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暴击我的人,我为何要感激你

文|希文啊 图|网络

五月末的宿舍每晚闷热难以入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忽然想起最新期的《奇葩说》我还没看,于是赶紧打开来看。里面邱晨虫仔说了一个观点,特别欣喜,感觉那段话讲的内容应该在不少人身上都实践过。

你们知道真正的暴击是什么吗?不是那种一瞬间的,兜头盖脸的暴击,是漫长的时间,一分一秒凌迟你的尊严。我没有一件事这么拼过,我的失败是那么平凡不起眼在别人眼里不值一提,为什么是我呢,该怪谁呢,怪我父母吗,还是怪我不够努力,但有时候努力真的也无法与你的期待相配,可能真的就是我不配吧。希望这些经历和漫长的凌迟哪怕有一点价值。

她这一番辩答,也让我真正开始思考,对啊,为什么要感谢那些暴击我的人呢?我才不要呢。这世界上的挫折千千万,没有这个来虐我,还有那个来虐我。至于那些对我施暴的事情和人,我在抗击暴击的那段日子里,我会真心感激吗?不会的,甚至当众虚假的说感激,也不会的。

那么暴击是什么?是在我足够成功之后,我的一场自我救赎。其实说不定就是我在各种场合把我要感激的东西说了个遍,比如支持我的父母家人,比如一路相伴的朋友同学……有一天我发现这些东西被我感激完一遍之后,那我就稍微想了想,要不要也感激下暴击我千百遍的对手,反正也就是嘴上一说。结果也真这样做了。

可是你内心里真的是这样想的吗?很大程度上,那不是因为对手值得你感激,而是你成功之后的一种对过往经历的释怀和自我救赎。如果你的对手是那种跟你是超级交心的朋友那还好,你们俩在竞争过程中一起努力,她相对你,那叫激励,不叫暴击。可是如果你的对手本身就跟你要争夺一个职位或者奖项,对方事业心好胜心什么的超重,恨不得极速碾压你自己夺冠,那你为何要感激她。难道感激她激发你的上进心啊,还是感谢她让你知道世界还有她这样的人存在?

这两年各种心灵鸡汤在网上甚嚣尘上。虽说我也爱煲爱喝心灵鸡汤,但那种事事感激万事宽容的态度我真看不惯。很多人说要感谢苦难,是苦难成就了今天的自己,我想说是自己好吗?没错,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把你推上来的就是自己,不是曾经遭受的任何一次暴击。它们暴击的出现只是为了让你害怕恐慌,而跨过他们走到今天是你自己的功劳,毕竟它不会帮人抵达未来,只会半路使绊。

芝麻和黄豆是跟我关系特别好的俩姑娘。芝麻的体型就如她的外号一样,那种娇小之态简直无以描述。她跟黄豆的家庭境况超级像,单亲家庭,而且都由妈妈抚养长大。芝麻觉得自己这辈子命运太悲惨,她觉得自己压根学不会学习这件事儿,可是日常交往里我觉得她挺聪明,如果努力,肯定可以的。可是那又怎样,她是那种“失败把她打倒,索性就不站起来了”的人。她喜欢打游戏,可六年级的时候跟人打游戏输了,于是她从此再也不碰游戏。中招考试,我们那里的高中她没考上,转身上了中专。至此,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再无努力的必要,于是彻底丧了。

她会感激这些暴击吗?那个打游戏的对手她会感激吗?一定不会的。如果不曾遇见那个人,可能现在还能打游戏呢。是暴击把她打趴了,她宁愿待在地面,再也不要起来。

相比芝麻,黄豆就人生通畅了。我们年级里的比赛,经常选她来参加,体育类的、学习上的她都擅长。她就像是天之骄子一样,感觉学校99%的人都认识她。高考结束,她去了郑州大学,算是飞出来的金凤凰了。哪怕是问起她,感不感激“小时候他爸爸彻底抛弃她跟妈妈,才得以让她觉得自己要发奋图强的”这件事。她说不。而且还恨。

其实话说回来,拥有正常思维的人大抵都不会去感激那些暴击自己的人吧,少数奇葩这样想,那我当然也无可奈何。只是你要相信,今天的一切幸福生活都是你自己创造的。暴击只是扎伤了你,你可能从中惊醒过来,发奋努力。至于感激它,从来都不需要,那也不是你该做的事情。





来到简书真正写字的第64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