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假期游记~出发篇

小寨十字黄昏一隅,被挤压成一寸见方的天空

今天7月29日,是我和女儿计划的假期出行日,第一站为遵义。

本次出行属纯粹的自由行,基本没有什么计划,目的地——随时可变,出游时长——可长可短,一切视心情、视情况而调整……

有木有超级自由、随心所欲的赶脚?有就对了,当然还有可依之矩:安全、体验、临机应变、心境。

早8点的高铁,5.30准时醒来准备收拾出行之物。看看行李箱,女儿把自己的衣物已经整整齐齐的收拾在箱了——衣服、证件、洗漱用品、简易药品包扎,给我留出了一席空地~

6.30准时出门,打车、地铁、高铁进站,一切有条不紊、不急不缓。我们娘俩一人背一个重达十斤多的旅行包,女儿则多一个行李箱,来来回回的上车下车,上楼梯下楼梯,都由她自己搬行李。

旅游的目的并不是要遇到多么不一样的风景,而是在旅游途中去遇见未知的自己

这段话是在地铁站广告牌上看到的(大意)。

在出发的路上,我先遇见了不一样的女儿~

在家时我和先生总是唠叨女儿:房间乱,不擅长整理,讲井然有序的空间对思维搭建的影响。但基本属于对牛弹琴,女儿我行我素,快乐而忙碌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但出行活动又不自觉的把在家各自划房为界、各自为政的娘俩迅速整合成高效协作、互帮互助的两人出行团队。尤其是女儿,出行的第一天,她已经让我感受到了心有所依的幸福:收拾行李、搬运行李、各种提醒和安排~

我14岁的女儿啊,依稀记得娘俩6年前的那次成都之行。也是为了锻炼女儿,一路上娘俩都是在研究地图、研究路线、选择酒店饭店。

那一次,我是两人团主力,这一次,该换成女儿担当主力了。

六年时间了,娘俩早已不是当年的娘俩了,是更自由洒脱、更强大无畏、也更心境开阔的两个女人了!

动漫装扮

昨天刚看了篇文章,讲一个40多岁的海龟啃老的事,此海龟学生时代一路学霸,国内名牌大学毕业后直接送国外深造~然鹅,令所有人跌破眼镜的事终于发生了,海龟回国了,含辛茹苦供他的老父母想着终于可以松口气安享晚年了,可偏偏我们这个海龟就是不愿出去工作,他觉得妈妈有退休工资啊,干嘛要出去上班?最后这位80岁得了尿毒症老母亲把儿子告上法庭又无奈撤诉,她知道,她就是胜了官司,儿子不愿上班法院也拿他奈何不得。最后老母亲只有把一切归罪于自己(也的确可以归罪于教养人):是自己一直以来为儿子包揽一切事物,早早的剥夺了他生存的能力~

文章读完我心情很沉重,我知道这不是个案,是非常普遍的社会现象,只是这个个案是个学霸加海龟,按常理应该具备更强的生存能力,他的典型经历给别人常规思维冲击太强。

文章不得不警示我反观自己的教育。一直以来我都把假期出游作为培养孩子责任和能力的一个户外课堂,今天出行之日孩子的表现让我心安稍喜。

适时的在孩子面前示弱,让孩子为我们多遮几次风雨,虽然她的肩膀还有点稚嫩,有点差强人意,但这个责任和担当的种子会种进孩子心里的。

我期望在人生某个转角处,回首往事,细看那些零零散散的往事,那些用不同的爱、不同的体验串起来的记忆~

勿忘我之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