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健回家4

/隙均

        去年国庆节,阿健为了省车费,顺便能在学校做点兼职,挣些生活费,所以没有回家去,只有他一个人留宿;今年他决定回家去,并没事先给家里报信,也许是想给家里来个惊喜吧。

        阿乌在国庆节那天,像往常一样早上5点半起床,这时天还没完全揭开黑幕,他蹲在天井旁的走廊上快速洗漱完,起身点了一支椰子牌香烟,几步便走到客厅,坐在一把朝房屋内侧的木制座椅,泡了一壶浓茶,咕噜几下喝完三杯,每喝完一杯都要发出一声“啊……”,接着把香烟放嘴里长吸一口,香烟燃烧着的红点快速往他嘴边前进,当只剩烟头黄色部分时,他用食指和大拇指把香烟掐灭,扔在烟灰缸的水里;从座椅上起来时,吐出最后一口烟,仿佛整个人都活起来了;他往肩上扛一把锄头,这锄头有些年月了,两边的角已经磨圆,借着西边的月光,出了门口,穿过门口右边狭窄的巷子,再向左转,这边的巷子相对比较宽些,路的右边是一片晒谷场高地,在晒谷场与路之间有一条废水沟,废水沟靠近晒谷场的一边,临高地生长着一颗土生土长的潘石榴,听说在阿乌小时候,它就已经在了,每到夏天它总能结出酸甜可口的果实,内红外绿,小孩总喜欢爬上去摘,又担心摔下来掉沟里,每次都是心惊胆战。阿乌的奶奶曾经还从这棵潘石榴上,取了一段支干制成一根擂茶棒,好像这根擂茶棒还在。

        阿乌走进牛棚里,香烟的红点在牛棚里增添了一些红的氛围,两只牛见人进来马上起身;阿乌一把拉开绳头,把绳子解开,拉着两只牛走出牛棚,转身到牛背后,顺当把锄头抗肩上,挥起绳子往牛屁股边一抽,发出“bian”的一声,牛儿便往前快走了几步。这时天已经亮了,太阳刚刚露出半个脸。阿乌赶着牛往村口方向的山谷去了,因为山谷里冲刷出的平地上,长着丰茂的绿草,牛儿喜欢吃,而且靠近溪边,二牛渴了不用跑去其他地方饮水。出了村口,穿过一片水田和红叶林,再往右边一直沿着小溪走,便能看见山谷里了。当阿乌到山谷的平地时,靠近山谷口的地方,已经有好几只村里其他人家的牛儿在吃着草。为了能让两只牛吃得饱些,阿乌决定把两只牛往山谷更深的平地里赶赶。山谷深处的草儿平日里阳光照耀比较少,早上的光线也比较暗,这里的草更显得嫩绿起来。

        阿乌把两只牛分开,避免牛绳缠一起,影响两只牛吃草的领地范围;他把牛绳绑在木制钉上,再用锄头把木制钉打入土中。阿乌先把大一些的黑牛栓好,接着把黄牛儿拉到另一旁。在他又用锄头敲打木制钉,发出一声又一声“噔,噔,噔…”的闷响声中,山谷深处传来一声惊叫声,连着是一阵咣当,山谷又恢复了平静,只听得见牛儿啃草的声音;阿乌望着山谷更深处,在奋力打最后一下木制钉时,不料打在了自己的脚趾头上,在阿乌蹲下抱着自己的脚时,突然惊醒,那是一声记忆中熟悉的惊叫。接着,阿乌起身朝山谷更深处狂跑而去,嘴里已听不清在喊些什么,似乎忘了脚趾头还在发着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