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烟火

壹.<<

提着相册从写真馆出来,忍不住抿嘴想笑。第一次拍就运气好,在团购上翻了好几页后,还是在网上约到一个摄影师。价格是高了些,在咨询其间相信了自己的直觉。

是把自己拍好看了呀。想起曾经的证件照就心内暗恨。母亲也担忧,说丢到人群里就找不到了。

找不找得到也不能当老姑娘,才相了三次亲,母亲俨然慌了神。从小管的严,连撒娇都不敢,上学不让谈恋爱,现在倒怪起长相来。

今天又要去相亲。说不出什么忧喜,希望也不报多少,经验倒是要再涨一分。跟一个商品似的,在母亲的驱使下做个展览,虽然观光客倒是只有一个人。

搭地铁去相约的地方,手机无聊的刷着新闻,居然看到一条讨论大学期间有多少人不谈恋爱。

她的大学时光似乎只有图书馆吧。长相不出众,也没有才艺,不爱出风头,怎么考上这所三流大学也都忘了。书看的倦了,抬起头眼前一张泪眼,才知道宿舍的姐妹已失了恋。

穿过音乐淌过的长廊,男生已坐在那里了。见到她,忙站起了身,羞涩的眼神让她有了自信。至少比前两个顺些眼,何况是自己呢,本来就是这样平常的相貌。

话题从她的写真开始。相册袋子上的摄影广告很容易成借口。拿出相册,一页一页的翻着,着妆打扮过的容颜家人还没看到倒让他先浏览了一遍。

很好看啊。

哪里啊,化了妆,都是PS过的。我哪有这么瘦。

不是啊,变化不大,看不出是P过,是底子好。

夸人好的话谁都愿意听啊。她有些害羞,收起了相册。话题也就往下延伸,家庭,学历,工作,有没有房。都是母亲要求要问的。虽然太过直白会不礼貌,但话题往上面引着,顺便也把自己的底儿抛了出去。

都是平常人家,好与坏能差多少。就像这个相亲的场所,并不落俗,天天来是没这资本,但他这份用心她是知道了。

晚上母亲开始盘问结果,急切的像是审犯人,她低下头一一做了回答,到最后问印象怎么样时,她说,还好啊。先交往看看。母亲似乎松了口气,但跟着又为没房发起愁了。

才见这一面罢了,如果对方就不再回信了呢。

父亲等母亲走了才问她,你觉得好吗?。

也只有在父亲面前才敢撒娇了。想了想,才说,没有野心啊。

还年轻着,哪来那么远大的梦想。不像前几人,把后几十年的规划都一盘一盘的端上来,噎的她没有了胃口。

母亲似乎又接了个电话,扭过头喊道:你阿姨说又有一个条件好的啊。有车有房的,工作又好,你再去见见。

走过来拿过她的相册,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说是发过去让人家先看看。她急道:妈,这样翻拍能好看嘛。

母亲黑了脸:我是为谁啊。你看你自己不努力。要考个好大学,有个好工作,还愁现在。

我就是那种笨又不努力的人啊。她心底话不敢说出口。是手机响动扰了她的情绪。是他发信息来,说是自己刚到家。问她到家了没有。

本来是他要送她回去。她拒绝了。

贰.<<

父亲常说他没理想。他也不辩解。从小到大每一步都有人安排谈不上对错。走的安稳不是比磕绊着更好。

一直是后知后觉的反应,也谈过一个女朋友,刚到微温的界线,不知是什么原因女孩就撒了手。悲伤谈不上,惆怅倒是真有几分,搅动着即将毕业的情绪,天上竟下起了小雨。

她穿廊而来,坐于他的对面。说是一见钟情倒夸张,但至少是眼缘不差吧。或许是曾经的女朋友太过强势了些,面前这一个,他没有那种紧迫感。

送她回去,虽说是一种礼貌,她的拒绝多少会让他有一些不安。

约好的周末一场电影。她答应了。

他取了票在电梯口等她,开场之后,她才赶到。满是歉意又是着急的脸上,她的目光在不安的闪烁。

影片已经开始了。目内漆黑一片。早就订下的位置正是中间,她顺势在边缘坐下,低声说,就这里吧。走来走去,太妨碍别人了。

好长一段时间,他都听的到她的喘息之声。光影的反射之中,她的脸上一层汗水。

散了场之后,他在洗手间外面等她。他与好些男人站在一起,看着是哪一个姑娘走出来,与谁并肩走开。

她出来时,微低着头,咬着嘴唇,脸也柔嫩了。只是穿着过于庄重了。小礼服,高跟鞋,又补过的妆面,与墙上的海报倒神似了几分。

她执意说晚饭一定要她请,做为迟到的补偿。她说的坚决,他想说不愿意的话咽了回去。

打了车送她回去,她没有拒绝。

站在小区门口,指着里面的楼层,我在就在那里面呢。不用送了,回去吧。

他说,好。

她说,你不打车回去吗?

我扫码骑单车回去。

那你离家那么远呢。

我骑回影院,我的电动车在那里。

她忍不住嗔道:那你怎么不骑车带我回来。

总是觉得骑电动车送她还是怕委屈了她吧。看着她走到小区里面,快到拐弯了,她又回过来头,就也停住了,然后招了招手,才走到里面。

她没告诉他,她迟到是又被逼着去相亲。母亲说男方家世好,打扮的过了母亲这关才放她出门。

对方迟到了。看她之时,眼晴也是不喜欢。她后悔为什么顾及面子不早些走,偏要听一通家世之后,等对方走了,等她奔向影院时,余下的时间怎么也迈不过那几条街道。

叁.<<

忽间之间,晚上的雨落下了。她借着灯一边看书,一边与他发信息聊天。直到他说,早些休息啊。

若是平时,是要道晚安了,她迟疑了一下才说,我有些怕,睡不着。

父母因为别的事情,去另一个城市。空下的屋内落满雨声。

电话响了,他打了过来。

怎么打电话呀?她问。

我陪你聊天吧,

我说你听,直到你睡着了我再挂。

后来的雨声都入了梦里吧。梦里花香满溪,梦醒天光云影落到握着的手机上。

嗯。醒了。睡的很好呢。我知道辐射不好啊。可是胆子小嘛。今天你下班早不?我给你的电动车买了一个新雨衣啊,上次那个根本盖不住。不用接我,我做公交车过去。

晚上吃什么?哎呀,不去那里了。太贵了。咱俩去吃米线吧。

手机刷着网店时,慢慢发觉自己已开始往男装上看。看着看着,就发呆。托着腮有些失神。翻出手机相册,一张一张的翻看自拍的合影,翻着翻着手机忽然黑屏了。

哦,刚才手机死机了。不知怎么搞的。又重启了。系统慢啦。放心啦,我没事。

雨衣怎么样?我也想骑电动车上班,坐公交太堵了。我爸妈啊,明天才回来啊。 那你打电话过来,哄我睡觉。

屏住了呼吸,听那边说着话,说着说着,就喊她。

不出声。 于是那边又喊。 跟着才是轻昵的几句言语。

她极力想忍住,可是倒底还是乐出声来。

肆.<<

异乡小城,若有星星也是如他寂寞。手机发来的图片中,她在城内笑靥如花。

我妈说要见你啊。你后天回来吗?晚上几点?

工作进度怎么样?相信自己啊。你那么棒的。

呐,我再发几张照片给你,新手机像素真是好。

当然喜欢啦。喜欢的不要不要的。啊,人啊,当然也是啦。

坏蛋,我拍给你就是啦。

图片中的她穿着小睡裙,眼睛里面闪着精灵般的光芒。

零点的车站,空落的大厅。

寥落的人群中,她踮着脚尖向里张望。

这个点坐夜班车不方便,打车那么贵,我就买了电动车来接你啊。怎么样,我特意买了一个大的。今天才买的哦,做为迎接你的礼物。

取车时,借着灯光,看到电动车的一个后视镜摔坏了。

是来的时候摔的吧,就问她摔疼了没有。她噘着嘴,忍了半天,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哪知道这车这么重啊,我骑不稳,就摔了。

抽泣着上了后座,搂着他的腰就呜鸣哭了起来。

送她到楼洞门口,她指着门牌号说,记住了没?就是这里。我爸妈说让来家吃饭。

他一阵的紧张,她笑嗔道:胆小鬼。

他说,我妈也说,让你这周也去我家呢。

她的笑容没了,怯怯的说,真的啊。这么快。

伍.<<

电动车的后视镜修好了。腿上摔的伤痕也都不见了。从民政局出来,骑着车去看婚纱照。正好路过购买的楼盘。明年就要交钥匙了,而购房的债务还要漫长的二十年。

婚纱店内的样片让她有些应接不暇,门市人员向她推荐不同的套系以及现下的优惠活动。走了几家,她都没有下订单。

问她,怎么了?不喜欢吗?

她说,我不想在婚前拍婚纱照了。

为什么?

太贵,好些东西不值得。婚纱照嘛,有一套婚纱不就行了。

还有,我不想让你提前看到我穿婚纱的样子。等结婚那天再让你看。

那什么候拍?

结婚当天啊。走,去找当初给我拍照的那个摄影师去。

陆.<<

天快亮了。做伴娘的姐妹们昨晚已布置好了屋子。摄影师与化妆都来了。各自开始自己的工作。

姐妹们想着用什么法子为难新郎,母亲做好了早餐,就倚在门边看着她化妆出神。

穿上婚纱,母亲来给系扎带,一边系一边说,你看这一段瘦的,这么小的婚纱穿上还是松的。嫁过去了,别委屈自己,吃的不顺口,就回来妈做给你吃。

她背对着母亲,不敢回头。

一切准备就绪了,摄影师说先与爸妈合一张影时,她顿时泪如雨下。

鞭炮响到楼下了,姐妹们欢笑着去关了门。她忐忑的坐在床上,听着声音有远至近,一直到了门口。顿时里面与外面热闹起来。

她拿起手机,嘟起嘴拍了一张自拍,忽然想起去见他的那一个傍晚,记得他起身时羞涩的样子,而此时听到了他在外面的声音,喊着她名字,喊着老婆,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二十岁那年,我看上了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男孩子。他有着玉树临风的身材,眼睛里有闪闪发亮的星星。在他之前,我没有...
    秦岭边的小镇阅读 218评论 24 24
  • 高铁一路飞驰,窗外延绵的农田快速闪过。靠窗的张茂的凝神望着远处,满脸心事重重。 他的心从来没有这么忐忑和无主过。他...
    麟公子阅读 105评论 0 2
  • 江雨告诉我,他已经向学校提出了退学。他说,人生苦短,不可在此地磨灭自己。对于江雨的决定,我并不意外,一切似乎早已注...
    炎乔阅读 417评论 6 8
  • 像一株野草般活着(节选) 文丨夏梓言 十九年前,在那个幽静的大...
    蕲南草木阅读 672评论 10 52
  • 今天添加消息提示音和振动,代码非常简单几句话就解决了,也没什么坑。直接贴代码吧.首先导入 AudioToolbox...
    真是艹0阅读 1,36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