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杯瑞幸

八杯瑞幸没喝完

自打我又回来了长安泰禾旁边的紫玉国际,我就找到旁边最近的瑞幸咖啡️团了买五赠三的券。呵呵了我就,能干满八个月么?呵呵我多支持国产啊,毕竟全世界都看了那个视频,感谢瑞幸坑的是老外的钱。

然后昨天出了件比较恶心的事。我又失禁了。不是每年的夏天都犯。倒是2018年我跑医院的时候,去加油站️想解决一下。被告诉卫生间坏了,我心头一紧,知道大势已去,然后紧着往医院开,进医院大门的时候,就感觉都涌出来了,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这个样子没法再去肿瘤病房看我爸爸,我就在医院院子里转了一圈开回去了。一路很惆啊!那是三伏天啊,回去以后感觉尿道炎就犯了,过了两天就去旁边泌尿大楼开了淋霉素。

七月上,爸爸还是走了。走之前套了一年的粪袋子。他留下的东西,我给了老王的二侄女。才29岁呵,还没有怎么经历人生呢,肠子因为小时候的激素作用,很脆了。整个夏天在医院住着。

去年的花开物业,上了半个月,早晨要8点半就到,打扫卫生然后念经文。桌上压着玻璃板,90年代的国企办公室风格,中午要打牌。一个小屋子有着一个很小的窗户,午饭吃素。旁边的卫生间据说不允许大便。要穿白衬衫黑裤子黑皮鞋。刚开始穿了黑西裙和高跟鞋,被提醒了。呵,我的夏季衣服们,有的一年还轮不上被穿一次。我觉得我不能这么对不起它们。和我的功能不太好的排泄系统。后来有个上午只把我派去厨房帮忙包素饺子,于是拜拜了。

去了黄老板那里。黄老板原来在盛景占了一层,全国铺了十几二十几家分公司卖化肥。现在在拼办公室的创城占了两个玻璃格子。账面趴了北大荒集团三个亿应付账款。呵,倒是从来不拖欠工资社保和其他。25号就开全月支了。还不用打卡,代价是做淘宝客服卖矿泉苏打水,一时一时就得亲,亲,亲,回答保质期多久。

当然这就是人生啊,作为一个差点坐上中化集团老总位置的人,某经贸大学的客座教授,老婆是博士,儿子即将去美国留学,目前无论如何开了天猫京东拼多多网店,都是小意思。重点是几年来投了四五百万在做一个电商平台,按从始至终的说法,那估值得十几,几十个亿,而且是,美金。

虽然看见不少黄老板捶胸顿足,痛心疾首的景象,听见不少什么我为什么要去签对赌协议?哈哈,投资公司是些神马东东?给他投七千万,签了对赌,三年上市不成功赔投资公司一亿五,最后由北大荒集团赔出钱来,黄老板继续安然无事。人人称呼奇的是,在这个全民脑袋里只有赚钱一件事体的时代,黄老板七八年搞光了北大荒三个亿,自己家里并没有捞到任何好处,反而卖过一套房补窟窿。而且!最重要的是,黄老板本人安然无恙,没有惹上什么官司,麻烦。反而是北大荒那边惴惴不安,老总不放心自己还可不可以安然离休?放过来一个老潘看着这小黄,就怕作大妖,结果遇上了一个史上最清廉老总,不但北大荒的资金全部赔光了,连自己家的家底也赔光了。难得。

我们开网店卖水是找了代理的,黄老板的意思是每月一两万代理费付出去了,这帮年轻人竟然没啥本事不能把销售额搞成个几十万实在太说不过去了。黄老板自己拖着箱子去了杭州马云的老窝准备详谈,准备拿出自己在中化创造过的神话来复盘一下。结果这帮人对曾经的互联网风云人物爱搭不理,黄老板伤心了,铩羽而归。

啥也不说了,反正年后的疫情之前也没有赚过啥子。年后没有代理自己干干了。年前求爷告奶处处借钱那一幕我都快忘了,最后还是借来了20万,付掉快递费,不然年关难过了。毕竟操过几亿资金盘子的男人,一个电话的事情。虽然成天唉声叹气搞得胸闷气短的,毕竟还有老婆知每月支援一万块还信用卡。拆东墙补西墙,等鸡下蛋一样盯着卖了几千几万块水的钱提现了去还信用卡。俱往矣。

我没有再接到老潘的电话,既然已经离开,那就一别两宽,各自安好吧。尽管疫情又来了,不知道黄老板贷款成功了没有,又开的新店销售怎样,才从美国留学一年的儿子回来了没有?那些个废话,留着自己惦念吧。

我下地下一层自提了四杯瑞幸之后,不幸的早上懒得过马路了,又时间紧,就买了一杯热的在汉堡王。我上午喝了一半。中午去银行跑了一趟,回来时候觉得自己好几天没有吃正经的米饭了,不是牛肉面就是凉皮麻辣烫这些个底层人民喜闻乐见的东西。于是又去了依旧劳动人民喜闻乐见的田老师吃了笋干红烧肉饭和番茄鸡蛋汤。果然北京再度爆发的第二天,饭馆人不多,各据一小桌,各自默默恰饭。

因为要避免浪费我吃多了,我其实饭量不大,疫情以来在家吃两顿胃又小了点。吃完回去办公室坐着把那半杯汉堡王的放奶过多的咖啡喝掉了。然后喘口气接着调帐。然后肚子开始有点感觉了,这周最后悔的事就是当时就应该直接坐起来奔楼上卫生间跑。大意了吧,就是因为手里这点破活才开个头,又做了五分钟感觉更不妙了才跳起来。

新来的乃个技术小伙子肯定看到或者听到最后上楼的这几步已经气急败坏了。呵~~~掩面了,就是这几步就喷涌而出,无可救药了。药丸啊!

幸亏老娘穿的是裤子,不然怎样,穿裙子更要哭晕在厕所。

老娘只好把被污染的内裤扔了,真空套上裤子。一下午,找个塑料袋垫在椅子上。

困扰啊!苦恼啊!搓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