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响河》第五章6

96
金容与
2017.01.10 08:04* 字数 3566

第五章

6.

原本定在七夕前夕的family day因为规划院和文策中心的忙碌被无限制地延迟了。

响河在群里收到行政助理高娟发的这条通知时,明显感觉到整个楼层都弥漫着一股煞气。

果不其然,小宋到饭点儿来寻她时,嘴角拉得都快成一个等腰直角三角形了。

“至于吗?”响河被她挽着走出了园区。他们打算去吃园区附近新开的厕所串串,别听这名字俗,里面的麻辣烫可是品种多、分量足。

小宋还是噘着嘴,一脸败兴地跟她说往年的员工日活动都是规模盛大,创意无穷,真可以说是不惜血本。

响河笑啐道:“还能比得过两年一次的员工旅行?”

响河指的是“不惜血本”这一点,毕竟小宋这个人嘴上抹油,听她说话虽然有趣,但大多只能信一半儿。

“去年的开销就有十来万呢,吃喝玩乐都是顶配,跟每人3000补贴,多余自费的日本游轮旅行比起来,我宁愿去参加family day。”

family day的魅力响河难以想象,在她看来,无非就是挑个天朗气清的周末,几个部门的同事聚在一起玩玩游戏,聊聊天。能被那么多人惦记着,恐怕就是那万恶的资本主义带来的奢靡享受吧。

“我听说也有几个年份没有举办啊,这下你总归能平衡点了吧?”响河作势安慰了安慰。

“所以啊我才怕延迟变成了取消,我听娟姐说了,是宋经理跟王总提议说今年别搞了……”

出钱是小事,只要有钱。出力不讨好才最遭人厌烦。

family day是行政部带头的活动,宋经理说是替公司节省开销,其实也是给自己省事。小宋所谓的“创意无穷”应该是某几个年份有文策中心的同事一起帮着出谋划策,可惜近几年大形势不作好,公司业绩一般,给小宋开眼界的机会恐怕是没有了。

响河把里里外外都想了个遍,回过神只听小宋还在抱怨宋经理的不是,她摇摇头心想,就算没有资本主义的诱惑,人民内部矛盾也不容小觑啊。


这顿饭看在小宋希望落空的份上,响河大方请了客。末了给还在赶工没空吃饭的邱晔带了一份上去,响河推辞说有事,要小宋帮忙拿去文策中心。

“姐,我就说你偏心吧,你还不承认。”小宋解开袋子往里瞅了瞅,“邱晔哪吃得了这么多啊,这份量简直够他们整组吃了……”

告白失败后的半个月,她的冷淡只是自欺欺人。

“诶姐,邱晔喜欢吃鸡胗吗?”小宋见响河神思不属,捅了一下她的腰,“她不是不吃动物内脏的吗?”。

“他喜欢吃。”她回答说,心里忽然惊起一丝涟漪,即刻又恢复如常。

而身边的可人儿只顾着嗅食物的香味,哪里发现得了她转瞬即逝的惊慌失措。

罢了罢了。多希望自己也可以有那么一点儿缺心眼,可做来哪有说得轻巧?

**************************************

响河没想到从来没把七月初七当回事的自己会在情人节这天被林泽生载来载去地感受七夕的节日气氛。

吃晚饭时他说,还好是去话剧院看戏,要是去电影院,保不准门口会有卖鲜花的人上来围着你敲竹杠。

响河竟无言以对。

敢情他是为了照顾她的感受才不去看一百块就能解决的电影,而是选择了上千的话剧情侣套票?

林泽生见她无动于衷,又说他是不在意被人敲竹杠的,毕竟一年才一次,更没想到响河会答应他的请求。


古人说得好,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早知道自己会失口答应赴约,她就该像小宋那样期盼family day不要推迟。

现在想想,真是活该自己母胎单身。

周日下午家教结束,叶老留响河吃晚饭。响河之所以没拒绝,是因为暑假快要结束,她的任务也算是顺利完成了。如果要告别,自然没有比在饭桌上更合适的了。

思益明面上没有留她的意思,可私下里却约了响河有空时陪她去挑礼物。而且当顾总请求响河继续留下来时,思益并没有拒绝。

这个傲娇的小公主在想什么,没人捉摸得透,想到这里响河看了一眼叶老,又往顾恒脸上随意一遛,没想到顾恒也在看她,那眼神似乎看了很久,嘴角含有隐隐的笑意。


回家的路上,顾恒主动提出要与响河约会,响河自然不允。鬼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人前做戏就够她犯难的了,私下里凭什么还要委屈自己?

“不是我说自己好,跟我出去,一般受委屈的都是我好嘛?”顾恒幽默地回还,并不在意响河的拒绝。

自从筱辰的事解决之后,响河渐渐在顾恒面前卸下敌意,这也让她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顾恒。

“拜托,怎么说我们也是男女有别,以后发生那种事,能不能提前通知我一声?”响河不自觉地抱怨道。

“什么那种事?”

响河说的是那天在杨坞老家发生的事。那天正当他们在争吵时,顾恒注意到门外的动静,他立即屈身靠近,假装与她亲热。

面对靠得这么近的一张脸,要说不脸红心跳那都是假的,响河瞬间就定住了。

“还挺听话。”事后顾恒取笑她,叫她一肚子火瞬间就泄没了。

响河心里虽然希望谢宇婷别误会,但顾恒摆明了就想她误会点什么。回想那会,从卧室门口望进去,他们的姿势想不让人误会都难吧。

“你确定是谢宇婷?”

“嗯。”

“那你能以你的人格担保说你那天没偷看我的笔记本?”

“你这么不相信我干脆不要和我合作好了。”

响河竟接不上话,只能鼻孔出气。

“你看你,没话说又不服气的时候,就知道鼻孔出气。”

所以顾恒的邀请,她还是拒绝了,拒绝的理由是要去看一场期待已久的话剧。

如果说有一部作品将开心麻花的名字带到大江南北,那一定是《乌龙山伯爵》。这部被众多票友点评为“开心麻花史上最经典的爆笑舞台剧”因为响河的缺席,晓江在读研期间一直忍着没去看。

她常安慰响河,好剧常在,票友难寻。晓江是群里出了名的群居动物,如果叫她一个人去看话剧,她宁愿不去。

这回开心麻花连演三场,从周六到周一,她们在两个月前就发了心说要去看。结果却因为便宜的票一早便被抢光,她俩都有事忙,谁也给不出个准话,此事不知不觉就被搁置了。虽然搁置了,却时不时地要撩拨一下蠢蠢欲动的心。

所以响河一看微信说要去看话剧,都没深思哪来的5排1号、3号这么好的位置,立马回复了三个字“好好好”。

洗完澡躺床上刷微信,定睛一看,响河发现发信息过来的哪是晓江,分明就是林泽生!

真是瞎了自己这双钛合金狗眼!响河嘴里念念有词,把哈根达斯捣成了烂泥。


“你在说什么?”

刚才在剧场笑得太猛了,现在嗓子还有点疼,或许就是应了“乐极生悲”的道理,这会坐下来想到晓江,响河觉得自己背叛了朋友、舍弃了朋友,心里感到满满的歉疚。

“谁叫你爱话剧胜过其他呢。”林泽生在一旁打哈哈。

这样岂不更显得她是个狼心狗肺的人?晓江可是等了两年才等到和她一起去看话剧的机会呢。

“这只能说明她对话剧还不够热爱,真正爱一样东西,又怎么会有借口呢?”

响河听后更觉郁闷,可又顾及到是他请的客,不好得理不饶人,只得继续握着勺子闷不吭声地捣鼓着冰淇淋。

“它跟你有仇啊”,林泽生握住她的右手,讨好她说:“行行行,今天是我的错,下次带上你那位朋友,我请客我们再去看一次开心麻花,这样你心里总好受些了吧?”

响河手一抖,面色尴尬,“太—太冷了,对牙齿不好,我想捣碎点再吃。”

她低着头专心啃球,啃得满嘴都是奶油。林泽生又递过来餐巾纸,作势要帮她擦,响河仓促回绝。

他觉得这么逗响河很有趣。

响河一边擦着嘴,一边抬头,只见他深情款款地看着她,叫她不知所措,三两下胡乱解决了。

响河在感情上向来是个干爽利落的人,那些被她呼来喝去、勾肩搭背的男人之所以打从一开始就没把她当女人看,那是因为响河的所有举动都保持在一个无性别差异的基础上。

她知道黑白之间还有灰色地带,只是她不乐意去接受。而男女关系之间的暧昧地带,更是她不熟稔并且难以理解与适应的。

如果说在别的女人眼里这是朋友之间很自然的举动,那么对响河而言林泽生这就算越界了。

行为可以出错,动机却不可不纯。

村上春树说:如果我爱你,而你也正巧爱我。你头发乱了的时候,我会笑笑地替你拨一拨,然后,手还留恋地在你发上多待几秒。但是,如果我爱你,而你不巧地不爱我。你头发乱了,我只会轻轻地告诉你,你头发乱了。

响河要的,大概就是这样的爱情,也是这样的友情。


“你刚才说你的票是你大学同学给你的?”走出哈根达斯的店门口,扑面而来一股香浓的气味。对面就是星巴克,响河刚才点了提拉米苏口味的冰淇淋,现在闻到咖啡味,感觉有点犯腻。

“是呀,人家情侣没空,才把票转给我的。”

响河并不介意和朋友一起看话剧,但在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人一起,做着错误的事,任谁都不乐意。好在《乌龙山伯爵》实在给力,能让她全神贯注到忽视身边人和满空气的爱恋气氛。

“走吧,我送你回去。”林泽生推开玻璃门,让响河先走。

响河看他已在门外,于是扶住门把手,示意他先出去。在国外,只要后面有人,走在前面的人都会扶住门把手,等到后面的人接上,才会离开。这样就不会出现后面的来人因为顾着说话而被晃过来的门撞上的情况。

响河在法国待了两年,深谙这样的细节。

可是这会她却不小心松了手,就在门要撞上身后女人的刹那,一只手有力地抵住了它。

“好巧啊,响河,你也在。”向她打招呼的是赵连薇。而何峪风则站在一侧护着她。

“好巧。”她应声。

“你也来看电影?”赵连薇望望门外,“就你一个?”

这时林泽生又走进来,站在响河身后。

赵连薇顿时露出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


七月流火,天蝎座里最亮的一颗星发出火红的光亮后,渐渐向西坠落。

在台风来之前,最热的夏天已经先一步离开。


《岳响河》目录 第五章

下篇》》第五章7

岳响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