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仙之死

酒中仙之死

酒中仙,真名叫刘宗宣,因善饮酒而扬名,而且是属于“半斤酒簌簌口,一斤酒扶墙走,斤半酒墙走我不走”一类人物,因性格豪爽,略懂诗文,又以李白自居,每遇故友,性之所至,迷醉间长吟“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而得意忘形,时间一长,酒中仙外号不迳而走,真名到叫人忘记了。

他开了一家装潢公司,手下也有十来号人,因路子广,朋友多,生意也算红火,几年下来,成为小产阶层:出门有车,吃饭上店,工资不动,老婆不用。活得是八分潇洒,九分满足,十分写意。

由于装修活多是先干活,后付款,有时账难要,常常是入不敷出,只能借着花,几百几十元也借,还自圆其说“我有的是钱,暂时手头紧”。

他饮酒贪杯,有事大喝,没事小喝,还经常自斟自饮,为此也喝掉了许多生意,更有一次将别人付的一万元工程款装在褂兜里也喝掉了。

夫妻关系因饮酒而僵化、破裂,最后而离婚。无人管束着他,更是变本加厉的喝,时不时摔得鼻破脸肿。他公司旁有家小饭店,他几乎是买断了吃喝权,小店因此而兴隆。

他还是个仗义疏财的人,朋友有难,倾力相助,而且从来不提让还钱的事,他向别人借钱,总是快借快还,从不赖账。人缘好朋友多,酒场也就多。酒让他忘记了忧愁、烦恼,最后,也因饮酒送命。

我认识他时,他已离婚六七年,我们因开博客而认识,他也很喜欢读我的博客,但劝我不要光做愤青,也要做点实业上的事。

我劝他要注意身体,不要贪杯误事,最好在找一位贤内助管管,他却自我吹嘘起来。

“我是不想找,想找没结婚的大学生,也有一大串的跟我转”。

有一回,他还真带来一位聪颖秀气的女大学生,说是公司新招聘的秘书。这位大学生像小鸟一样依偎着他一阵子,后来又飞走了。

最近,他准备租赁装修一座楼房开旅店,想请请客打点打点各方面的关系,问我借一点钱,我给了他几百元。

孰料,头天借钱,第二天晚上就听到他因饮酒过量而丧命的消息,我不由的心头发紧。

他在宴请各路神仙时,不时敬酒、劝酒,据说已喝下二斤烈酒,仍不放杯。晚上开始昏迷,由于身旁无人,竟耽误救治。早晨,员工不见其人,急奔住处,见其龟缩在床,牙关紧咬,作痛苦状,人已气息绝无。

我有点懊悔,我不是疼钱,而是疼这位英年早逝的朋友,爱酒、喜酒、贪酒,最后毁在酒杯里。

他宴请的各路神仙,现在也不知龟缩何处,也听不到他们发出的任何声音,那晚的推杯换盏、频频举杯的豪气哪里去了。

他的妹妹心疼哥哥,最后打官司索赔了一些钱,也算告慰了一下他的魂灵。

酒中仙,真名刘宗宣,卒年三十八岁,上有父母,下遗四岁女儿一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