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极限-书摘 附录F “荷欧波诺波诺”的详细释放清单

【慧慧《新零极限》D21】2017.10.22-23

每当我注意到一个问题时,我就会问自己:“我的内在究意出了什么状况,才导致了当前的这个问题?我应该如何从自己的内在来纠正?”

我的工作就是清理我自己。当我清理自己时,整个世界也随这得到了清理,因为我就是整修世界。所有外在的一切,不过是投射与幻相而已。

我有责任从自己的内在来修正我从外面世界所经验的一切。而方法则是与神性连接——我会向神性说“我爱你”,以此修正外在的一切。

我清理的是自己的记忆。

我内在痛楚是源于一份共享的记忆。(修•蓝博士知道那此病人不过是被程序操纵的机器人罢了,所以他们才会做出那要的行为。他们没法自控。他们被某个程序俘获了。)当我感觉到某个问题时,我就做清理。

我清理的是那些存储在我潜意识深处的陈旧记忆。

我在心里不断地重复那四句话,请求神性帮助我停止内在的纷飞妄念:我爱你。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

我会持续不断地清理,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是记忆,什么是灵感。我只是不断地清理,以期到达零级限之所在。

我们的心智对于世界的眼光和理解其实是非常狭隘的。

在我们有意识地决定采取行动之前,我们的大脑就已经告诉我们该如何行动了。也就是说,意图产生于我的潜意思层面,然后才流入我的意识层面。

大量的实验证明,在意图形成之前的三分之一秒钟,我们的头脑中就已然出现了一股行为的冲动。

意图就像是预兆,是被冲刷进入意识层面的象征符号,预示着即将发生的事情。

我已经意思到意图根本不在我的可选择范围之内。

在我所有的经验背后,有且只有两条支配性的法则:由神性所引发的灵感(新),以及存储在潜意识当中的记忆(旧)。

零极限的状态即是真我与神性的居所。一切的祝福、财富与平静谐由中汨汨而出。

我要穿越灵感,直达那万物之源:零。

我爱,我宽恕,我感恩人生路上曾经的一切焦虑和挂碍。

通过清理我的记忆,神性就有机会让他的灵感来到我的意识层面。

金钱的问题不过是记忆的重播而已。这些不断重播的记忆阻档了“零”(我)。为了回到零的状态,我邀请神性为我清理对于金钱的焦虑背后的层层记忆。

对于金钱的焦虑其实只是一个程序。

我持续不断地清理这些记忆的问题,直到它们消失为止。于是,我重拾心灵的平静。

相对于灵感而言,意图不过是一块破抹布。

我臣服于灵感。

灵感突然涌来,前后不过几秒钟的时间。

我从灵感当中得到启发。

与其徒劳无功地设定意念,不如把握当下的机会。

当我处于零的状态,那里是毫无局限的,我根本就不需要意念,只要简单地接收灵感,信受奉行,奇迹自然而然地就发生了。

自由意志出现在我产生某种做某事的冲动之后,以及我确实将之付诸行动之前。

通过持续不断地在所有的思想上面做清理,无论这些思想是来自于灵感还是记忆,我都一视同仁,这样我就能够在当下做出更好的选择。

金钱的问题只是潜伏在我记忆当中的程序,而非源自神性的灵感。

我受那此潜藏在我记忆中的程序,直到它们消失,于是剩下的就只是清净无染的神性了。

我看见和经验的第一件事都在我之内。

如果我想要改变任何事情,我也是在我之内改变它。

我对自己的整个生命负起百分之百的责任。

每当某个问题出现时,我总是在那里。

我应对它承担全责。

我理解人们只是困在了他们的记忆/程序中,所以他们才会有那样的行为。为了帮助他们,我必须删除这些程序。而唯一能够让我做到这一点的,就是持续不断地清理:我爱你。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

这样我才是走在了正道上。

我在释放这些痛苦的思想(记忆)能量,是这些能量导致失衡。

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于我之内。

我是在清除自己的记忆和程序。

每一件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事情,都不过是我内在程序的一种投射。

我的内在家庭协调一致:清意识(小孩)、意识(母亲)、超意识(父亲)

所有的思想都被痛苦的记忆所浸染。

仅凭理智本身,没法解决这些问题,因为理智只懂操控。而我想要的,则是完全地释放我所有的陈旧记忆。

通过“荷欧波诺波诺”,神性带走这些痛苦的记忆,将之中和并清除。

我正在中和那此与我相连的人、事物的能量。

一旦这些能量被中和之后,它们就能够被释放,然后以一种全新的存在状态显现。

我在允许神性的进入,让那片空无之处充满光明。

每当我注意到某个问题时,我就开始清理。

通过请求原谅,我清理出一条通道,让疗愈得以彰显。

让生活不快乐的原因就是缺乏爱,而原谅则敞开了大门,让爱回家。

我对自己生命当中的每一件事负全责。

我必须为之承担起百分之百的责任。

如果我想要解决某个问题,我需要在自己身上下功夫。

当某个人触怒了我,我就会问自己:“在多之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这个人来激怒我?”

我对于自己内在发生的这些事情非常抱歉,请原谅我吧。

如果某人感觉背疼,我就会问自己:“我的内在发生了什么,导致此处显现为这个人的背疼?”

我在自己身上下功夫,在心内下功夫。

本质上,我们都是神圣的。

我们都只是被程序困住了,所以我需要清除这些程序。

为了请求爱帮助我纠正内在的错误,我不断的说:“对不起,我潜意识层面发生的一切,如今它显现为这个外在的问题,请原谅。”

爱的责任就是转化我内在的错误,正是这些内在的错误显现成为外在的问题。

每一个问题为我提供了一次清理的机会。

问题只是重播的记忆,老戏新唱到了我的面前,为我提供一次全新的机遇,用爱的眼光去看待它们,然后依循灵感的启发去解决它们。

我为自己的整个人生负起全部的责任。

我必须为自己生命中遇见的每一个人,以及他们的经历负起全部的责任。

我爱你,就是那把密码之钥,开启疗愈之锁。

我将“我爱你”用在自己身上。每个人的问题其实都是我的问题。

我需要疗愈我自己。

我的行动不是来自记忆(思考),就是来自灵感(接收)。

只要记忆还在那儿不断地重播,我就没法听见灵感之声。

程序有点像是信念系统。我的挑战就是要清除所有的程序,这样我就能够回归零的状态,让灵感泉涌而出。

所有的记忆都是共享的。

而我的工作就是清除掉这些记忆,然后它们就会离我而去,同时也不再纠缠其他人了。

“荷欧波诺波诺”意味着一种承诺与奉献精神。

你没法命令神性去为你做什么。

你如果想要与神性连接,那么你就需要持续不断地专注于清理,清理,清理。

我不断地消融那些我看到与感觉到的限制性程序。

我的头脑对于当下此刻正在发生的事情可谓毫无头绪。

在任何一个指定的时点。我的意识层面的信息量不过15比特而已,介那个时点的实际信息量却高达1500万比特。

所以我只能是放手,转而信任神性的力量。

这样我才能真正临在于此刻。

当我说“我爱你”的时候,我是在试图清理当下所发生的一切。

当我说“我爱你”的时候,我是在呼唤爱来清除我内在的记忆,是这些内在的记忆为我创造或吸引来了所有外在的情境。

我在疗愈自己内在所有隐藏的程序,这些程序其实是你我共享的程序。

我的目标是达至平静。

没有所谓的“外面”,唯一需要看到的地方是我的内心。

我从不做计划,我只是依赖神性。

我爱,我感激,我欣赏万事万物。

当我说“我爱你”的时候,我其实是在向那神圣的创造者呼求,请求他清除我潜意识当中的所有记忆,令其恢复零状态,并用神性的思想、言语、动作和行为来取代曾经的一切记忆,让我的灵魂,以及一切众生的灵魂焕然一新。

我承担起百分之百的责任。

神性正在转换那些爱阻的能量。

我持续清理我自己,并询问:“我的内在发生了什么,导致这些事情在他们向上发生?”

我的意识层面对于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可谓是一无所知。

我把自己的心智带回零状态,令其上再无任何的数据。

“荷欧波诺波诺”就是持续不断地清理,这样我才能量终归零。

只有在零状态下,创造(灵感)才可能发生。

我问自己:“在我潜意识中发生的令我毫不知情,但却是我必须清理的那些程序究竟是什么?我对于当下发生的事情真的是毫无头绪。”

我的心灵只能侍奉记忆或者灵感,而且它无法同时侍奉两个主人。

神性的灵感就在我的内在。

我的一切协调一致:超意识(父亲),欧玛库阿; 意识(母亲),尤哈里;潜意识(孩子),尤尼希皮里。

当我处于零状态时,万物皆备于我。

我是按照神性的形象创造的——空和无限。

我放手,让我的记忆随风而逝。

如果我跟鞭个人有着夫解之难题,那只是表明某个记忆浮现出来了,而且我还被这份记忆触动了按钮。这整件事其实跟对方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向神性提问:“我的内在发生了什么,导致痛苦出现在这个人的生命中?”

然后我问:“我怎样才能在我的内心纠正这个问题?”

我只在自己身上下功夫,从不在对方身上下功夫。

当我清理三次之后,如果某个想法还在,我就会将之付诸行动。

我从不制订计划,我只是相信神生自会照料一切,解决问题(记忆)。

如果某件事发生在我的体验中,我就会对它清理。

所有的体验都是共享的。

我创造了自己生命现实中的一切。

我周遭的情境都是我自己吸引过来的,因此我不断地原谅我自己,原谅笼罩在这些问题上的能量。

我在自己的心里转化能量。

我爱我自己,如此我记才能够爱别人。

我正在不断记起自己的其实身份。

我的真实本质就是爱。

新的客房向我蜂拥而来。

成功轻松地流向我。

我不断地一遍又一遍地清理自己。

我对自己生命当中的一切负起非分之百的责任。

我持续不断地从潜意识中清除掉陈旧的记忆。

我已经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态度。

我的身体和心灵都发生了改变。

我总是让自己关注于生命中的美善(而非丑陋)。

我让自己对焦于正能量、积极面。

我已经改变了我的知见。

我把那些陈旧的记忆清理掉,为新观念腾出空间。

我通过负百分之百的责任的方式让自己不断接受零状态,对自己潜意识层面中发生的一切都表示歉意,并请示原谅。

我自在清空自己民舅的妄造,回归零状态。

宇宙以循环的方式运作。

我也是以循环的方式进行工作。

我不断地放手,回归零状态。

我说“对不起”,因为我感觉自己应当为自己意识层面当下的一切发生负责。

我感觉自己与万事万物之间有着深切的连接。

我的生活就是不断地清理。随着我清理的深入,我回归零状态,而我的生命则自动自发,顺风顺水。

我将自己的生命画板清空。

我持续地清理,将无聊的记忆全部清出去。

于是我回归零状态的总部基地。

我只是对自己清理。

我从不试图去改变别人,只是身他们默默地送传我的爱,他们自然就会改变。

“荷欧波诺波诺”是一套疗愈和宽恕的方法论与世界观。

念诵对方的名字,持续地清理,寻求合一。身对方表达爱意。

我请求宽恕,为我往昔诸恶业,无论是有意犯下或无意为之,从无始至如今,包括我的祖先所为,从无始到如今,包括我的祖先所为,及至他们的祖先所有,一路还溯至天地初开、微生物的时代。

我这样说,是为了让我们所有人都能够回到我们在神性内本然的真实关系。

我在每餐饭前都饮水,在每次清理之前也饮水。

“荷欧波诺波诺”已经唤醒了我,让我知道如何清理自己心灵中的负面元素,这些负面元素投射于外境中,显现成为问题环境。

通过百分之百地负责任,外境就会转化。

我正在开始意识到自己真正是谁。

部会有新的东西出来,状况层出不穷。我说我会百分之百地负责。但内心却并不会有负罪感,我只是清理,却不执着,放手让神性全权接管。

我不会把时间浪费在“如何做?” “何时做?” “跟谁做?”这样的问题上,我只是清理!通过持续不断地清理,我不再挡住自己的路。我放下了自己内在的所有问题。

我再也不评判自己了。

我正不断地从自己的“荷欧波诺波诺”清理实修中收获丰硕的成果。

我在自己的灵魂中(那也是所有人的同一的灵魂)掌控世间的一切错误。

理智/思维会将我们导向疯狂、混乱与不安/不确定性。

记忆就是问题。

我正在清理、清除自己无意识心中的一切记忆,以找到自己心灵深处的神性。

每个人都已经是完美的了,所有的问题都是记忆造成的。

所有的问题不过是那些错误的记忆不断在我的潜意识中的重播与回放,而这些错误的记忆是我与其他人共享的。

“荷欧波诺波诺”大我意识疗法,为我们提供了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其核心 为忏悔、宽恕与转化,而且这套方法简便易学,每个人都能将它运用在自己身上。这套方法让我们不断地向神性呼求,呼求他转换我们潜意识当中的错误记忆 ,将之完全清除掉,让我们回归零状态。

我们的意识心可谓是一无所知,对于当下的真实发生豪无头绪。

所以我身神性呼求(他了知一切),请求他将正发生在我的尤尼希皮里(潜意识心)当中的记转化归零。

期待和意图对于神性而言毫无意识和影响。神性自有安排,他会在合适的时间做出合适的时间做出合适的事情。

要让神性得以流入,我们需要先清空自己的记忆。

只要潜意识当中仍然堆满着记忆(阻碍/限制),神性就进不来,没法带给我每日所需的灵感。

随着我不断地深入清理,我就愈发靠近那蒙受祝福之境,那是零极限的存在状态。

我接收大我的灵感,并据此采取行动。

我的心智中智慧升起,我据此而行。

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做清理——只要我持续地清理,灵感自会涌现,那是上天的恩赐。

Ceeport的意识是清理,清除,清除,回到零状态的港口。 

要卢见效快,那就做清理,此外无他法。

我不断敞开自己接受更多的财富。我将自己的目光聚焦在“(棒球)神性”上,我必须持续地专注于回归零状态——无有记忆 ,无有程序。

我来此世间,就是为了做清理。

我放手,让神性采取行动,因为他知道什么才是对我最有益的。

我的意图皆是限制,所以我不断地清理,把这些意图和限制统统丢掉。

因为我的问题总是层出不穷,所以我清理,清理,再清理。

什么是问题?记忆的不断重播就是问题。记忆就是程序,而且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程序,它是我们共享的程序。而释放这些记忆的方法,则是向神性表达爱意。

神性听见了我的呼求,以他认为最好方式来回应,以及最恰当的时间做回应。

我可以做选择,但我不做判断。

神性代表我做判断。

我不断地清理,清理,再清理。

我并不试图要别人接受我的想法,我只负责清理,清理,再清理。

我不断地清理,既不带意图。亦不含期待。

我对自己的整个生命负全责,一切全备于我,无有例外!

对于这件事情我必须清理,否则它就不会得到清理。

只要这件事情出现在我的经验当中,那我就有责任为之清理。

消退我清除掉陈旧的记忆后,清新的灵感就来到我的面前。

我知道内在的清理会带来外在的结果,但我无权决定外在的结果究竟如何。我可以做选择,但决定权不在我。

我来此世间的目的只是为了清理,当我把自己给清干净了,神性能够赐我以灵感(我也只能是在零状态下才能接收到灵感),让我去完成自己在人世间的使命。

我用一支铅笔上的橡皮擦来帮助我清理。这块橡皮擦是我用来清理记忆的一个心理开关。

我在想象当中将自己的银行账户泡在一个盛水的玻璃档中,看看结果会怎样。

每个人都在忙活,为自己吸引来生命中的一切场景,而我则一心清理。

有一个声音在提醒着我回家之路。

我的真实自性(真我)不可思议,永恒,无有限制,完全,完整,它是那含藏万有的空无,它是“零”,从中一切的平静光芒闪烁:“家(天堂)。”

每次问题出现之时,我都在那里。

我把自己隐藏的记忆、深埋的评判全都挖掘出来,清理并转化。

我内在的某物已经被转化了。

为了疗愈我的记忆,需要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努力。

我的疗愈已然发生了。

我轻轻地敲着那支笔上的橡皮擦头,说“露珠。”

我正在融化矛盾与冲突。

生命的目的在于重归于爱,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我们应当分秒不息地追寻。

为了达成生命的这个目的,我承认自己人生的一切现实都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我为之承担百分之百的责任。

我自己的思想和念头分秒不息地创造出了我生活中的一切现实和经历。

问题不在于那些人、那些地方、那些情景,而在于我对它们的想法(看法和念头)。

我来此世间,就是要了解原来外面没有人,一切皆在我心内!

领悟到这一点,让我的生命质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人生出现了戏剧性的转变!

为我内在所发生的一切,不断地进行忏悔、宽恕与转化,为我意识层面和无意识层面所经验到的一切忏悔、宽恕和转化。

我为自己的一切境遇承担百分之百的责任,没有任何的怨天尤人,办是坚定不移地清理自己的内在。是我内在的那些东西,投射于外,形成了我所经验到的所有问题。

我是完美的!不完美的只是记忆而已(都是些陈旧的垃圾),而这些垃圾成天都在发生反应,不断地重播,显现成为评判、怨恨、愤怒、不满,以及让我整个灵魂不堪重荷的负担。

那些一断敞开自己的人们皆是那不断敞开的我的倒影!

我正不断地通过改变自己的内在来改变自己的外在。

我身自己的内在望去,看看自己的民灵中正在发生什么,它们与我在外面世界看到的东西分享着同样的经验。

我从不试图处理那个人或问题,我只处理我所体验到的感受。

当我清理了自己内在发生的状况之后,外在的人与问题也会获得清理和疗愈。

我已经开始认识到我应当为所有人的一切言行负责,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再现在我的生命体验中。

如果我创造了自己的现实,那么我的一切所见皆由我所造,包括那些我并不喜欢的部分在内。

别人做什么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做什么!

我清理那些共享的能量,方法也很简单,只需我向神性说:我爱你。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

我做这样的疗愈并不是为了得到某样东西,而是为了清除共享的能量,从而让所有的人都无须再去经历这样的事情。

“荷欧波诺波诺”大我意识疗法是一种清理的流程,我会永远进行下去。

只要某件事情进入了我的意识觉知当中,我就有责任清理它,并将之疗愈。

我必须清理我自己生命经验当中的所有事情。

如果我的生命经验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我自然应当为之负责。

“荷欧波诺波诺”大我意识疗法是爱,只有爱存在……这个流程不断地进行着,而我也时刻承担全责。

我向神性反复述说着下面的话语,以洁净我的心灵:我爱你。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

我就清除了心中的那些程序,正是这些程序拉扯着我,让我无法进入零的状态。

并不是神性需要我实践“荷欧波诺波诺”大我意识疗法,实践“荷欧波诺波诺”纯粹是我自己的需求!

疗愈他人唯一途径就是清理自己。那此在我的现实生活中出状况或者找我麻烦的人们,与我共享着同一程序。他们被那个程序套住了,就像染上了病毒。他们是无辜的,切莫责备他们!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清理我自己。因为当我清理自己时,他们也跟着得到了清理。

当我清理我们共享的程序时,他们就会从全人类的集体意识中被提升。

所以我就纯然地清理,清理,再清理。

清理是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而且发自肺腑,是我衷心所愿。至于其他的,则统统交给神性处理。

我的现实生活当中的所有的情况都是我自己营造出来的,冻僵因为这弱是我经验当中的一部分,所以我有责任将之清理。

当我疗愈自己的时候,那些有问题的人,以及所有分享这同一程序的人,都会获得疗愈。

我知道选择取即是限制。我经验到不可思议的奇迹,我感受到生命无限的精彩。

万物有灵(所有的事物在我的眼中变得圆满鲜活)。

我完全放手,随顺生命,不对它妄加控制。而且我不得不放手,尊重生命之流。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清除加清理,带着回归零的愿心。

我重拾活力,逐级攀登,逐步跃进。

我所创造的每一个事物皆是我的“小孩”,我必须爱我所有的“小孩”。

过去总是试图解决问题,但如今我则是顺其自然。我只是默默地清理那此导致这些问题的程序。

伴随着我的清理,问题自然而然地就被解决掉了。

我也不会试图去改变别人,我只是在自己身上下功夫,我往自己心内下功夫。

如果我知悉或感受到别人的痛苦,那就表明我与他们共享同一程序,因此我必须将之清除。当我如是为之时,那个问题就会在我和对方的身上消失。

感恩、敬畏以及转化,能够改变一切。

这些话语犹如神奇宝钥,可以解开宇宙的密码锁:我爱你。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

当我念诵这些咒语时,我就把自己向神性敞开了,让神性来清理我,删除所有程序(记忆),正是这些程序和阻止了我回归“零”。

无形的记忆(程序)肆虐开去,像病毒一们,感染一个又一个的人。

当某个人被某个程序感染了,而我注意到了这一点,我就表明我其实也被这个程序感染了。

此处的要点是:百分之百负责任!

当我清理自己时,我就把这份记忆(程序)从所有人中清理掉了。

为发回归“零”,我还有大量的情理工作等着完成。

每个人想要的其实就是被爱!

我人生的唯一选择就是清理,因为我想要回归爱与灵感的源,让我的一切思想言行皆源于爱和灵感。

如果我是清明的,那么当灵感到来之时,我只要信受奉行,根本无须动脑筋思考、权衡。

当我清理自己的记忆时,我其实没有选择,我有的只是灵感,于是我依据灵感而行,而我的头脑则是一片寂静。事情就是这样!

每个人都有他最擅长的手段与方法。每个人擅长的都不同。

我只要扮演好我自己的角色就行了,没有必要到别人的故事里横插一脚。

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回归真我,成为真我。我在宇宙的剧本中尽力演好自己被分配的角色。

当我演好了自己的角色,全世界都会受益!

我拥有全然的自由意志!每一个呼吸之间我都在创造。但为了活在零的状态中,我必须放下所有的记忆。

我的意识心总是试图理解一切,然而,在任一指定的时点,真实的信息量高达1500万比特,而我的意识心却只能觉知到其中的15比特。

所以对于当下的真实发生,我的意识心可谓是一无所知。

记忆会形成一堵墙,把金钱挡在外面。如果我把这堵记忆之墙推倒,金钱自然会从四面八方流向我,带给我轻而易举的富贵。

只要我敞开接受,宇宙就会给我金钱,是我的记忆将我和金钱隔离,甚至让我都看不到它们。

当我处于零的状态时,我是无限制的,此时金钱就能自由地流向我。然而,一旦我陷入了记忆中,我就会阻挡这金钱之流。

围绕着金钱,有着许许多多的记忆,而当我清理这些记忆时,我也就将之从所有人的记忆中清除了。

当我把自己清理得更纯净时,我所处之地都能感受到这份纯净。

我自由自在地给出金钱,它们不过是些金钱而已。

当我投之以慷慨时,宇宙报之以丰盛。我自己地给予众生,宇宙则灵感给予我回报。

我不断地收获着灵感。

只要我敞开接受来自宇宙的信息,它们就会源源不断而来。

通过不断一清理与放手(不向宇宙提要求),宇宙的信息如清水般将我包围。

每个人真正想人的,其实都是爱,是那种深深地爱着的感觉,我必须爱人。

我必须爱人,因为他们是我生命的一部分。通过爱他们,我也就在协助清理、清除、净化那些活跃在他们生命中的记忆。

我自以为是的那些问题其实不是真正的问题,它们不过是我对于事件的理解与诠释而已。我对于当下的真实发生其实一无所见,但我总是忍不住要对自己其实一无所知的当下实相做出评判,导致我深陷轮回,成为故事中的人物,一生都活在自编自演的梦幻故事里。

我只是不断的向神性说“我爱你”,信任神性会将所有需要被清理的东西都清理掉。

当某人的名字是分裂的,他就会产生出分裂的人格。每个人都需要拥有自己的真名(出生时候的名字)。

我开始放松,并重新感觉到完整。

治疗师会认为自己的任务是帮助或拯救别人。但在实相上,他们的工作只是疗愈自己,让自己不再为程序(记忆)所苦,事实上,他们在自己的病人身上看到了这些程序和记忆。

当这些记忆从治疗师的心中被清除之时,它们也就从病患的心中被清除掉了。

非常重要的一点同,我爱这些与我同在的人们(爱我的病患)。

因为我眼中的这些人其实都是我的一面镜子,并且他们体验到的东西也都是与我共享的,所以通过清理这些程序,我们双方都得到了清理。

我们自认为是有意识的演员,但我们错了!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都是木偶人,背后牵线的是神性的力量,它显现成为我们内在的驱动势能。

我活在一个由信念系统驱动的世界里。无论我相信什么,它都会显现在我的生命中。它贯穿我的生活,扭曲我的经验,使之形成知见,并让我对那些知见信以为真。

若想让“荷欧波诺波诺”与意图发生作用,前提就是我不再挡住自己的路。

我的念头与想法阻挡了事物的自然流动。

若心智被记忆填塞、充满,我们就无法体验到当下此刻的至高喜悦,以及神性的恩典。

我运用清理手段移除所有对于神圣计划的阻碍。

通过移除这些阻碍,我就还复了与神性同在的自己,也就是说,木偶与木偶操控者合一了。

我来些世间,我的内在带着一份天赋。一旦我移开了挡在这天赋之前的层层阴碍,我就能够见到它,并按照自己天赋的指引来行动。

如果神性是我生命的木偶师,我愿成为神性的木偶师。

我唯一的选择即是顺随生命之流。

我遵从高我的指引,在他的指导下展开行动。

我依循灵感而动,移除妄念纷飞的缠绕。

无论结局如何,我都全然接受,因为我知道它他全都是更大宇宙场景中完美的组成部分。

我在全然放松的状态下采取行动,根本不去想结局如何。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天赋与角色。

我毫不抗拒自己扮演的角色。

食物本身并不危险,我对食物的想法才充满危险。

在我进食之前,总是在心里对食物说:“我爱你。”

修•蓝博士的秘笈在于爱一切万物。当你爱某物时,它就会发生转变。

万物皆源于思想,爱则是伟大的疗愈师。

我对自己的人生,以及此生中所有的体验负百分之百的责任。

我知道我在别人身上看见的东西其实在我心里。

外面空无一物,一切皆在我的内在。

无论我体验到什么,我都是在我之内体验。

我在自己的心内经验到人们,所以,除非我向内看,否则他们根本就不存在。

清理是回家之路。

没有人能够预测自己的念头,我唯一的选择只是在它们升起之后(选择)是否依之而行。

我正在清理自己的潜意识,让自己获得更好的念头。

我不断地清理,最终将把整个潜意识仓库清空,于是我的心中再无任何的程序残留。

随着我不断地深入清理,新升起的念头变得愈发正向、积极、具有预见性,并且充满爱。

通过不断地承担百分之百的责任并让自己回归零状态,我认识到其他人的记忆(程序)原来也是我的程序。

因为人们和我的理念相通,所以我们之间不可避免地程序相通,记忆相通。

当我清理自己的程序时,其他人的程序也同时得到了清理。

我正试着无间断地清理,让自己与零状态之间再无任何阻隔。

我知道当我处于零状态时,同步性就发生了。

处于零状态之中时,我请允许神性赐予我灵感。

神性拥有无上之大能。我若脱离神性,则一无所能。

我不断的清理,这样我才能听见神性的声音,并遵从其旨意。

自助救助的专家对于他们之所为其实毫无头绪。

修•蓝博士已经教会我放手,信任神性的力量,同时不断地清理那些浮出水面的思想与念头,不让它们阻挡我聆听神性的声音。

通过持续不断地清理,我清除掉记忆的杂草,于是生活变得容易多了,满含恩宠与轻而易举的富足。

我知道神性并不是门房,所以我从不找他要东西,我只是单纯的清理。不断地清理。

我对于生命中的每件事情负全责,而疗愈所有事情的妨方竟如此之简洁:我爱你。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

我视自己为我人生一切体验之源,我所有的经历都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

我为自己潜意识层面所经历的一切感到抱歉。

修•蓝博士教诲的主题就是无有一物在我们之外(心外无物)。

我为自己内在发生的一切请求原谅,因为是我自己内在发生的这些事情导致了如此的外境。

我与神性重新连接,方法则简单无比,只要说:我爱你。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

剩下的工作则是信任神性,相信当我疗愈之时,外境变获疗愈。

一切万物,无有例外,皆在我之内。

我知道灵感是真实的力量之源。

我不断地对生命说“是”,而不是与之对抗。

我随顺生命之流,无论面前出现什么,我总是持续不断地清理。

我完全放手,请允许神性通过我来运作。

通过清理,我看见了全新的改变,生活越来越美好。

我正在清除自己有害的思想,用爱将它们取代。

人们其实一点错都没有,唯一有错的是我自己的错误记忆。

我爱一切万物。

“荷欧波诺波诺”大我意识疗法,包含了为自己承担百分之百的责任,以及移除内在的负面的那些能量。

我非常放松,充分享受生活。

我时常欢笑, 尽情玩乐,享受我正在做的事情。

境遇(事件)已为我悄然改变。

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却无须我刻意为之努力。

我清理内在发生的一切。

我不断地清理,灵感和机遇随之而来,我则顺势而为。

我知道未来的我无论在哪里,生活都将会比现在所想象的更美妙。

相较于下一刻,我更感兴趣于当下此刻。

当我关注当下此刻,未来的每时每每刻都会顺畅地展现。

当我释放掉小我及其欲望时,我就请允许神性前来为我引路。

我已经认识到我的意图只会平添阻碍,因为我无法掌控全局。

我知道当自己放下控制,臣服于高我的力量时,奇迹就更容易发生。

我开始学会放手与信任。

我开始练习与神性连接。

我开始学习在灵感到来时认出它,并加以执行(按它的指示办)。

我意识到我是有选择的,奇迹就发生了,而当奇迹发生时,我总是惊喜连连。

一旦某种觉醒发生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所有我能做的,就是持续不断地清理,而“荷欧波诺波诺”大我意识疗法为我提供了一个高效的解决这些问题的流程。

我将自己不断地调频,与爱共振,不停地说:我爱你。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

当我不断清理之时,我就不断地让自己调频到纯粹灵感之境。

当我依据灵感而行时,更美妙的奇迹就会发生,远远超手我的想象。

所有我需要做的,不过是坚持不懈地清理,因为“荷欧波诺波诺”需要时间来完成。

我爱你。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