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是我独家的记忆

你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不经意间点开歌单,某首熟悉的旋律响起,泪水已在不知不觉间充盈了眼眶,你是否又想起了曾经爱过的那个人呢?

我曾无数次怀想,该用怎样的语气,去讲述那一段逝去的岁月和年华,到头来却发现,一切的言语和文字都是那样的苍白和无力。那些年,哭过、笑过、爱过,那些年,梦过、伤过、醉过,彷徨与感伤也曾充斥着整个青春时代,让年少的我们喘不过气来,繁重的课业、严厉的教导,似乎都敌不过那朦胧的情愫,淡淡的,我们称之为喜欢的一种东西。当这首歌再一次在耳边响起,朦胧的青春记忆里,又再一次浮现出你的身影,于是,我找到了那本被遗忘在书房角落,记载着那段青葱岁月的笔记,翻开了年少时的第一封,也是到目前为止的最后一封情书。我的青春时代,也在那个炎热的盛夏,走向终结。

“人生若只如初见。”纳兰容若短短的一句诗,道尽了世间最极致的美好。忘了初见时彼此的模样,也不曾记得彼此相见的场景,依稀记得,那时候刚刚分班,周围全都是陌生的面孔,令人窒息的孤独,缠绕在心头,说不出的难受。所幸碰到几位相识的好友,排除了内心的焦虑,很快便和大家打成了一片。只是那时,与你尚未熟悉,至于说话的次数,更是少的可怜,所以对你并没有太多感觉,一次偶然的机会,知道了你的名字,跟我同姓,于是乎,稍稍对你留意了一下,但并无太多感触。

初时,感觉你是个挺安静的人,默默无闻,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中,那样的不起眼,仿佛前一刻还在调皮地开着玩笑,转眼过后便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寻不到来时的痕迹。慢慢的,彼此熟悉,偶尔会聊聊天,但话并不多,或许因为本就是一个性格安静的人,所以对于你,亦谈不上有多少感情,但我却并未察觉,有课微小的种子,在不经意间落入了心田,只待阳光雨露的滋养,便能破土而出,令世人惊羡。

站在现在的角度,回首过去,其实我是一个很慢热的人,对于无关的事情总是羞于表达。所幸,还有文字,悄悄记录下那些足迹,在时光流逝中悄然沉淀,慢慢发酵,酝酿出醇厚的情感。

或许我该用极致华丽的词藻和绝美的诗篇来铺垫彼此初见的情景,但我觉得,再美的诗章也掩盖不住那纯净无暇的情,过多的浮华反而会显得虚假,于是我索性抛开所有,以尽量平实的语言将一切阐述,以还原出当年最真实的情感。毕竟不管时光如何变迁,彼此的故事仍然在继续,不是吗?

你说,你和我一样,喜欢淡淡的、天一般的蓝色,你给我的备注上,有一个“熙”字,所以,你叫我蓝熙,从那天起,蓝熙变成了我的笔名,伴随着我走过了整个高中时代。喜欢沐浴在温煦的阳光下,凭栏斜倚,静静望着那一片蔚蓝的天空,思念如风,越飘越远,无边无涯。拿起笔,写下几行细碎的文字,给你留言。习惯每天早起,迎着晨曦,奔走于操场,追逐阳光。会早早的来到教室,给你打水,然后看着你那淡淡的微笑,默然欣喜。

只是,生活也并非如我们想象的那般美好,它也存在着许多辛酸和无奈,难过和痛苦。你是否还记得那一次,我的一个朋友约了你出去玩,虽然我能够容忍他的花心和欺骗,但当我看到你的那一瞬,我毫不犹豫地跟他翻脸了,因为是你!

我至今仍记得那时候的心情,就像晴天霹雳一般,潘多拉打开了魔盒,灾难降临到了人间。那时候的心,是痛的吧,是因为在乎,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此刻也已很难诉说得清,我唯一能够想起的是,那天晚上你给我发短信:“蓝熙,今天是不是又哭了?”“伤口是我造成的,我会使它痊愈,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我知道总会有办法的。”只是,你让我如何忍心去责怪你呢?最后,在你的劝说下,我还是原谅了他。

那时候的你,总是不按时吃饭,而我在督促你按时吃饭的同时,逃掉晚自习到校外去给你买蛋糕,生怕你饿坏了,现在回过头来想想那时候的自己,总会觉得傻的可爱。

那时每天晚上,我总会频繁地拨出那个熟悉的号码,倾诉着对你的思念。记得那是一个周末,习惯性地拨通你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你,语气中带着一丝焦急,你说和同寝室的同学一起出去玩,但是太晚了,宿舍已经锁门,没法回去了,只能在大街上流浪。问清你们所在的地点后,我二话没说,立马赶了过去,可是因为没有身份证的原因,你们没能在酒店留宿,无奈之下,我只能带你们去了网吧。初始我还不知道,原来你感冒还没好,我们就在那沉闷的网吧里度过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才匆忙地出去给你买药,送你们回校。

夜,似乎更深了,窗外,飘洒着淅淅沥沥的雨丝,在昏暗的灯光下,宛如一只只飞舞的精灵,灵动的高雅,绰约的风姿,朦胧了双眸。打开窗,一股湿润的腐败的枝叶的气息迎面扑来,感觉有些疲惫,这种疲惫并非来自身体,而是心灵。如同埋葬了一整座城,吹灭所有的灯,指尖触摸到的不是黑暗,而是那看不见的陌生,还有一个未知的灵魂,迷失在雨夜中的,又是谁的过往?这疲惫的感觉在内心悄然萌发,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越来越深,直至占据内心的全部之后,便化做了雨中山色里,那一抹孤独中的落寞。晃了晃脑袋,抛开一切思绪,继续回忆着与你一起的点点滴滴。

记忆的轮渡浩浩荡荡地在海上航行着,乘风破浪,时间停在了你生日的前夕,这是我们认识之后,你过的第一个生日,你邀请我去参加你的生日Party,那晚的雨很大,仿佛能够将一切的足迹和回忆冲刷干净。那是我第一次走进KTV,诺大的房间内,歌声高亢,音响震耳欲聋,我却只是兀自一人坐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别人的疯狂,却不知该如何自处。也是在这一天,我第一次喝了酒,本来是想推脱的,只是看到你那淡淡的微笑,我却不忍拒绝。一杯入喉,却只是淡淡的苦涩,没有太对的感觉,只是机械般的一杯接着一杯,虽说后来回到家才发现身体出现了过敏的现象,但在如今看来,似乎也算不了什么。而后,我送上了为你精心准备的书籍——《遇见你,是我一世的春暖花开》,就连书名都是可以挑选过的。

遇见,一个多么美好的词啊?它让彼此的生命充盈着欢喜,与你的缘分,是流年里最美的点缀,我愿倾尽余生所有的温柔,将你呵护成一位公主,予你最真挚的爱恋。风起时,我把心藏在一朵花里,在如影随形的寂寞中,安静地想你。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相知,是一江春水的情意,那些关于花开的故事,散落了一地的馨香,我不想拾起,就让它连同思念,飘到有你的光阴里……

那时的我们,话题很多,每天下晚自习后,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不是洗脸刷牙,而是迫不及待地打开QQ,陪你聊天,聊聊生活,聊聊过往,带到夜深人静,方才恋恋不舍地放下手机,安然入睡。而那时最担心的莫过于手机欠费,因为害怕与你断了联系,甚至深更半夜还倚靠在窗口,艰难地连着WIFI,回想当年,就觉得异常的可笑。

那时的我们,如此迷恋音乐,两只耳塞,你一只,我一直,一起沉迷在优美的旋律中,无法自拔。或许,迷醉的不只是音乐的优雅,还有与你在一起的时光。我们钟情于周杰伦,痴迷于谢容儿,追寻着那些伤感而动听的音乐,直到今天,每当耳边响起那些熟悉的旋律时,脑海中都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你的音容笑貌,是的,我又想你了!

一直想不明白,人为何要哭泣,但哭,似乎是人与生俱来的一种天性。每个人,都是伴随着那一声清脆的啼哭,降生到了这个世界,哭,在更多时候看来,是一种本能。孩提时代,饿了、摔了、伤了、痛了,都会嚎啕大哭;长大一些,学会了撒娇,学会向父母索要好吃的、好玩的,得不到满足,依旧会难过的痛苦。但到了今天,更多时候学会了掩饰,掩饰内心真实的想法和情感,从不轻易在人前流泪,哪怕受了再大的委屈,也会强颜欢笑,而后躲到无人的角落,泼洒着泪花。

在我看来,哭泣更多时候表现为一种心情,而泪水便成了载体,承载着一个人的喜怒哀乐。泪水,在很多时候,都很简单,有时因为觉得自己不够好,又是因为闷得慌,有时只因想念一个喜欢的人……其实心里的哭泣,远比表面的哭泣更要来的艰难,毕竟表面的悲伤还能通过泪水来宣泄,但心中的忧愁却无处可抒,剪不断的请,理不清的愁,又能与何人说呢?

曾无数次在寂寞的泥潭里深陷,在漆黑的夜幕中黯然落泪。而你,就像那纯洁的天使,在最无助的时候,用那微弱的光芒,照亮了我的心,亦驱走了那弥漫于心间无边的哀愁。感谢有你,在无数个夜晚的倾心相伴。寂静深夜,黑暗笼罩大地,忧伤将寂寞吞噬,那些你爱的歌,在耳边响起,淡淡的文字,悄悄将一切柔情珍藏,融入跳动的心弦,揉入我的血肉和灵魂。

每当想哭的时候,总会想起你,想起你说的:要是某次你又哭了的话,就主动一点写张字条,写上想了些什么,为啥又哭了,然后给我……时光,磨灭不了最真挚的情,细碎的文字,将点滴柔情铭记于心,如若有一天,你累了,倦了,难过了,请回过头,我一直都在你的身后,不曾离去!

如若可以,愿化身为无泪的天使,因为,泪水在决堤之时,能够把心淹没,那份窒息到麻木的哽咽,令人恐惧。轻轻地,将心藏进一朵花里,带着雨露的清新,阳光的润泽,将豁达、恬静、素雅,还有你的影子,都融入其中,安放于心,化为无瑕的羽翼,等待着绽放的那一瞬……

墙角的高考倒计时,从百位数变成了十位数,又从十位数变成了个位数,要毕业了么?可是为何,心中会滋生出一股淡淡的恐惧呢?是不舍,还是别的什么?或许就连我自己也难以诉说清楚吧。早已记不清,我写下了多少的文字,只为祭奠那逝去的青春时光,但总有一缕柔情,透过厚厚的云层,落在了心间,打破了那本该优雅如诗的素净,在无数个孤独的夜里,拾起瘦削的画笔,涂抹着流年的苍白,为斑驳的岁月着色。

或许,总有些情愫,不得不深藏,总有些馨香,在心底萦绕。那些花开的芬芳,那些叶落的萧瑟,都随着高考的到来而深埋,我不得不将一切延后,甚至忍痛放下了我尚未完稿的小说,也忍住了那颗因为期待爱情而蠢蠢欲动的心,也放下了太多不该滋生的情感。

高考如约而至,跟之前经历的模拟考试不同,原本松散的一切都变得严谨起来,搜身、扫描,所有的检查一丝不苟,没有掺杂任何的水分,我的脸上似乎仍残留着失眠后留下的黑眼圈。没有停留,迅速通过所有的安检,进入了考场,开始最后一门考试。看着桌上那一张决定所有人今后命运的考卷,我没有迟疑,运笔如飞,我知道,只要做完这份试卷,我就能见到你,将那一份承载着我所有心声的情书交付予你。

只是,我猜到了故事的开头和发展,唯独没有猜到结局。就在我期盼着你看完信件,答应与我一起之后,该带你去哪里庆祝,却收到了你婉言拒绝的短信: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谢谢你对我的好!

我紧紧地盯着手机屏幕,再三确认短信的内容,然而,那一个个血红的字体如钢针一般,深深地刺进了我的心房。

我假装着毫不在意的语气,回了一句:好的,我知道了。

转眼之后,却独自哭成了泪人,短信送达的声音响起,自此,便再无回信。没有再刻意去探听你的消息,我埋葬了所有的记忆,带着行李,踏上了去往成都的列车。时隔半年之后,朋友传来了你跟他在一起的消息,而我,也没有再见过你。

有一句话说的很好,回忆里的人是不能去见的,因为一旦见了,回忆就没了。而今,我在和你相距1700多公里的城市,听着陈小春的《独家记忆》,静静地写下了这段文字,心情平静,再无波澜。

你,在我心里,而我,在天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