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拾记忆的树枝,投入回忆的背篓 ——2017.1.1回大学四年的城市

回到一个曾经居住过的城市,一个熟悉的城市,画面就像一个人背着花篓,捡拾树枝,把熟悉的枝杈依依投入背篓。

只是,树枝变成了回忆。

进入了城区内,就不断兴奋于对各个地区和建筑的识别。

没想到车那么快就开进了那个最熟悉的几乎每天穿梭的地方。

这时候,就像不喜欢上幼儿园的孩子,终于熬到晚上放学,在教室门口就逮到妈妈身影的孩子。

下了车,就踏上了捡拾回忆的旅程。

对,就是这里,就是这个地方。

那是双子座,大学宿舍几个人第一次吃自助餐的地方,也是积攒了很多力量决定去吃一次肯德基的那个地方,也是子在那个地方,韩语老师带我们自烤韩国五花肉,一大帮爱好韩语的小伙伴在22层high到极点。

哦,那是我做兼职发传单的幼儿园,虽然,自从来到北京,了解到那么有意义的做兼职的项目,回想自己当年却做了好长时间这个,而且还一直很满足每天转的那几十块钱。不禁对以前的自己,感到有些可惜。

就是这样,人,如果,够努力,知道努力,但却在一条错误的认知和路上行走,是不得不让人惋惜的。

可是,人,有时候,会被认知广度害惨,且不说周围人除了图书馆,看电视,根本没有人想着自己赚钱,去社会上做兼职。即使有,也都是和你一样的选择范围:服务生、发传单、做家教等等。

记得当时每小时30元钱,每要到一个电话,就多出10元钱,还记得这是当时的自己为了鼓励和高效而制定出来的呢。此后,一直很感恩黄姐的那个似的信任和支持,带领了几个小伙伴。

对了,黄姐,还想要去看他呢,知道机构现在已经发展的特别好了,是不是就去国外,还扩大了机构的规模,真帅!

记得黄姐小巧玲珑的身材,由于偏瘦,还特别有品位,穿什么都特别有型。时尚,大牌。

几年前,帅气的儿子7岁,润应该10几岁了。

黄姐一个人为几个老当时因为市场还没有打开外办签证,就在某个小区的一层,办了这家主打外教英语培训班的地方。当时,这在不算开放的赤峰是个很大的惊喜。

由于市场推广还没有很普遍,所以,生源都是靠着黄姐的朋友和信任黄姐这个人的黄姐的朋友或者认识的人发过来的。

离开那之前,机构就在以超高的速度不断发展。

那个地方是常常去健身的地方,当时是花了500元,买了三个月的会员,每天都去,风雪不误。做瑜伽,哈他,拉丁,虽然体重没有减下来多少,但是,塑形的效果还是很好的。

再往前,拐弯处,是我学习韩语的地方。记得当时对自己学习汉语很是自豪。对韩语学习很是热衷,由此,便又想起那个总给我讲各种韩剧的舍友。

走着走着,肚子很饿。就第一时间想起那家好吃的锅贴水饺。便匆匆向那个店的方向走去。

还路过了第一次给大宝卖衣服的那家幼儿服装店。

拐弯继续向前走,路过了每逢寒暑假不回家住的那家家庭旅馆。记得那个房东姐姐很漂亮,个子小说话很温柔,哪个当时住过的房间,如果会画画,我现在都可以把它画下来。

可惜,锅贴水饺那家店此时不能做,厨师现在不在,必须等到4:00,可我时间有限,不能等。可我是从北京回来的啊,第一时间就来你们家了,这样想着,我就大声的带着央求的语调:我还专门从北京过来的,本想着那个像老板娘的人会被我说动,可却只被回复到:师傅不在,现在做不了,只能等到4:00.

失望的出门后,就进了隔壁的一家肉夹馍的店,进店后,里面很干净,看了一下菜单,最后点了上学时候很喜欢吃的酸辣粉和肉夹馍,端上来后,迫不及待的喝了口汤,果然跟校门口的味道很像。肉夹馍不一样,但味道也不错。

吃完饭后,我就赶紧去街对面的红城新世界里,想着给接下来要去看的爷爷买点生活必备的东西。先去了趟洗手间,出来后就进了卖袜子、鞋垫生后必需品的店里了。

听那姐说,爷爷每天都要出去散步,我就给他买了副手套、鞋垫和袜子。

在老爷爷家呆了不短的时间。他给我看了他啊宝贵的学生的影集,里面也有我的,那借的,以及所有他的学生的照片。他一一向我介绍。

接下来,就要去见和我当初一起学习韩语的女孩。他在微信上知道我回去后,就一直很希望我快点回去,希望见到我,他的表达,令我很欣慰,因此,我也特意给她买了一支口红。

我单纯的以为,我和他的关系会很近,或者说不会因为长时间不见或者距离有所疏远,因为他在微信上表达得很真诚和高翔。

可是,没想到,当我们见了面以后,画风立转:第一眼见面,没有想象中的兴奋,更没有拥抱和想象中的喜悦,甚至没说一句话,只是平平淡淡的一边接着电话,一边走进我们约好的必胜客。

走进去也没有任何的寒暄,还是听微信,回复......

我找个座位,可他说在门口,风太大,随即,他就选了一个靠墙的位置,我没意见,随他一起做了。

顿时感觉很尴尬,也一度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

趁他讲完微信想把手机放下的刹那,我找一句不走心的话打开话题,因为,不能干坐着啊。

忘了问了什么,也忘了他回答了什么,只记得他说他很忙,一会还有一个场要赶,所以,暗示我吃饭得快点吃,没有很多时间。我听了真的是不知说什么好。

吃饭间也有一聊没一撘的说着话,但都不是很走心。活着就是用低头不语和玩弄手机来打发时间。

最后,我吃完,正好看到妹儿给我发来的微信,我说走吧。我看到地址,就问他能不能开车送我过去,他第一反应就是:哦?在哪啊?我告诉他说在什么什么位置,可是他立马说:天呐.....那么远啊,不行,我着急回家,有事呢。刚刚他还说有一个局要去,现在就说要回家了,显然他是矛盾的,他接着说:现在还是堵车厉害的时间......

那你先回吧,我平淡的说,我自己打车过去吧,别耽误了你的正事。

之后,我一边穿衣一边听妹儿给我发来的语音,他还站在原地看着我,我就一再说:你快走吧,不用管我,这个地方,我也挺熟,我自己打车过去,你被耽误了正事,在我三次说出这话后,她跟我说了一句:那我走了啊?

之后,就没有之后了。

我长这么大,没有被身边的人伤害过或者欺骗过,也许有,我自己没注意。因此成就了如今专业傻白甜20年的鼻祖。

我越想越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到妹儿那里,我看到他在朋友圈里发了我送给她的那支口红,还叫我的小名,我第一感觉就是:哇,人怎么能这么多面,好虚荣。我连点赞都没点,以后,这个人,我当时哦独享取消关注了的,又一想,就那么放着吧,不理他就是了。

来到生活了四年的城市很激动,迟到了久违的小吃,见到了爷爷,这些温暖的事情已经够我去回味去感受,

而且,人生这样也才更好玩:有令你温暖的,有令你寒心的,你才会体验世间人情冷暖;有让你高兴的,又让你气愤的,你才会感受到一种情绪的平衡。

有什么?我正在体验人生,我正在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