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明 | 两对明式黄花梨高靠背嵌百宝南官帽椅鉴赏

明式家具的美被王世襄先生概括成五美:材质美、造型美、结构美、雕刻美、装饰美。我们今天赏析两对黄花梨高靠背周制南官帽椅。 它很好的诠释了明式家具低调华美、简约却不简单的历史时代特征,是非常难得的珍品。


黄花梨嵌百宝花鸟纹大南官帽椅

黄花梨嵌百宝花鸟纹大南官帽椅尺寸:长62厘米;宽47厘米;高120厘米。 此对椅子出现在2011年的嘉德秋拍 ——姚黄魏紫明清古典家具专场。看尺寸,此椅子是“人高马大”的款。最为突出的就是椅子靠背黄花梨独板镶嵌百宝花鸟纹。此椅子成对出现,弧度优美的搭脑与靠背结合处向上出斜坡,搭脑两端与后立柱以挖烟袋榫相接。两根立柱与椅子后腿一木连做,以增强椅子架构的稳定性。椅子前腿和鹅脖也是一木连做,鹅脖与扶手的以挖烟袋锅榫相接。扶手下施联帮棍。椅盘用格角攒边,内框踩边打眼做棕藤软屉。椅盘下三面装素券口,椅子后安素牙条。椅子腿足间施“步步高”管脚枨。脚踏及两侧管脚枨下施素牙条。


黄花梨高靠背南官帽椅椅背板嵌百宝

椅子能成对及成堂保存,相对于单只的椅子要珍贵许多。难得的是,传世的此类嵌百宝“周制”南官帽椅也是屈指可数。明末扬州工匠周翥将家具嵌百宝做得精巧完美。后人将此类嵌百宝的家具统称为“周制”。有典可查,清初钱泳在《履园丛话》中说及,“填嵌珍贵材料之做法称‘周制’......惟扬州有之,明末有周姓者始创此法......其法以金银、宝石、珍珠、珊瑚、碧玉、翡翠、水晶、玛瑙、玳瑁、砗磲、青金、绿松、螺钿、象牙、蜜蜡、沉香为之,雕成山水、人物、树木、楼台、花卉、翎毛,嵌于檀梨漆器之上。大而屏风、桌椅、床、书架,小则笔床、茶具、砚匣、书箱”。



黄花梨高靠背周制南官帽椅

我们再来鉴赏另一对黄花梨高靠背周制南官帽椅。黄花梨高靠背周制南官帽椅,尺寸:长61.9厘米;宽47厘米;高127.6厘米。与上对南官帽椅相比,这对椅子高大约8厘米。这对椅子要比上对显得更加隽秀挺拔。因无法找到更清晰的图片,翻拍《木趣居》书中图,指望大家予以理解。此椅子的构造与前对椅子大同小异。只是整体高度不同。通高127.6厘米,几乎是同类椅子中的“大高个儿”。隽秀挺拔,靠背板的增长,更突出百宝嵌所镶嵌花枝蔓延修长及鸟的自如神态。让花鸟纹更加舒展自然生动。



黄花梨高靠背周制南官帽椅

此对椅子来源于香港嘉木堂。伍嘉恩女士在《木趣居》中说:“公开发表例子中一组黄花梨周制南官帽椅,但背板镶嵌均大量修配。此对保存状况良好,几乎全部原配”。

总之,这两对黄花梨高靠背嵌百宝南官帽椅整体高大气派,线条流畅舒展,低调与奢华并存,极具明式家具简约明朗之特点。尤其是黄花梨独板高靠背上的镶嵌百宝花鸟纹。生动逼真的花鸟纹饰,给素雅的椅子增添了华美的视感。恰如英雄,有铁骨亦有柔情。刚柔并济,尽显中国传统手工艺的精工细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