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娃的蜕变(100)

                        序

《山娃的蜕变》,讲述了1998年,在私营经济蓬勃发展的温州,18岁的文白,一位从没出过远门的山里娃,只是因为有一个梦,受到电视和书的影响,独自一人闯荡温州的一些坎坷经历,让一位懵懂无知的山里孩子最终成为了一名敢想敢做的现代青年。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百章  三角阁楼人来睡  寄人篱下本心归

来店里20天了,靠近垟儿路这边,一家家店都开起来了,虽然门口的人行步道还在整修,凹凸不平,但这丝毫不影响老板们开店的热情。

老师母的弟弟,也就是叔叔,也在小区大门旁边开了个饭店,他做事一贯雷厉风行,所以,不知不觉中就把店开起来了。

这天,老师母来和文白说,她弟弟那有个人来这里睡几天,文白没反应过来,怎么也不会想到老师母会同意别人来和自己挤那小阁楼,直到老师母说,他那边宿舍还没搞好,让和文白睡几天。

文白愣住了,惊讶的说:“啊!和我睡,能睡得下去!承得住吗?”

一个人睡刚好是三角形的对折线,脚勉强可以伸直,两个人怎么睡?

“两个人睡上面真的慌,二三百斤还不塌下来,再说两人睡脚都没法伸直。”文白很不情愿的说,不管地方多大,毕竟这是自己的私人空间,现在居然让人和自己睡一起,还是一个被窝里。

“我也没办法,我弟弟他说了,店刚开,宿舍还没搞好,我能说什么,就这样睡几天吧。”老师母无奈的说道。

那还能说什么呢,自己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文白在不情愿,也是徒劳。

阿婆晚上就把人领来了,是个精干的瘦小伙,理了个分头,和文白差不多高,文白让他先去洗个脚,他说洗过了。

他话不多,不主动和文白说话,文白就主动和他说话,睡在一起总要了解一下。

据他说,他来自湖北,在饭店里做配菜的,叔叔店里同时雇了好几个人,两个厨师,两个服务员,两个阿姨再加上他一共七个人。和老师母小吃店比起来层次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之前小吃店也来过两个人,都是介绍所老师母亲戚介绍来的。

一个说是安徽的,什么虚县的,可据文白了解,安徽还没听说过有这么个地方,可见这人不诚实。文白带着他跑了一下午,把一些情况都和他说了,忙完后,他就以这事不习惯为由让老师母签了字。

还有一个是第二天来的,说是贵州的,刚从家里出来,不知道干什么,就来了小吃店,文白带他去问餐跑了一遍,回来就直接走了,也不知为什么。

这之后就见人来了,文白在想,这事有这么难干吗?老师母为什么要找人,又不方便问,为这事,也想过很多,这些天是有点忙,特别是下午点心,文白有时忙的晕头转向。

可为此,老师母会多雇一个人?也没听老师母说起啊,难道老师母看文白做事不行,想换一个做事麻利的,这倒也是很有可能的。

为此,文白焦虑过,如果真的想换人,那自己又将面临失业,那该如何是好!

换角度去想,如果这里不是吃住不愁,还真不愿意待,每天凌晨起床,晚上八九点躺下,工作时间这么长,还没有休息日,最可气的是,还要受无止尽的责备。

主要身上没钱,三个月又过年了,不能在折腾了,如果不是这么想,真的不伺候她。

可想又有什么用,有很多事情真的很无奈,去留不是由自己决定的,干好自己的事情就是了。

章后语:有句话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即使自己不情愿,也得默默承受,这就是寄人篱下的现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