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离在爱与恨的边缘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年近而立之年的我,至今也没厘清那些关乎血缘之亲的爱恨纠葛。


自我有印象以来,父母始终处在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状态,然后又间歇进入迷一般如胶似漆的甜蜜阶段。幼时的我心里充满了恨,为什么别人的家庭其乐融融,为什么我的是这样破败不堪?


记不清多少次我在争吵中愤恨的摔碎碗碟,我一个人爬上屋顶,一边抹眼泪一边想像着掉下去摔得脑浆崩裂的我到底会有多难看。


可是,终究一切都在怯懦中被一一含泪吞噬了。但是,恨却在一点点滋生,且与日俱增。

这一切在初中的一个深夜被极速点燃,熟睡中的我被妈妈急促叫醒,披了件衣服就在朦胧夜色中和她踏上了捉奸之路。青春期的我大概只在不入流的小杂志上见过如此复杂而不堪的字眼,而今天这种事情竟然落到我的头上。一路上我的汗毛炸起,头脑发昏。电视剧里看到的打斗厮杀的场景不合时宜的轮番浮现。

那一晚,我们的行动是失败的,但或许又是好的,因为我真想象不到,如果真的看到了那样一幕,我会做出什么过激选择。

 
但是,自此之后,妈妈越发敏感多疑,争吵也愈发频繁。因为捉奸事件,对于爸爸的感情我很难确定,总有一种隐隐的恨。


在我升入高中的第一个学期,妈妈就被查出癌症,经过近一年的手术,化疗,放疗,妈妈的精神状态极差,头发几乎掉光,全身浮肿,可是争吵的劲头仍不消减。也正是在那段时间,一向坚强伟岸的爸爸在我面前卸下伪装,泣不成声。


那时,他哭,我也哭。恨也就变得没那么干脆。


四年后,妈妈癌症复发,苦苦挣扎了三个月后,在我生日那天,还是撒手而去了,那个时候的我感觉天都塌了,哭的撕心裂肺死去活来,可是没有任何用。


这样特殊的日子,这样悲伤的巧合,我对自己尤其恨,我觉得妈妈的病我难逃其咎,如果十五岁那个夏夜我有所作为,也许后面的一切就不会发生。


我也更恨爸爸,甚至在妈妈离开不到一年的时间他提出要再婚时,我任性的把家里闹得鸡犬不宁,声称和他断绝关系。


最后的结果,还是,他哭,我也哭。


如今,六年时间过去了,妈妈再也回不来,爸爸也如愿再婚了,每次回家看到他两鬓新增的白发,想到这些年的种种,我始终游走在爱与恨的边缘。


孙俪讲过,爱比恨更容易,可是有些逝去是我无论如何也挽回不来的。


我无法原谅自己,也无法释然那些屋顶抹泪的日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小镇的黄昏8月5号回家,因为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断断续续的将这篇文章完成,各位看官,抱歉!图片是我的老家,渤海湾的...
    bobo屋阅读 243评论 0 1
  • 前言 没有什么规则是完全正确的,但如果没有大家统一认可的规则,各自为战,事情将会变成一团糟。 代码仓库与分支管理 ...
    rockops阅读 1,033评论 0 0
  • 作者:杨挑先生 一个有温度的写文青年,写到世界充满温暖。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们的父母愿意为我们付出一切,包括他们...
    杨挑先生阅读 213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