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抑郁过“症”吗

字数 1790阅读 45

这是关于自身历经的一些事后总结,不过话又反过来说,是不是已经属于事后,还需要两说。事后就是表明已经完完全全又出来了,和普通的正常人一样了。至于自己的感受和感觉一类的东西,往往都是很空乏不可靠,就如同感同身受一词,说的别人经历自己可以体验。其实,每个人说出来的感受,和自己正在经历的可能相差很远,这也可以说成是,由于语言的苍白和不足吧!总之,这里所谈的仅仅个人体悟,仅仅一家之言的观点。

抑郁二字后面都少不了一个“症”,就我所体验到的(这里说出体验,好像是在说什么新奇好玩的游戏一般,当正处其中的人,也是时刻面临生命危机),这里姑且就用体验一词吧。就所看过的文章,浏览过的网页,对抑郁症的表现和形成过程还是不甚了解。

在就近的一段时间内,深刻感到生命的无意义性,人的生生死死似乎都循环在一个圈里。从历史上可见的名人事迹,所有的丰功伟绩,所有的蝇营狗苟,到最终都化为一句历史台词,说的都是,他们曾来过,他们留下了什么印记,最后他们又复归历史的河流,随波飘散。

在所知的情景里,能被后人书写的,都不外是一些重大贡献,重大变革的事迹。他们都是历史的创造者,很幸运的留下了一抹异于别人别人的色彩。那么,历史的书籍重新合上以后,还可以让人记住的也是寥寥可数的几人了。重回自己的经历,家庭,现状以及可以通过奋斗所能达到的高度,是不是可以断定,在人生的有生之年这条道路上和世界改变的速度比较,再有就是自己将被时代潮流的巨浪拍打于何处?种种情况无不在述说着,“你”就是一个失败者,失败者是从创造历史的角度看,你就是注定被大浪淹没的小水滴,无处藏身无处可逃。

以上几乎都是从大的角度出发,所能看到渺如尘埃的自己。如果说可能创造世界,或是改变世界是幸运之神的垂青和眷顾,偏偏我又不曾在此行列,这些都是少数几人或一类人的专属。我也不再去较真于此情节,承认无缘于他们为伍。

如果要继续下去给自己找个理由,或是借口,让自己立身于世界的风潮之中。就算我还可以安然的存活于世,至少,也是最低限度的水准,我还要成为我自己吧?苟活于世俗,浮沉于人海,现在眼下的自己都快找不到自己的身躯了,时间和人们都在消磨掉我的毅志,我快撑持不住了。他们似乎时刻都拿着,他们以为荣光的胜利品,在向我招摇,过来吧,和我们一起吧,跟我们一起逐浪于人世吧。放浪形骸是我们的宣言,放弃自己是我们的追逐……。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做,投降?妥协?不,我做不到,做不到和他们一样放逐自我,麻木僵死于生命之内。

思想在不断的斗争,一个个得声音在不断讲述他们的窝心和屈曲。我却成为他们的宿主,被他们驱使着做各样的“离奇”事。但到关键时候,心底还有一个不变的信念,父母的孝顺,不肖子孙的名不能背负。也是由着这一信索,不断的找寻还要继续存在下去的名义。

看似简单的一通心里斗争和纠缠,片刻之后他们总算累了,安静的像个睡熟中的小孩一样,看上去一切有回归了风平浪静。这时再此俯身捡拾他们打乱的一片土地,先前糟乱的心情,再看着熟睡中的他们,安详得就像静静的湖水。“你”知道,他们一定还会醒来,他们还会再次打翻摆放好的物什,这样的场景会无数次的出现,在时间中一点点磨砺着你的心性。同时,你更确知的是,时间一点点的流走,他们也一天天的变得强壮,直到一天长大独立,以及会应对更难预测的世界。你相信他们会有一个你想要给他们的未来,因为你还在努力。

如上所述,这也并不是就简单归结,所谓的抑郁症也不过就此而已。其实,这只是我所能勾画出比较惬意而美好的终局。

抑郁症还不能定性其为一种病症,每个人所处的时间、环境,和所受的教育不同,粗略的就将这种现象和这种情况所引起的结果归为“病”。至少我不觉得,现在的我和当时正在“病”中的我有什么异样。

在所有的情况里,我更愿意把它看作一场历练,如果那个老鹰的故事(如果不知道,情上网搜索),它们历经了凤凰涅槃后的新生,在这个过程里,人们看到的和它自己所亲身经历的,完全是无法与外人道出的。

就我所历经的这一次抑郁(现在我依然不觉得这是什么病症),在我看来是一个人和世界的关系,和周围人群的关系,以及和自己家庭亲人间关系的一次大的协调,再有就是人生种种生死大意的思考。

这是让人想起一句话,人生识字忧患始。识字看书可能也真的是忧患的开始吧?那些还没有文字的人过动物,他们只需要吃饱穿暖,其余可以什么都没有了。认不认字,或幸不幸福有什么必然联系呢?祸兮福之,谁又能道清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