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王八蛋!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你看看你,干啥都不行,这个盆怎么能放在那儿呢。碰烂了吧,你看做事前都不能想想,我这件事这么干行不行,你看看你干的这什么事啊,你这辈子啥事都干不利索,你还总嫌我说你了,你想想,我说的都对不对·······”
“哎呀,少放点油吧,我都是为你好,人家专家都说了,盐吃多了不好,就是不听,人家隔壁的老陈家,都不吃大油和大盐了,你就是不听,一顿没有肉就不行,哎呀,你别走啊,我还没有说完呢”

曼琴不仅没有达到目的,还和丈夫吵起来了,吵得比菜市场大妈还恶毒。可是日子还要继续。家里所有的人都得忍着她。

曼琴拥有超级发达的语言水平,数落老公可以数落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不把国安上半辈子的腌臜事全数落一遍,她就心里不舒坦。急了,国安就和她吵起来,两个人像刺猬一样,拿最恶毒的话刺激对方。好像面前的人不是夫妻,不是亲人,而是天敌。在这样的家庭里,不管干什么都能吵一架,互相指责挑剔,焦躁的火药味从来没有停止过。其实国安,脾气还算好,但不知为什么,一听见妻子机关枪一样的说话,他就不由自主的想发火,想拿话堵她,堵的越狠,他心里越爽。

曼琴就像一头老黄牛

干活干的最多,流的汗最多,但她却没有一只漂亮的猫讨人喜欢。每天伺候孩子,老公吃完饭,都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曼琴打开电视,看了几集电视剧。然后中午饭该做了,重复以上步骤。晚上,吃完饭,女儿写完作业,一家三口看电视。到点,洗漱睡觉。日复一日,月复一月。

她无意间,看见女儿写的那段话。整个人呆在了那里。我天天为你洗衣做饭,我天天送你上学,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呢?

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王八蛋!

在很久很久以前

幺妹儿曼巧特别喜欢姐姐,她觉得姐姐特别温柔,什么事情都从来不发脾气。她常常想以后姐姐一定是个最最温柔的妈妈,最最温柔的妻子。她好想变成一个姐姐一样的人。

曼琴终于嫁人了

从小看够了妈妈身上累累的伤痕,她决定找一个好脾气的老公。安国就是那个她选中的人,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相貌堂堂,而且脾气真的很好,看起来正是那个良人。曼琴的姐妹都很羡慕她,觉得她真有福气,有个这么好的老公。

他们在部队举行了婚礼,后来安国转业回家了,但没有人脉的他找不到工作,曼琴知道他有个老战友身居高位、很讲义气,可安国怎么也抹不开面子,三劝五劝,他就是不去。老战友眼看要离职了,安国才去找他帮忙安排工作,终于去到林业局里当了个小书记。

一个月的工资一万多一点,是的就是这样:1000.0。不过好在工作比较自由,安国不用经常去上班,他几乎整日呆在家里,一日一小酒,三餐必要肉,一顿没肉就甩脸子给她看。

灯泡烧了,电闸跳了,炉火灭了,把他从电视机里拔出来总是异常艰难,曼琴一看他这样就气不打一处来,找了理由就吵架。吵完架安国必要再喝一顿酒,一睡就是半天,管她高兴不高兴。

日子一天天过去,曼琴看着日益破旧的屋子,存折里死活不动的数字,越发绝望…孩子出生了,他们开始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天天盘算谁干的活多,谁干的活少。

曼琴开始唠叨,看不顺眼的鸡毛蒜皮儿就唠叨个没完,直到安国摔门出去,直到安国和她吵起来,吵架的时候安国总觉得自己很无辜,自己明明没有错啊。这不是找茬儿吗?她这是犯病啊?吵完架他喝几口小酒儿,只管睡觉。

慢慢的,曼琴觉得自己要疯掉了,曼琴的妈妈终于看不下去了,她把孙女儿接到乡下去带…他们的这样的日子却还在这样毫无起色的过着,一天又一天。

女儿回来了

终于,女儿回到她身边来,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活过来了,她找到了发泄口。

除了电视剧,她终于有了新的消遣:先骂安国,再骂他妈。曼琴毫不避讳女儿,把他家的祖上全都问候了好几遍,顺便把女儿也饶上。

她开始控制女儿,逼迫女儿去掌掴她的亲生父亲,逼迫女儿去骂她那个没用的爹。
她怨女儿没本事,不像曼巧的女儿那么厉害,管不住她那个爱喝酒的爹。
她嫌女儿没脾气,不像曼巧的女儿那么泼辣,才十几岁就敢和卖菜的大婶吵架。
她烦女儿爱生病,动不动就好打针吃药,总要花钱。
她骂女儿没眼色,家里来客人也不会察言观色,也不会端茶倒水,什么也比不上曼巧家的孩子。

她觉得安国的女儿就是个讨债的懒货,和她那个没本事的爹一个德行。

曼巧来看姐姐的时候,惊讶的发现,不过几年光景,她那个从温柔美丽的小姐姐就变成了撒泼打滚儿的中年怨妇。

终于,安国不再忍耐。

他开始和曼琴打起来,即使安国的拳头落在她身上的时候,曼琴的嘴巴还在喋喋不休的咒骂…咒骂…不打她的时候,曼琴就会自己抓着头发歇斯底里的叫喊,一边骂自己一边用力的扇自己的脸,啪啪作响,又像个疯子一样,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女儿开始很痛苦,很努力的劝说过,也哀求过。后来发现没有用。没有人在乎她的感受。在她的爹娘看来,她能够有饭吃有学上,不用洗衣做饭,就是最大的恩情。

女儿开始冷笑,像看戏一样看她的妈妈跳大神一样的举动,满眼的鄙夷。她甚至觉得那个酒鬼老爸打得好,谁让那个女人嘴欠儿呢,她把自己逃避在现实之外。当她可以离开家的时候,再不回来。

女儿也恋爱了

他们同居了。
当她看着那个一直说很爱她的人,一下班就在电脑前玩游戏,一动不动;那个一直说不让她受苦的人,在她来大姨妈痛的直不起腰都不会帮她洗锅洗碗;那个一直说会让她过好日子的人,把他所有的工资都用在了游戏里……
她的情绪开始爆发了,她开始唠唠叨叨,她开始和他算账,她开始激动到语无伦次的指责他的自私、冷漠、懒惰…把男朋友赶走以后,她把自己关在卫生间里哭的撕心裂肺,忍不住抽了自己一个耳光,牢记自己犯贱的这场付出。

洗脸的时候,她看了一眼镜子里那个面目可憎,表情扭曲的脸,心如雷击!这个样子,这个样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不是当年自己最憎恨的妈妈的样子吗?她终于明白一个绝望的女人是有多么可悲又可怕。她终于了解,为什么妈妈会那么犯贱、那么神经病,那么疯狂…

女儿哭着给曼琴打了离家半年来第一次电话。
“妈,妈,我想你了。”
“女儿,怎么了?”曼琴有些错愕。
“对不起…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能理解你…妈…你一直那么苦…妈…”电话两头的母女泣不成声。

这么多年,曼琴如此的不幸福却一直没有离婚,就是为了女儿,她怕自己离婚会影响女儿的婚姻,她已经够不幸了,不要女儿再受苦。

难道这就是命运吗?或者是诅咒?

安国饮酒过度的身体没有撑很久,曼琴终于自由了,她来到女儿身边,照顾工作繁忙的女儿,和邻居的大姐一起逛街、买菜、跳广场舞,星期天和女儿一起吃吃喝喝、买东买西,偶尔去参加个亲子旅游……她觉得自己好像又活过来了。

曼琴居然在她50岁的时候才感觉到幸福。

而这世间像曼琴一样的人,又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