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如何改变思维,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自我突破

01 什么是人生真正的困境

想想看,你所经历的困境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在黑暗中迷茫没有方向?或是尝试努力后,几乎没有什么改变的那种窒息?

但我认为,你所有困境的本质,其实都是选择的问题。


比如你偶尔去一趟西餐厅,对芝士大虾或香草羊排存在选择的困境。

或者你新到一家公司,对“趋炎附势你的领导”或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存在困惑。

再比如有人说,北上广容不下肉身,三四线放不下灵魂。你根本不知,如何选择未来。

当然更多时候你连选项都没有,比如你和另一半最近相处难受,就是不知道选择什么方式去改善彼此。


但你有没有想过,选择为什么这么困难?恐怕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反馈。

你的一天大大小小会经历几百次选择,只是99%以上的选择都被你的潜意识机制,以默认“确定”的方式完成了。

比如你早上起来要不要喝水?坐飞机是选择靠窗还是过道?和同事在电梯相遇是say hello还是微笑点头?


只是这些问题在长期体验中是趋于稳定的确定性反馈:早上喝一杯水有身体舒服的反馈,倾向过道是因为可以早点下飞机,电梯直接打招呼是因为同事的回应也更好。

但人生的困境在于,我们如何要面对那些不确定性反馈(Uncertainty-feedback)。


02 为什么自我突破十分困难?

寻求自我突破的过程,本质是一个把“不确定性反馈”变为“确定性反馈”的过程。

几乎每一个减肥的人,都梦想获得一个“确定一个月就能瘦15kg”的方法。而如果你正在找工作,肯定也渴望得到一个“确定能面试通过”的技能。

所以你会付出行动,不断尝试。但所有的改变,都可能遭遇两难问题:


1、内部反馈的乏力

你尝试写一个公众号,一开始你自己会感觉成就感特别大,自己都暗自佩服“原来我也能写这么好的文章”,家人朋友也会惊叹你会写这么好的文章,积极地给你许多反馈。所以你很有动力去写每一篇。

但随着时间推移,无论你自己或身边人的对于这种新鲜刺激逐渐变少,形成了对数增长的效果(一开始增长明显,后来趋于平缓)。

几乎所有的内部反馈都是如此,比如健身、学一个新的技能,刚开始的改变会很大,但会迅速进入瓶颈期。

2、外部反馈的不及时

如果我们从内部反馈中得不到有力的反馈,我们就会寻找依赖外部反馈。

比如你公众号的粉丝的反馈,但这往往是一种指数增长的模式(一开始增长平缓,到了某个节点后增长明显)。

再比如你尝试改变你孩子的坏习惯,一开始的效果反馈并不明显,到后面才会更好一些。

但多数人的自我突破就倒在内部反馈耗竭,又迟迟等不到外部反馈(拐点)到来的那一刻。


03 解决方案

面对这个两难问题,你该如何调整?

有一个启发是,想想在原始社会,原始人生活的不确定性远比现代人高出很多,他们是如何去应对呢?

原始人的生存法则里,没有现代人那么的复杂干扰。理解他们的规则,很容易让我们找到事物的本质。


比如我想到了“原始人如何熬一锅鲜汤”的场景,我列出其中最重要三个方面,方便你的形象化理解:

1、 “肉块和蔬菜”,煮汤首先得有食材,丰富的食材通过互换才能获得。这是自我突破的第一层,核心是如何从价值表达思维价值供给思维。

2、“火堆”,原始人对于火有控制才能煮汤。这是第二层,核心从从自我控制自我赋能。

3、“盐粒”,撒盐是煮汤的最后一步,盐入汤内看不见了,却无处不在。这是第三层,核心是从自我思维我思维。


04 “肉块和蔬菜”,从价值表达到价值供给。

一个原始部落的男人狩猎到一头野猪,突然得到了很多肉。但是晚上想吃蔬菜水果怎么办呢?那就拿出一小块肉和负责采集的女人换。如果要煮一锅汤,那就还需要再拿出一些肉,换一些锅碗,再换一些盐。

要活下来,你就要提供自己的价值去交换别人的价值,这是人类社会最核心的生存法则,价值供给。


情况如果稍微复杂一些,比如某一天在部落市场,男人提供狩猎回来的肉,但却有十个女人提供蔬菜。

女人感到“肉”这个资源的稀缺,就会极力去夸大自己今天采摘的菜果有多好,甚至贬低别人的有多烂。

人是社会性动物,为了生存,人类个体就必须要对群体展现自己的一定价值。这是边缘生存法则,价值表达。


但叫嚣几句“我的东西更好”(价值表达)远比“我要提供给你足够满意的菜果”(价值供给)要容易很多。

所以这个世界逐渐就行成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很多人更注重表达价值而非提供价值。

比如你经常会在办公室看到许多人都在极力维护“我是对的”,“我比你强”,却忽略了自己能为别人提供什么价值。

那些处理不好自己感情的人也同样如此,太注重表达自己的付出太多,却忽略了提供舒适、关爱等价值。


这是尝试自我突破的第一步,如何去提供价值,从而在外部中获得反馈。

在之后“自我突破”这个系列中,我会用4篇文章,分别从“思维”、“学习”、“技能”“分析”四个角度去探讨“如何提高价值”这个话题。


05 “火堆”,从控制思维到赋能思维

自从发明了钻木取火,获得对火的控制,原始人才能开始烤肉或煮汤。

对于火的使用表面来看是一种控制,但最核心的其实是源源不断添加的木材。

对于自我突破也同样如此。表面看来,那些大神都是通过高度自我管控才实现突破。但实际他们是做好了“赋能”,即源源不断赋予自我或团队以能量。


什么概念呢?给大家分享一个故事就明白了:

作为曾经的公路自行车爱好者,有一次我和一个前省级公路自行车队的朋友在周末相约骑行。当天很热,我们的目标是70km外的一个古镇,当天来回。那是我第一次骑那么远。

在一段持续上坡后,我就累得不行了。即使停下来几次还是很累,朋友仔细观测后,发现是我骑行姿势的问题,导致单次呼吸的时候,没有大量的氧气进入肺部。

我调整以后好多了,但是骑了50km后,看着导航还有20km的距离,就又感觉不行了。

朋友的建议是,千万不要总是盯着最终那个目标。要研究每一段路,比如这个弯道如何去压弯,这个直道采取什么样的呼吸频率。

总之那次才真正学会了骑行,从小镇回来后的那70km就显得十分轻松了。

多数人以为的成功,就是咬紧牙关,拼搏到70km以后。但想想那个可怕的人生拐点,你需要坚持多久,才能达到。

记住一个概念,如果你是用意志力来完成突破,那多半你还停留在初级水平。

在高手的眼里,成长充满了乐趣。他们完全找到了沿途自我赋能的方法,源源不断给自己以能量。


这是尝试自我突破的第二步,如何从控制思维变为学会自我赋能,从而获得更多内部反馈。

在之后,我会用分别从“自律”、“效能”、“习惯”“工具”这四篇文章去探讨“如何自我赋能”这个话题。


06 “盐粒”,从自我思维到忘我思维

“原始人熬一锅鲜汤”的最后一步:盐入汤内,形态消失,却无处不在。这也是老子所说的“大象无形”,最厉害的,往往都看不到形态,也就是“忘我”境界。

但多数时候我们更像汤内的一根骨头,永远保持着自我的形态。因为有了自我,才会难以放下自己所谓的身份。这却是阻碍我们自我突破的,最关键原因。


为什么这么说呢?

开篇讲到,你每天99%的决策都被潜意识自动完成,这很像一个原始部落。每天做事的,都是部落群众,它们人数众多力量强大,可以做狩猎、采集、修房子等等很多事。但是他们没有头脑,经常容易冲动。他们其实就是弗洛伊德所说的“本我”的部分。

而部落里有个酋长,负责处理群众无法处理的脑力问题。他地位最高,控制着群众。不过因为力量有限,也经常出现失控的情况,这就是“自我”的那部分。

而原始部落都崇拜神、图腾这些东西,这些是他们生命的意义,也有道德约束。这就是“超我”那部分。

弗洛伊德的观点是,我们应该发挥图腾崇拜(超我),让酋长(自我)加强管理,打压群众(本我)。因为原始群众(本我)的脑子简单,他们自私,充满欲望。应该被好好约束,才能让整个部落发展更好。

这就是我们从小接受的价值观,发展道德等“超我”,让理性的“自我”来约束感性的“本我”

但自弗洛伊德以后,西方主流心理学派却提出了不一样的观点。

比如温尼科特提出:“让你的本能排山倒海般涌出!”其含义是,应该让原始部落群众自由发挥力量,他们才是决定部落命运的绝对力量。

之所以我们的“本我”经常被“自我”压抑,主要是因为“自我”这个酋长具有语言能力,他可以对任何事进行评判。然后那些部落群众就跟着傻乎乎的相信了,导致他们根本发挥不出应有的潜能。

所以,最高级的自我突破,其实是忘掉“自我”,发挥“本我”。无论是老子追求的“无为”,佛的“无我”,马斯洛的“自我实现”,卡尼曼追求的“高峰体验”,都是在追求这种境界。这是我们人生突破的第三个阶段。

之后我会从“兴趣”、“天赋”、“放下”、“意义”这四个方面去探讨,我们如何放下自我,到达忘我之境。


07 结语

总结一下,我们所有的困境都是因为没有确定性的选择而产生,而选择的关键在于反馈。

反馈是由内部和外部构成,外部反馈应该由提供价值来获得,而内部反馈应该自我赋能来获得。

而最顶级的高手是应该不断追求忘我境界,放弃自我和对他人的评判,才能完全发挥潜意识的无穷力量,实现自我突破。

请问你最想实现的“自我突破”是什么呢?可以写在评论区,我看能否在之后的文章中写出来探讨。


想起《三体》中有一段这样的话:

生存在宇宙中,本身就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人类有了这样一种幻想,认为生存是唾手可得的,这就是他们失败的根本原因。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努力生存,最伟大的生存就是活出最初的本我。

致敬,那些正在努力寻求自我突破的人。

End.


『说明』

这是“无处不在的自我突破”系列开篇,之后此系列会有12篇更新,敬请期待!

(👇此文写了整整1周时间,你只需要花1秒钟,点亮下面的“喜欢”,就可收藏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