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尔索:我的真实违背了世界

小说《异乡人》(又名局外人)讲述了职员默尔索从参加母亲的葬礼到回家与女友厮混,到帮助朋友出主意戏弄旧情人,到误杀阿拉伯人,最后自己接受审判。短短一句话就足以概括整本书的内容,故事是很容易讲述清楚的,但其中包含的个人情感成就了故事中人物的荒诞与真实。

默尔索在故事中经历的所有事宜中,表现出了真实,一种近乎冷漠的真实。他不愿做情绪的主人,不愿为了满足他人而伪装自我,用他人期待的情绪生活,在母亲的葬礼上,他舟车劳顿,过于疲惫,所以没有力气去哭喊,去表现撕心裂肺,而是接受了门房的咖啡和烟;在玛莉问他愿不愿意和她结婚的时候他表现出了无所谓,因为他的确这样想的,也许我爱你,但你不是无法取代的;在雷蒙让他想办法对付旧情人的时候,他按照雷蒙的意愿帮忙写了威胁信,他觉得无可厚非,因为他只是帮忙写信而已;在阿拉伯人挡住了阳光时,他开枪击毙了他们,因为他只是想要阳光。

默尔索的真实是建立在对自我的情感认知上,他只需要满足自己的情绪需求,满足自己的精神需求,其他一切对他而言都微不足道,他只是局外人,像一个开启了上帝视角的观众,观看着芸芸众生,嗤笑怒骂,装模作样,口是心非的度过自己的一生。他似乎没有情感诉说的请求,在它看来一切都不足以为外人道,所以当法官在审判席上指责他没有在母亲的葬礼上哭泣,从而推断他无情,有杀人动机时,他也只是动了动嘴唇,没有说出一个字。

他的这种真实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因为世界被道德准则所约束,这些道德约束,来自于千百年来人们在世事中锤炼锻造而来,所以亲人逝去你要哭,得到帮助要表示感谢,别人伤心难过要给予安慰……如此种种,道德约束让社会变得更温情,人与人之间更和谐,然而,我不遵守这些充满善意有些许虚假的道德约束,我就显得怪异,格格不入了吗?我就错了吗?我就是罪人了吗?不,所有的答案都该是否定的,我只是不是一个道德圣人而已,你不能就此批判我无情,冷漠,有杀人动机,这不公平。

法律可以审判我的肉体,但没有办法审判我的灵魂。

世人不过是戏迷人生,“我已非我,戏与人生,到底分不清”,在佯装中做一个被社会接受的人,而默尔索,走在自己的真实道路上,与世界为敌,纵使最后被判处死刑,但在死去的那一秒,他的灵魂依旧遵循着他的内心,而不是学会了忏悔祈祷。

                                       2018/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