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杉版资治通鉴【813】汉国内乱。2020-04-27

13、

当初,段疾陆眷去世,段匹磾去奔丧,刘琨派世子刘群通往。段匹磾战败,刘群被段末柸俘虏。段末柸厚待刘群,许诺拥戴刘琨为幽州刺史,想让他攻击段匹磾,秘密遣使带着刘群的书信,请刘琨为内应。使者被段匹磾的巡逻骑兵截获。当时刘琨屯驻在征北将军府所在的征北小城,不知道发生了这些事,来见段匹磾。段匹磾把刘群的信给刘琨看,说:“我不怀疑先生,所以跟先生说这事。”刘琨说:“我与您同盟,为国家雪耻,就算是接到儿子这封密信,也不会为了一个儿子而辜负您,忘记大义。”段匹磾一向敬重刘琨,并无伤害他的意思,准备让他回到本屯。弟弟段叔军对他说:“我们是胡夷,晋人之所以服从我们,不过是畏惧我们的力量。如今我们骨肉相残,正是他们的机会,如果有人尊奉刘琨起事,我们就要被灭族了。”段匹磾于是扣留刘琨。

刘琨的庶长子刘遵担心被诛杀,与刘琨左长史杨桥等闭门自守,段匹磾攻陷城池。代郡太守辟闾嵩、后将军韩据又密谋袭击段匹磾,事情泄露,段匹磾逮捕辟闾嵩、韩据及其党羽,全部诛杀。

五月八日,段匹磾声称奉皇帝诏书,逮捕刘琨,缢杀,并杀其子侄四人。

刘琨从事中郎卢谌(shen)、崔悦等率众逃奔辽西,依靠段末柸,奉刘群为主公。其他将佐大多投奔石勒。崔悦,是崔林的曾孙。

朝廷认为段匹磾势力尚强,还期待靠他平定河朔,于是不为刘琨举哀。温峤上表说:“刘琨尽忠帝室,家破人亡,应该褒奖抚恤。”卢谌、崔悦通过段末柸的使者,也上表为刘琨讼冤。后来,又过了几年,朝廷追赠刘琨为太尉、侍中、谥号为“愍”。于是夷人、晋人因为刘琨之死,人心都不再依附段匹磾。

段末柸派他的弟弟进攻段匹磾,段匹磾率部众数千,将要投奔邵续,石勒部将石越在盐山邀击,大败段匹磾。段匹磾退守蓟县。段末柸自称幽州刺史。

当初,温峤为刘琨奉表到建康,母亲崔氏强烈阻止,温峤扯断衣襟而去。到了建康之后,屡次要求返回复命。朝廷不许。正巧刘琨被杀,朝廷任命他为散骑侍郎。温峤又接到母亲去世消息,道路阻乱,不得奔丧安葬,坚决推辞官职,苦请北归。朝廷下诏说:“凡是执守礼仪的人,也应该通达事理,如今逆贼未能消灭,诸军想要奉迎先帝灵柩归葬都办不到,温峤以孤身一人,又怎能为个人的苦难,而不从王命呢?”温峤不得已,接受任命。

14、

当初,曹嶷占据青州,于是背叛汉国,投降晋国。又因为建康遥远,势不能相援,再与石勒结盟。石勒授曹嶷为东州大将军、青州牧,封琅邪公。

15、

六月九日,任命刁协为尚书令,荀崧为左仆射。刁协性情刚悍,经常跟人发生冲突,与侍中刘隗都被皇帝所宠信重用,想要矫正时弊,每每尊崇君王,压制臣下,排沮豪强,所以被王氏忌恨,各种刻薄琐碎的政令,都说是刁协、荀崧搞的。刁协又酗酒放肆,凌辱公卿,见到他的人,都侧目而视,很忌惮他。

16、

六月二十三日,封皇子司马晞为武陵王。

17、

汉国楼烦公刘虎从朔方侵入拓跋郁律西部,秋,七月,拓跋郁律攻击刘虎,大破之。刘虎撤走出塞,堂弟刘路孤率其部众投降拓跋郁律。于是拓跋郁律西取乌孙故地,又向东兼并了勿吉以西全部土地,士马精强,雄踞北方。

18、

汉主刘聪病重,征召大司马刘曜为丞相,石勒为大将军,皆录尚书事,受遗诏辅政。刘曜、石勒坚决推辞。于是任命刘曜为丞相、领雍州牧,石勒为大将军、领幽州、冀州牧,石勒坚决推辞不受。任命上洛人王景为太宰,济南王刘骥为大司马,昌国公刘顗为太师,朱纪为太傅,呼延晏为太保,并录尚书事。范隆守尚书令、仪同三司。靳准为大司空、领司隶校尉,轮流裁决尚书奏事。

七月十九日,刘聪去世。

七月二十日,皇太子刘粲即位,尊皇后靳氏为皇太后,樊氏为弘道皇后,武氏为弘德皇后,王氏为弘孝皇后,立其妻靳氏为皇后,儿子刘元公为太子。大赦,改元汉昌。葬刘聪于宣光陵,谥号昭武皇帝,庙号烈宗。靳太后等年纪都未满二十岁,刘粲对他们多行非礼之事,毫无哀戚之心。

靳准密谋发动事变,私底下对刘粲说:“我听到一些消息,有人想要行伊霍之事(指伊尹、霍光废立皇帝之事),先诛杀太保呼延晏和我,拥立大司马刘骥为帝,陛下要早做准备!”刘粲不听。靳准恐惧,又让两位靳氏(皇太后和皇后)跟刘粲说,刘粲这才听从。逮捕太宰刘景,大司马刘骥,刘骥同母弟、车骑大将军、吴王刘逞,太师刘顗,大司徒、齐王刘劢,全部处死。朱纪、范隆逃奔长安。八月,刘粲在上林集结部队,准备讨伐石勒。任命丞相刘曜为相国、都督中外诸军事,仍镇守长安。靳准为大将军、录尚书事。刘粲经常游宴后宫,军国之事,一概由靳准决定。靳准矫诏以堂弟靳明为车骑将军,靳康为卫将军。

靳准将要作乱,联络金紫光禄大夫王延,王延拒绝,飞马去向刘粲告发,路上遇到靳康,被劫持带回。靳准于是勒兵登光极殿,派甲士逮捕刘粲,数落他的罪状,处死。谥号隐帝。刘氏皇族男女,无论老幼,全部在东市斩首。掘开刘渊、刘聪陵墓,将刘聪尸体砍头,焚毁刘氏宗庙。靳准自号大将军、汉天王,称制(以皇帝名义发号施令),置百官。靳准对安定人胡嵩说:“自古以来,没有胡人做天子的,现在把传国玉玺给你,还给晋家。”胡嵩不敢接受,靳准怒,斩胡嵩。

靳准遣使告诉司州刺史李矩说:“刘渊,一个屠各部落小丑,因晋之乱,矫称天命,使二帝幽没。我将率众奉还二帝灵柩,请向皇上转奏。”刘矩飞驰上表给皇帝,皇帝派太常韩胤等去奉迎灵柩。

汉国尚书北宫纯等召集晋人,在东宫筑堡垒自守,被靳准攻灭。靳准想要任命王延为左光禄大夫,王延骂道:“屠各逆奴,何不速速杀我,把我的左眼挂在西阳门,让我看见相国(刘曜)入城!右眼挂在建春门,看大将军(石勒)入城!”靳准杀王延。

相国刘曜接到事变消息,从长安进兵,石勒率精锐五万征讨靳准,进据襄陵北原。靳准数次挑战,石勒坚壁不出,以挫其锐气。

冬,十月,刘曜抵达赤壁。太保呼延晏等从平阳赶去投奔他,与太傅朱纪等共上尊号。刘曜即皇帝位,大赦,惟靳准一门不在赦免之列。改年号为光初。任命朱纪为司徒,呼延晏领司空,太尉范隆以下都官复原职。任命石勒为大司马、大将军,加九锡,增封十郡,进爵为赵公。

石勒进攻靳准于平阳,巴人、羌人、羯人投降的有十余万篷帐,石勒将他们全部迁到自己所部郡县。

汉主刘曜派征北将军刘雅、镇北将军刘策屯驻汾阴,与石勒一起讨伐靳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