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相思引——宁负如来不负卿(2)

字数 3237阅读 306

中篇凄美历史爱情故事集【相思引】之——

宁负如来不负卿(二)

作者——东篱若尘  (文俊壹)

《相思引》之——宁负如来不负卿

一路且行且走,护送佛骨舍利的队伍终于来到法门寺,又是一场盛大的法会后,护法僧众将佛骨重新放回地宫内供奉,数百件奇珍异宝也被一一送入地宫,辩机将宝物放好后,从怀里拿出高阳赠与的玉佩,想要放下,却又有些犹豫,想起高阳天真的笑容和那句认真的嘱托,辩机终于还是将玉佩重新放入了怀中,转身向着佛祖的指骨舍利拜了一拜,长叹一声,转身离开了地宫。

当护法僧众返回长安的时候,已是深秋时节,踏着满地的落叶,看着雄伟的长安城,辩机有些落寞,那远处的皇宫大殿,才是自己本来该去的地方,曾经感觉近在咫尺,如今再看,却似乎已相隔天涯。

他只顾低头感慨,却不知道,此时的皇宫角楼上,一袭红衣的高阳公主也在远远眺望着回城的僧众队伍,她原本想出去,却奈何皇宫的规矩森严,她只能在这里远远的眺望,努力的搜寻那个深深印在心底的身影。

一转眼,又是三年过去,道岳禅师被委任为普光寺主持,在道岳的推荐下,辩机来到会昌寺清修。此时,才二十岁的辩机,已是闻名天下的高僧,每次登坛讲经,都会有很多人赶来聆听,在许多前辈的心里,已经将他比作当年的玄奘法师,一样的天资过人,一样的才华横溢,一样的少年成名,可众人却不知道,他们的骨子里,注定是不一样的。

这一日,皇宫里先帝李渊留下的老嫔妃病逝,做法事的任务,这次派给了会昌寺。高阳公主闻听之后,连忙自请送葬,跪了一天之后,才终于再次见到了那个久违的身影,他的面容成熟了许多,气度也不一样了,只是这眉间,依然是微微锁着的,原来,这三年即便名满天下,他也并没有开心起来。

诵经间歇,辩机微微睁开了眼睛,刚才一直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此时略一转眼,就碰到了那炙热的目光,四目相对,辩机有些错愕,小女孩已经长大成了少女,一身素衣却更加映衬出天生丽质,看着她充满情意的目光,辩机不由的想到,若是自己考取功名,站上朝堂,或许就能离她更近一些,可如今,一身僧衣却阻隔了一切,或许,当初就应该将那玉佩放入地宫,而不是一直放在怀中。

回到庙里,辩机愈发感觉到自己的心绪不宁,每每梦中看到那个靓丽的身影,那一直笼罩着自己的炽热目光,离自己那样近,又那样遥远。辩机已无法再潜心修行,痛苦不堪之下,只能向主持告罪,希望能去一个偏远清净的地方苦修,看着辩机一脸的倦态,主持虽不知他到底怎么了,可也知道这是一个得道高僧必经的过程,于是将他安排到了长安城郊外的一处草庐之中。

一座简陋的草房,一个天然的院子,院外土地平整,远处有一弯溪流,背后茂密的森林中物产颇丰。辩机一个人居住在这里,打坐念经之外,每日劳作,开始的日子,吃一点野菜野果充饥。而后,自己种下的蔬菜瓜果渐次成熟,可以自给自足之后,辩机也体会到了不一样的人生感悟。

此时的皇宫中,高阳公主却正在与父亲抗争。李世民对于功臣的厚爱,是历代帝王中少有的,特别是一路帮自己坐稳皇位的几位更是尤甚。如今杜如晦已经去世了,长孙无忌又是皇后的哥哥,对外戚不能过于优宠,于是作为丞相的房玄龄就备受恩待,不但其中一子荫封郡公,还准备将一位公主嫁给他,而此时最合适的人选,便是高阳公主。

在得知自己将嫁给房家二公子房遗爱后,高阳立刻就跑去找父亲提出反对,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平时万般疼爱自己的父亲,此时竟是如此的决绝,任她如何哭诉,李世民都不予理睬,甚至拂袖而去。长孙皇后连忙赶来安慰,并偷偷告诉她,没有让她远嫁草原和亲,已经是皇帝父亲对她的厚爱了!

高阳此时才明白,自己的公主身份,原来不过是朝堂上的一枚棋子罢了!自己的命运,根本就无法由自己决定。更何况,自己爱上的人,又是那样一个身份。听说他已经独居野外,也不知他现在,过的如何?或许嫁出去了,反而还自由了,也就可以去见他了。

出嫁的那天,高阳公主并没有太多的喜色,带着自己向父亲求得的两位美貌的陪嫁宫女,嫁入了房家。婚礼结束,送走宾客,新郎房遗爱进了新房,看着娇俏美丽的公主,房遗爱很是开心,因为自己的父亲,他早早的享受了其他人拼搏一辈子都无法达到的优渥,高官,显爵,迎娶公主成为驸马,人生还有什么不完美的?可是很快,他就发现,有!

作为新娘的高阳公主脸上并不开心,也没有少女新婚的娇羞,只是平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因为父亲的功劳,他也忘了要努力读书,只知道享乐悠闲,虽然身体强健却并没有内涵。房遗爱被高阳公主这冷漠的眼光看的有些手足无措起来,高阳公主不屑的一笑,略带威严的说道:“房遗爱,父皇将我嫁给你,我无法抗命,我与你是夫妻之名不假,可我不想与你有夫妻之实。”

房遗爱惊愕的张大了嘴:“你说什么?”高阳并不理会,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时常流连青楼,颇好女色,所以,我从皇宫给你带来两个绝色美女,你看比你青楼中的女子如何?”房遗爱看看两边站立的两个美貌宫女,有些不解的问道:“不知公主何意?”

高阳有些说不出口,紧紧抓了一下裙裾,低头说道:“以后,你若想行房事,便由她们两个代替我,你是想轮流招来还是一起享用,随你喜欢,她们若有子女,也算是我生的,如何?”房遗爱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高阳抬起头继续说道:“在外,我会与你恩爱有加,亲密无间,不会让人起疑,反正你娶我,也就是了为了这个身份,现在这个身份我给你了,我还会在父皇面前为你多说好话,你若还觉得不够,再找几个美女来我也没意见,可你若不允,我便自残,然后进宫告诉父皇是你欺负我打伤我,你觉得父皇会怎么样?”

房遗爱总算是明白了公主的意思,略一思忖,无奈的说道:“公主既然都如此说了,我还有得选么?”高阳总算舒了一口气,点头道:“如此便好,我自会去旁边休息,要如何,你自便。”高阳说罢,起身去了隔壁本是侍女住的耳房。

房遗爱心中升起一股无名邪火,没想到自己的新婚之夜竟然是这样的,抬头看看两个漂亮的宫女,房遗爱自语道:“原本还以为娶了公主便要收敛些,如今这样,也好。”说罢上前一手一个将两女搂上了床。

听着隔壁房遗爱故意搞出的动静,故意让两女哀叫连连,高阳有些落寞。这男人,果真是如此不堪,若是他坚决不允,或许,自己也只能勉强与他做成夫妻之实,如今这结果虽是自己期望的,可现实真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却又是如此的残酷,不知道那个人,在面临如此选择的时候,又会如何?

如此过了三个月,高阳已经习惯了隔壁的淫乱,房遗爱不知是天性如此还是有意羞辱公主,经常不等高阳离开就开始行事,最后高阳一气之下干脆坐在那里看着,房遗爱一看公主不像之前那样飞快逃走了,更加得意,甚至将两女脱光用马鞭抽打。

高阳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从最开始的慌乱到后来的平静,直到看着房遗爱无可奈何的趴在床上停止了一切动作,她知道这个男人已经彻底投降了,才说了一句:“夫君好好歇息,明日陪我去郊外踏青。”说罢起身回了耳房。

第二天,高阳精心打扮,穿上了一身红妆,甚至将出嫁时的鞋子穿上,带上礼物和食物,向着早已打听好的方向出发了。

房遗爱有些萎靡的骑在马上,这三个月的折腾,让他精神疲惫。每每听着父亲劝诫他就算是新婚燕尔也要疼惜公主,不能让公主太累着,他就忍不住想骂人。走着走着,他就明白公主要去哪里了,看着公主炽烈的眼神远远的看着草庐外那个劳作的身影,房遗爱只有苦笑。

辩机直起身看着眼前的队伍,刚要开口问询,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那熟悉的眼神。高阳款款下了马车,轻轻来到辩机面前:“辩机大师一向安好?我听说你在此清修,特地给你带了些东西过来。”

房遗爱也下了马?上前打量着辩机道:“原来是你啊!”辩机并不知道他所说的原来是你是什么意思,只能双手合十道:“不知二位施主来此何事?”房遗爱冷哼一声将头偏向一旁,公主却开心的笑笑道:“特地来听大师给我讲经解惑,大师难道不请我进去坐一坐么?”

——未完待续——


用心用情写故事,喜欢,就请持续关注~~~~~~

《相思引》之——宁负如来不负卿(一)

《相思引》之——宁负如来不负卿(三)

《相思引》之——宁负如来不负卿(四)

《相思引》之——似是故人来(一)

《相思引》之——似是故人来(二)

《相思引》之——似是故人来(三)

《相思引》之——似是故人来(四)

该作品为付费连载
购买即可永久获取连载内的所有内容,包括将来更新的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