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你

方忆趴在桌上午休,四周传来翻书、打喷嚏、喝水、唉声叹气的声音。

她醒来喝水,教室里热得她不停的喝水,然后看一下手表,离下课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她也坐好,然后用手撑着脑袋,翻开书看看做的笔记什么的,看了十几分钟实在觉得无聊,就小声的跑到王晟灏的座位,猝不及防的在他脸上亲一口,然后咧着嘴笑“去山上走走吗,教室好闷。”王晟灏把书关上,没有什么表情的发出一声嗯。

方忆很欢快的跑下楼梯,王晟灏声音很是平稳的传出来“想被班主任抓到吗?”方忆恍然大悟的放慢脚步,顺便等着王晟灏,然后牵过他的手一起慢悠悠的走。

他们在学校的小山坪上一前一后走了一圈,然后方忆掏出手机呼叫王晟灏,“我们来拍照,快来,我感觉我都好久没有呼吸到这么自由的空气了,咱们来拍个照片庆祝一下。”王晟灏没动,被方忆拉扯撒娇耍无赖般拖到树下用同一个动作拍了无数张,还被方忆扯着踮起脚亲了无数口。

方忆一边翻着照片一边对王晟灏抱怨“你都没有主动亲过我哎,你是个男生就不能主动一点吗!”“你应该读点书,考个好一点的学校,就要高考了。”方忆板着一副脸,很不高兴的看着王晟灏“说这么正经干什么,我知道你不主动的原因,可是没办法啊我喜欢你”王晟灏没有接过话,他们就一圈绕着一圈走,然后方忆在草地上坐下,让王晟灏帮忙拍照,还不让一边吐槽“就说这人工的草一点都不舒服,尽扎我。”

下课的时候,方忆才和王晟灏慢腾腾的回到教室。

何珉坐在她后桌,不停地用手指戳她,她没回头压着声音骂到“神经病啊!”何珉很不客气的用手推一下她的脑袋,“你这呱孩子骂谁呢!”然后又戳戳她的背“哎哎,方忆,你回一下头,跟你说个事。”方忆慢缓缓的回头,“干啥呀”“你刚刚和王晟灏去山上了吧。”“你怎么晓得?”“告诉你,刚刚班主任过来查班,你和王晟灏都不在,然后他找你们半天。”方忆有点慌“真的?乖崽骗我。”“全家死绝的骗你。”“那你怎么知道我们去山上了”“去上厕所的回来的时候看到你和王晟灏从山上走下来,可恩爱了。”“班主任看到没?”“那就不知道了。”

方忆慌慌张张的回头坐好,心想完了要被叫家长了,然后又被何珉戳背,在她发飙之前,何珉先说话,“看外面。”

于是方忆就这样撞到窗户外面班主任幽怨的眼光,何珉在身后一直叫着“方忆你完了,过来叫你俩了,要进办公室被喊家长了,你完了完了。”方忆被吓得坐立不安,然后班主任就从楼梯口下去上课了。

方忆舒口气,抽本书回头对着何珉的脑壳就是两下,“吓妈妈的儿子不是好儿子。”

其实那天方忆都过得提心吊胆的,生怕班主任找他们谈话,然后被叫家长,好在后来并没有。

方忆一直很怕过马路和怕黑。

放假和朋友出去逛街,她总是在马路边磨蹭很久,然后被朋友扯走,有一次阿芳实在看不下去了,拉着她就跑过马路,然后方忆两眼一闭就跟着阿芳跑于是就一头撞在路边的柱子上,那突然一下,撞得她两眼一黑蹲下来。

阿芳也蹲在下来问她,“你没事吧?”方忆捂着额头那块,“没事,就感觉头上有星星缓不过来,让我蹲一下。”阿芳很抱歉的说“都是我的错啊!”方忆还想阿芳哪个时候变得这么不好意思了,还想回她没关系,就听见阿芳放肆的笑声。

方忆捂着额头站起来,没好气的推开阿芳,走在前面骂她“就知道你才没这么好心,还会问我有没有事,笑什么笑啊,有什么好笑的,还不都是你,硬拉着我过马路。”阿芳笑得还没有缓过劲来,“怪我啊,没见过像你这样怕过马路的,你说你这点出息,你说你以后上大学出去,那里的马路比这里的长得多,你是不是就不过了在路边搭个帐篷睡觉啊。”“有红绿灯啊!”阿芳白她一眼,“有红绿灯对你来说有个屁用,看到车就怕的要死。”“才没有嘞。”

然后阿芳看她一眼,还想开口说,见她还一直捂着额头,于是话也没说,又光顾着笑了。

阿芳和方忆是初中朋友,高中没有在一个学校,只是一放假就会很默契的通知对方,然后又一起围着县里的小街道走来走去,逛逛吃吃看看。

初中的体育考试快要开始了,方忆觉得天气已经快要热的让人疯掉了。热了几天,然后开始下雨,天气又凉起来,从几天前的短袖装又开始套长袖。

方忆学校有小学、初中和高中。同时也是高考考点、学考考点、中考、会考考点还有体育考考点。

他们体育考的那天,方忆以不舒服请假去医务室去看了初中生考试体育,她蹲在马路边,看水泥操场上有人考拍篮球,看旁边沙堆有人考立定跳远,看跑道上有人考跑步。一个人蹲在马路边看的很有味,可能是因为她很喜欢她的初中吧,可能是因为对于体育考她曾经也是真的努力过的原因吧。

也想起很多初中的事情,喜欢过的人,讨厌的女生,更多的是一起笑的朋友。

然后最后她干脆坐在路边,看一批换一批人。

缓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过了一节多半课,铃声都没有听到,然后匆匆忙忙站起来往教室跑。

在教学楼楼下碰到王晟灏,王晟灏板着一副很难看的脸问方忆,“你去哪了?”“去看中考体育了,怎么了,你怎么没在上课啊。”“没怎么。”过了一会方忆突然想起,“我和班主任请假说我去医务室了,没被发现吧,不会就是叫你来查我的吧!”王晟灏看我两眼,“所以你就和何珉炫耀你这个理由用得有多聪明?”“啊!真的被发现了啊!”王晟灏不说话了,方忆边走楼梯一边向他撒娇包庇她,他一路上都冷着脸。等走到他们那一层的时候,他才开口“班主任没有发现你。”方忆开心的小声嗷嗷嚎了几嗓子。然后王晟灏在转弯处停下来,她也跟着停下来,然后他骂她傻逼,说让她先回教室,她反问,“为什么不能一起啊!”“班上的人会起哄。”方忆“哦”的明白了,然后慢悠悠走去教室,喊报告进教室。

何珉拍了拍方忆的肩膀,方忆没搭理他,何珉又拍她肩,见她还是没有搭理他,于是一个人对着方忆的背影说话,“王晟灏没找到你啊?”方忆立马侧过一边的头,“找我?为什么找我啊?班主任发现我没在医务室?”何珉向方忆勾勾手指,方忆反头看看老师然后离何珉近一点。

“告诉你啊,王晟灏是专门去找你的,你一节课没来,下课他来问我们知不知道你去哪了,我就告诉他你去医务室,然后他就去医务室了吧。”“那他不是因为班主任发现我逃课来抓我的啊?”“你傻逼吗!班主任从早自习之后还没有来过班里,根本不知道你要多久回来。”方忆想了一下,咦的一声,开口“那王晟灏怎么知道我跟你说的话啊!”何珉嘿嘿嘿的笑起来,“他去了十多分钟还没回教室,我就把实话发信息告诉他了。”方忆才反应过来,开始嗷嗷嗷嚎叫,一边嚎一边压着声音对何珉分享“王晟灏为了找我逃课也!”何珉开始不说话了,一直给方忆使眼色,一直说老师下来了,方忆还沉浸在兴奋之中,根本没注意何珉,然后特别乐呵的反过身子,然后就被吓得惊叫一声,数学老师就站在她面前,班级里的人被方忆的惊叫声找到了笑点。

于是方忆就拿着书站到教室后面听课了。

第四节课快下课的时候方忆趴在桌上睡着了,下课之后班里的人闹哄哄的去食堂,方忆醒过来眯了一下眼,觉得真的起不来,又趴着睡下。

方忆睡到双手双腿发麻才醒来,然后咦咦啊啊的活动,看到四周的同学大部分都在睡,看一下手表,离午自习下课只有二十分钟了。

方忆自己都惊呆了,自己是有多能睡啊,还睡得这么香,就是有些饿了。

翻翻抽屉看还有没有什么吃的,太饿了,结果并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扭头看向隔着两排座位的王晟灏,看到他还在很认真的复习,转头看何珉,他还在睡觉。

算了。方忆想着。去小卖部买点吃的吧。

方忆走到楼下的时候,手机一直在口袋振动,她有气无力的接上,“喂……”“你去哪了?”王晟灏的声音。  “我中午没吃饭去小卖部买东西吃。”“你走到哪了。”“楼下”“那你在那等着,我这里有吃的。”“那我上来好了。”“去山上吃吧我提下来。”

方忆和王晟灏坐在小山坡上的草坪上,方忆刚开始也是想矜持的吃着,但是真的饿到,她连话都不想和王晟灏说,就一直在吃。噎着了就喝几口水。

“又不是没得吃,你能慢一点。”王晟灏又接过她的水。

“我今天早上因为肚子痛没吃东西,中午真的太困了懒得去吃饭,我真的是饿慌了。”

等方忆吃完,还挺着肚子笑起来,坐了一下,然后和王晟灏收拾好垃圾,回教室。下楼梯的时候,方忆才想起,“王晟灏,你去食堂了么?”“去了,怎么了!”“那你吃饭了吗?”“吃了,干什么!”“那你怎么还买了快餐啊,你怎么出的校门啊,不是不能带这些快餐什么盒饭进来的吗,你怎么带进来的啊。”“吃了就行了,问这么多干什么。”“好奇啊!就说说吧!”“借没有寄宿的同学的通行证。挡一下盒饭就可以进来了,你以为能有多难!”“可是这一阵学校抓这个抓的很严啊!”“我认识那个门卫。”

方忆终于要开始发奋图强了,因为她做梦梦到她和王晟灏因为高考成绩分手了,然后王晟灏考去一个好大学在学校里交到了一个很有文化的女朋友,然后毕业之后他们结婚了,因为学习的太好,有很好的工作,他们也很有钱。而方忆去了一个三流学校,天天在学校里哭,后来也交到了一个三流男朋友,然后天天不上课,最后变成一个单身的三流的也没有钱的流浪者。最重要的是,他们还碰到了,王晟灏和他的女朋友在大街上嘲笑她。气的她快要崩溃了。

于是一早从梦中醒来,方忆就开始早早收拾好自己,然后很早的赶到教室,开始背语文、看数学公式和物理公式。但是方忆忘了自己是三分钟热度的人了,在下午缠着王晟灏溜出去买考试卷回去,晚自习做了第一套的前十个选择题,会的题型不一定每一次都会做,但是不会的题型怎么都不会。

于是第二节晚自习的时候,方忆又开始偷摸摸的看小说了,被何珉笑过之后,气得小说也懒得看。

何珉问她,"王晟灏成绩那么好,你怎么不让他教你啊!""不想要他教。"然后何珉想了一下"来,我教你。""你又不会,你听过课吗?"于是方忆就带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让何珉教自己。

一个星期后的数学课小考的时候,方忆第一次没有左顾右盼的抄答案,同桌在考到一半的时候撞方忆胳膊一下,方忆头都没有抬,只是问道"干啥",同桌显然对看到这样的方忆感到不可思议,问道"第一次看你做的这么认真呢,做了多少了,给我看看。""没有,随便做的,不会的就随便写一个。""那五题会吗?""会啊。""教我。""好。"于是两个人就开始教互相会的题,然后讨论不会的题怎么做,到考试结束,她们到都只做完了填空题。

最后一个同学过来收卷子的时候,她们两个都没交,还小声的说不要告诉老师。

五一放假三天,这可把方忆乐翻了,一直和同桌说下午要出去吃什么东西买什么东西,还一起列了个表。虽然下午放假的时候,方忆只是一个人去吃了麻辣烫然后就回家了,和同桌聊天的时候,同桌说她就在学校门口的小店喝了杯奶茶然后就饱了。晚上和王晟灏打电话,王晟灏因为感冒请假了,方忆说"明天你在家吗?""嗯""你爸妈呢?""哦,他们要去我奶奶家。""你不去吗?""他们要在那边住一晚,我后天再坐车去。"方忆握着手机哦了一声,然后很小声的说"那我明天来看你吧。"王晟灏说"好"

方忆一大早就醒了,然后在床上坐了大半个小时,九点的时候王晟灏发信息过来说他爸妈出门了,然后方忆就端着怦怦乱跳的心起床了。

方忆出门的时候,她妈妈才起来,伸着懒腰问她去哪,方忆说和同学去逛街,被妈妈数落了几句,然后在方忆开门的时候补上一句"早点回来。""好。"

王晟灏穿着睡衣给方忆开门,方忆看到穿着睡衣的王晟灏很激动,一边换鞋一边说"我觉得王晟灏我们现在像夫妻了一样"王晟灏没理她。王晟灏在床上躺下来,方忆坐在他旁边。"还是很不舒服吗?""睡着就感觉好一点。""那你就睡着吧,想要做什么就叫我,我去你家客厅看看电视。"王晟灏嗯了一句就睡下了。

方忆在客厅看电视看得都快睡了,然后她进王晟灏的房间,见他还在睡。她走到她床边,想着他睡觉的样子真好看,亲一下吧。

方忆俯下身的时候又想她和王晟灏都还没有吻过呢,每一次都只是很普通的碰一下嘴唇,但是并没有接过吻。不如,就吻一下吧,舌吻吗,不会啊,反正试试吧。方忆想。

方忆刚吻上王晟灏,王晟灏就醒了,然后下意识的推开他。然后对上方忆受伤的眼眸。

王晟灏松开方忆,从床上坐起来,语气不是很好的说"干什么啊!。"方忆站着也不动眼睛也不看他"我真傻逼啊。"王晟灏皱着眉说"我感冒了。"方忆突然特别像老成的人一样冷笑了一声,然后不老成的开始流眼泪"借口吧,就是因为你从来都不喜欢我而已。""你想多了。"方忆伸手擦眼泪,王晟灏给她递纸她也没有接,带着哭腔,"每一次都是我主动亲你的,因为你想主动的对象不是我,为什么夏姿你就可以主动吻她啊,别说你们没有,我亲眼看到过,是你主动吻的她,是舌吻是喜欢是因为你喜欢她。"方忆还是没有看他,然后自己擦掉眼泪,老成的冷笑,然后在一片寂静之中,她鼓了一下嘴"我真是傻逼啊,一直以为可以和你日久生情的,分手好了,得不到那我也不要了。"

王晟灏没有追方忆,方忆也没有回头。

方忆打电话给阿芳,阿芳去市里参加姐姐的婚礼了。然后打电话给何珉,何珉叹了口气,然后用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口气说"等我。"

方忆和何珉去KTV,还要了一打啤酒。

方忆一边哭一边和啤酒,何珉就坐在沙发窝里看她,方忆唱歌不算太好听,声音有点哑,唱歌的时候有点像男生。

方忆从趁早唱到不了了之到五月天的歌到莫文蔚孙燕姿到张宇到何珉没有听过的歌。

方忆唱到分手快乐的时候,还举着话筒对何珉喊"不是我的就不应该占有,快祝我分手快乐,妈的,我要好好学习了。"

最后方忆也不唱了,就坐在地上趴在桌上朝何珉喊话。方忆每说一段话,何珉就回"我知道"。

方忆说,"何珉,你知道吗,我们在一起一年多了。"何珉说,"我知道。"

方忆说,"我们高二的时候在一起的,是在夏姿转学转学之后,我们学校真讨厌啊,明明分班应该是在高二,可是我们高一下学期就要分班,所以夏姿才这么早就分到我们班,如果迟一个学期,她就转学了,也不会出现在我们的世界里。"何珉说,"我知道。"

方忆说,"哦,何珉,你也是分班之后才到的我们班哎。"何珉说,"嗯我知道。"

方忆说,"何珉你知道吗,我从高一的时候就喜欢王晟灏了,因为我的第一任同桌就是他,他成绩可好了,我却老是在观察他,他喜欢喝什么饮料喜欢穿什么风格的衣服和裤子和鞋子喜欢吃什么零食,我那个时候想主动和他套近乎但是又不好意思,想假装顺其自然却感觉像蓄谋已久,后来我就以问题目为借口,其实就是想和他多说几句话。"何珉说"我知道。"方忆吼他,"你知道个屁啊,你那个时候都不认识我们。"

方忆说,"后来我经常抄他作业,他也会给我讲题目,考试的时候他也给我发答案,上课的时候我看小说玩手机的时候他也帮我看老师,我考砸的时候他也会笑话我,我们还一起出去逛过街,他还给我买东西吃,我一直以为他也是喜欢我的,所以后来我就表白了,但是被拒绝了,因为他说他没有喜欢的人。"何珉还是说,"我知道"。

方忆说,"何珉你知道吗,但是我们并没有因为这个表白而疏远,我们还是一起,我们大概坐了快半个学期的同桌,后来换座位的时候我伤心了很久,但是没有办法啊,后来他和他后面的女生关系变好,我就开始正面追他了。那个时候班上的人都知道方忆喜欢王晟灏,都知道方忆在追王晟灏。但是王晟灏没有搭理我,我们反而越来越远了。"何珉说,"嗯我知道。"

方忆说,"我追了王晟灏半个学期,期末考试的成绩是要进行分班的,我当时就要疯了,趴在桌上哭了,因为觉得不能再和他一个班,那在一起的可能就几乎不存在了。但是期末考的前一天王晟灏找了我,他说要我明天带着手机,他会给我答案,还说要我以后都认真读书他才会帮我作弊,我想都没想就说好了,寒假的时候我去他家拜年了,当然是和班上的人一起去的,后来我回家的时候他给我发信息说,他会试一下考虑和我在一起的。你知道我为这条短信高兴得几个晚上都没睡好。"何珉说,"我知道,你慢慢说。"

方忆说,"后来当然没有在一起,因为分班了,因为他后来喜欢上夏姿了,我那个时候和你也不熟,我那个真的很想讨厌夏姿,可是她人真的很好,我没有见过她发脾气,也没有见过她扎头发,因为她的短发好像永远都没有长过。"

方忆说,"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真是登对啊,明明夏姿什么都没有做过,他们没有一起回过家没有一起上课讲过小话没有一起讨论过题目,可是他们一起逃过课,因为夏姿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不高兴然后王晟灏就带她逃课,王晟灏还为她打过隔壁班的一个男生,因为这个他还被叫家长,反正后来他们在一起,王晟灏和她表白了,他们在上课期间逃课去山坡的草地上接吻了。"

方忆说,"那个时候我感觉我已经和这个班变得格格不入了,因为全班都知道我喜欢他一直在追他,可是却抵不过一个突然闯进来的人,甚至那段时间有分到其他班的同学特意过来安慰我,我那个时间都不和别人讲话,老师叫我回答问题我就站着不说话,同学同桌问我问题我就用摇头和点头回答,那个时候寝室人因为我这样还去找了王晟灏和夏姿,后来变得好起来的原因是和夏姿坐了同桌,她真的是个很棒的人,她笑起来很好看,她给我分享她的零食和有趣的事,她给我看她喜欢的东西,还给我推荐好看的电影和书,你知道的吧,夏姿成绩也不好,比好还差,他们在一起之后,王晟灏经常给她讲题目给她参考资料,那个时候我几乎没有再和王晟灏说过话,和夏姿做同桌之后,王晟灏也经常过来给夏姿讲解东西,所以你知道,后来我和王晟灏在一起我从来不让他帮我复习什么的,因为这对我来说是个阴影。"

方忆说,"后来夏姿一直带着我和王晟灏一起玩,她一直以为我很内向不爱讲话,所以她总会带着我,她后来当我是朋友,但是我没有,她对我太好了,好到我真的受不了了,于是我和她坦白了,其实她也多少听过班里的舆论,但她真蠢都不信。"

方忆说,"何珉,你知道吗,夏姿转学走的时候和王晟灏说的唯一一句话是她希望我们能在一起,因为她希望我们能在一起。这句话我是后来听说的,但是我觉得这大概就是为什么王晟灏会和我在一起的原因吧"。何珉说,"我知道"。

方忆被何珉拖拉着到沙发坐着,方忆一直喝酒也一边哭,已经停止诉说,就是哭,何珉抓住她手里的酒瓶,被方忆又一把夺走。何珉又叹扣口气,"行了,别喝了。"方忆哭得声音都断断续续,"让我一醉方休吧何珉,我就要放手了。"

方忆不知道喝了多少,喝到已经快挂了,然后把酒撒得沙发地上都是,然后发了一阵酒疯就开始吐,方忆从垃圾桶吐到厕所,何珉一直拍她肩,方忆这会算是真的喝到不省人事了,吐完就歪在何珉手臂上,何珉把她抱回沙发。

方忆睡完醒来一看手机,我靠!八点半了!有几个未接电话是爸妈打来的,还有短信。

方忆按开短信的那一瞬间想着肯定回家要挨顿揍了,但是好在短信的内容是他们两个因为朋友生日下午出去了可能会晚点回家。

方忆理一下衣服,全是难闻的气味,口里干涩的只想吐,站起来的时候还感觉头在晃,方忆颤着走到何珉身边,他靠在沙发睡觉了,方忆看他睡得正好,又坐了一阵,又吐了一回。

那天何珉格外的体贴。

送方忆回家,路上扶过方忆好几次,方忆还是坚持要走路回去,她说"我就是想让自己清醒过来,而且你不觉得现在这个风吹的很舒服吗!我最喜欢凉爽的风了,马上就要到夏天了,到时候肯定会想念这风的。"

走着走着,方忆就想吃辣的东西,两个人走去店里吃了鸭霸王喝了白米粥。

方忆含着勺子笑起来,"何珉啊谢谢你哦!",何珉没有想以前白她一眼讽刺她,而是嗯了一声,语气还是很好的说道,"任何时候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方忆接过话,"好嘞!"

那天方忆想起了一句话,忘记了是在哪里看到的,"你我之间本无缘分 全靠我死撑 我明白的"

方忆又开始变得很懒散,买回来的卷子被书压着。上数学课因为睡觉被喊起来几次,化学课的时候听一点课,物理课是班主任的,她也听,听完之后被叫到黑板上做题然后傻呆的站着,教室里同学说出了几个公式也是迷糊的写上。

方忆和同桌一起去食堂的时候,方忆说她觉得她要完了。同桌说,"那我监督你吧,最后一个月还是要好好努力一下啊!"

但是后来方忆还是没有努力。

无论同桌还是室友还是何珉,她无论是听了多少劝的话,还是提不起心来。

五一之后的一个星期,方忆就搬回家住了,因为家里有些远,她甚至没有再去上早晚自习。

在家偶尔要在爸妈面前装成写作业看书的好景象,但实际她一个字也看不进,一个字都写不进。

方忆之所以能这么顺利的搬回家,是因为她真的要崩溃了。她每一天读不进书,却要逼着自己静下心来背公式和文言文。然后她打电话回家,大哭了一场,然后收拾好所有东西,在室友的善意的玩笑中,和她们一起把东西提到来接她的车上。

搬回家住的第一晚她是哭着睡着的,想寝室里的人想同桌每晚在自己耳边碎碎念古文想何珉给她补习想班主任因为她在跑操时迟到而罚她围着操场跑好几圈想因为数学课的屡次挑拨同桌和何珉搞小东西被叫去办公室想每次轮到自己搞卫生时就很开心因为不用跑早操想因为在教室里偷偷摸摸给手机充电的时候被凳子绊倒摔了个大狗啃屎然后被班里的人笑话想每次月考的时候就左顾右盼的抄答案想晚自习下课就会和同桌去小卖部最后还想王晟灏对她说的那句,"你想多了。"

方忆第二天迟到低着头在门口喊报告进教室。

上午的四节课方忆是在睡觉和被同桌被老师被何珉叫醒的。

何珉终于在忍了方忆一个星期之后爆发了,和方忆在午饭期间在教室里大吵一架,然后越吵越凶,何珉说话很难听而且没有给方忆留任何面子,然后方忆气得呼了他一大嘴巴。然后两个人站在原地互相瞪眼,最后何珉说,"随你。"方忆说,"本来就随我。"

方忆和王晟灏分手了。和何珉吵架了。

不过和何珉大吵一架之后的方忆突然清醒得多,至少她已经不在幻想再和王晟灏和好也不再幻想他们未来的日子,但是方忆清醒归清醒,要她现在再拼命的看书背书做题已经没有必要了,那天晚上她睡得很早,在迷迷糊糊快要睡觉的时候心底忽然涌出一句话来,它说,"任何时候想做的事都不晚,晚的是你根本只是找个借口。"方忆被这个话惊醒,然后怎么都睡不着。

所以后来那个晚上方忆从床上坐起来开始看从学校带回来应付爸妈的参考书,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黑夜安静的很适合,可能是方忆突然找到了读书的美好,可能是在失眠的黑夜中方忆在不想玩手机的情况下看书打发时间,只是那个晚上方忆看得很认真。

方忆觉得在她在高中这三年中,让她最努力的时光就是这最后半个月。

方忆后来和何珉是因为高考前最后一次模拟考之后,大家纷纷又把放在讲台上书一摞一摞抱回桌上,方忆上完厕所回教室看见何珉正在帮自己搬书,于是她屁颠屁颠的跑到他面前,在刚考完试大家碎碎念的杂乱的时候,方忆倾着身子对何珉说,"我们和好吧。"何珉很是高冷的回道,"知道了。"

方忆学校的小学 初一高一开始放假了,因为他们学校是考点的原因。

于是因为他们的教室要布置考场,他们都搬去小学教室,留下通学生在高三教室里打扫卫生,小学教室真的小啊,桌子凳子又小又挤,连趴在桌上睡个觉都会硌着腿。

全班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读书的心思了,班主任用他们扔掉的书卖了钱,自己也垫了些钱给他们买了德芙的巧克力。

方忆超级高兴的,一直拿着巧克力哈哈大笑的对坐在另外一个座位的好友说,"这个巧克力我要留着慢慢吃,这可是一毛不拔的班主任自己垫钱给我们买的啊,太珍贵了吧!"好友翻个白眼,"留着吧,给你以后的儿子吃。"

高考前几天的时候阿芳给方忆打电话了,她特别激动的说了一大堆一大堆废话,然后方忆冲她吼,"你到底要说什么啊!"然后就听见阿芳声音欢快的尖着嗓子喊,"我恋爱了。""卧槽!要高考了你居然告诉我你脱单了,滚滚滚。"阿芳嘿嘿嘿的笑成傻X,然后欢快的说,"好嘞,好好高考。"

高考前一天放假,何珉约方忆去广场吃东西,两个人吃完东西,去书店的楼上的网吧打游戏,方忆玩炫舞,何珉打撸。然后两个人玩完之后,去楼下旁边的店喝粥,喝完找不到地方玩又去网吧,下午快要回家的时候,方忆拉着何珉去广场的一个给那些小雕塑上色,她上的是卡卡西,何珉上的是一个房子。何珉上的特别丑,搞得方忆一直笑个不停,然后把卡卡的头发上错色。

高考的时候下雨了,还没有开考的时候,方忆就和同学站在一起,听同学很紧张的抱怨和讨论,她却一点都不慌,同桌用手碰她一下,"紧张吗?""不太紧张。"同桌很质疑的眼神,"真的假的?很有底吗?"方忆朝她笑,"不是,正是因为没底反而觉得没什么可紧张的。""可是我也没底啊,我还是紧张,我腿都在抖。"方忆看着她调侃道,"有什么好怕的,拿出你每次模拟考都能抄到前几名的气势。""滚!"

快要去考场的时候,王晟灏和她说话了。

他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说,"好好考,加油。"

方忆不敢看他,也没有抬头,也没有回他的话,只是走过他,然后一直没有回头。

方忆在考语文的时候发了很长一阵时间的呆,后来缓过来的时候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了,在广播里传来还有十五分钟的时候,方忆的作文才写了开头。在停止作答的时候,她心一揪,还是立马从座位上站起来。

中午和何珉还有同桌走了一段路去了一个新开的餐馆吃饭,三个人还喝了几杯啤酒。方忆在碰杯的时候说着,"谢谢你们陪我吃饭。",何珉骂了她一句傻逼。

学校里的寄宿生在学校吃饭,有些通学生交了钱也在学校吃,还有的通学生是爸妈在家里准备了饭菜专门去校门口接着回家的,原本何珉和同桌王菁也是要回家的,因为方忆的爸爸出差了妈妈去外地照顾身体不好的舅妈了,所以他们两个还是决定和方忆一起吃饭。吃到一半何珉和王菁的爸爸妈妈分别打电话来了,然后他们用三言两语的借口和理由又挂了电话。

中午休息时间很长,吃完饭后他们坐车去了方忆家午休,方忆和王菁睡在床上,何珉睡在沙发上。

因为他们都忘记设闹钟,差点迟到了。

之后的两天还是一直在下雨,方忆也因为题目大多不会所以看了很久的雨,有时候发呆似的看雨的时候余光都会看到旁边的人每一个人都很认真在做题。方忆突然很后悔。

高考对于方忆来说,不是改变命运的一场考试,更像是对未来更加迷茫的测试。

最后一门考完的时候雨停了,方忆去门口桌子上拿自己的东西,碰上不认识的女生的微笑,于是两个人一边拿东西和伞一边聊天。方忆说,"高考一直在下雨,现在终于停了。"那个学生短头发的女生说,"对啊,停了就好了。""你们班之后有活动吗!"女生说,"有,全班一起去吃饭唱歌吧。你们呢?""一样啊!"等到东西都理好了,伞也拿在手中,方忆说,"那我先走了,拜拜。""嗯拜拜。"

全班回到教室,把剩下来的几本书整理完,该丢掉的丢掉,该带回家的带回家,班主任在讲台上慢慢的说着告别的话,下面是到处小碎念的声音,最后他说,"祝你们毕业快乐。"全班轰的一声,是响亮的解放声。

王菁追喜欢的人去表白了,其他好友都回寝室整理东西了,方忆也打算回家的时候被何珉叫住。他们一起走出校门,路上没有说太多的话却也显得很平常,在真的要分开道路的时候,何珉从手中袋子里翻出来一个透明水杯给她,方忆问,"这是毕业礼物吗?"何珉点了点头。然后方忆就笑了,哈哈笑的何珉很不好意思。方忆笑着结巴问他,"为什么要送我一个杯子啊。"何珉自然的说出来,"没什么,第一眼看到就觉得适合你,干净。"方忆笑着嗯了一声,"你这么直白的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方忆回到家躺床上发呆,发呆发呆,于是就睡着了。

七点的时候接到何珉的电话,催她去吃散伙饭,她起来换衣服,然后洗把脸,就匆匆下楼了。

方忆冲进饭局的时候,看着很多人都坐在饭桌上一起有说有笑,她突然懵了。并不是走错了,而是她突然觉得很陌生,感觉像是很久不见的同学会,大家在调侃中借机对比自己成不成功的无聊饭局。

"傻逼了吧你,一直站在门口干什么!"之前寝室的好友胡玲玲大声的叫她。方忆回过神来回她一句,然后迅速在她旁边的空座坐下来。

方忆和胡玲玲还有原来室友的人吵吵闹闹笑嘻嘻的说话。王晟灏是最后进来的,坐到方忆这桌的空位置上,方忆变得拘束很多。

大家喝喝饮料和啤酒,然后吃饱了之后他们去了歌厅,和每一届的毕业生一样的环节。

唱到十一点半的时候,方忆从歌厅中走出去,在昏暗的灯光里逃出来。

方忆蹲在路边的花坛边接电话,阿芳的声音很高兴的传来,"方忆,我们上床了。"方忆嘴唇抽搐了一下,只发了一声"卧槽!",阿芳一边嘿嘿嘿的直笑,好像这一生都是为了等这一天而存在的,所以在阿芳一直笑了半天之后,方忆实在忍不住了,"阿芳你有病吧!你们才在一起几天啊你们就上床,你想上床想疯了吧!妈的有病!"阿芳听出来方忆是真的在骂人,语气也没有开玩笑了,"我没病。我就是很喜欢他。"最后两个人争着争着就吵起来,然后方忆吼她一句特别气愤的挂掉了电话。

方忆气呼呼的转身往歌厅里走,在大厅的沙发上看到王晟灏,他也看到方忆,方忆迅速移视线。

王晟灏喊了她两声但是方忆撒腿就跑着去包厢了。

方忆还是哭了,在想起和王晟灏的过去往事时时,何珉问她怎么了的时候,她就很夸张的抹眼泪说舍不得毕业。

后来阿芳又给她发信息,两个人聊着聊着就和好了。

那天他们玩到很晚,何珉送方忆回家,方忆带着酒气味对着何珉哈气,然后说,"何珉,今天王晟灏喊我但我跑了。""为什么?""因为怕啊!"

方忆进家门打开灯,看着房间里扑面而来的黑暗时,方忆猛得又打开门,对下楼梯的何珉张口叫到,"何珉,求你,别走!"

两个人下楼走去买了西瓜和烧烤,边看电视边吃得很欢快。方忆一边啃着鸡翅一边说,"谢谢你啊何珉,谢谢你留下来。"何珉骂她一句,"傻逼。"两个人聊天又聊到很晚,何珉问她,"你这么怕黑,那你爸妈出去了,你咋办?"方忆说,"去我伯伯家和我妹妹睡,如果是假期的话就去乡下外婆家。"何珉叹口气,"为什么这么怕黑。""天生的。"然后何珉就笑了,方忆看着她笑也跟着笑起来。

一直到很晚,凌晨几点的时候,方忆突然问何珉,"你要洗澡吗?""废话。""那你没衣服换啊。要不我给你找找我有什么适合你的睡衣?""算了。你洗完先去睡,我洗完再把我衣服晾着,明天应该会干吧。晾衣服的地方在哪?"方忆就告诉他,然后就自己就屁颠屁颠洗澡了。

方忆睡觉的时候都会开着台灯,因为这个她被她妈骂了不知道多少次,因为她妈听说开台灯对眼睛不好,但方忆一个人睡觉的话必须要有足够的灯光才能有安全感才能睡着,这个时候她就会很想念宿舍生活,有人在一起说说话,然后闭上眼睛睡觉也知道还有领床和室友在身边,在同一个房间,当然方忆也有在宿舍怕的时候,有两次拉肚子半夜起床跑厕所,四周静得可怕,黑乎乎一片,当时她就被吓哭了,边哭边开着手机灯光去厕所,后来她哭声吵醒一个室友,室友被她吓一跳,带着浓浓的没睡醒的干哑的声音,"方忆,你干嘛呢,大半夜哭什么,吓得我一跳,大半夜听到哭声,真的是被你吓醒的。"方忆打开厕所灯在门口抽哒哒的说,"我怕啊,起来时太黑了。"室友无奈的叹口气,"你怎么这么怕啊,胆子太小了吧,见你白天和晚上不是一个人吧。""我不跟你聊了,我拉肚子了。"

不过这个晚上方忆倒是睡着得很快。

虽然第二天何珉的衣服没干,他穿着湿衣服回家了。过了一阵给她发信息说他被她妈质问去哪了,只好说毕业聚会喝多点酒在男同学家过夜了。

方忆一开始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很搞笑,便笑着给他打电话,"可是也没见你妈昨天给你打电话啊。""她哪有那个闲工夫,趁着我爸昨天去市里有事不能回来,她就去打通宵牌,今早才回来的。"于是留下方忆肆意的笑声,"觉得你家真好玩啊,哈哈。"聊了一会后,何珉有点正经的说,"你爸妈今天回来吗?""不回来,大概还要两三天吧,我妈可能还要一个星期,所以我今天下午要去我外婆家住几天。""哦,我过两天要去广州。""去广州干嘛?""玩啊,和我叔叔一起去玩几个地方再回来。"方忆啧啧嘴,"真是羡慕你们这些有钱人的生活。行了,我还有弄东西,挂了。""好。"

方忆在外婆家住了一个星期,每天七八点就被叫醒,然后吃早饭,坐在凳子上看电视,下午在坪里晒太阳。每天每天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问外婆吃什么,早上被叫醒哼哼唧唧的问吃什么,中午外婆才开始煮饭的时候问吃什么,晚上看电视的时候问吃什么。

有时候下午外婆也给她做吃的,比如用面粉煎的饼、肉饼,杀鸡的时候给她烤一些鸡翅膀之类的,有时候外公去镇里赶集时也买零食回来。

方忆每天早晨呼吸完新鲜空气,到九点多就开始犯困,然后睡到快十一点,中午吃完饭,看电视晒太阳玩手机,晚上和外婆一起睡,看手机和失眠,外婆每天大半夜都要醒来上厕所,每次都要问问方忆去不去厕所,方忆好不容易快要睡觉回答完后就清醒了。

方忆不怎么和外公说话,因为外公总是很严肃的一张脸,说话有时候也很刻薄,也不怎么笑,每次看到方忆玩手机就要骂几句,方忆不喜欢吃的菜也要骂她是挑食。

方忆在外婆家呆了五天的时候已经觉得快要无聊透顶了,闲的慌的时候就和外婆去菜地里摘菜,还有去看看李子树成长的怎么样了,有时候跟着外公外婆去井水边的一个小正方框的水洗东西,那里的水很清凉很舒服。

一个星期之后方忆的爸爸妈妈终于来接她了,其实爸爸早就回来了,又去了外地的舅舅家。

方忆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冰箱喝饮料。吃完晚饭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散步,在街道上碰到几个同学,然后打了招呼之后就一起去逛街了。

何珉早就去广州了,之前和她发过几条短信,就没有消息了。阿芳被她爸妈逼着一起去乡下了,王菁和喜欢的人去旅游了,胡玲玲和宿舍的人要么都去乡下老家要么去市里工作的爸妈那里了要么也就是待在家里。

何珉也想出去玩,但是爸妈都不愿给她钱,说她是闲的慌还不如去做暑假工,何珉天天在家看电视吃东西玩手机看小说,然后天天和她妈吵架,何珉说,"那你给我钱出去玩,就不用和我吵架了。"她说横她两眼,"想得美。",最后方忆她爸愿意让方忆去市里玩,但是不能是一个人,于是方忆等上了阿芳从乡下回来,等到阿芳也和她爸妈说破嘴皮子,然后两个人终于如愿以偿。

两个人在一个下很大雨的早晨出门,背着背包坐上长途车,然后在车上各种嘻哈,聊天。车子快启动的时候方忆接到她妈的电话,问了一些七七八八的问题,然后说她蠢日子都不会选好。

一开始的方忆和阿芳各种兴奋,到后来在车上睡得歪成一坨,两个人坐在最后一排的方向,最后一排都是空座位,然后两个人睡得东倒西歪,方忆差点从座位上摔下去。

方忆醒过来喝水,从一开始嘈杂的车里到现在静的让人发昏的车里。

喝完水之后,方忆就清醒了。

方忆醒来之后,靠着窗子望着外面,就这样想起了王晟灏。

想起高一和他做同桌一段时间后两个人讲小话,想起夏姿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想起他们在在一起的之后的每一天,想起一起看的电影去的店子吃的东西走过的路路过的风景喜欢着他时的心情。

方忆突然想起一句话,但是不记得是在哪里看到的了,"我爱你十年如一日沉淀 放手给你所有碧海蓝天"

两个人下车之后东走西转,完全不知道要去哪里。

"总之,先找个酒店吧,用手机查查吧。"阿芳说。

两个人又查酒店,东转西走终于走到。

两个人开了间房,在走廊看见两对搂着腰的情侣,方忆突然变得很紧张,整个神经都敏感脆弱起来,两个人决定在床上躺一会再出去找玩的地方。

方忆躺在床上还是格外敏感,只要走廊外面有一点半丁声音她就会特别慌张,她从床上坐起来,坐一下还是静不下来,想起门还没有反锁,于是走过去把门反锁。

阿芳已经睡了,在开着空调的房间里,方忆还是热得一点都静不下来。

方忆坐在桌子前的一直盯着门。

阿芳的手机响了,却把神经脆弱的方忆吓了个半死,阿芳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听见她说话的语气就知道是她的男朋友。

这个时候方忆想到了何珉,觉得他出去玩了就忘了自己真是没良心啊,却又在这个时候格外的想他,何珉总是给方忆一种安心感。

下午两个人出去随便在附近走走,去附近的电影院看了场电影,去附近的电玩城玩了电玩,去附近的精品店逛了逛,去附近的蛋糕店吃了冰淇淋,去附近的餐馆吃了饭,去附近的超市买了罐可乐,去附近的商场逛街。然后在天很黑了以后,回到房间。

方忆洗完澡之后很舒服得伸了懒腰躺在床上就睡了。

方忆早上是被走廊外男人很大声的打电话声吵醒,醒来时心里多少还带有丝心慌,等到电话声的声音越来越远,方忆翻了几个身又睡着了。

两个人玩了三四天就回到家了。每天都睡到大中午才起来,然后各自洗脸漱口换衣服,用手机查路线,天天公交车地铁公交车的跑去各个区看风景逛街吃东西,然后到已经天黑再回宾馆。

"还是小地方好啊,公交车人多还可以走路,一条街走到底都没有现在坐公交久。"阿芳一脸疲惫的看着方忆,"不管怎么说,玩得还是很开心,吃东西也吃得很开心,明天终于要回家了吖!"

"嗯。我也累了,钱也差不多了。"方忆横坐在座位上。

两个人睡了一觉之后,收拾好东西,然后回家。

在家里呆到七月十多号,每天就是吃饭睡觉看电视玩手机,方忆突然想念起高中了。

有时候和阿芳冒着太阳从一道街走下去,然后随便找个店子吃东西扯屁谈。

然后方忆被妈妈天天嫌弃,终于找到了熟的人而打起了暑假工。

方忆觉得很累,每天工作九个小时,走来走去,端茶递水,送菜单,摆饭桌,还要听多事的人的唠叨和讨厌的话语。

何珉在大半夜打来电话,方忆从睡梦中惊醒,很大脾气的接过电话,"有病啊大半夜打电话。"就把电话关掉机。

第二天上午何珉又打电话过来,方忆悄悄接起来,顺带解释了昨晚因为工作太累睡觉被吵醒心里的烦躁而挂掉的电话。

"那你在哪里上班,我来看你。"何珉说。

"就是学校旁边的那个大一点的饭店,因为认识一个占股份的伯伯,所以我妈让我过来打暑假工了。不过你还是别来了,我上班没时间陪你。"

"哦,那我就来吃饭吧。"

"随你吧,我要挂电话了。"

"OK,去吧。"

然后中午的时候,何珉就真的过来吃饭了。还叫上了好几个她不认识的男男女女,点了一桌子菜,点名让方忆来上菜。

何珉看着推车来上菜的何珉,哈哈笑成傻逼,一边朝她挥手一边说,"嗨!好久不见啊!"

方忆把车推到桌子边,冲上去对着他头就是啪啪两下,"嗨你妹啊!",何珉一手捂着头叫痛一手拍着方忆的肩膀,用故意装出来的粗狂的声音,"服务员,上菜。"

饭桌上的人都笑起来,把方忆都气得脸红了,然后自己一个劲的上菜也没有再理何珉,虽然大部分菜都是手长的何珉端上去的。方忆要走的时候,何珉拉住她的手,桌上的人再一次笑起来。

何珉又上来了那股无赖的劲,问方忆是不是生气了,方忆说没有。

后来何珉一直等方忆下班,捧着奶茶递给她。

"行了吧你,还在气啊,吃饭的时候开个玩笑。"

"我不是气你开我玩笑,只是不喜欢在不认识的人面前被开玩笑。"

"好好好,我错了。"

方忆拖着何珉去找阿芳介绍的一个很漂亮的精品店。方忆找到地的时候特激动,扯着何珉的手臂指着店子名字,"看看看何珉 就是这个,终于找到了。"方忆从小马路上飞奔而去,然后在门口突然被一条大哈士奇吓得噔了后退好几步,店里老板走过来朝他们说狗不咬人的,然后把狗牵到他跟前,但方忆还是被吓到了,还是何珉扯着她进去的。

店里很漂亮,方忆看到漂亮的东西就忍不住了,立马跟打鸡血一样兴奋起来,哈奇士好多次都走到方忆旁边蹭着她,当然方忆都会被它吓一跳。虽然到最后要走的时候,方忆什么都没买,但是却和哈奇士握起手来了。

何珉送方忆回家,方忆一路叽叽喳喳的和何珉说事情,何珉都很认真说完,却说出了很不靠谱的答案,最后到方忆楼下的时候,何珉摆出一副很认真的姿态对方忆说,"方忆,我报了北京的学校,考上了,大概过一阵子,我就会去北京的阿姨家,看看学校什么的。"

方忆一直没有和何珉他们提起过高考成绩和志愿这件事,她在得知可以查询高考成绩的时候一直都不激动也不想知道,所以当班级群里像炸了一样的消息满天时,方忆还在床上睡大觉,起床后还是和往常一样,不洗脸就吃早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然后接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好友电话。

所有人给她发消息都在说,"啊,方忆,我的成绩多少多少,你的呢,你考的怎么样。"方忆很烦躁的抓头发,然后回复,"哦,我还没有查。"

后来同学朋友几乎都要查完了,关系好一些的都给她发消息打电话,方忆本来平静的心情被越来越多的消息轰炸,变得也烦躁起来。后来还是忍不住的在半夜查到,虽然一早就知道结果,可是听到电话里的声音一科一科报出来的时候,方忆还是忍不住的失落。太差,以至于她没有和所有好友提起过这个事,倒是告诉了高三最后一任同桌,结果同桌也是这个成绩。两个人苦笑不得的沉默。

第一天报考志愿的时候,方忆和同桌报的一样,后来觉得不合适又改掉,然后在很多推荐学校的陌生人中胡乱的写了学校和志愿。那天她没有看到何珉和王晟灏。阿芳打电话问她的时候,她也只是随便敷衍过去。

但是现在何珉说他要去北京上学了。

方忆咯咯咯的笑起来,说,"挺好呀,就是见面会少吧,也没事,又不是见不到了。"

"你在哪个学校?"

"很差的一个学校。"

何珉本来想给方忆开开玩笑,看到她一脸忍不下去的悲伤的脸,何珉变得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好啦,我回家了。"方忆伸出手拍拍何珉的手臂。

之后一直到暑假结束,方忆都没有和何珉联系,上晚班的时候,白天就和朋友出去吃冰,上白班的时候,晚上就和朋友唱歌。

方忆爸妈知道她成绩之后,倒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一脸的早就猜到的表情,也没有太管方忆要干什么。

方忆突然变得很后悔。自己没有变得更好。

方忆每天认认真真的上班。认认真真的下班。

在最后一个多星期里不做了拿到工资。

和阿芳去逛街买东西,偶遇王晟灏。

方忆还是逃避掉可能的打招呼,从另一个方向走过。

就这样方忆等到开学,等到学校打来的电话,等到何珉对她说想起她。

可是方忆突然变得更迷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