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声之后

闲来无事,坐在院子享受闲暇的时光。此时晴空万里,云浪层层,是啊,天气很好。好到树枝上的鸟儿可以安心的搭鸟窝;好到院子里的小猫可以舒心的躺在我的怀里睡觉;好到小蚂蚁可以成群结队地寻找粮食。

天气真好。

这个院子里,好像除了我以外的生物都很忙,为什么要那么忙?明明是一个很好的天气,适合玩游戏、适合唱歌、适合无所事事。即使这样想,也不能让它们停下繁忙的脚步。我还是就这样坐在院子里放空自己,异想天开吧。

母亲在屋子里做家务,洗好的一堆衣服早已齐齐整整的晾在院子里。父亲在看相声表演,电视机的声音开得很大,坐在院子里的我,可以很清晰的听见相声演员在逗哏。而我,坐在院子里抱在小猫晒太阳,把耳机往耳朵里塞,MP3的声音开到最大,一边听音乐,一边观察这些小生物的生活。我的慵懒,与它们的勤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这都是我们享受生活的方式。

我听说,用自己觉得的最舒服方式生活,才是对生命最好的馈赠。但是怎样才算“舒服”,也许没有人会知道。有的人忙碌,为了打发时间;有的人忙碌,为了充实自己;有的人忙碌,为了享受生活。无论做什么,我们都会有理由为自己辩解。

我还是在院子里坐着,让我的后背以最契合的方式,与椅子镶嵌。闭上眼,大脑放空。如果每个周末都能遇上好的天气,那么坐在院子里遐想的时光是我每一周最期待的向往。我一直坐在院子里,关注我这个小世界的变化,天气总是变化莫测,云层已经变厚了许多,空气变的有些沉闷,已经没有微风吹拂脸庞的感觉了,微风一点一点褪去。天气总能影响人的心情,刚才的喜悦感、闲暇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烦躁、是沉闷。

天气好像有点变化,但是那些小生物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依旧在忙着自己手头的工作,把自己独立于外界,沉迷于它们自己的世界。在我的印象中,这些小生物对大自然的变化特别敏感,有一点风吹草动,它们就会通过一些异常举动来表现内心的情绪。

再次抬头看着天空,它的样子就像躺在病床上的老人那一片苍白的脸,夹杂着浑浊的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土腥味儿,闻着有些亲切又有些忧伤。前方不远处的空中,传来一声闷雷,大概是这声闷雷,吓走了我一些好心情,我有些嫉妒这只趴在我怀里舒心睡觉的猫。它睡得那么安详。它睡得那么舒服。也许一会儿,天空就会恢复到我最开始看见它的样子吧。这样想着,我的心里满怀期待。可惜,我还没有那么好运。远处又传来一阵雷声,声音听去比刚才那声凶猛。怀里的猫,被雷声惊醒,尖叫了一声,“唰”的从我身上跳开了。当我意识到一会儿会下雨时,心里只有烦躁。

雨,还在酝酿中。我的好心情消失殆尽,但是抱怨天气也没有用,这不是我可以掌握的。但是,还是不想动,只想慵懒地坐在这里。记起来母亲洗好的一堆衣服还安静地挂在晾衣绳上,我朝屋子里喊了一声,想告诉母亲一会儿要下雨了,但是没有回应。我只好离开院子,去屋子里找母亲。母亲在厨房里忙碌。雷声又响起,这次是“轰隆隆”的作响。我不确定母亲有没有听见,又或是有没有感觉到一会儿要下雨,母亲依然忙着手里的家务活,这让我想起院子里的小生物,母亲就和它们一样。

正打算告诉母亲时,雨突然下起,越下越大,越下越大。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倾盆大雨吧,来得措不及防。晾在院子里的衣服有些多,我和母亲冲进大雨里,挽救那些原本安静地挂在晾衣绳上的衣服。只是,它们现在一点也不安静。风夹着大雨,呼啸着,有几件衣服离开它本该停留的位置。父亲也跑出来,帮着手忙脚乱的我和母亲一起收拾衣服。大雨的洗礼,使院子里的土地变得泥泞,一家人冒着大雨,抱着一堆衣服冲回了屋子。母亲刚才清扫过的地板,现在已烙上凌乱的黄泥的印记。雨下得很大,就像小孩被抢走心爱的零食和玩具时号啕大哭的那种蓄势凶猛;狂风呼啸,撞击得窗玻璃“哐哐”作响。我记起之前在不停忙碌的小生物,不知道它们现在怎么样。

这一场暴风雨来的很急,雷声大作以后,倾泻而来。母亲在处理那一堆狼狈的衣服,不温不燥,井井有条地把一些还算干净的衣服挂起来,那些已经沾上泥土的衣服又重新清洗了一遍。母亲不仅没有抱怨,而且条理清晰。我很是意外。

有时候,只是睡午觉时的鸟鸣声,只是写试卷时刮起的大风,只是刚要入嘴而掉落的食物,类似这样普通的小事,就能让我烦躁不已。吃晚饭的时候,母亲说:“雷声之后,还会有暴风雨。”

突然想看看那些小蚂蚁还有小鸟。

雷声停止了,风停了,雨停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我吃过饭后,到院子里去看那些小生物,小鸟躲进在暴风雨前搭建好的小窝里;小蚂蚁已经消失了,它们刚才爬过的路上,找不到一点有关它们的痕迹,也许是躲进新搬的家里了吧。现在有些明白小鸟与小蚂蚁的勤劳与生活。回到屋子里,那只小猫又是恰意的享受时光,对这只小猫来说,一切都如此美好。

雷声之后,还有暴风雨;暴风雨之后,会有彩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