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星:创造经济体链是区块链创业的最大机会

内容来源:三点钟区块链 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

本文由HiBlock区块链社区编辑根据三点钟区块链群讨论消息整理而成。


陈伟星

一、加密货币设计的核心-共识

区块链的出现,让自由市场和多货币竞争出现了可能,也让现代金融市场中的估值模型的竞争出现了可能,更让人们的信任共识的竞争出现了可能。而加密技术,让人类保护自己的财产出现了可能,全球化的币币交易,让人类的自由选择出现了可能。所以,人类往美好的方向演化的秩序,有了技术性的可能。技术是可靠的,是明确的,而思想容易成为神话。

产权保护、自由选择、竞争,三者是人类向富足、平等、多样的美好社会演化的前提条件。区块链为这个前提条件提供了可靠强大的技术手段。

凯恩斯的有效需求政策显然失败了,他们并没有消除商业周期。推出布雷登森林体系,形成的金融工程将工人的钱转移给了金融家,金融工程取代了生产力创新(来主要分配财富)。

所谓的“共识机制”,不一定是pow、pos或者其他,而是人们对币的产生规则、基础流通规则、消亡规则等整体的共识,通过数学和程序语言,来做一个trustless的共识。这就是我说的加密货币如何设计的核心,共识是人类合作的前提。

我觉得从加密货币设计的核心目标看,如何让币值得被“储蓄”,和如何让币有足够“流动性”,两者合在一起,我称之为“甲方流动性”,也就是谈判主动的那一方要求对方支付的币而产生的流动性。

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得理解老百姓的预期和需求,所有的币都应该为百姓的预期和需求而设计,设计出让老百姓信任的币,不同的信任程度,就会出现不同的相对价格。

整个人类协作的需求是非常丰富的,所以币的共识设计也是非常丰富的。

比特币是其中的一种共识机制,通过足够的去中心化、简单、不可操控、安全性,实现了全人类的储蓄和记账的需求。想设计出代替比特币的竞争币,已经没有了天时地利人和,但fork机制,让比特币有了被竞争的可能性。

我个人认为fork bch,实际上是为比特币引入了竞争的可能性,好比一个在野党,每个人都可以组建在野党。当比特币在天时地利人和上足够完美,实际上bch几乎没有希望上台,除非有人恶意地想要控制btc当人们的竞争的预期,是的,bch依然有自己的价值。而eth,开创了blockchain建立智能生态的先河。

类似eth、qtum、eos这样的基础链,我们把它们称之为community的生态商业模式。类似我们互联网时代的market place,往往是最大的机会。它们的核心竞争力和核心门槛,是如何让自己链上的生态币形成网络效应。我们可以把任何一条基础链看成是建设城市社群。链的底层功能,好比这个城市的马路、河道、水电煤;链上的token,好比这个城市的产业。如果这个城市的产业,有了上下游的关联锚定,就有了产业的集群效应,于是就产生了这个城市的竞争门槛。

当然这个城市的品牌也是很好的竞争门槛,所有先发者在品牌上,产业引入、建立产业互动等方面,有了自己的优势;另外基础链的基金会,也是一定的优势(当然也有不好的地方);基金会可以比作这个城市的招商引资基金,可以吸引生态成员入驻这个基础链。从这个角度看,如果早先高估值的基础链,如tron、量子链、eos、eth等等,即使吹了很多牛,还有很多不靠谱,但已经有了很强的先发优势。那些有基金会的链,只要创始人不发神经或者不被政府消灭肉身,基本就是与区块链同运了。

现在基础主链的最大问题是缺少治理机制,也缺少了链上生态协同的机制,基金会缺少透明度,当然基础的技术性能特别是安全性,都有很大的挑战。好比一个城市,人群聚集了,但没有警察、没有城市治理秩序、产业布局混乱。

这里我要回过头来,再普及一个经济学常识。人类的财富,实际上分成两种:一种叫做信用财富,比如货币、友情、亲情、信任、承诺等,可以用以获取人类需要享用的东西;一种是实际财富,就是直接可以给人类带来享用的东西。实际财富在数字时代发生剧烈的变迁,任何实际财富,都是人类用时间组合能源、原子(物质)、比特(数字)三者而形成的。

我们可以把人类的财富分为四类:

1、基于物质的商品

2、基于物质的服务

3、基于数字的商品

4、基于数字的服务

未来的世界中,这四种实际财富的比例类似1:2:3:4,后者可能还会不断增加。所谓商品的定义,是提前能准备好的人们需要的东西;所谓服务的定义,是实时准备提供的人们需要的东西。

所以区块链上,先把技术数字的商品和服务上链,就是最大的机会!未来70%的实际财富,是基于数字的商品与服务,我们要快速把这些实际财富上链,就能更加快速的锚定“信用的价值”。

信用财富是间接创造实际财富的东西。只要我们正确地劳动了,创造了,这个世界就多了很多财富。哪怕我们是为讨好身边的一群人,用灿烂的微笑使得他们开心,实际上也是创造了实际财富。如果没有了信用,我们就不愿意去创造财富,甚至消灭财富,一句恶语,一次打架,一次战争,都是因为没了信用。所以信用是非常重要的,让这个世界充满爱,充满信用,充满友情,就能让更多人愿意去劳动和创造,实际财富就会不断增加,人们也会因此而更加幸福。

区块链就是一种创造信用的机器,任何一个人,讲一个故事,就可以创造出各种特点(共识机制)的信用,随着故事的不断演进和实现,信用就会越来越高。这些信用不断的激励人劳动和创造,正确的劳动和创造不断带来更高的信用,正向循环不断创造信用财富和实际财富。如果劳动和创造得不对,或者产生了欺诈,信用就降低甚至消失。

我们通过竞争,让年轻人不断地去发现机会、去尝试,我们先去相信他,然后逐步来看是提高信用还是降低信用。所以我并不担心现在的泡沫,反而越大的泡沫会吸引更多的更优秀的竞争者进来,来实现更好的信用财富与实际财富的正向循环。在区块链世界,竞争才是调整的最好手段。

区块链时代,不需要消费信贷,只有鼓励生产的信贷,才能创造财富。永远要回归的萨伊法则(请自行百度了解萨伊法则)去思考问题。

二、关于“经济体链”的投资机会

“经济体链”是我自己定义的,就是特色产业带动的链。所谓特色产业带动的链,或者特色产业带动的community,打法是实现一个产业的优势,因为这个产业本身的网络效益和数据效应(规模效应),来提高community的门槛。但是区块链上的网络效应不是收益的垄断,而是类似“工会”一样的集群,通过平台内竞争来提高生产力。

我觉得任何链都不应该有收入的账户,任何基金会都应该归属于所有的持币者和被持币者决策;过大的基金会,都应该按一定的方式销毁掉。当然,我相信这些“应该”仍然会有竞争和政治博弈来解决。

所以即使特色产业产生了网络效应,造成了“垄断”,依然不用去追求利润,不会造成对消费者的伤害。而对比公司制与资产负债表共识,公司大了形成垄断了,就会不断地追求收入和利润的增长,与“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使命,也开始产生了矛盾。经济体链,要取消平台的利润,但依然会保证平台创造者的价值激励,可以通过coin的货币效应、权力设计、紧缩机制等方式,使得创造者可以通过早期持有的币增值而获益。

所谓的调整生产关系,就是协调消费者、所有者、劳动者、组织者与创造者这五类人的利益激励。我们要观察交易市场对价格的决定机制,创造性的设计共识,让这五类人在合适的激励下更加努力的工作,来维持币的竞争力,提高相对价格。

刚才讲的治理机制,因为当前的链的资产以及跨链的资产,一方面利于个人保护,另一方面其机制是让群体来决策,这样很多资产的使用、流向等决策权力缺失trustless的机制,使得很容易人为造假。所以国家要监管、要提醒、要整治犯了错的人,因为只能靠人为的机制。

经济体链的发生,关键得有一个带动的产业。比如横店影视城,带动了整个横店的发展,依然是个commucity,但是被特色带动的。

三、公司币改的投资机会

现在提供生产力的组织,绝大部分都是用公司制的形式存在的。这种制度已经超过上百年,虽有改进,但基本是统一框架下的。公司制的核心是有限责任的法人、股权与资产负债表。股权是分配机制,股权证券化以后,资产负债表就是定价的主要共识机制。当泡沫化足够大以后,我们的p/e rates的估值模型,实际上失去了早先的意义,而变成单纯的、被不同股权相对价格,以及进入资本市场的货币量锚定的共识机制。传统金融工程的共识机制是非常单一的,并且被单一货币锚定,机制性的问题蕴含了巨大的债务风险,这些刚才讲了,是个落后的、危险的机制。但是即使这样,在一定时间内,传统的公司,特别基于物质的商品与服务的公司,不会币改。引起币改的原因是“大泡沫”,就和当时大家拆vie回来一样。

当前的环境下,基于数字商品与服务的公司,特别是适合经济体化的公司,进行币改,是最好的机会。如果这个公司,在传统的监管下有一定的灰色,或者国际化特征明显,有不确定性的政策风险,就更适合币改。虽然我们现在的smart contracts还非常原始,但程序员们会不断的改进。即便如此,我相信公司币改是会不断发生的,根源是,在未来的三年内,“大泡沫”会不断的变大!

以下三个原因会不断让不同类型的公司尝试币改。

第一,大泡沫,随着比特币增长的超级大泡沫;

第二,不断创新的共识算法模型可以被参考;

第三,随着区块链技术不断提高后的智能合约和高效性!

币改的形式也是多样的,是可以和公司股权制并存的,类似ht,bnb。这个大泡沫,我认为是健康的大泡沫,是人类信用的大泡沫,如同爱情、友情,我愿意与你白头偕老还是两肋插刀,这是人的意识形态,只要能与实际财富不断正向循环起来,就能长期不断的增长。

当然,因为比特币的持有者中投机者还很多,没有足够的长期储蓄者,这个泡沫会不断的震荡,强烈的震荡!每一次震荡,都是提高信仰者人数和信心的过程。每一次震荡的价格底线,基本可以看成是上一次开始回调的点附近,因为每一次回调都是清理投机者的过程。当前的环境下,因为法币通道不畅,会阶段性的被做空者短时间操控,割投机者的韭菜。

四、加密货币的使用

接下来聊聊币的使用是否会引起inflation和deflation,和币到底如何使用。

未来会有无数种币,各种衍生的币,各种“共识机制”下的币,以及一个温水煮青蛙式的计价货币转换和多样化的过程。人类这100年习惯了单一货币与单一货币计价,不太容易习惯一个多货币时代的计价交换模式。但在图灵完备的条件下,任何一个问题,实际上都是一个机会,可以用来创造以获得创造者的财富。

原来单一货币体系下的inflation和deflation,我们认为不好的部分,实际上是因为货币效应引起的inflation和deflation。如果是由于底层劳动力价格上涨或者科技进步生产力提高引起的inflation和deflation,实际上都有有利的。涨价的涨价,使得劳动者劳动回报提高,跌价的跌价,使得老百姓享受科技进步的红利。

但原来单货币体系下,如果经济增长了,货币供给不提高,以及有钱人愿意储蓄,导致外界流通的货币可能减少,形成通货紧缩。这种货币现象会导致老百姓减少消费,和提升投资的隐形成本,所以不利于经济的发展。如果科技没有突破性的增长,实际上老百姓的财富分配是相对稳定的,储蓄的量不会突然增加,商品供应量也不会突然快速增加,使得在18-19世纪历史也有上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出现恶性的通货紧缩。

在原来单货币体系下,如果货币过度印刷,银行过度放贷,外面流通的货币变多,就会引起通货膨胀。适度的通货膨胀,会促进消费和降低隐形的投资成本。但如果通货膨胀过度,就会伤害经济。

现在区块链时代的多货币体系下,原来单一货币的前提没有了,比特币变成了尺度货币,而不一定是支付货币。货币总量是随着创造者的创新数量,成功和失败来决定的。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制造了6000亿美元的加密货币,事实上,我们任何一个持币者,都可以通过抵押来设计对应法币比如美元价值的token。也就说,只要加密货币不断增长,加密货币体系这些IT屌丝们就可以制造原来的法币对应的token。但是,并不见得会引起通货膨胀,因为实际上我们在支付的时候,我们受到了兑换的流动性影响。

未来加密货币的使用,就是会受到流动性的广泛影响,而流动性的缺失,依然是个机会,会导致众多的衍生品诞生,来提供消费者所需要的一定的流动性。未来大部分token是会有很少的流动性的,但却会锚定一定的价值。而我们设计加密货币的时候,就需要把流动性放在第一位来考虑。

流动性的设计有三个层面:

第一、只多不空的流动性。靠币的价值锚定,然后通过销毁或者锁定的机制,来保证买入后不卖出或者不私自卖出。

第二、使用的流动性。靠生态的支持,生产力组织接受币,并且愿意储蓄一定时间。

第三、交易的流动性。靠社群的人数和交易所的支持(交易对数量)。

现在大部分人都是看中了交易对数量和社群人数的流动性,前两种流动性还很少。但未来的“生产力币”竞争中,前面的流动性更为重要,特别是第一种流动性,会影响到后面两种流动性。而我们日常的使用者,普通老百姓会愿意接受相对稳定的币,比如类sdr的设计;或者自己熟悉的币,比如法币、比特币;或者生产力提供者早前约定的币;或者是接受者相信的币;或者是劳动提供者被动勉强能接受的币。

所以流动性是未来加密货币经济体中最为重要的东西,也是各种量化投资的重大机会。未来大部分流动性是机器人提供的,而不是投机者去炒币!所以我在投资机会中也讲了,量化投资是区块链时代的大投资机会。

最后讲一点:在区块链时代,投资是一种对梦想的消费;库存可以变成可流转的token。这两点,对劳动者与创造者是极大的激励和风险释放,是人类走向富足、平等、多样社会的重要变革。

原文链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