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散记:寻访阳明洞

文/王少明

初春时,在沈阳参观张氏帅府,纪念馆中有一幅张学良曾被幽居在阳明洞的照片,山洞上面 “阳明先生遗爱处”几个大字颇为显眼,在照片前,出神了很久。

实地寻访阳明洞则是另一番感受了。

“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贵阳当地植被覆盖率高,空气湿润,多雨水天气,气候凉爽,乃是夏日避暑的好去处。

恰好赶上个大晴天,乘车到修文县城,车行山间,群山苍翠,郁郁葱葱。修文县城距贵阳市区大约30公里,因行车速度较慢,一个小时左右到达修文县。

县城面积不大,很多楼宇依山而建,下车后,步行大约一千五百米左右,到了阳明文化园,阳明洞就在园中。园子为今人所建,大门气势恢宏,正门有 “知行合一”四个大字,正门的右侧是阳明纪念馆。

进入园中,来此参观的人甚少,行走了一会,遇一妇人携孩童向外走,所问之后,方知阳明洞就在山背面。

奔着指点的方向寻来,园中依然冷冷清清。

眼前一座扇形之山,上有古树参天,顺着侧面石阶拾级而上,迫近山洞,心情更为之激动。石阶附近有密密麻麻的竹林,向里望去,树木交错,树根覆盖着厚厚的青苔。

向上行进,绕到山之阳,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何陋轩”,当地群众自发为阳明修建的居室,源于“何陋之有”之意。向前约数百步,山体的中间部分,便是阳明洞。洞口苔痕苍绿,藤萝密布。山洞深约几十步,宽约十余步,高度恰有一人多高,四壁石乳凝结。入口处宽阔,越向内部变得越加狭窄。洞中水滴声不断,脚下汇集成小小的水溪。此时洞中空无一人,唯有滴滴答答的滴水声,仿佛在提示着时间的流逝。

山洞上方有明万历年间贵州宣慰使安国享书“阳明先生遗爱处”,几个大字颜色虽已变浅,仍能依稀可辨。山洞内部的侧面及顶部均有题字,皆为到此来寻访之人留下的题字,最早的是万历年间,其后历朝历代都有题字。

从洞中向外望去,远处群山连绵,郁郁葱葱,近处有一片水域,视野极为开阔。当年的龙场是一片荒夷之地,除了当地的少数民族,少有外人到此。阳明被贬龙场,当时的环境恶劣、瘴气严重、语言不通,这些都困难都被阳明一一克服。

当年的环境艰苦到什么程度呢,阳明到了龙场之后,忽一日,自京城而来经此地赴任的三人,携一子一仆,就住在不远处的驿站,阳明欲了解一下京城近况,可未及见面,三人在蜈蚣坡遭受瘴疠蛊毒相继死去。阳明虽不认识此三人,但不忍心其抛尸荒野,携带工具,将三人掩埋,并作《瘗旅文》。

“吾与尔皆中土之产,吾不知尔郡邑,尔乌为乎来为兹山之鬼乎?古者重去其乡,游宦不逾千里。吾以窜逐而来此,宜也。尔亦何辜乎?闻尔官吏目耳,俸不能五斗,尔率妻子躬耕可有也,胡为乎以五斗而易尔七尺之躯?又不足,而益以尔子与仆乎?呜呼伤哉!”。

仅为微薄俸禄而万里奔走,命丧他乡,阳明虽与之素昧平生,祭文写的真切感人,悲客之死也正印证了自身被贬的凄凉。

从这样一件事中,足以见得当时龙场环境之恶劣,生存之艰难。阳明处于山洞之中,经常沉浸于在思索之中。一天夜里,忽而惊坐起,口中发出惊呼之声,顿悟得道,阳明悟得“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误也”,被后世称为“龙场悟道”。阳明心学正如夜空中的一颗星,光耀后人。王文成公祠门上有这样的一副对联,“三载栖迟,洞古三深含至乐;一宵觉悟,文经武纬是全才。”

阳明在龙场创办龙岗书院,不断讲学,传播自己的思想,在讲学研讨中,逐步完善自己的思想,历经了“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三个阶段,从而形成了阳明心学的哲学体系。阳明弟子遍布社会各个阶层,明朝及清朝官位极高的大臣都是阳明弟子或是阳明思想的继承者,此中人物不胜枚举。

阳明心学影响之深远,在于完善和发展完整的人格之学,是直指人心灵之学。这在《传习录》及阳明的诗中都能读出来,诸如“无声无臭独知时,此是乾坤万有基。抛却自家无尽藏,沿门持钵效贫儿”。

最让人感慨的是阳明在平定宁王叛乱,挽救大明江山于危难之后,一直有隐退的想法,然公务缠身,为了百姓利益和社稷安危,在南方与土匪周旋,将盘踞多年的土匪扫荡殆尽。阳明所到之处,一直在寻访能隐居讲学的场所,从阳明的诗中就能读出来,“每逢山水地,便有卜居心。终岁风尘里,何年沧海浔?洞寒泉滴细,花暝石房深。青壁须留姓,他时好共寻。”

阳明晚年仍在奔走,在病重之时,多次向朝廷告假归乡而不被允许,最后知悉剩日无多,便自行返乡,在归乡途中去世,仅有当地的弟子在身边。当弟子问阳明还有遗言之时,阳明说了这样的话“吾心光明,夫复何言”。圣贤的一生自是在不断的求索,不断的精进,也是与各种苦难挫折搏斗的一生。

阳明洞前两棵高大的柏树,为阳明初到龙场时亲手栽种,历经几百年的风雨,如今已有几人合抱之势,郁郁苍苍的参天之状。

伫立此地,用手抚摸着其中的一颗大树,思绪难以平静。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历经落第、造贬,甚或各种危险和诽谤,加之自身的疾病,经过自身不断的追寻和探索,不断的自我完善,成为儒学的集大成者和发扬光大者。

参观完阳明洞,傍晚返回贵阳市区,在花果园小区,有一处小白宫,极为奢华,为当地一私营企业家的私人住所,据说斥资数亿元建成。小白宫的前面是一片水域,空间十分开阔,花果园小区被称之为亚洲最大的小区,有50多万人居住在这个小区里。高楼鳞次栉比,人来人往,可谓繁华热闹之所在。

白日的阳明洞和傍晚的小白宫成了鲜明的对比,阳明于山洞之中,居住三载,悟得良知之说,光耀千古,到此寻访之人寥寥无几;而在水畔的小白宫,豪华奢靡,游人如织。我们也能概可想见,再为丰盛的物质,没有思想和文化底蕴的支撑,也只能是一处人为的自然景观。对于整个人类有意义有价值的东西莫过于文化或是精神上的果实。

不禁想到,真正的快乐是精神上能够自给自足的快乐,而人生更大的意义和价值也在精神层面,这在阳明的心学中处处都可以感悟出来。

(201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