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版的祥林嫂

永康第六期幸福密码又开始感召人了。过程不是很近人意。离如约而至的课程只有一个星期,但要感召的200人头,只达到1/4左右。

因为带毕业班,近些日子忙于中考,我也没有特别心思去加入这个活动。

端午节在家,就逐一联系一个个人。

LXling,同村同学。以前的话她还是让我羡慕的对象。我们的父母都是玩泥巴的,她的父母都是教师。我们两手两脚都是泥巴,稻田里来回,她在家门口侍弄的是花花草草。那是小时候和初中对她的印象。他还神气地说,所以我的父母沿用她的名字作为我的名字。当时让我觉得很自卑,抬不起头。

高中她有资格开始发展男女关系。不过没成。我的话,因为不具备太多条件,说实在的,那个时候,例假时候必需换短裤也没有条件,连裤衩都买不起。也就没有人看得上。闻到臭味都躲远了。记得有一个叫遥远的帅男生,老师找我有事,叫他叫声我过去,他走进我的桌子边,他是用脚踢了我的桌子,就等于是跟我问候说事了。还有些坐后面的男生会直接喊真臭。我记得还跟后座的他们写过道歉信。人家有些已经是穿高跟鞋,骑自行车互相拜访,交男女朋友。我却一个人呆着,除了和书本为友,很少有和朋友一起活动。

都说苦难其实是一份包装着的礼物。那时候特恨自己家庭。也没有真正理解到苦难的真正含义。到了高考的时候,我的成绩却是远远超出他们。没错,高考改变了我们的命。高考前,出生于父母都是教师的家庭的LXling,提着几根香蕉,晃晃悠悠跟在我的身后,到达我住的地方,提出让我在高考的时候跟她分享一些答案。因为她刚好坐在我的后面。其实监考老师就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哪敢?况且自己做题目的时间也是非常紧凑的。于是她的五六根香蕉也没换到我给她答案。在村里碰到她的妈妈,她的妈妈也会说起我真不错,责怪他女儿没有用。

接下来动用她家的关系网,她还是混的不错。在乡镇里当播音员。而我当了正式的教师。那时间大家也还都羡慕她不错。说她特有能耐,一个人就买了房子。而我们根本还没有开始买房子,不敢付房贷。

后来没有了她的消息。近几年同学会联系到以后,才知道她过得比较惨。下岗后她就靠关系去代课。日子很稳当。但她心里不平衡。说正式老师的工资凭什么高代课老师一倍。因为她老妈退休在家也有七八千,而她只有3000多。特别是她在代课的那所私人外来民工子弟学校和学生的关系,和同事的关系,和领导的关系都不尽人意。她的自我感觉很好,唯我独尊的一副嘴脸,总是说别人错,都是别人对她挑剔,而没有她的半分错。她知道自己的暴躁,她的打骂学生,她的身体不好半夜喊痛连夜喊痛影响同事,她都是有原因她痛经没办法,而别人怪罪他,别人就是错。在眼的眼里别人就得理解他,看到她过去的付出,就得躺在功劳簿上吃喝。总之她还是停留在过去的思维。以为谁都会把她看成神,先照顾她顺着她理解她。活到近半百了,她还是十几岁愤青的样子。不学习,不成长,不改变,真可怕。前几年听她说话,一直在骂这个姘居批那个恶意。前半年跟她聊,也是骂这个同事婊子或骂丈夫那个笨。过几年过半年听她说话,也还是祥林嫂嫂那一套,就重复那几句骂人的话。难怪说,有的人是40岁活着也是等于80岁死时的样。现实版的行尸走肉。

跟你这种人聊天真是浪费生命。不过,接触这种人,感觉到自己的不断学习成长才是真正的有生命存在的意义。本着志愿者的心去和这类人交流。这样子我对他们的期待就少了就没了。于是情绪也慢慢平复下来。本来也充满鲁迅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恨铁不成钢的愤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