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小跟班的爱情(67)

字数 5913阅读 86

(1)

天色已经渐渐黑了,苏小小一个人蹲在阴暗的厕所,因为灯坏了,她靠在墙角瑟瑟发抖,全身冰冷。

她把脸埋在膝盖里,害怕的不敢抬头看。

之前见韩晨一直没来,她拼命的大声呼喊过,但是只能听到自己的回声,现在嗓子都快叫哑了,也没有人发现她。但是她不知道的是,韩晨已经找她找疯了。

范逸轩,周若云也来了,和韩晨一起四处寻找苏小小的踪迹。

他们四处打听,问同学,问老师,甚至问清洁阿姨,都说没看见,不知道。后来连汪洋、宋泽、李泽西等人也都一起加入了寻找苏小小的队伍中。

众人几乎把偌大的校园里里外外的找了个遍,找了一两个小时还是没找到,只在一片无人经过的草丛里找到了苏小小的包和手机。

找苏小小这件事几乎惊动了A大所有学生,甚至连校领导都知道了。他们赶紧联系学校保安队一起寻找,毕竟学生失踪可不是一件小事,校方也是相当重视。当然其实还不能算是失踪,只是失联近三个小时而已。

韩晨在得知苏小小的包是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找到的,他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的怒火,因为他可以肯定这就是人为,他第一个就想到了郑美丽。

(2)

“你们把她弄哪去了?我只是叫你们让她吃点苦头,现在整个学校都知道了,闹的这个大要怎么收拾,还不快点偷偷的去把她放了。记住,如果万一你们被查到了,你们就一口咬定说不知道,不是故意的。千万不要提到我的名字。”郑美丽一边开着车,一边恶狠狠的骂道。

她刚挂掉电话,韩晨就打过来了。她等电话响了七八声才不紧不慢的接起,迎接她的是韩晨的一句暴怒:“郑美丽,你不要太过分。有什么事,你冲我来。”

郑美丽依旧是一副装傻充愣的语气:“韩晨,你说什么?”

韩晨根本就不想和她多废话,直接切入主题:“你到底把小小藏哪里去了?”

“苏小小不见了,你来找我干什么呀,我怎么知道。”

“你现在在哪里?”韩晨想当面找她问。

郑美丽暗自窃喜了一下,正准备把韩晨约到一个地方,拖延时间,还没来得及开口,电话里就传来一个声音对韩晨说:“刚刚保安在监控里发现小小往机房楼的方向去了,然后就没见出来过。”下一秒电话就挂断了。

郑美丽眼神阴冷,放下手机,一脚油门加速向前冲去。

苏小小已经在机房厕所呆了快五个小时了。

现在天已经全黑了,伸手不见五指,里面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只能听到自己沉重急速的呼吸声。

苏小小又饿又渴,感觉到全身无力,额头上的伤也开始隐隐作痛。她坐在冰凉的瓷砖地板上,蜷缩着双腿,双手紧紧的抱着膝盖,害怕的不敢抬头。身体也不停的抖动。她很想逼自己睡着,头虽然昏昏沉沉,但是意识却一直十分清醒,所以只能任由恐惧一点点侵蚀着自己。

她在心中不停的呼喊着韩晨的名字,以此来减轻内心的恐惧。

韩晨、范逸轩、周若云等都飞奔似的往机房楼的方向赶去。等保安打开紧闭的大门,韩晨第一个冲进去。一行人四散分开寻找。

(3)

在迷迷糊糊间,苏小小听到外面一些细碎凌乱的脚步声,还隐隐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

她挣扎着站起来,可手脚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已经彻底麻掉了,全身僵硬到不行,她只能继续坐在地上被动的等待着。

慢慢的,她听到有一个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三米、两米、一米、她听清楚了,那是韩晨的脚步声,他终于来救她了。她用尽全身力气,用沙哑的嗓音喊出了那个她在心中叫了千万遍的名字——韩晨。

韩晨在门外听到了那个让他焦急不安了一下午的女人微弱的呼喊,他的脸上紧绷的神情终于得到了一丝放松。

他来不及思考,狠狠地一脚踹到门上,结实的木门轰的应声倒下,发出一声震天的巨响。

门外的光线完全透进来,顷刻间,苏小小的视线一片敞亮,但许是待在黑暗里太久,她下意识的用手挡住眼睛。

其他人也都闻声赶了过来。

韩晨看见蜷缩成一团躲在角落里那个瑟瑟发抖的女人,心就像被人狠狠地揪了一下,很疼。但脚步没有迟疑,他脱下外套快步走近她,蹲下为她披上外套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

苏小小感受着韩晨温暖的怀抱,心里瞬间觉得特别踏实,她略带哽咽的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到我的。”

“对不起。”

对不起这么晚才找到你,对不起没有好好保护你。看着你被关在这黑暗阴冷的地方,独自感觉着寒冷和恐惧,你知道我有多心疼吗?以后,我绝不会让你轻易离开我的视线。

韩晨将全身冰凉的苏小小抱起来走了出去,到了大厅时,范逸轩和周若云等人都已赶到,看到苏小小都关切的询问着。

苏小小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周若云,她看到了她眼睛里涌动的泪花,她在为她担心,她还在乎她。苏小小毫不犹豫的让韩晨放她下来,韩晨明白她要什么,直接将她抱到周若云的面前。

苏小小站在周若云面前,盯着她,没有说话,脸上带着开心的笑,眼眶却渐渐湿润,视线也慢慢变得模糊。

她抬起左脚准备再上前一步,但因为腿脚还有点僵麻,她一个踉跄没站稳直接往后倒,韩晨急忙上前,周若云却比韩晨先一步扶住了她。

苏小小一把抱住了周若云,啜泣的说道:“小萌,谢谢你。对不起。”

虽然只是简短的几个字,周若云却听出了苏小小想要表达的一切。他的脑海中同时响起了范逸轩和韩晨对她的劝解。

“我和她的爱情以及你和她的友情并不冲突。”

“你们的友情真的很难得,我不希望因为任何一个人影响到你们这段友情。真的不值得。”

是啊,既然已经失去了想要的爱情,但如果再因此失去友情,那就真的太值得了。

周若云固执的一颗心开心软化,她轻轻拍着苏小小的背,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众人看到苏小小没事,都松了一口气。

(4)

汪洋和宋泽看着苏小小和周若云怪异的举动不明所以,两人大眼瞪小眼。

过了一会,汪洋看苏小小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会被关在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也是一脸焦急的等着苏小小把事情的经过说清楚。

韩晨却不管不顾的再次将苏小小抱起来,淡淡的说道:“这个稍后再说,我先带她去医务室。”

苏小小的心绪已经稳定下来,现在韩晨当着众人的面,而且大部分还都是她的好朋友,这么亲密的抱着她,她的脸蹿的一下就红了,她低声在韩晨耳边说道:“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汪洋虽然知道韩晨和苏小小在一起了,但是亲眼看到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宋泽更是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茫然。

范逸轩和周若云却各怀心思,看着各自爱的人在眼前上演暧昧亲密的戏码,心里还是隐隐作痛,假装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

韩晨压根就不理会苏小小娇羞的抗议,默不作声,径直抱着她往外面走去。其他人也都纷纷跟了出来。

韩晨就这么一路抱着苏小小淡定自若的走在校园里,完全无视旁人好奇的目光。

苏小小知道拗不过韩晨,索性拿着韩晨的外套盖住自己的头,像个乌龟一样将自己缩在衣服里,躲避那些女生投来的羡慕嫉妒恨的灼热视线。

(5)

范逸轩、周若云等人都一起来到了医务室。

医生很是不解,苏小小其实没什么大事,也就是身体有点冰凉,额头上的伤也只需换个药清理一下就可以,完全没必要这么多人围着。

她将他们都赶到了走廊,韩晨坚决留下来,所以房间里就剩下他们三个人。

医生简单的帮苏小小处理了额头的伤口,在韩晨的强烈要求下并给她做了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检查一圈下来一切都OK,韩晨才彻底放心。

他握着苏小小的手,她的手还是一片冰凉,就像是刚刚在冰水里浸泡过一样,他拉住医生问道:“为什么她的身上还是这么凉?”

医生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苏小小,目光又移向韩晨,耐心的解释道:“她属于易寒体质,在秋冬季节,手脚比一般人要冰凉,再加上之前可能冻着了,所以才会这样,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过一会就好了。”

苏小小目光含笑的看着韩晨:“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搓着双手,然后再用搓热的手摸了摸韩晨的脸,调皮的说道:“你看,现在不是就不凉了嘛。”

韩晨哭笑不得,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想着安慰他,真是个傻到让人心疼的女人。他仅仅搂着她的肩膀,道:“走,我带你去吃热腾腾的火锅。”

“你不是从来不吃火锅吗?”苏小小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韩晨深深的注视着她,漆黑透亮的眼眸就像黑夜里的一汪清泉,嘴角微勾,沉吟片刻后,他用手蹭了一下她的鼻子,语气轻快的说道:“以后你想吃什么,我都陪你吃。”

中年女医生看着两个小年轻当她不存在似的在她前面大秀恩爱,无奈的摇了摇头,默默的自己走了出去。

苏小小出来后和大家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并没有提及任何有关郑美丽的事情。只说应该是有人不小心把门关上的。

最后她叫周若云等人一起去吃火锅,汪洋第一个开口拒绝:“你没事我们就放下了。吃火锅就不去了,我可不想当电灯泡。”说完拉着宋泽先行离开了。

苏小小看向了周若云,她现在还不确定周若云是否真的原谅了她,所以她急切着期待她能答应一起去。

周若云何尝不明白她眼神里的意思,但是她不想去。

虽然她已经说服自己接受韩晨和苏小小在一起的事实,但是这也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至少现在她还没办法坦然看着韩晨和苏小小自己面前甜蜜幸福的样子。

“我还有事,你们去吃吧。”

听到周若云的拒接,苏小小眼里闪过明显的失望。

周若云察觉到了,思索片刻后,她补充了一句:“明天中午我等你去吃饭。”

苏小小立刻眉开眼笑,快速的答道:“好。”那依然沙哑的嗓音里是压抑不住的喜悦。此刻,她突然很感谢那个把她关起来的人,因为这个她和周若云的友情终于开始渐渐的重归于好。

范逸轩自然也是拒绝的,他这次从始至终都没怎么说话,一直静静的站在一边,离开前,他拍了拍苏小小的肩膀,眼神里满是隐忍,同时也透着淡淡的忧伤,“还好你没事。”话语里也是极尽克制,但深切的关心却怎么藏也藏不住。

“学长,我……”,苏小小觉得应该说点什么,但终究还是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只是微笑的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

周若云倚在楼梯入口,看到范逸轩徐徐下来,抬头扫了他一眼,范逸轩嘴角微勾,两人相视一笑,范逸轩淡淡开口:“要不要一起去喝两杯?”

“正等你呢,走吧。”周若云说完就转身朝外走去。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朦胧迷离的夜色里。

(6)

苏小小拉着韩晨到了一家正宗的重庆火锅店,里面几乎坐满了人,都是附近大学的学生,他们欢快的吃着、聊着。

冒着热气的火锅让屋子变得有点烟雾缭绕,辛香刺辣的味道让苏小小更是饥肠辘辘。韩晨微蹙眉头,明显不是很习惯这种重口味的食物。

韩晨牵着苏小小的手,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独立的雅座。这里用屏风围着,稍稍隔绝了大厅的嘈杂和喧闹。韩晨本想要一个封闭的包间,但是里面已经有人了,无奈之下只好选择这个半封闭的地方。

苏小小点了一个鸳鸯火锅,她对服务员说辣汤要重辣,韩晨却用淡漠的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微辣就好。”

对于苏小小这种无辣不欢的人来说,吃火锅当然要够辣才对味,所以稍稍有点不高兴。不过想着一会可以自己在调料里多放点辣,也就释然了。

韩晨察觉到她的这种小心思,随即打消了她的念想:“如果你不在乎额头上留下一个难看的疤,那我就让服务员给你换成重辣。”

苏小小一听立刻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头,韩晨不说自己都忘了这回事,在美食面前,她总是容易失去理智。她撇了撇嘴,连忙摆手说道:“不用不用,就要微辣。”

韩晨一只手搭在她的椅背上,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她的手还是有点凉,他皱了皱眉,把苏小小的两只手都握在掌心里,自言自言的低喃:“怎么还这么凉。”

苏小小低垂眼眸,脸颊染上了一丝红晕,手被韩晨紧紧的握着,包裹着,就好像心脏也被他握住了,温暖而甜蜜。她怯怯的小声说道:“有你在,我一点都不冷。”

韩晨笑笑,不说话,深情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将她的手握的更紧。过了一会,他缓缓开口:“以后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绝不会再让你受伤害了。”

苏小小看这暗沉如水的眼睛,听着他的无比真诚热烈的话语,心里就像灌了蜜一样甜的不行。不过她也知道韩晨还在责怪自己,所以又无比的心疼。

她嗓音轻柔的安慰道:“我没事,真的没事。门应该是有人不小心关上的,毕竟那是机房,谁会没事跑到里面去。我就是太笨了,以后我一定学聪明点。”

“你还知道你笨啊。”韩晨用手揉了揉苏小小的头发。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继续说道:“说了多少次了,让你时时刻刻带着手机,你就是不听。”韩晨一边说着, 一边将手机递给苏小小。

苏小小自知理亏,也不说什么,就乖乖的听着韩晨温柔的训斥。这次的确是她的错,只要带着手机,她就可以第一时间找韩晨求救了。可她偏偏忘记带手机。

“看来不给你点惩罚,你是永远记不住了。”韩晨眼含笑意的望着她。

“惩罚?什么惩罚?”苏小小脑海中还在思索着,疑惑着,下一秒她的唇就被堵住了,温暖熟悉的气息包裹着她,这个吻来的迅猛激烈,苏小小很快就被吻得呼吸不畅,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回应,韩晨就移开了唇。

苏小小眨了眨眼睛,看着他俊俏白皙的侧脸,漆黑明亮的眼眸,心跳仿佛漏跳了一拍,虽然和韩晨已经在一起一段时间了,但是这种脸红心跳的感觉却常常发生,他随便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句话语都能让她心动,虽然会害羞,但是却怎么也移不开眼睛,就想一直这样看着他,拥抱他,亲吻他。

她情不自禁的勾住他的脖子,想要亲他,可韩晨却轻轻将她推开,一脸坏笑的看着她。这还是苏小小第一次主动想要献吻,却遭到拒绝,稍稍有点尴尬,又有点失落。她蔫蔫的说道:“这就是你对我的惩罚吗?”

韩晨没有立即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这时服务员端着香喷喷的火锅过来了,菜也都陆续的上齐了。

苏小小看到吃的,刚刚的失落也很快消散了。她将牛肉卷放进滚烫的锅里,看着它们咕噜咕噜的翻滚着,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苏小小低头径自忙碌着,也不看韩晨,但知道他不喜欢吃辣,所以就往清汤锅里放了很多吃的煮着。

韩晨侧头不动声色的看着她,等服务员走了后,他才缓缓开口,嗓音低沉,还带着点蛊惑:“知道我为什么推开你吗?”

苏小小闻声抬头,脸蛋被熏得红扑扑的,她心里很想知道,但是却故意生气的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说完就专注的看着她的热腾腾的火锅。

“求而不得才能记忆深刻。我想你以后应该不会再忘记随身携带手机了。”

苏小小真的被韩晨给打败了,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主动吻他,他却用拒绝让她永远记住随时带手机这件事。

是啊,对女生来说,被自己喜欢的人拒绝那么糗的事怎么可能忘记。

苏小小斜了韩晨一眼,幽幽的说:“放心,一辈子都忘不了。”她的这句话里明显还带着丝丝的郁闷。韩晨一听就听出来了她的意有所指,趁她低头用勺子搅动着火锅时,俯身过去在她唇上一啄就走。

苏小小猛地一怔,不明所以的看着他,韩晨嘴角上扬,浅浅一笑,言简意赅的说道:“补偿。”

苏小小脸一烧,心想韩晨还真是会恰到好处的撩拨她,每次和他在一起,心脏就没消停过,但她很开心,韩晨带给她的快乐和悸动是任何其他人都无法给的。

她喜欢他,喜欢到不行。

还好,韩晨也喜欢她,否则她的人生估计要与快乐无缘了。

想到这里,她脸上绽放出璀璨的笑容,那笑容就像是冬日里的暖阳让人心情大好。她定定的看着韩晨,想要把他看见心里去。

韩晨捏了捏她白皙柔软的脸蛋,宠溺的说道:“快吃。吃完我送你回去休息。”韩晨虽然舍不得和她分开,但是想到她被关在漆黑寒冷的地方那么久,就想让她早点休息,好好睡一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