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生命中的室友(2)

                 夜谈会(1)

  夜谈会是我们宿舍的常例,每天晚上下自习,口头上信誓旦旦说今天晚上要好好休息,结果都是这样的:

老幺:‘你们知道吗....’

我:‘对对对,你知道嘛,级长今天。。。’

然后。。。。。。。。。。。。。。。

  有一次,我们宿舍开启了小时候倒霉囧事的讨论,小幺说她只记得她是总喜欢和别人炸水缸,我默默翻了一个白眼:是吗?那和我一起学游泳,被教练一脚踢进水里的是谁?因为小幺是个旱鸭子,所以当初游泳的时候,每天都像快溺水一样咕嘟咕嘟吐泡泡,朝着岸边大叫:‘救命啊!救命啊!教练谋杀啦!’还是无人相救,只好自己狗刨上岸,无比狼藉。。。

她们有被炸的,有被撞的 可都没有我历史那么黑。。。记得我妈妈和我说,在我小小的时候,刚刚学会走路妈妈在外面做饭,我就一个劲的走啊走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卫生间,我可爱的小脚就这么一滑。。。啪!摔了,更重要的是,我的头卡在了瓷缸里没有出来,我妈拔也拔不了,最后只好默默把卫生间拆了。。。从此之后,她们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叫我壹壹,而是叫我粪坑妹。。。。

 其实我还有囧事,就是总是叫错二姐姐的名字,总是偷吃四姐姐的零食,总是和二姐姐冲回宿舍,却双双没有带钥匙万般无奈发出尖叫,总是走路走不稳,总是第二天洗完熏得全宿舍人逃跑,还总是看着老十在夜谈会之前吃辣条,六六在看小说,老幺精在玩手机,其他的你们,默默听,吵吵笑,直到宿管一束强光:‘‘干嘛的,马上睡觉,翻天了!’’

 我们就带着笑料,带着梦想和希冀,在午夜与周公相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