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炙爱囚徒(88)

【长篇原创】图文:风听雨夜寐荷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生甘苦尽随风

笑儿的人生在行走中成长,在成长中完善,她报考了成人函授课程,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完成了大专课程。这个在别人看来没有任何重量的文凭,在她的心里是一个自我认可的凭证,是曾经梦想的一部分。也许有人会觉得的她傻,可于她正是她心里无尽的甜。就像晨风甘露,就像苦苦的巧克力最后的那味回甘。

2011年春,她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创办了终身学习俱乐部。为热爱学习和找不到同伴的人们,布置了一个家,这是一个从完成基本生存条件之后,走向有所追求的地方。

她也把自己的生活写在博客里,每一个脚印,每一段路程,都在这里贮藏、延展。她知道他没有走远,只是他们不在说话,不再试图靠近彼此。

“我知道你过得很好就好,虽然我不能参与你的生活。”这是尚志最艰难最无奈的或许也是最明智的选择!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信仰,无论多么艰难,我都要把人生的每一步走好。就算犯过错,就算无数次跌倒,但终有一天,也想自己足够的好,至少对得起你的亲睐和自己来这世上走过的一遭。这是笑儿的信仰,也许是她在众多失去之后,唯一能靠自己争取的补偿。

这年,五月初的一天,欧阳发来了信息。

“笑儿,我要结婚了,如你所说,我遇到了相爱的人。谢谢你当年的坚持,不然我们也许还在两扇门之间对望煎熬。现在,我找到我想要的家,你呢?无论如何,余生请一定要让自己过得好!”

看了这则信息,笑儿感觉自己的心头开了一朵花,轻盈,幸福,散发着淡淡的香。

她再也不用对他愧疚了,就这样各自生欢,让生命有新的遇见,新的爱情,新的灵魂安放地。真好!

笑儿遥望着远方,双手抚着胸口,心中默念:要是真有主宰者,真的谢谢您的恩典!

良久,她哼着歌,给自己泡了杯花茶。看着美丽的皇菊一丝丝的绽放开来,最后饱满的舒展成一壶金香满溢。

她正准备给自己到上一杯,门铃响了起来。

“呀!你这是从哪里来?”笑儿吃惊的问。

彭少峰把旅行包噗的一声丢在地上:“泰山。我这都是受了你的蛊惑,太累了,老子再也不想登山了。”说着大刺刺的躺在笑儿的沙发上。

“你别说我不厚道,我现在出门三十分钟,你赶紧把自己清洗干净,臭死了。还有你为什么不回你自己家?”

笑儿说着拿起钥匙,准备出去买点吃的给他。

“回去我家谁敢嫌弃我脏啊!来这儿才能及时收拾我自己,哈哈!”彭少峰无赖的嬉笑着。

笑儿给他一个巨大白眼,嘭的一声关上门,走了。

等笑儿回来,彭少峰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正在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擦完顺手一把拿起玻璃茶壶,对着嘴直接倒进了嘴里。

笑儿没好气的说:”你就暴殄天物吧你!”

彭少峰撇着嘴问道:”这不是喝的吗?倒在那小杯子里是喝,我这样更省事了呢还。”

笑儿简单的给他做了一碟炒面。

“哪,吃完快走,别影响我休息。”

“你这女人,就不能有点良心吗?哥哥我去参加那个什么破登山协会,可全是为了给你们那个希望学校拉赞助。”

笑儿给自己倒了杯茶,故意挑眉讥笑着说:”彭大善人,你要是能筹到钱,我会用你的名字捐献,怎么就成了给我了呢?”

彭少峰不屑一顾的说:”我才不稀罕当什么善人呢!你也别写我的名字,我就是希望你早点完成心愿,别再憋着劲折腾了就行。”

“我也就尽自己的一点心力,想让更多的孩子可以安心的读书而已。这样的事情能做多少是多少,不需要强求。你以后别再勉强自己去做这些了,我会觉得有负担。”笑儿半是玩笑,半是真心的说着。

彭少峰把一碟炒面吃完,故意戏谑的点着她的额头说:”你这个女人,怎么傻到这种程度,说为你就为你呀!我要去做自然是为了我自己去做的,就当我为年少的时候犯的错赎罪了吧!”

笑儿看着他开玩笑的说:”一个恶人变成好人也怪不真实的。”

彭少峰拿出一根烟,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顺手夹在耳朵上。一边洗着碟子一边说:”一个做过恶人的人,一旦要想改变自己,才更知道怎么做个好人,还有为什么要做好人。”

笑儿看他说的认真,就跟着问下去:”那你告诉我为什么?”

“因为可以踏实的睡觉,因为就算是梦里梦到,自己也会安心的笑。这个理由够吗?”

笑儿给他也倒了一杯茶,递给他,又举起自己杯子,跟他碰了一下。

”够。”

“走了。”彭少峰喝光了茶,擦了下嘴。捞起地上的大大的旅行袋。

笑儿久久的盯着他关上的门,半晌才拉回自己的目光。

他真的变了,每个人都在转变,包括她自己。但是自己真的变了吗?或许在变与不变之间,始终有一偶的固守。那是什么?不,她不知道,也不想深究。

笑儿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叹了口气。顺手打开电视机,刚好整点新闻。

本台记者刚刚接到最新消息,连城港发生输油管严重泄露事故,市委市政府,连城消防局以及相关部门,已经组成临时重大事故救援指挥部。在市委领导的亲自督阵下,消防队员,连城港相关技术人员,正在做着联合排查,抢修的工作。

目前由于现场危险度比较高,所以记者不被允许入内。稍后有最新消息,本台将会给您随时插播连线。

笑儿蹭一下站了起来,一种强烈的焦躁不安瞬间涌上心头。她无法抑制那种心脏的狂跳不止。只能拿出久未动过的酒瓶,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这就在他的辖区,一种十分不详的预感一点一点的挤压着她的心脏。就算她连喝了几杯酒,还是无法让自己的心安定下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笑儿觉得自己的眼泪在不受控制的流淌着。“为什么要哭?”她拍打着自己的脸,命令自己擦干眼泪。

他经常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故,一年不知道要经历多少场险情。他技术过硬,思维敏捷,果断勇敢!他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她不断的这样安慰着自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把半座连城人都震的惊呆了。

很多大楼的玻璃应声粉碎,街上不断的听到救护车消防车的警报声呼啸着来往狂奔。

笑儿一下子瘫坐到了地上,她试了几次都无法让自己站起来。她坚信自己和他是有感应的,她觉得他一定是出事了!她想去找他,去往他的方向,管它天崩地裂。她撑了很久,才颤抖着爬了起来。她发现自己抓不住任何东西,车钥匙,钱包,都无比的沉重,重到她的每一个骨节都在生疼。

电视里又送来了最新画面,各种的破裂,熊熊的火光。有人头破血流,有人被抬着送上救护车。

纷乱的画面不断的更迭,笑儿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因疼痛而窒息了!

外面传来砰砰的敲门声。她也许是爬着的,但是她开了门。

彭少峰像个巨塔一样站在她的面前:”傻瓜,你要镇定,那么多人,他不一定有事。你必须先冷静下来,不然你会先死掉。听到没有?”他边喊边把她托起来,扶到沙发上坐下。

笑儿像终于清醒了,又像是狂乱了,她拽着彭少峰的手:”你带我去看看好不好?”她流着泪请求着。

彭少峰心疼的把她搂在怀里,去也没有用,街上很多地方封了路。所有车辆必须避让。更不要讲事故方向了。

此刻的柳尚志正被压在残断的物体下面。他用唯一能动的手推着身边的一个战士:“喂!兄弟,你……你怎么样?”他发现自己用了很大的劲,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在另一个世界了吗?

他再竭尽全力的够着对方的脸,还是有温度的,他们还是活着的。

他慢慢的想起来,他在库房的一角,排查……关掉了一个很重要的阀,然后……然后……为什么一切都像虚无的幻境?

他从自己可以动的那只手开始,尝试再动一动其他地方,可是他办不到。还有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的手越来越冷,越来越不听使唤。这种冰冷似乎引起了他前世的记忆,他记起他抓住过这样冰冷的手,接着他看见了她的笑,还有晶莹的泪珠。他感受到一阵强大的牵引,直至整个人都飘了在空中,他毫不费力的向着她飘浮,内心翻腾着欣喜和久违的幸福!

但脆生生、粘腻腻的一声呼唤:“爸爸……呵呵……爸爸……”他看见薛童牵着女儿,正在向他伸出期待的手。

就在一瞬之间,他感觉自己不断的下坠,下坠,这世界谁也没有,而他正在像流沙一样的直至分解于无。

傍晚时分,有人敲响了笑儿的门。

彭少峰很意外的看着门外的女人,怎么会是她?

薛童疲惫的微微发抖着站在门外:“请问郭笑儿她在吗?”

彭少峰迟疑的点着头:“在,请进。”

她看到薛童,已经近似麻木了的心头还是吃了一惊。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会来。

但是转念就有一种剧痛穿心而过,一定是他有着巨变,不然她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薛童上前两步,笑儿也站了起来:“你去看看他吧,我知道这是他的心愿。”

笑儿双腿一软又瘫软到沙发上,泪水止也止不住。

“他在哪?”笑儿忍住哀伤问道。

“人民医院。”

笑儿踉跄着站起来,极为不协调的飞快的拿出衣服披上:“走,我跟你去。”

薛童站在病房的门口,通红着眼睛看了一眼房门:“他在里面,你进去吧。”说完转身跑了开去。

笑儿扭开门,一步一步的靠近他的床前。尚志趟在那儿,好像睡着了,又像极力的想要醒来。

笑儿握住他的手,这双手凉的使她一颤,可能是震动,也可能是来自她的手魔力,他悠悠转醒,吃力的睁开眼睛,当他看见她,先尝试微笑着,而笑着笑着就流下了眼泪:”笑儿!你来了……笑儿,能再见到你真好……真好……,我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再见到你了。我以为……就要这样走了”

“尚志,不要说这么傻气的话。你……你听着,我还没能忘了你,在我忘掉你以前,你哪儿都不能去,知道吗?啊……?”

尚志把她的手费力的挪动至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笑儿,今生我们的缘分尽了!你就放我走吧。”

他休息了一会儿接着说:”笑儿,想想我们那时候好傻!那时候我们以为咬咬牙关,这一生就过了。那时候我们不懂,爱原来是一个人一生的滋养。那时候我们觉得退一步比进一步轻松好多好多!可是后来才发现,这一退原来人生就换了剧场。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了……,说完,他闭上布满血丝的眼睛。”

笑儿尝试控制自己发抖的声音,但是并不成功:“尚……尚志,现在不是总结人生的时候,你要保留体力,好好的恢复,等你好了,等你……好了……”她无法控制的握住他的手,抵在自己的唇上、鼻尖上、额头上,她慌乱的感受着他的存在,她心里甚至祈祷,要是可以就此闭上眼睛,让自己的记忆停留在他存在的这个时间里。

尚志很急切,他尽力的动了动自己的手:“笑儿,笑儿,你听说我,你让我说。我后悔当年自己的懦弱,没有竭尽所能的走近你。但……但那都过去了。就像这些年我们的留恋,也会随着生命的终结而结束。”

“不会的,不会的……”笑儿的泪像流不尽的河水,就那么一直淌,一直淌着。

“听我说……”尚志的声音越来越虚弱,之前打过的针,功效已经在逐渐减退。

“笑儿,你我都是太过于执着的人,但也是不够勇敢的人。有一个人,他比我们都强,他够执着,也够勇敢,笑儿,你还年轻,记得,一定要用心去感受一下,看你有没有机会去爱他。”

笑儿在他的手上咬了一下:“我不想听你说这些。”

尚志闭了一下眼睛:“傻瓜,你不但要听,还得要记住,知道吗?”说完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眼睛,直到她点了头为止。

“好了,好了,我们说再见吧!”

“尚志,我爱你。从未后悔过。”她附在他耳边儿语着。

一汪泪含在他眼里,带着微微的笑意:“走吧。”他说。

可他多想最后一刻是在她的怀里,她的手中,她的耳语中终结。奈何门外已经人影攒动。

笑儿转头之际在他的额上轻轻的留下唇迹:“再见我的爱人!”她心里默念。

“笑儿,来生我们一定要再相遇”他默祈中看着她的背影逐渐远去。

尚志去世一周年,墓园的林荫路上,薛童牵着女儿的手。

“妈妈,爸爸是英雄吗?他们都这么说。”小敬童抬起头仰望着妈妈。

“是的,爸爸是英雄。也是一个负责任的好爸爸。”薛童摸着女儿的头。

早知道他还是要离开,我是不是应该早点放开他的手呢?薛童一遍又一遍在心中自问着。

一阵风吹来,夹杂着细密的丝雨,风呜呜咽咽的穿过丛丛碑林,或许这就是人间最真诚的语言吧。只要你能读懂,定不会负了此生此景……

全书完。

  14/02/201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近,我才真正认识到了我以前这个思维的错误。曾经我盲目的认为只要勤奋,只要通过努力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但实际...
    璟姬阅读 531评论 0 0
  • 【高级英才14天父母实践打卡】第 2天~ 复训总结: 自从做了幼教一直走在教育的路上,各种大大小小的课程参加不...
    珊珊_403c阅读 126评论 0 0
  • 我和她是高中认识的,高一刚进去,就因为长相可爱,皮肤白,有一定的知名度,认识我的人比较多,八卦我的人也会多,...
    十三夕阅读 77评论 0 0
  • 2018年5月26日 星期六 晴 我是韶忆,日记星球417 号星宝宝,我正在参加日记星球第十七期蜕变之旅,这是我的...
    韶忆_d45a阅读 7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