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传说 第十五章 初到京都

一行人沿着山谷前行,那只金色的小鸟尾随其后,公输锦时不时的笑着…

太阳渐渐落山,残阳让天边的云朵变得红似火,大约一炷香的时间,燕山已在身后被夜色掩盖,面前一座巨大的城池,气势恢宏,高大的城墙好像绵延千里,城楼上的红色的灯笼矗立在垛口处,城楼上的巡逻兵点着火把在巡视。

高大的城门敞开着,城门前护城河宽五丈,正对着城门的是一座吊桥,吊桥两侧被三条拳头粗细的铁链拽着,桥上站立两排士兵,盔甲在灯火的映照下散发着寒光,士兵手里除了每人一只长枪外,在右腿旁还蹲坐着一只猎犬,猎犬浑身金毛,在猎犬的头部和四肢上覆盖着鳞片,爪子上的指甲如黑色铁钩一样,硕大的头颅上,两只眼睛呈暗金色,殷红舌头上的口水不断滴落,锋利的牙齿如刀片般…

“贤弟,这便是京都,天色有些晚了,城门和城墙看不太清楚,白天你才能感受到这座城池的魅力。”罗山指了指高大的城门说道。

唐易点点头,放眼望去,城门尽收眼底,他的目力本就惊人,无论白天还是夜晚。

“大哥,我们进去吧!”唐易刚说完,只见公输锦催马上前。

“来者何人?请下马造册登记,出示进城腰牌!”一个膀大腰圆的士兵喊道。

“王大哥,今天是你当值啊!”公输锦下马后,走到这个膀大腰圆的士兵前说道。

“呵呵!我当是谁?原来是四小姐,失敬!失敬!你们这是…”王峰说完看着公输颖身后的几人问道。王峰八品校尉与公输家早些年与公输家有过交集。

“王大哥,我们刚从燕山回来,后面是我大哥、二哥、三姐还有几位朋友。”公输锦看着王峰说道。

“哦!是吗!”王峰说完紧走两步来到公输藏锋和公输藏拙近前,抱拳施礼道:“大少爷、二少爷、三小姐,王峰有礼了,不知后面这几位是…”

“呵呵!王峰啊!没想到今天是你当值,后面是罗家之人,不用造册登记了,你开城门吧!有什么事情我担着,不会让你为难。”公输藏锋说道。

“嘶!”王峰深吸一口凉气,偷偷的瞄了一眼,公输藏锋身后男子-罗山,束发上扣着一枚紫金冠,国字脸,面如冠玉,眉毛浓密,二目如灯,鼻子略带鹰钩,双唇厚实,上唇一字胡。深紫色大氅,深褐色衣裤,腰间一根金色丝绦,足蹬虎头牛皮矮靴,胯下宝马“金蹄玉麒麟”,不怒自威。

罗山身后燕山六骑,仿佛带着一股杀意,冰冷至极,唯有唐易一袭青衣,俊朗的外表中带着一丝难以形容的势。

王峰,一个请的手势,一行人这进了城。当燕山六骑经过这些士兵近前,原本昂首挺胸的猎犬,身体不住的发抖…

王峰脑门上的冷汗不住的往下流,“头儿,这…这些是什么人?怎么从我身边过去,我的腿都不自觉的打哆嗦!”一个瘦子士兵带着一点口吃问道。

“行了,今晚的事情谁也别提,你和其他人交代下,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该问的,要是谁闲的没事儿,瞎说的话,这份差事就别干了。”王峰擦了擦脑门的汗说道。

“好了,头儿,放心吧!马上安排。”瘦子士兵挨个交代了一番。

京都,这个皇权为中心的都城,人口稠密,车水马龙,夜晚的景象可谓灯火辉煌,酒肆、茶楼、饭庄、赌场、商行、宗门等数不胜数,在京都做生意的人天南海北不计其数,正所谓天下息壤皆为利往,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人,人多的地方机会就多,同理人多的地方是非也多。

京都外城一片祥和气氛,而内城是皇家所在,此刻金銮大殿上,文武大臣站立两旁,龙椅之上,李世民身披龙袍,手中的信笺,已经翻看了好几遍,眉头紧皱的说道:“众位卿家,信笺各位已经看了,可有什么应对之法?”

“陛下,臣以为,可先派人去雁门关查看下实情,在做定夺,毕竟信笺上所说之事不可全信,而写信之人,是否出自罗家人之手,理应查明。”此人两腮无肉,尖下颌,眼睛小而有神,三缕短髯,头戴官帽,袍衫紫色,束金玉带,十三銙(装于带上的悬挂鞢带的带具,兼装饰作用)殷择乃殷家之人,手持象牙板说道。

“陛下,臣以为,应派兵前往,此信笺既然出自罗山之手,定有此事,况且今年正是罗山回京都的日子,万一雁门关之事,如信笺所说,有魔族出现,对我李唐帝国百害而无一例,雁门关失手,京都将岌岌可危。”尚书左丞魏征说完,看了看殷择,眼中带着几分怒火,捋了捋花白的胡须。

“臣等附议”满朝门武,手持象牙板施礼道,魏征乃李唐帝国一代贤相,关乎社稷民生,魏征从来都据以力争,直言不讳,在世时上谏两百多事,李世民全盘接受,可见对其重视程度。

“哦!魏相,朕应派何人前往?”李世民问道。

“陛下,依臣之建,由李靖前往为妙。”魏征说完后退一步,站回原位,不在答话。

李世民,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李靖听旨,明日辰时出兵雁门关。”

“臣,遵旨!”李靖头戴金盔,身着金甲,重眉,虎目,略带发紫的脸庞,英姿不减当年。

“此事已定,其他事情,明日在说!众位卿家辛苦了,早点回去歇息去吧!”

“退朝!”太监的公鸭嗓实在是令人难以消受。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文武百官施礼道。

进城后,一行人下了马,公输锦跟在唐易身边说道:“哎!唐易,京都你第一次来,明日一早我带你去转转,看看京都,这里天南海北的小吃应有尽有,到时候我做向导,不过你要请客哦!”

唐易刚想着京都的名小吃,没想到公输锦话风一转,让自己请客,顿时心里泛起一阵嘀咕。“哎!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其实女人心是戈壁沙。”无奈、无语写在唐易脸上。

“唐易兄弟,无需理会锦儿,明天我陪你去京都走走,顺便去臻味居尝尝鲜,那是京都最好的食府,罗山兄明日也一同前往吧!我做东给二位接风洗尘,要不是二位相救,我等早已一命呜呼!”公输藏锋笑着说道,话语中带着十二分的诚意。

“呵呵!谢谢公输兄好意,明日恐怕不便,刚回来,府上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改日咱们再去臻味居,不知可否?”罗山笑笑说完,反问道。

“既然罗兄明日要处理家中事,我便不打扰了,倒是唐易兄弟,不妨出来走走,也好让我尽地主之谊!”公输藏锋笑着说道。

“贤弟,你明日和公输兄妹去转转吧!为兄刚回来,家中事情不少,恐怕无法抽身了。”罗山对唐易说道。

唐易刚想开口说话,一旁的公输锦高兴的说道:“唐易,明天一起去吧,好久都没去臻味居了,他家的饭菜,如果是京都第二,没有人敢说京都第一,明日刚好宰大哥一顿,你一定要去哦!”

唐易看了看罗山,无奈的点点头,没想到公输锦性格如此大大咧咧,这和她的长相完全不匹配。

“去没有问题!不过你能不能放开我的胳膊。”唐易有些尴尬的说道。

“锦儿,唐易兄弟刚到京都,你一个姑娘家在大街上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公输藏拙赶紧打圆场,这要是公输藏锋说话,公输锦明天又该禁足了。

“知道了二哥。”公输锦小声的说道,眼中带着几分感激,公输藏锋看在眼里,无奈在心里,他担心自己的妹妹早晚生出祸端来,眼下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锦儿,你又不听话,赶紧过来。”公输颖顺势将公输锦拉倒自己身边,挽着她的手臂,公输锦吐了吐舌头,不在理会唐易。

一行人边走边聊,不多一会儿从外城来到内城正门。

“公输兄,我和唐易就此告辞,明日一早,我派人将唐易送出来。”罗山双手抱拳施礼道。

“罗兄,唐易兄弟,我等告辞,明日一早我等在此等候唐易兄弟。”公输藏锋抱拳回礼道,唐易也抱拳回礼。

眼见罗山出示了腰牌后和唐易进了内城,马蹄声,渐渐远去…

“怎么了?锦儿!舍不得了?明日不就可以看到他了!”公输颖打趣道。

“讨厌!三姐,你就会欺负我,待会儿回府,我和娘亲说,你一路上都在欺负我,看娘亲怎么办!”公输锦笑着说道。

“死丫头,皮子又痒了!回去我在好好的…呵呵…”公输颖笑了笑,语气中带着一丝嘲弄。

“锦儿,颖儿,赶紧走吧!累了一天了,你们两个精神头这么足,一会儿回去,到练功房挥锤千次。”公输藏锋说道。

“啊…大哥,今天都这么晚了,你看明天行吗?我们都快散架了,哪里还有力气练功啊!”两女异口同声。

“既然都没力气了,还说那么多话,这和你们说的不大一样啊!”公输藏锋说完,两女不在说话,静静的跟在后面,瞪着前面两位哥哥,心里不停的唠叨着。

京都,分为外城和内城,外城居住的都是普通人,其中包括各大宗门和世家,紧挨着内城,普通人都在外围。

内城,分为皇城和王城,皇城在京都中心地带,是李唐帝国最高统治者居住和办公的地方,王城则围绕着皇城,按照,乾、震、坎、艮、坤、巽、离、兑布局,刚好组成八卦图阵,寓意李唐帝国,将受四面八方祥瑞之气守护。

盏茶的时间,罗山和唐易来到罗家门前,门前一对石狮子,两根红色的门柱,带着古朴的韵味,朱红色大门敞开着,门檐下挂了一排红色灯笼,台阶上红毯铺地,门口站立八人,威风凛凛,褐色的门楣上两个金色大字‘罗府’,字刚劲有力,带着几分枪之意。

“小少爷!!罗天赶快进去禀报老爷,小少爷回来了!”老者几步下了台阶,激动的说道。

“呵呵!福伯,还是老当益壮啊!您老怎么亲自在外面?”罗山笑笑话语中带着关心。

“呵呵!小少爷,你总算回来了,打年初,老爷就和老妇人盼着你回来了,今天我左眼跳了一整天,估摸着小少爷今晚准到,没想到真被我猜到了。”福伯说完,眼角的泪滑落。

“福伯,都怪我回来迟了,让您老也担心了,咱们进去吧!对了福伯这位是我的贤弟,唐易。”罗山说完,把唐易介绍给福伯。

“福伯好,小子唐易有礼了!”唐易说完抱拳施礼。

“好!好!好!”福伯一连三个好,心中不免惊叹,没想到唐易这么年轻,自己居然无法看透他的修为。

“小少爷,十八骑,怎么只回来六骑?”福伯看了看罗山身后问道。

“福伯,路上遇到些事情!咱们进去在说。”罗山说完,三人进了大门,萧墙中间位置雕刻着一尊三爪金龙,硕大的龙首,带着威严,栩栩如生,祥云飘逸,萧墙须弥座上雕刻着莲叶,墙帽探出的檐头上雕刻着蝠案,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势和威严。

整个罗府分为,前院、侧院、中院和后院,此时中院会客厅,灯火通明,会客厅顶部下吊着一只琉璃灯,大小约五尺左右,攻击十八盏琉璃碗,琉璃碗内放置着夜明珠,夜明珠透过琉璃碗所散发的光,和墙壁上镶嵌的夜明珠光晕重叠后,让会客厅更加,温馨,并且舒适感极强。

两侧墙壁上挂着山水画卷,博古架上瓷器散发着光晕,室内所有的桌椅家具均为楠木打造,会客厅中一股淡淡的清香萦绕,几盆盆栽让会客厅充满了生气,

座位中间正是罗山之父—罗艺,头顶发髻上一根白色骨钗,头发已经花白,满脸皱纹,眼中带着泪光,深紫色华服,满脸慈祥。

“孩儿罗山,给父亲请安!”罗山说完跪拜,唐易紧跟着双膝跪地施孝礼。

“起来!起来!赶紧起来!管家,管家,赶紧将山儿搀扶起来。哈哈哈!”罗艺擦了擦眼泪满脸带笑。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这些年出门在外,苦了你了,这位是…”罗艺说完看了看跪在一旁的唐易问道。

“哦!父亲,他是唐易,家住李唐帝国西南方向玉峰山唐家村,是孩儿的兄弟,路上偶遇,结伴来到京都。”罗山起身说道。

“好,既然是山儿的异弟,起来吧!”罗艺眼中精光一闪而逝,用手捋了下花白的胡须。

“老爷,酒菜已经准备好,您看是否移步东厅。”福伯来到罗艺近前小声说道。

“嗯!呵呵!那就移步东厅吧!”

东厅是罗府宴请客人的地方,厅中一张圆桌原本可容纳三十人,因今晚人数不多,所以将桌子换成了小桌,即便是这样,小桌上也摆满了臻肴美酒。

罗艺几人刚落座,外面进来一个少女,飞一般的奔向罗山扑倒怀里喊道:“爹爹!爹爹!”

罗山之女,罗霓裳,十二岁,已成美人胚子,柳叶眉,杏眼,琼鼻高挺,秀唇红润,鹅蛋脸,束发高挽,白玉发钗,一袭白衣飘飘,宛若仙子般。

“裳儿,你一个女孩,怎么又乱跑?也没点规矩!”罗山开心的说道。

“爷爷,今天爹爹回来,这宴席怎么能少了裳儿!”罗霓裳说完,用少女那无辜的眼神看着罗艺,罗艺一阵大笑:“裳儿说的对,管家,去后院通知夫人和少奶奶,烈儿一家,也一并入席吧!”

管家点头应道,出了东厅,直奔后院。

“裳儿,这是为父的兄弟唐易,你叫易叔就好!”罗山看着唐易说道。

“裳儿拜见易叔!”罗霓裳说完起身施礼。

“免礼!免礼!”唐易说完从须弥袋中拿出一条项链,项链上有一枚蓝色珠子,递给罗霓裳。

“此链名曰-蓝珠养魂链,贴身佩戴可滋养神魂。”仅仅几个字,罗山心中一惊,说道:“贤弟,此物太贵重了…”

不等罗山说完,唐易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大哥,一件俗物罢了,正好适合霓裳,这项链完全按照女子身材打造的,我也用不到,咱们兄弟就不用那么客气了,霓裳赶紧戴上给大家看看。”

罗霓裳手里拿着项链望着罗山,欲言又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端瑞五十六年,国泰民安,人民喜乐安康。都城鹏城一片繁华。诸国使臣纷纷来朝,好一幅“千官望鹏城,万国拜大新”的景象。...
    上线了丞相阅读 87评论 2 3
  • 和沈小姐喜结连理的少爷姓李,这姓啊,是皇上赐的。因为李老爷和皇家常年做着布料生意,逐渐被皇帝赏识,听说这李少...
    狂妄_624d阅读 37评论 0 2
  • 第一章:旧事 在巧慧的搀扶下,我起身去塌上歇息,可没走几步却突然觉得天旋地转,顿时失去了知觉……迷迷糊糊中我似乎看...
    欢歡讙阅读 41评论 0 1
  • 嫁给我不喜欢的公子 作者:慎独少女 先婚后爱的甜甜故事。有车车!!! 完结了!完结了!完结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慎独少女阅读 1,521评论 0 14
  • 壹 启天四十三年,先帝驾崩,遗诏中立三皇子为新帝。 同年,三皇子陈煌澈退敌有功,得众臣拥戴,大军凯旋之日便是登基之...
    怂小瓜阅读 177评论 0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