一的光,只有对着妈妈,他还会有单纯的笑。

孙兴知道贺芸认了林浩当干儿子,暗自跑到公安局门口蹲守,看见妈妈把林浩捞出来,他那种嫉妒,简直在癫狂的边缘。

孙兴最大的不幸在于他的出生就是一个悲剧,亲生父亲是个恶魔,母亲想认却不能认他。

第三次碰面,挨打,被软禁

由于孙兴所干的事越来越离谱,也因为徐英子姐弟的事已经被贺芸知晓。

贺芸找了高明远,问他能不能管得了孙兴,如果管不了,自己可以把孙兴交出去。

高明远只好答应贺芸:我管。

于是,就有了孙兴和高明远的第三次碰面,高明远对儿子的管教就是上去狠狠一巴掌,然后带走软禁。

从孙兴和高明远为数不多的相处中,我们可以看到高明远对待亲儿子的日常:不是揍他,就是警告,威胁,禁足。

这不是一个父亲对待儿子的态度,这就是在养一个听话的马仔,一个掌控在手中的棋子,这个棋子就是用来控制贺芸。

在满是金钱的房间里,郑毅红对孙兴说:你不要让你高叔觉得他管不了你吗?

孙兴说:他管过我吗?

可见,高明远从来就没有把孙兴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不管不顾是常态。

孙兴的变态来自于他对父母的期待,他做了坏事,期待得到高明远的肯定,但是高明远只是把他当成棋子,用来控制贺芸。

他爱贺芸,贺芸视他如耻辱,这种爱的缺失,让孙兴很难成长为一个正常的人。

但是,在另一方面,由于高明远和贺芸的保护,即使孙兴杀了人,他依然可以逍遥法外,这种来自于无所不能的父母的保护,也让孙兴敢于藐视一切法律法规。

父母没有给到了他正常的爱和亲情,又给了他只手遮天的能力,凡事都为他无原则的兜底,无论是杀人,强暴,还是放高利贷,开夜总会,这些事对于他的父母来说,说抹就能抹,而且这么些年来,他们也一直是这么放纵孙兴的。

当然高明远本身就是恶魔,也不指望他能教育出好孩子,但是对于孙兴,他是分裂的,他的心理是扭曲的。

他从小活在阴暗世界里,得不到父爱,也得不到母爱,得到的都是父母为了他所做的各种违法犯罪的事,在这个大染缸里,孙兴也一步步地把自己作成一个大恶魔。

当然,孙兴不值得同情,只是说他心理扭曲的背后,何尝不是另一个悲剧。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