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情节梳理(十七)

      1.当日在聚贤庄被乔峰所杀的武林人物的子弟叫嚣要杀乔峰报仇,乔峰深感难以脱身,段誉却不顾情状与乔峰相认。玄慈请乔峰入殿,坦诚自己就是“带头大哥”,甘愿受死,乔峰选择了原谅。玄慈让乔峰暂避锋头,从后山而出,乔峰拒绝,从容对敌。

      2.慕容复想替群雄出头报仇,以收买人心;丁春秋因刚才被乔峰抢走阿紫,脸上无光;施坦之因欲报杀父亡仇,三人齐向乔峰发难。虚竹上前,认了这个与段誉结拜时就结拜的大哥。虚竹对阵丁春秋,欲清理门户,乔峰一对二,渐感不支,段誉加入助攻慕容复,乔峰踢断施坦之双腿。场上二对二陷入胶着状态,灵鹫宫八部率三十六洞主、七十二岛主来助威。

      3.段誉六脉神剑越使越娴熟,慕容复渐渐难以招架,心灰意冷,横剑便往脖子中抹去。猛听得破空声大作,一灰袍僧人弹暗器震脱慕容复长剑,对慕容复一顿严辞训斥,这便是假传雁门信息后见事迹败露后假死的慕容博。当年他欲挑起辽、宋矛盾,从而渔翁获利,完成其复国美梦,导致萧峰一家悲剧。

      4.灰袍僧点名与乔峰切磋武艺,一个黑衣僧,如一头大鹰般扑将下来,却正是把乔峰从聚贤庄救走的黑衣大汉。灰衣、黑衣两僧却相识,都互指对方偷盗本寺的武功秘本,且对战过三次,互知对方武功功底,于是罢手不战。虚竹兀自与丁春秋酣战,菊剑投酒与虚竹,暗示他化酒为冰,给丁春秋种上生死符,虚竹依言施为,丁春秋中符退下,奇痒无比,风度尽失,星宿派纷纷倒戈,投入灵鹫宫。

      5.打斗暂停,玄慈命少林执法僧完成对虚竹的惩戒,虚竹脱衣受刑,忽听得一个女子尖锐的声音叫道:“且慢!”原来是孙二娘,她见虚竹背上九个戒点香疤,认出是自己儿子,泣不成声,扬言要找当年抢走自己孩儿的人报仇。黑衣僧人站起承认是自己做的,并指出虚竹父亲是少林一高僧,众人哗然。原来黑衣僧人就是跳崖未死的萧远山,愤恨有人抢去他的孩子,家破人亡,夫妇父子,不得团聚,三十年来,隐伏在少林寺旁,发现玄慈与孙二娘私情,抢走其孩子,放在少林菜园中,以泄心头之恨。

      6.萧峰与萧远山父子相认,萧远山承认杀乔峰养父母、玄苦师父、谭婆等人,只因为他们袒护玄慈,萧峰知玄慈是为人所骗,不欲报仇。萧远山逼孙二娘说出虚竹的父亲,二娘坚决不说。玄慈从容承认自己是虚竹之父,也是“带头大哥”,甘愿伏法伏诛。又指名是慕容复假传音讯,萧远山父子才知灰衣僧才是始作俑者,真正的仇人找到。慕容复疾奔向后山,萧远山父子追上,慕容复也赶紧追复活的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