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们需要的,仅仅是一句安慰而已

字数 2378阅读 99

01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昨晚十点多突然接到闺密小安的电话,电话中她拖着哭腔问我忙不忙,这种情况我当然知道,她若不是实在扛不住了,定是不会这个点给我打来电话的,于是我放下手头的活回答:不忙。

然后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在电话这头静静地听她痛哭。许久她哽咽着说:我要离婚。这四个字如惊雷般震得我头瞬间老大,耳朵一度以为是幻听了。

小安和她先生是同学,从初中到高中,大学虽没有在同一所学校,但也在同一个城市。这样深厚的感情基础,不是一两句甜言密语可以代替的,更不是一天两天的关心可以取代的。她先生从初一开始就一直追着她,这么多年终于修成正果,应该可以说是对她如视珍宝一般。那么还有什么能破坏这段如此坚实的感情呢?不相信,不相信,还是不相信。

图片发自简书App

良久小安见我这边没有反应又清楚地说了一遍:我要离婚。这次我真的听清楚了,诧异地问:怎么了?她才哽咽着道出了事情原尾:

今天小安在单位忙碌一天,累成了狗,但临下班,科室主任又给她加了一份“好差事”,因为她工作效率高,临时接的这项计划就直接交给了小安。看着大家都在低头“假装”忙碌着,小安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委委屈屈地接下这活。

下班的时间一到大家瞬间结束了手头的工作。目送着同事们陆陆续续地下班,一个小时后整个办公区不见其他人影,小安一面气愤地飞快做着计划,一面心里暗骂领导的狡诈。

两个小时之后,小安终于完成计划,黑着脸交到领导那里,转身火速驱车回家。本来回到家先生已把晚饭准备好,应该是一件特幸福的事,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小安瞬间爆发。

先生询问她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她顿时找到了发泄口,噼里啪啦地开始抱怨,越抱怨越生气,最后直接批斗起领导来。

在她满心的委屈希望先生予以声援的时候,先生淡定的说:你工作效率高,多做点就多做点呗,这根本不算事。

好吧,就是这一句“根本不算事”瞬间点燃了战争的导火索,她顿时想起了跋扈的婆婆和嚣张的小姑子来到家里对她指手画脚的画面,处处与她为难的种种,那时候先生就是这种态度:她们说两句就说两句呗,都是我的至亲,我怎么好去说她们呢……

就这样小安把这些心里的郁结一股脑地倒了出来,该摔的摔,该砸的砸之后一个人跑出家门。此时已半夜11点多而她独自坐在车里打电话给我,并不知道要去哪里。

02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不在同一座城市,千里之外我都能感受到她心中的无助、疼痛和绝望。我明白,她之所以在先生面前那么肆无忌惮的抱怨,只是想在最亲近人身边换得些许安慰,哪怕是几句假惺惺的迎合,都可以让她爆发着的坏情绪烟消云散。

可是小安的先生每次都会让她失望透顶,他总会冷眼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评判发生在自己妻子身上某件事的对与错。他似乎忘记了对面这个委屈的女人是自己如视珍宝的妻子,一直都不懂妻子想要的是什么,而面对妻子的突然发飙,他表示非常不解,并且适时地火上浇油。最终成功地气走了自己最亲爱的人。

其实小安们只是简单地抱怨,寻求一个安慰的契机,而你正是她们的避风港,她们渴望在你这里短暂地栖息,寻求温暖,调适自己,明天还会以最好的姿态奔赴战场,她们是阳光的,她们也是明媚的,她们更是愈挫愈勇的。

03

图片发自简书App

对最亲近的人的安慰,我想没有人可以超过杨绛先生。

杨绛和钱钟书完婚之后共赴英国牛津大学留学,杨绛先生在《我们仨》中这样写到:

钟书这段时间一个人过日子,每天到产院探望,常苦着脸说:“我做坏事了。”他打翻了墨水瓶,把房东家的桌布染了。我说:“不要紧,我会洗。”

“墨水呀!”

“墨水也能洗。”

他就放心回去。然后他又做坏事了,把台灯砸了。我问明是怎样的灯,我说:“不要紧,我会修。”他又放心回去。

我说“不要紧”,他真的就放心了。……我住产院时他做的种种“坏事”,我回寓后,真的全都修好。

面对种种麻烦杨绛想到的并不是评价问题的对错,追究责任而是直接安慰钟书先生,让他放心,这些麻烦她都可以一一解决。身边陪伴着这样一位善解人意的智慧女子,想必钟书先生也是无比幸福的。

04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刚生完宝宝那阵子有些抑郁,一次偶然的机会加了一个同城妈妈群,大家在一起聊聊家庭、聊聊娃,彼此出谋献策,小心情竟然也开始慢慢地恢复。

在这个群里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有一个昵称“可爱”的宝妈,只要她一发言,大家都会禁言。起初还觉得老是这样她会不会很尴尬,不久我就了解到无人回应她的原因。

某天鑫鑫妈抱怨先生回家不做家务,偶尔出去喝酒,不懂得心疼自己……我们都是极为称职的听众,静静地聆听。可爱突然蹦出一句:你老公一定是出轨了。

接着有理有据地用很多别人身上的“事实”来支撑她刚刚所得出的结论,总之鑫鑫爸一定是出轨了,她必须马上采取行动,做好离婚的准备以及财产分割,如何把存款转出去的问题都说得极为详尽。

网络互动看不到鑫妈脸上是什么表情,但如果鑫妈真是信了她的话,我想鑫鑫家马上就会爆发一场大战。

私下较好的人都知道其实鑫鑫爸是个很顾家的男人,而且从来不在外面勾三搭四,能推的应酬也都尽量推掉回家陪她们娘俩。说他出轨简直是天方夜谭。但人在气头上的智商,尤其是哺乳期的女人还真是不好说。鑫妈之所以这么抱怨一定是鑫爸做了哪件小事让她不顺心了。

再后来我渐渐发现,无论聊到什么话题,可爱都会给出极其偏激的答案。孩子生病了,可爱就会怀疑孩子得了什么严重不治之症;夫妻闹矛盾了,她就给出先生出轨的结论;婆媳不合,她更是给出直接把婆婆赶出去的答案……

05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生总会有起起落落,我们虽然保持着“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那份坚定,但释放出心中负面情绪的过程也必不可少。

每个人都希望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把垃圾到出去,顺便洗涤一下不算宁静的内心。但让人郁闷的是:自己的垃圾不但没有倒出去,却赶上了一阵恶风吹自己一身脏。

作为最亲最近的人其实要做的很简单,你只要负责聆听,你只要负责安慰即可,你就像冰冷漆黑的夜里一盏温暖的桔灯,远远地看见你守候在哪里,他们的心就会慢慢变暖。千万不要站在高处,客观地分析事情的对错,予以相应的评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