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红楼|我的女神,她比黛玉更可爱,比宝钗更世故!

1

物有境界,人有格局。读《红楼》,评《红楼》,最显格局,野心大者爱凤姐,心开阔者慕湘云,老四我的格局小一点,最爱丫鬟和小老婆,此中最讨人喜欢的是王熙凤的贴身丫鬟、贾琏的小老婆——平儿

2

平儿很漂亮,这是视觉动物评判人的第一标准。刘姥姥第一次见平儿,“遍身绫罗,插金戴银,花容玉貌的,便当是凤姐了”,后来贾母也说凤姐和平儿是一对“美人坯子”,可见平儿之美,最起码不输凤姐。

贾琏出轨东窗事发,凤姐和贾琏恶气无处发泄,一起打平儿,平儿哭得梨花带雨,至宝玉处补妆,装点后的平儿“鲜艳异常,且又甜香满颊”,美艳、香甜、楚楚可怜之态,任凭何人不会为之心神摇曳?

《聊斋志异》告诉我们,书生最爱妖孽,漂亮女孩儿美而不妖,就缺了几分韵味儿,平儿恰不缺这点儿妖娆。第二十一回,平儿帮助贾琏隐瞒其出轨,其后一段写得极其香艳:

平儿指着(贾琏的)鼻子,晃着头道:“这件事怎么回谢我呢?”喜得贾琏身痒难挠,跑上来搂着,“心肝肠肉”乱叫乱谢。平儿仍拿了头发笑道:“这是我一生的把柄了。好就好,不好,不好就抖露出这事来”... ...

贾琏见他娇俏动情,便搂着求欢,被平儿夺手跑了,急的贾琏弯着腰恨到:“死促狭的小淫妇!一定浪上人的火来,他又跑了。”平儿在窗外笑道:“我浪我的,谁教你动火了... ...

曹公在第四十回写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贾琏在家里偷自己的妾,还没偷着,这正是平儿的情趣。

平儿在家是贾琏口中的“淫妇”,在外却十足淑女,她的“浪”与“荡”只对贾琏一人。贾瑞对凤姐起淫心,平儿曾痛骂:“癞蛤蟆想天儿肉吃,没人伦的混账东西,起这个念头,叫他不得好死”。

3

娶妻当娶平儿,做人也当如平儿。宝玉对平儿有两句评语,极其精当,他说平儿是个“极清俊聪明上等女孩儿”,面对“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帖”,“清俊”自不必再说,“聪明”和“周全妥帖”是对平儿才华的精准概括。

平儿在贾府的位置,相当于总裁助理或首长秘书,是掌握实权的二号首长。平儿作为二号首长,比一号人物王熙凤更得人心,仆人们底下评价王熙凤“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笑脸,下面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全占全了”,全府上下,除了贾母和王夫人,无人不恨凤姐,大家只不过“面子上怕她”。

与凤姐相反,上至贾母李纨,下至仆人小厮,对平儿有口皆碑。凤姐卧病,探春临时掌权,下人们对作为主子的探春,尚且百般为难,而平儿一出,刁钻的下人们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立马换了一张嘴脸,这种态度的转变,既包含着对平儿威信的惧怕,也是对其品格的人心所向。

我认为平儿的管理才能,比王熙凤和此时的探春,都还要更胜一筹,只不过地位悬殊,无法完全施展而已。所以,李纨才说:“可惜这么个好体面模样儿,命却平常,只落得屋里使唤。不知道的人,谁不拿你当做奶奶太太看!”。

4

世上并不缺“聪明”、做事“周全妥帖”的人,王熙凤何尝不聪明,但她终究落得人人背后唾骂,薛宝钗也聪明,只不过被人讥讽为“事不关己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只有平儿处处为人着想。我在标题中用“世故”一词,仅仅指其“周全”而已,而无贬义。

宝玉的丫鬟坠儿偷手镯、王夫人的丫鬟彩霞偷玫瑰露两例中,平儿考虑揪出罪魁祸首固然大快人心,但也会伤及宝玉、探春、袭人等的面子,采取了迂回的处理方式;不仅对上级和同事,即便对刘姥姥这类穷苦人,平儿言谈间依然非常照顾他们的感情,让刘姥姥感受到了“谦逊”。

尤三姐一事之中,我们似乎能看出平儿心地纯善的原因。王熙凤视尤三姐为肉中之刺,必除之而后快,平儿暗中照顾三姐,宽慰她,说到伤心处,平儿甚至陪着三姐一起哭。三姐是妾,平儿只是“通房丫鬟”,比妾还低一级,这分明是有了身世之感。黛玉自叹“风霜刀剑严相逼”,这实在是平儿的写实,黛玉的日子远没有难到这个地步。

自己越苦,越能感同身受他人之难,这一点鸡飞狗跳的赵姨娘做不到,爱使小性儿的黛玉也做不到。平儿要同时面对“贾琏之俗,凤姐之威”,就如职场人夹在两个领导面前难做人一样,所谓“平儿”,即“平常儿女”,她的困境是每一个人都面临着,只不过程度不同而已。

试想,如果你的生活中有这样一个平儿,既漂亮、妖娆、有情趣,又聪慧、善良、守规矩,同时楚楚可怜,怎能不让人热爱、深爱和疼爱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