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雪舞尘

( 一 )

“好酒,好酒!”玉阳真人一边称赞着一边又酌了一口。

“今日你我二人不醉不归!”陈凤举起酒碗与玉阳真人对饮。

酒酣之时,两人兴致正高,纷纷谈论起自身的往事。突然“嗖嗖”几声,数支羽箭从林中射出。此处乃玉阳真人静修之所,少有人知,两人殊不知暗放响箭是何等人物。

“来者何人?既已暗算失败,何不现身一见!”陈凤瞠目怒视。他步入江湖也有少许年头,凭着自己一套精湛的扇法也早在江湖上闯出一番名声,更不用说他那把翠绿的玉扇。

“没想到陈大侠居然也在此,失敬失敬。”随着声音的消散,湖面忽现一名身着青白衫衣腰别精致短刀的中年男子,他最显眼的特征还要数他脸上的三撇弯胡。

玉阳真人冷哼一声:“刘池小儿,你居然跑到我这闹事,不怕你的主子取你狗命!”

陈凤听到玉阳真人说出“刘池小儿”四个字时,便已确定他的猜想。来人正是“天音阁”宫阁阁主三撇胡刘池。他虽与天音阁少有来往,但也曾听闻天音阁坏事做尽。正想搭语,却不料刘池轻声笑道:“玉阳真人您可别误会,此番前来是奉少阁主之命,请您一叙!”

“少阁主?”陈凤与玉阳真人不约而同的惊呼一声,他们对这个少阁主少有印象,更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了,这次邀请非奸即盗。

玉阳真人并没有拒绝,陈凤也没有阻拦之意,他们两人看样子对这个少阁主很是感兴趣。两人在刘池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凉亭。

“望月亭?”陈凤很是诧异的看着这个凉亭,他虽不是此处的常客,但印象中并没有这个凉亭。亭中石桌上摆好了酒菜,正对他们坐着一人,白发披肩,利眉勾眼,一身素色长袍。看来这人就是刘池口中的少阁主。

白发少年右手轻挥,刘池便带着四周的守卫退了下去。“好大胆!”陈凤看了神闲自若的白发少年,心中不禁暗暗惊叹。面对他们两人竟敢大胆的撤去守卫,这让玉阳真人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本想实在不行便强突出去,现在倒不敢轻易出手。

“两位,请坐,这是我托人从江南运来的好酒。”白发少年先开口打破寂静,玉阳真人倒不拘谨,立马坐了下来,酌了一口。果然是好酒,虽没有言语,但从他面容上带起的笑意,陈凤能断定这壶真的是好酒。

玉阳真人又酌了两口,便放下酒杯问道:“少阁主,你我本无交情,此番邀请并非是请老朽品酒那么简单吧!”白发少年拍手笑道:“果然是快意之人,少白的确有事相求。”陈凤听到他自称“少白”不禁笑出声来,但立马又克制了自己,慕少白并没有在意,而是继续说道:“希望玉阳真人能帮我找一个人!”

“找人?”玉阳真人很是纳闷:“你们天音阁势大如龙,找个人还需我这种老朽代劳吗?”慕少白并没有因为他这种讥讽之语而生气,反而是笑着道:“这个人只有你能找到!”“什么人?”“上官飞雪!”

这个名字一经说出,玉阳真人更是疑惑,他根本不认识什么上官飞雪,但一旁的陈凤却是脸色大变,原来这个少阁主真正要请的,其实是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 六 ) 陈凤微坐修气,四名少女并没有离开,一直守着房门。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陈凤才收了功力。伤势在修整之下有了...
    冷言天妒阅读 179评论 0 0
  • (十一) “喂,醒醒!”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陈凤的耳中,陈凤微微睁开迷糊的眼睛。果然,叫醒他的人是梁君,刚想起身却只...
    冷言天妒阅读 190评论 0 0
  • ( 九 ) 飘花楼内在陈凤进入之后便死寂了下来,四周均是目光凌冽的看着坦然的陈凤。陈凤早就料到会是如此,毕竟他现在...
    冷言天妒阅读 207评论 0 0
  • ( 四 ) 陈凤与梁君已经走了两天,梁君十分后悔,一路上的花费都是他花的钱,但想着能得到金叶,无奈之下只能忍了下来...
    冷言天妒阅读 195评论 0 0
  • ( 二 ) 正想言语之时,陈凤忽觉眼前一晃,便无了知觉昏了过去。 "喂,喂,醒醒!" 陈凤恍惚的睁开双眼,很痛,他...
    冷言天妒阅读 161评论 0 0
  • 你的来信很长 你说了很多鼓励的话 你说大家后会有期永不相忘 你的语气还是嘻嘻哈哈 我差点就笑出声来了 窗外是车如流...
    狐狸尾巴着火啦阅读 112评论 0 0
  • 年少 你便如那星空中 一颗北极星 指引 我在棽棽丛林往北 倏忽 犹如龙翔凤翥一般 暮年 待我羽翼丰满时 你便 回不可诣
    瑶琼姑凉阅读 109评论 0 2
  • 作为一个完美主义倾向者,反而更容易拖延,这在拖延心理学上也有提到。是的,这样的人,往往是想把事情做到最好,做成一个...
    Erin棋落阅读 139评论 0 0
  • 2017即将过去,新的一年即将来到我们的身边。回望过去,有多少快乐痛苦伴随身边,展望未来,只愿工作顺利,幸福快乐。...
    广南151马俪芹阅读 17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