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天内赴了三个饭局

如果我一天有四餐需求,夜宵适合和谁一起进行?

其实只是三顿饭,完全达不到局,可是三次邀请人却是风格迥异。所以我自己把它上升到局,来讲讲这三餐的局气。

就按时间顺序来吧。

早餐,茶室阿姨请我吃的。

我一直觉得阿姨雍荣华贵又慈祥和蔼,像妈妈一样。我们之间有工作关联,但却像朋友一样,我倾诉过我失恋的故事,传达过我对家人的忧虑,发表过对职场的看法。阿姨每天都会去给boss端茶倒水,加上生活经验比我多上N倍,一来二去,我倒是越来越有和阿姨沟通的欲望了。

餐品很简单,油饼咸菜加酸奶。我吃得很惬意,觉得又可以幸福一整天了。

午餐,是公司人事经理请吃的。

人事的饭局,餐桌上少不了对同事的评价。他级别比我高很多,有些共同接触到的人在我俩眼里风格迥异。我们聊VP,聊总监,聊各自部门的领导。唯一不聊的,就是生活。我们聊得很多很多,却都局限在公司里。

我们吃的水煮鱼,...,餐厅高端大气上档次,菜品美味垂涎欲滴。聊天人物各个都是是社会上的精英。一边聊别人的故事,一边奢望自己的未来,一边吃鱼,一边画饼。

晚餐,是个大局。公司的一个保安要离开北京了,为了留个念想,邀请了他的保安弟兄们和我共进最后的晚餐。

找了个小餐馆的包间。点了一大桌的家常菜,要了三五瓶啤酒。我并不认识他们中的每一个人,便静静地听他们说,默默地吃饭,偶尔举杯说几句烂大街的祝福语。

他们聊每天的工作,说每个月的工资太少,生活压力太大,聊饭桌上每一道菜,吹着不大不小的牛逼,寒暄明天和未来。我默默吃虾,碟子里溢满了虾头。

......

圈子与圈子之前是封闭的,他不懂给未来画饼和明天的工资有什么必然联系。他亦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平淡却还乐呵。她不懂现在的姑娘为何如此不同,我亦不懂,为何妈妈们之间差别如此之大。

我不属于任何一个圈子,却又逃不开每个圈子。

我羡慕阿姨对待生活的美好,又庆幸自己青春年少,日子还很长。

我羡慕经理可以直接和VP谈业务,又庆幸自己没碰到无法拒绝的棘手需求。

我羡慕一线劳动人民的日子简单纯澈,又庆幸自己可以复杂多彩。

如果有夜宵,我想找个懂我的人,一起谈天论地,没有界限,即使饭菜又丑又乱,依然可以吃出幸福。

那么,看文章的你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