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静坐与健康养生(2)

三、问与答

静坐时能留灯吗

学员:静坐的时候,晚上应该把灯全都关了,还是留一点点小台灯比较好?

杨一丰:留一点点小台灯比较好,因为所有的灯光其实对人身体自然的磁场是有干扰的,我们在平常生活当中尽量把灯都关了,不要用灯,你自己体会一下在灯底下你是什么感受,在自然光线底下你身体的那种放松,你的毛孔不光会呼吸,对光也有感应,星星和月光照着你的时候,多么的舒适和自然,多么的清爽;如果是被各种灯光照的时候,是多么难受,它会扰乱我们自然的身体磁场,所以把灯关掉。完全黑掉也可以,大家刚开始练的时候可以留一盏灯,有一个光进来,自己能够感受到,这样会给我们带来安全感,就像我们的生命,看到灯、看到光、看到火,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和稳定感。至于大家练到后边,练到一定的境界,那无所谓了。白天黑夜,眼睛一闭,因为光在自己的内在。

在静坐的时候忘掉时间和空间,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你只管坐就是。只保留淡淡的对当下的觉知就可以,当下的身体、当下眼睛的颜色,红色、黑色,不要执着任何一个点,当下的耳朵听到的声音,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我们教站桩也是这样的要领,站桩和静坐,都统一在一个点上,我们的法和理都是一样的、一致的,是不二的,这样大家学起来就不会乱,就会被一个共同的道所统领。

调节凳子的高度

学员:平腿静坐的时候觉得凳子有点高,就在脚底下放了个棉垫子,然后坐着脚就麻了,是不是脚一定要踩在地上?

杨一丰:不是。如果凳子比较高的话,要么把凳子的腿锯低一点,要么就是底下垫个东西。脚麻了正常,有的人是手麻,有的人是身体的局部麻,这个麻也是变化的。有时候麻有时候不麻,都正常。所以凳子很重要,不能太低,也不能太高,就要让两只脚、两条腿,轻松地往地上一放,然后膝关节、大腿面、小腿都在一种舒适自然放松的状态下,所以基本上是腿的角度比凳子稍微再高一点点,不要悬空,也不要太高。

静坐能提高孩子的专注力吗

学员:我女儿今天想跟着静坐,为什么要这样呢?是因为她专注力不够,做事情有时候就会开小差,今天看了很多动画片。我跟外婆出门了,然后她一个人在家看动画片。像昨天晚上她就不喜欢做作业,留到今天早上来做,还有感觉做事情有始无终,就这种情况,想带她静坐,连帐篷都搭好了。

杨一丰:静坐对她来说没有用,哪怕静坐的方法对或者怎么样,因为这个方向就是错误的,而且我也不建议小孩子静坐。小孩子倒是可以站站桩,可以跳跳舞,可以跑跑步,做运动,追追猫,追追狗,跟妈妈玩一玩这个你追我打的游戏都挺好。

学员:就是让她运动开了可能反而会更好?

杨一丰:不是,你要整体上有一个清楚,然后这些方法才能有用,你不能整体上不了解,然后用静坐的方法。静坐好,但是不适合她。适合不适合,就像人参好不好,冬虫夏草好不好,那要看对什么人,什么年龄,什么样的身体情况,用好了是药,用不好就是毒。静坐也一样,至少我觉得静坐不适合她。

她为什么会注意力不集中呢?一方面问题出在妈妈这里,妈妈给予孩子的关注太多了,让孩子丧失了自己和自主,她活在你的监视下,这样孩子会慌张,会慌乱。

学员:好像是的。

杨一丰:我们很多的家长,还有爷爷奶奶给孩子的关注过度了。把你的目光从孩子身上移开,把你的视线移开,把你心里的眼睛也移开,信任她,把自由还给她,把自主还给她,她会回归到自己的中心。她现在有点不知所措了,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妈妈,如何给妈妈交代,这样内心才会有不专注,才会错乱,她不知道该怎么样回归到孩子的位置了,核心点出在这个地方。

学员:对,下周就要考试了。

杨一丰:你现在这么操心她的学习,稍微大点就操心她谈恋爱,将来操心她过日子。家里能安宁不?她能过好吗?她能学好吗?一模一样的原理。你就把你自己的工作干好,她有她的命运,古人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往往父母没活出自己,就把自己人生的梦想和标准都强加到孩子身上。你们给予她的干扰、关注和要求太多了。不光人是这样啊,养花也是,你看会养花的人,他不会把花看来看去摸来摸去的,一会儿给它浇点水,一会儿给它弄这弄那。人家都是不太管,反而养得好。养小动物也是,你今天摸一下,明天亲一下,后天抱一下,几天动物就被你弄得没精神了,就活不了了。现在我们是用无形的关注对孩子。

学员:那天跟她聊一聊,家里的《斗罗大陆》一共是一百十集,她几天功夫就看到了九十集,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看过,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看的。

杨一丰:你追过剧没有?

学员:我追过,我也是连夜追剧的。

杨一丰:对啊,孩子追剧咋了?你追剧谁知道呢?我也追剧。

学员:可那眼睛要追坏了,眼睛追坏了没用了。

杨一丰:跟眼睛没有关系哦,大家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对眼睛不会造成伤害,但是如果孩子借由这个东西来逃避,妈妈施加给她的压力,这种逃避会带来眼睛的近视。所有眼睛的问题都是对现实世界或者内心世界的一种逃避,或者对某一个方向某一个角度的逃避。根本不在于你看书离得远离得近,多和少。因为正常人眼睛不舒服的时候,它就会干涩痒,它就会自我保护,看书也一样,看电脑也一样。

学员:我是高度近视眼。那就是从小受我妈压迫太大了吗?

杨一丰:对,跟心理有关。我只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

学员:我是高度近视眼,高度加高度近视眼。

杨一丰:没事,那已经过去了,接受就行了,也许以后还有机会转化呢。

学员:杨老师说有可能?

杨一丰:我觉得一切皆有可能,咱也不至于修行像别人那样追求修出个舍利子来,修出个真身不腐坚固子,咱就修个眼睛恢复总可以吧?

学员:这要是能让眼睛恢复的话,真是重新过一回了,重新做一世人了,就感觉特别幸福了,戴眼镜也很难受的。

杨一丰:对。所以你看从这个点上,你就可以反省到孩子在什么情况下会近视,她在躲避什么?把目光从孩子身上移开,信任她。

学员女儿:好。

杨一丰:你看孩子的心声表达出来了。得让他们的心声出来,你看见他们的心,然后再发现问题在哪里。我们老说让孩子看天空,看宇宙,心里的世界要大,可是我们给孩子这么宽广的空间了吗?作为一个妈妈,这就需要你对孩子的信任,如果她追剧,你就说妈妈也追剧了,妈妈告诉你妈妈追剧的时候是怎么追的,晚上不睡觉,不睡觉的时候妈妈第二天是怎么补充的?妈妈的眼睛有点不舒服。

学员:对的,比她还厉害了。

学员女儿:杨老师我是喜欢上学,不喜欢考试。

杨一丰:我举一个例子,我现在教大家的这些东西谁来考我?我也喜欢上学,不喜欢考试。今天遇见一个人,修佛法净土宗的,跟我聊,问咱们的太极拳什么的,说现在流行什么拳?我说流行的东西跟我练拳的追求没啥关系,流行的东西跟我健不健康有啥关系,流行广告我们都吃药?流行啥我们就干啥?跟咱们有啥关系?然后我问他练的什么拳,他说他练的72式。我说是竞赛吗?他说是竞赛。我说我们这拳从来不比赛,也不竞赛,都是自兴的,是自我的享受,自得其乐,干嘛要竞赛?考试可以,考多少分我都高高兴兴。

学员:你这么一说我的心就打开了,随便她怎样都行,她想干啥就干啥,她最近就几天功夫看了七本书了,就光看书不做作业。

杨一丰:你们家孩子特别的聪明,你现在就把握一个重点,只要能让她的眼睛不近视,你就什么都可以,你把重点放在这儿。保留她一颗明亮的愿意看世界的眼睛,能够看见世界的丰富多彩和生命的不同面相,人们内心的不同面相,能够去理解生命,去完整的体验生命,这是一切创造力的源泉。

知识不一定有创造力,但创造力一定有知识。创造力是什么?创造力就是孩子对生命的热爱,对什么重要和什么不重要的热爱,那些重要和不重要是大人内心出于恐惧、出于担忧的选择,是大人自己的局限的选择。警惕自己对孩子的教育是一个挤压式的教育,把一颗自然的心、宽广的生命跟万物有连接的生命,用自己的认知、自己的判断在挤压,一点点地挤压、挤压、挤压。近视眼是不是在挤压、挤压、挤压?

学员:近视眼是眼球往外面走。

杨一丰:那就是里边挤的。信任孩子,给生命自由,也信任命运。你只要能把握住你女儿的眼睛健康,其他所有的事情只要她想,做任何事都能做好,而且她能做得非常好。你看她追剧就能追得无影无踪的,你们都不知道她就看完了,她看课外书就能一下看那么多,这太了不起了。她内心有热爱,她有她热爱的东西,一个孩子学习成绩很稳定,很好,死气沉沉的,对生命没有什么热爱,就知道学习。有一天他长大了,他逆反了,不想学你也管不住了。多少孩子为了考试而学习,考完试把书就给撕了,扔了。做那样的事干啥?那样伤害自己干什么?自己做自己的考官,别人对自己的这种考,完全以玩儿的心态去面对就可以。以什么样的状态参加考试,比你考的结果重要。

多让孩子参加体育运动啊,包括舞蹈这些。然后让孩子多接触学习之外的世界,让她内心自由地根据自己的喜好去尝试,有些东西她尝试过之后才能放下。小鱼儿,我说的话你觉得怎么样?

学员:能听懂。她好像能够感觉得到我在想什么,经常是这样,我想说的事情还没说出来,她就已经帮我给说出来了。是不是因为她更了解我?反而是我不了解她。

杨一丰:对,孩子了解妈妈胜过妈妈了解孩子,每个孩子都是这样。

学员:她背对着我,当我想要去偷窥她或者想要去监视她的时候,我还没走到她身边,她已经知道了,她就开始跟我生气,她就自己跑到别的房间去了。

杨一丰:孩子的内心干净,孩子的内心就像一面镜子,它能映照这个世界的所有。他们是直觉的,他们很单纯,单纯的人他的决策就会容易准确,头脑复杂的人他就难以做决策。孩子的生命是个整体,我们容易断开,身心意容易断开。所以大家其实有些事可以听听孩子的意见,参考参考。

静坐不需要坚持

学员:我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进到学习群里边的,是看一个朋友的分享进来的。进来以后,最近一直在听在看您每天的分享。我非常喜欢杨老师的声音,还有杨老师的这种随性。虽然看似随性,其实讲的很多东西我都非常认同,声音很好听,性格我蛮喜欢的。所以每天八点钟就开始找一个瑜伽垫,坐在那里开始听。今天晚上的主题有讲到静坐、打坐这一块,我们之前也在其它不同的一些地方自学了,也学了静坐,但是我不知道杨老师这边对静坐的要求,因为之前的课程我没有学过,不知道对我们来说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可以少走弯路。我自己比较喜欢这种自然疗法,我也是长期吃素食,您的这些课程我都蛮感兴趣的。

杨一丰:好。第一点,所有的偶然都是必然,这个世界没有偶然,只有必然。所有的相遇,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必然,因为生命不可能同时踏进两条河流。第二点,关于静坐,你有遇到什么困惑或问题吗?

学员:倒没有什么很大的困惑和问题,我自己静坐,前段时间还蛮坚持的,可能疫情那段时间工作有点忙了,时间没安排出来,早上一早或者晚上有半小时到一小时安排出来打坐。最近在听您的课,就没有时间去静坐,但是我觉得对于静坐自己还比较感兴趣,我自己是可以双盘。打坐的目的,我觉得更多的并不是说我们在……

杨一丰:停一下,我们慢慢地说。刚才说到了静坐坚持,我们教大家所有的东西都不需要大家坚持,坚持的背后就是我不想做,我不愿意做,我强迫我自己做,这个东西不适合我,所以才会有坚持。所以你坐一个小时也罢,一个半小时也罢,你现在不坐也罢,因为你是借由静坐来修炼你这颗心,你这颗心在工作当中也可以修炼,影响不大,变化也不大。可能有的人会觉得,我坐了一两个小时,我会有一些效果,那一回到生活当中又反弹回去,你总得回到生活当中。

学员:对,我非常认同。

杨一丰:这是一个关于坚持的事。只有我做得很开心,我愿意很轻松的时候,不需要坚持的时候,我就是想做,而且没有任何坚持的痕迹,那个才是你正在静坐,否则你就是做了一个静坐的形式,这是一。第二点,你刚才说的双盘,跟双盘一点关系都没有,单盘、双盘、金刚座、如意座、我们教的平腿静坐,跟姿势一点关系都没有,还可以站桩,都是禅定,禅定的修炼,还可以辟谷,饮食禅定,还可以行禅。我看现在网上还有卖那种什么皮筋,把人弄成双盘的,跟那有啥关系?至少咱们教的静坐跟它一点关系都没有。双盘对大家的身心健康没有任何益处,不要朝那个方向走,没有意义。你取任何一个自己觉得舒服的姿势坐住、定住就可以了,能不能定得住才有意义。是“行深波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不是“双盘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双盘生病的也多得很,心理的、身体的、膝盖的、腰的、糖尿病的、高血压的,跟双盘有啥关系?根本就不是有形的,无论是站桩还是静坐,还是太极拳,或者其它身体的修炼,是借由有形的东西来练无形的神意或者是我们的心神,所以双盘等于不会盘腿,和不会盘腿的人,不会坐的人没有什么区别。大家就是平腿静坐,坐在凳子上,按照咱们教的,老学员就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因为他们体会过,腿也没盘,腿不但没盘,盘着腿还压迫神经,压迫经络,腿还容易麻、容易胀,平腿静坐,关节都是舒展开的,气血都是流畅的,这都有益于健康,健康就可以检验你修行的法门、修行的路子是否正确。如果修行连健康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一定是走歪了,如果越修越不健康,那就是走火入魔了。

学员:好的,谢谢杨老师,我非常认同您刚才讲关于静坐的这个姿势,因为我有一些素食的健康学习群,他们推送了一篇文章,是张至顺道长的,就是讲关于静坐的,跟您基本上是一样的。因为我学习了张志顺道长的金刚功,他们就会推送一些相关张志顺道长的理念。我觉得刚好跟您今天晚上讲的不谋而合,是一样的,他对静坐也是这样子的。所以我刚好要问一下。

杨一丰:张道长的金刚功我也练过,我自己身体的体会就是有些猛了,我还是比较喜欢太极的柔顺流畅、柔和的感觉。

学员:我当时是想学了教给家里的人,因为比较简单,容易学习。

杨一丰:我们有元敦九式养生功,是结合了太极拳、道家、佛家的。你可以用自己的身体体会一下。你练完之后,再对比金刚功给你的感受和答案,你就会有一个取舍,哪个更符合你身体的先天自然之道,符合你身体对健康的需求,你可以体会一下。

学员:好的,我正在学习辟谷之前的那些课程,今天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刚好看了几式,我觉得还有点挑战性。

杨一丰:对,因为它是有很多圆形轨迹的运动,它跟八部金刚这种直来直去的还不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